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15章 化敌为友

作者:黄易

叶克强看见统达,马上把头低下来,正好此时所有人都向蒙力克行礼,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叶克强。

蒙力克跳下马,叶克强也跟着下来,他本想身在蒙力克身后,可是他比蒙力克足足高了一个头,怎么样也挡不住脸、只好站在马匹后面。

蒙力克朗声道:“我这次外出遇上仇家,弟兄们全部被杀了,我本来也难逃一死,幸得一位英雄相救,这位英雄就是……”他们回头一看,却不见叶克强踪影,“大哥,大哥,你在哪里?”

叶克强站在马后低声道:“我在这里休息。”

蒙力克走过去把他拉了出来,“来,大哥,我介绍弟兄们给你认识。”

叶克强心想反正躲不过,索性大方的抬头望向众人,统达等人见到他,果然大吃一惊,每个人眼睛都睁得老大。

统达瞪了叶克强一眼,“首领,他是……”

“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结拜大哥。”蒙力克笑着拍拍叶克强的肩,“若不是他,我就没命回来了,以后大家见到他要和见到我一样,知道吗?”

众人大声答应,叶克强登时松了口气。他本以为统达会当众说出自己的身分,幸好蒙力克打断统达的话头,否则后果堪虑。不过叶克强看见众人窃窃私语,还不时偷瞄自己,心里还是觉得不大舒服。

“各位,为了庆祝我历劫归来,也为了欢迎我大哥,我决定今晚举办宴会,和大家好好喝几杯。”蒙力克高兴的说。

众人大声欢呼,蒙力克拉着叶克强的手说:“大哥,我们先去休息吧。”

叶克强随着蒙力克走进一个蒙古包内,两人坐下后,女仆立刻端来酒菜,并在一旁斟酒服侍。

蒙力克举杯道:“来,大哥,我敬你一杯,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你太客气了。”叶克强和蒙力克对饮一杯。“对了,你身上多处受伤,还是先找人来看看一看吧。”

“我都忘了自己受伤,还是大哥关心我。”蒙力克转头吩咐身边的女仆,“去找巫医来。”

女仆答应一声退了下去,过了不久巫医便走进帐内,向两人行礼后,便除去蒙力克的衣服替他疗伤。

叶克强心想不如趁此时探探这群上匪的虚实。“对了,你说你们是靠行劫为生,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从事其他交易,譬如说替别人杀人收取报酬之类的事?”

“杀人?”我们从不靠杀人赚钱的,大哥为何有此一问?”蒙力克奇怪的问。

他妈的,睁眼说瞎话,明明收了钱派人来杀我,还敢装蒜!叶克强心中暗骂,嘴上却说:“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不过,经大哥这么一问,我倒想起一件事。”蒙力克皱眉道:“我们和邻近的弘吉刺部有一些利害关系,有时必须替他们去做一些事,像昨晚我就派人到弘吉刺部办了一些事,也不知道办得怎么样了。”

叶克强心想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正要追问他们与弘吉刺部到底有何利害关系时,帐外突然有人大声道:“启禀首领,统达求见。”

“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你呢。”蒙力克对帐外高声道:…决进来!”

叶克强心中暗道不妙,统达必定会将事情全盘说出,那自己不就危险了,他的右手立刻握住腰刀刀柄,眼神锐利的观察四周环境,心中已有了计较。

统达进来后,蒙力克立即问道:“怎么样,昨晚的事办得如何?”

统达突然屈膝跪下,叩首道:“请首领将我处以五马分尸之刑吧。统达不长眼睛,得罪了首领的大哥,请首领惩罚我吧!”

蒙力克闻言愣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你和我大哥不是初次见面吗?怎么会就得罪他了呢?”

统达低着头说:“昨晚……”

这时,叶克强眼中突然精光大盛,整个倏地跃起,一脚将跪在地下的统达踢出帐外,一旋身,霍地拔出腰刀,将刀架在蒙力克脖子上,踢倒了巫医,闪至蒙力克身后,以擒拿手法捉住他的双手,喝道:“不许动,否则要你的命。”

蒙力克大惊,“大……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

帐外的守卫们听见打门声立刻冲了进来,叶克强大吼道:“站住!否则杀了你们首领!”

守卫们不敢轻举妄动,叶克强推着蒙力克往帐外走,边走边朝守卫叫道:“后退!后退!去给我准备一匹马!”

蒙力克不明所以的问:“大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吗?”

叶克强冷笑一声,“老实告诉你,我就是你昨晚派人到弘吉刺部要杀的人。”

“什么?你是我们昨晚要杀的人?!”蒙力克大吃一惊,统达,统达,你们昨晚去杀的人是他吗?

被踢出帐外的统达正躺在地上呻吟,听见蒙力克唤他,急忙起身答道,“是,就是他……咦,他不是首领的大哥吗?为什么拿刀架在首领的脖子上呢?”

“你给我闭嘴!”叶克强怒喝一声,咬牙道:“没错,我就是你们昨晚要杀的人一一弘吉刺部的神。你派那些饭桶手下都杀不了我,现在你就更没机会了。快说!是谁指使你们杀我的?”

“你就是弘吉刺部的神?!”蒙力克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语气慌张的说:“怎……怎么会呢?撒巴祭并没有告诉我要杀的人是神呀,怎么会这样呢?”

“果然是撤已指使你们的。”叶克强押着蒙力克来到广场上,他大喝道:“马呢?我的马呢…”

“大哥……不,神……不,大哥……”蒙力克已经乱得不知如何称呼叶克强了。“这一切都是误会,如果知道昨晚要杀的人是神的话,我绝对不会答应撒巴的,因为神是我最敬佩的人。”

“少来这一套了。”叶克强嗤鼻道。此时他们身边已经围了一大群人,“统统给我后退,把我要的马牵来,否则我就杀了他。”

众人担心首领安危赶紧往后退。

蒙力克又说道:“我说的话是真的,我听说过许多神的英勇事迹,心中早对神钦佩万分,我曾要求撒巴主祭让我见神一面,但撒巴主祭只是敷衍我而已。现在真的见到了神,我尊敬你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杀你呢?请相信我这一切都是误会。”

此时马匹已经牵来,叶克强语气冰冷的说:“甜言密语对我是没有用的,你只是想骗我放下刀子而已,快跟我上马走吧。”

“你是神,又是我大哥,你要取我性命只需说一声,又何需劳您动手呢?”蒙力克主气诚恳,顿了一顿之后又说:“既然大哥不相信我,我又对不起大哥,只有一死谢罪了!”

蒙力克说完用力将颈子朝刀刃贴去,叶克强大惊,急忙移开刀子,同时放开了蒙力克,大声道:“你干什么?”

虽然叶克强反应极快,但蒙力克的脖子还是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迅速流出,只见蒙力克软到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所有人都因这突如其来的巨变而呆住了,半晌,突然有人吼道:“杀了这家伙,替首领报仇!”

所有强盗猛然回过神,拔出刀愤怒的冲向叶克强,准备将他碎尸万段,替蒙力克报仇。

叶克强大骇,就算他再厉害,也不可能只听凭一把刀对付五、六十人,当他正要上马奔逃时,突然听见一声震大的大吼。

“作手!”

所有人都因这声音停了下来,他们看见蒙力克挣扎着站起来,鲜血浸湿他胸口的衣裳。他厉声道:“全部给我退回去,我做了对不起大哥的事,大哥惩治我是应该的,你们竟然想杀我大哥,全部给我滚!”

蒙力克双眼圆睁,全身是血,模样十分骇人,众人听了他的话之后,都退了儿步,但怕他有危险,所以也不敢退得太远。

叶克强也因为蒙力克的吼声而愣住了,蒙力克跪在叶克强的身前,叩首道:“我对不起大哥,请大哥取我首级吧。”

叶克强想不到他会有此举,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你……你何必如此呢?唉!”

“大哥是我毕生最敬佩之人,我鲁莽行事,愧对大哥。”蒙力克语带凄凉的说:“如果大哥不肯原谅我,那我活在世间也无意义,请大哥赐死吧。”

叶克强胸中一阵翻腾,他好久没见到如此的血性汉子,因此激起了他的万千豪气,他把刀子往地上一掷,朗声道:“好,我原谅你了,昨晚之事,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蒙力克大喜,连连叩首道:“多谢大哥,多谢大哥,多谢大哥……”

“够了,够了。”叶克强上前一步将蒙力克扶起,看见他脖子上的伤,虽未伤及颈动脉,但伤口着实不浅,他歉然道:“唉,把你伤成这样子,我真是……”

“不碍事的。”蒙力克转身对手下们高兴的说:“我大哥原谅我了,今晚宴席照开,大家快下去准备。”

所有人都愣在原地,他们实在搞不清楚这两入到底在做什么,一下又打又杀,一下又好得像什么似的。

蒙力克见众人一脸呆滞的站在原地,不由得怒吼道:“还在看什么,统统给我滚!”

众人这才慌忙跑开各自办事去了。

叶克强忧心的看着蒙力克颈上的伤口,“你伤得不轻,先去包扎伤口吧。”

“不要紧,”蒙力克笑道:“只要大哥原谅我,什么伤都好了。”

叶克强笑着摇摇头,他实在搞不懂蒙力克,一会儿有力拔出山河的气概,一会儿又像小孩子似的,想到这里,叶克强忍不住笑出声来。

蒙力克不解地问:“大哥什么事这么开心?”

两人笑着走回蒙古包,蒙力克又找了巫医来治伤。

待巫医走后,叶克强正色道:“贤弟,有一件事我一定要问,你是如何和撤巴搭上线的?”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蒙力克叹了口气,“我们在普鲁汉山上靠打劫为生已经许多年了,本来一切都平顺,直到几个月前的一天,突然有大队人马冲上山将我们围住,我们本以为是其他强盗来袭,但却不是,带队上山的人自称是弘吉刺部的萨满教主祭撤巴。”

“哦,撤巴上山来做什么呢?”

“他说是奉命来歼灭我们这些强盗,我们当然十分害怕,因为他们的人马至少是我们五倍以上,可是后来撒巴却说有条件可谈。”

叶克强越听越觉奇怪,“他要谈什么条件?”

“他说他可以不歼灭我们,但要我们帮他办事,每办成一件事他会给我们一些酬劳,而且他说以后如果有别的部落要来消灭我们的话,他也会出面保护我们的。这条件听来相当优握,加上当时如果不答应的话,他立刻就会歼灭我们,所以我们只得答应。”蒙力克的语气满是无奈。

“他要你们办些什么事?杀人吗?”

“没错。”蒙力克吧道:“说来惭愧,我们奉他的命已经杀了好几个人。”

叶克强追问:“他都要你们杀些什么人呢?”

“所杀之人的身分他并没有告诉我们,他只是派人来告诉我要杀之人会在何时、何地出现,服装、身材、相貌如何,我便派人照他的指示行动,事成之后他都会给我们一些酬劳,有时我们也会顺道抢一些牲畜回来。”

“难怪。”叶克强哺道,想起自己被强吉刺部人当成神的事。“那前几个月弘吉刺部常有人或牲畜莫名其妙失踪或死去都是你们干的罗?”

“没错,我们的行动十分迅速和隐密,从没被人发现过。可是后来隔了一段时间撒巴主祭都没有任何指示,直到昨天才传来指示,派我们去弘吉刺部杀掉关在石牢中的人,想不到那人就是大哥。”

叶克强心想,那些被杀之人必定都是反撤巴的人士。之所以隔一段时间没有指示是因为他的出现,撒巴怕露出马脚,所以才会一直到设好陷阶等他跳进去后对·再次利用蒙力克。

“大哥,你在想什么?”

叶克强倏地回过神,“奥,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撒巴实在太卑鄙了,竟然威协你们去杀人。”

“唉,没办法,情势比人强,为了保全众人的性命,我不得不照他的话做。”蒙力克叹道。

“你也是不得己的,不用太自责。”叶克强咬牙切齿道:“所有的帐都要算在扔巴头上。”

“有个问题想请教大哥,大哥可知道撒巴为何要除掉你吗?”

“当然知道。”叶克强牵动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我是他的头号眼中钉,他哪里会留我在世上。”

蒙力克又问,“大哥是如何和撒巴结怨的呢?”

叶克强把自己到弘吉刺部后遭到撒巴嫉恨,撒巴如何屡次设计陷害他,直到这次被陷害为杀人凶手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

“现在你知道撒巴是何等好险的小人了吧。”

蒙力克沉吟道:“撒巴利用索娜为引子,挑起你和坤势的冲突,然后用计迷昏你,再杀了坤势嫁祸于你是吗?”

“没错。”叶克强赞许的点点头,“你真聪明,一点就通。”

“大哥过奖了,”不过我有一点想不通,撒巴既然已成功的让你被认为是杀人凶手,而且也把你关在牢里等待判刑,那他只有消想办法判你死刑即可、又何必、要我派人去杀你呢?”

叶克强微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撒巴原想立刻将我处死,但有些大臣及将军反对,他们认为事关重大,必须等忽图鲁汗回来再行定夺。撒巴知道忽图鲁汗十分敬重我,到时恐怕不会判我死罪。为免夜长梦多,他干脆先下手为强,找人把我杀了。”

“原来是这样。”蒙力克也为撒巴的阴险感到心寒,“幸好老天有眼,没有让撒巴得逞。对了,大哥既然逃了出来,我看就别回去了,留在这里领导我们好了。”

“不成!叶克克强横眉一竖,正色道:“我非回去找撒巴那老鬼算帐不可!”

蒙力克见他一脸正气凛然的样子,不禁豪气顿生,“好,大哥,你打算怎么做尽管告诉我,小弟万死不辞,一定替你报仇。”

“我想了很久,事情的关键系在索娜的身上,只是……唉!”叶克强轻叹了口气。

“大哥为何叹气?”

“我怕撒巴杀索娜灭口,昨夜本来是要去救她,向她问明事情真相的,谁知却遇上了你,现在索娜恐怕已经……唉!”

蒙力克怔了一怔,然后猛拍自己的后脑勺,“我真该死,坏了大哥的大事,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只好死当活马医了。”叶克强起身看着他,“我现在就赶回弘吉刺部,希望索娜还未遭到毒手。”

蒙力克连忙说道:“大哥,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好了,算是我向你赔罪。”

“交给你v叶克强腺着全身伤痕累累的蒙力克,“你行吗?”

“当然不是我亲自去。”蒙力克直身轻压叶克强肩膀要他坐下,“我的手下个个都是夜行高手,我差几个手下潜进弘吉刺部,一定能把索娜救出来的。”

叶克强还是十分怀疑,“他们行吗?”

“放心,如果他们搞砸了这件事,我就提着脑袋来向大哥赔罪。”

叶克强最怕蒙力克来这套了,他挥挥手说:“好吧,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了。”

“是!”蒙力克对帐外的守卫喊道:“去找统达过来。”

守卫答应一声立刻跑开,不一会儿统达便走进帐来,行礼道:“参见首领,参见……”他看着叶克强不知如何称呼。

蒙力克瞪着统达说:“我大哥是鼎鼎大名的弘吉刺部的神,你就称他为神就是了,还有,以后要先参见我大哥再参见我,知道吗?”

“是,”统达忙道,“参见神,参见首领。”

叶克强听见两人的对话,不觉尧尔。“统达,很对不起,刚才踢了你一脚,你没事吧?”

“没……没事。”统达连忙跪下,惊慌的说:“小的昨晚冒犯了神,小的真是该死。”

“千万别这么说。”叶克强上前将统达扶起,“不知者无罪,快请起。”

统达感激的望着叶克强,“多谢神。”

“好了,统达,你给我好好听着。”蒙力克正色道:“你立即挑选几名精明的弟兄,今晚到弘吉刺部救人,这可是我大哥交代的任务,你可得要尽全力去做。”

“是!”统达的表情立刻变得十分认真,“请问是要到弘吉刺部何处救什么人?请神明示。”

叶克强看出统达是个值得托付重任的人,他赞许的点点头,“好,我要你救的人是个叫做索娜的女子,她可能被关在弘吉刺部的某个囚牢中,这就要靠你们去搜寻了,而且她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你们要想办法保住她的性命。”

“是,但不知这名叫索娜的女子长相如何,服装打扮如何?”

叶克强回想一下,详细说明索娜的长相与服装后,起身拍拍统达的肩膀,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切就拜托你了。”

统达两眼放出精光,“我立刻就去办,统达告退。”

统达离去后,叶克强心中有说不出的轻松,他觉得指挥统达办事就好你指挥特战队员一般明快、有力。他回头对蒙力克说:“你这些部下若好好训练,假以时日必能以一当十,以十当百。”

蒙力克闻言大喜,“那大哥得好好教导我训练部下的方法。”

此时帐外有人大声道:“启禀首领,宴席已经备好,可以开始了。”

“好,我马上到。”蒙力克拉着叶克强的手朝帐外走去,“大哥,咱们去好好喝两杯吧。”

“等一下,救索娜的事怎么办?”

蒙力克笑道:“放心,交给统达去办,一定没有问题的。”

叶克强被蒙力克拉着往宴会场地走,他回头看见统达正要校点手下,心中不禁有些担忧,索娜救不救得回来可与他的清白及生死有关,万万不能出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