《成吉思汗(王魁)》

第13章 狱中遭劫

作者:黄易

撒巴像是胜券在握般,昂首阔步的走到叶克强面前,朗声道:“现在人证物证俱全,你还有什么话说?”

叶克强心中十分伤痛,因为他一直信任的人竟然出卖了他,他不理会撒巴的问话,神色凄然的望着索娜,低声道:“索娜,想不到你

索娜则是别过头不看他。

撒巴见汁克强不理自己,愤怒的一脚踢向他的胸口,“我在问你话,你没听见吗?”

叶克强摔倒在地上,撒巴上前踩着他的胸口,厉声道:“你这个杀人凶手,准备受死吧!”

伊索看着情形不对,连忙向普兰特使个眼色,普兰特会意的点点头,大声的说:“主祭,我们该给神一个申辩的机会,请你先回去。”

“混帐,暂且先放你一马,看我以后怎么整你。”撒巴又在叶克强身上瑞了一脚,转身忿忿的走回座位,“来人,把索娜带下去!”

两名士兵上前将索娜架走,索娜经过叶克强身边时担心的望了他一眼,不过他正挣扎着爬起来,因此没有看到索娜的眼神。

普兰特清了清喉咙问:”神,刚才索娜所言,你可都承认?”

叶克强皱着眉思索道:“除了和她饮酒谈心以及我曾说过要帮她回她的部落的话外,其他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一点印象都没有?这是什么意思?”

叶克强露出一丝昔笑,“老实说,昨晚从和坤势比试完毕顺到索娜身边喝了几杯酒之后,一直到今天早上醒来,我的记忆是一片空白。”

普兰特沉吟了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昨晚喝得太醉,所以很多事都记不得了吗?”“也不是完全是这样。”叶克强用凌厉的眼神瞪着撤巴,“我认为可能有人对我下了葯使我昏迷。”

普兰特闻言吃了一惊,“不会吧,昨晚大家喝的酒、吃的肉都是同样的,如果食物和酒中被下了*葯,应该所有人都会昏迷才对。”

叶克强仍然瞪着撒巴,“关于那人对我下葯的方法我心中已有底了,不过现在没有确切的证据,我不便说出来。”

撒巴被叶克强瞪得一肚子火,忍不住吼道:“明明就是你喝醉了,趁着酒意杀了坤势父女,你还在编什么故事。大臣,像这种狡诈之徒应该尽快将他定罪,还和他罗唆什么?”

“兹事体大,马虎不得。”伊索看了撒巴一眼,“大臣,我们还是再听听神怎么说吧。”

撒巴气得吹胡子瞪眼的,但普兰特装作没看见,继续问道:“神,你确定你昨晚是被人迷昏了吗?”

叶克强长叹一口气,“老实说,我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昏过去了。”

伊索闻言双眉微蹩,“那就是说,你也可能在这段时间做了一些你不记得的事罗?”

叶克强不得不承认,无奈的点了一下头,

“没错。”

伊索和普兰特对望了一眼,普兰特摇头说:“总之你无法证明你没有杀坤势父女,对吧?”

“是的。不过我发现了许多疑点,请给我一些时间整理一下,我一定能提出证明,洗脱罪名的。”

“不行。”撒巴吼道:“现在人证物证俱全,马上就要定罪,如果再给你时间,只怕你会害更多人!”

伊索立刻反对道:“不行,如果贸然定罪,恐怕……”

“伊索!”撒巴冲到伊索面前大吼,“你一再的袒护神,你是不是和他一移的?”

伊索愣了一下,随即理直气壮的大声道:

“我没袒护他,我只是想公平审判而已!”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普兰特出声阻止两人继续争吵下去,“虽然所有证据都证明神是杀人凶手,不过享关重大,我看还是先把神关起来,等汗回来再行定夺吧。”

“这种事情需要劳动汗吗?”撒巴不赞同的说,“我看应该现在就将他定罪,马上就地正法,以平息族民们的愤怒。”

“这样不好吧,毕竟他是神,如果把他处决了,汗回来若是怪罪下来,那可不是你我担待得起。”普兰特一脸为难的说。

撒巴当然想立刻除掉叶克强,但普兰特说得也对,他想了一下,心中另有了主意,于是他故作愤怒的说,“好,既然你们这么说,我也没有意见,不过如果再发生什么事,你们可要负完全的责任!”

说完撒巴便拂袖而去。

普兰特叹道:“神,不是我们不帮你,只是这杀人事件非同小可,我们实在帮不了你。”

“我明白。”叶克强唱然道:“都怪我自己太大意,才会遭好人陷害。”

“神,我相信这件事不是你做的。不过如果最后调查出确是你做的,我会亲手执行你的死刑。”伊索正色道。

叶克强虽然知道伊索一向大公无私,但听他这么说也不禁打了个寒颤,忙答道:“相信我,人真的不是我杀的。”

“好吧,你该回牢里去了。”普兰特朗声道:“来人,将人犯带回石牢里。”

几名士兵立刻上前将叶克强架起,用与来时相同的方式将他带回石牢。

叶克强坐在墙角,透过石牢里唯一的小窗望着外面的天空,心中不禁有些凄然。半晌,他深呼吸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脑中反覆的思索发生的这些事,最后他得到了一些结论。

首先,下毒的人一定是索娜,最有可能的是索娜将毒葯涂在嘴chún上,然后亲吻他使他中毒。

其次,今早他醒来的地方离部落实在太远了,以自己和索娜的脚程绝对无法在一夜之间走到这么远的地方,这可能是陷害他的人怕他提早清醒,自行跑回部落,破坏了整个计划。所以才把他们送到如此远的地方。

再来使是坤势父女被杀的手法,如果只有坤势被杀,他或许会怀疑真是自己做的,但连坤势八岁的女儿都被好杀,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一个正常人做得出来的,所以他十分确定自己是被陷害的。

综合以上几点,叶克强发觉整件事情的关键,完全系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索娜。他相信索娜只是奉命行事,她的背后一定还有指使者。

照这样看来,能替他洗脱罪嫌的,也唯有索娜一个人了。想到这里,叶克强心中突然一凛,既然索娜如此重要,那么阴谋主使者必会杀索娜灭口,这样一来,就再也没有人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他立刻冲到牢门口,用力敲击牢门,大声叫道:“守卫!守卫在吗?我要见普兰特大臣,快点带我去见他!”

叫了半天门外也没有回应,他不死心的又叫了几次,外面总算有了口声,“混帐!给我闭嘴!普兰特大臣是说见就可以见的吗?给我安静的待着,再吵小心我揍你!”

叶克强恳求道:“守卫大哥,拜托让我去见普兰特大臣,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他。”

“闭嘴!”

守卫丢下这句话后便再也不理叶克强,任凭他叫哑了喉咙,门外还是一点回音也没有。

叶克强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心中升起绝望的感觉。不久,天色全黑,这里的天气是白天炎热,入夜寒冷,昼夜温差大,叶克强冷得蜡缩在墙角。他放缓呼吸的速度,闭上眼睛,尽且让全身的活动都停止,这是特战队队员在天气寒冷时保持体温的方式。

虽然全身活动几乎停止,但他的脑子里还是不停地思索着脱罪之策,可是想了半天也只想出一个办法,那就是他自己出去调查,除此之外别无良策。

就在叶克强连脑子的运转也将要停止时,牢房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继而似乎发生了打门.叶克强全身立刻绷紧,跳起来靠在门边听着外面的动静。

他对颈项上的电脑下达指令、扫描方圆十公尺范围的状况。

电脑立刻在他脑中显现牢外的状况,原来有十数名持刀的蒙面人闯入,正在外面与守卫们厮杀。叶克强觉得奇怪,难道那些蒙面人是来救自己的吗?

叶克强再对电脑下指令:显示蒙面者的长相。电脑立刻显示那些蒙面人的长相,他仔细看了一遍,发现没有一个是见过的,到底来者是敌是友?

叶克强看见一名蒙面人杀了一个守卫,取了守卫身上的钥匙正在开石牢的门,叶克强连忙靠在门旁的墙边等他进来。

“喀啦”一声,显示锁已被打开,接着门被用力推了开来,一名蒙面人持刀冲了进来,发现石牢内没有人,慌张的转头东张西望。

“喂,我在这里。”叶克强在蒙面人背后说道。

蒙面人一惊,立刻转身持刀大叫着朝叶克强砍来,他旋身飞一脚,正中蒙面人胸口,蒙面人被踢得朝后飞去,撞到墙壁昏了过去。

叶克强上前搭起蒙面人的刀子,暗忖道:看来这些人是来杀我的。

果然,马上又有数名蒙面人闯进石牢,他们见到持刀的叶克强,都大吃一惊,立刻举刀劈向叶克强。他大吼一声,手中大刀乱挥直冲向前,蒙面入见他来势凶凶,连忙闪至一旁。

叶克强乘机冲出石牢,想不到门外的守卫都已被杀尽,十数名蒙面人正要冲进石牢,双方甫一照面,二话不说立刻挥刀相向。叶克强凭着超人的体力和绝佳的反应砍倒不少蒙面人,但对方人数众多,他始终无法冲出去、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杀我?”叶克强大声间着。

蒙面人并没有回答,几名蒙面人又杀将上来。叶克强边抵抗边思索退敌之策,忽然,他想到了一个方法,于是他大声吼道:“你们不告诉我你们是谁也没有关系,其实我早认出你们来了。”

此言一出,果然有几名蒙面人停下了手,其中一名蒙面人立刻大吼道:“不要听他胡说,大家杀了他。”、豪面人又作势要冲上来,叶克强急忙开口说:“等等,我可不是胡说八道,你刚才说话的这位大哥,我从你的体型就认出你来了,我记得你一脸的落腮胡,对不对?”

所有的蒙面人都愣住了,被叶克强指出的那名蒙面人不敢相信的说:“你……你怎么知道我的长相?”

另一名蒙面人叫道:“他是乱猜的,不要被他唬住了。…

“乱猜能猜得这么准吗?”叶克强故作轻松的笑道:“像这位大哥,你鼻头上长了一个大黑痔,对不对?”

全体蒙面人不禁哗然,因为叶克强说得完全正确。

叶克强见众人不被他唬住,立刻趁胜追击道:“其实我不只认出你们两位,其他的我也都认出来了。像这位独眼的大哥,这位鹰钧鼻的大哥,这位有八字胡的大哥……”

他连续说出好几名蒙面人的长相特征,说得那些蒙面人惊讶不已,根本没有人记得要对他出手了。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叶克强早就用电脑扫描过他们的长相,对他们长相特征一清二楚,当然能正确无误的说出来。

其中一名面貌老成的蒙面人倒提着刀,拱手朝叶克强问道:“敢问这位仁兄为何会认得我们?”

叶克强见他说话语气已大为客气,想必对自己已相信了七分,心想索性撒他个漫天大谎,说得越夸张越好。“是这样的,我和你们头子是结拜兄弟,不久前我到他刀。里喝酒,当时我曾见过你们,我记性好,见过一次的人便不会忘记,所以刚才一下就认你们来了。”

那名蒙面人又问:“阁下说的可是上个月我们抢了花刺子模商队的庆功宴?”

叶克强闻言怔了怔,但随即点头答道:“对,就是那次,我记得我还喝醉了,哈哈…”

那蒙面人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请阁下稍等一下,我们有事要商议。”

几名看来是像领导阶层的蒙面人聚在一旁窃窃私语,叶克强身边还有几名持刀蒙面人看守着,但看起来对他的戒心已经大减,此时他若发难应能顺利脱困,但他并不想走,他想弄清楚究竟是谁派他们来除掉自己的。

从刚才那名蒙面人的话听来,他们应该是强盗,但强盗为何要来杀他呢?这是叶克强非常想知道的事情。

这时,那几名蒙面人已经商议完毕,面貌老成的蒙面人对叶克强说:“其实我们是受雇来杀你的,既然你是首领的拜把兄弟,那我们自然就不能杀你了。”

“谢谢你们。”叶克强十分高兴自己的谎言奏效,但他还是不忘问道:“能否告知雇用你们杀我的人是谁?”

那名蒙面人摇头拒绝,“抱歉,我们不能说,这是规矩。不过我们会把酬劳退给他,因为我们不能杀你。”

叶克强心想既然问不出主使者,那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朝众人拱手道:“在下就此别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狱中遭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