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16章 将计就计

作者:黄易

夜已深沉,弘吉刺部一片寂静,除了偶尔巡罗经过的士兵之外,并没有看见任何人影。当巡逻的士兵走过后,一个蒙古包的后方突然窜出一条黑影,这黑影下正是叶克强。

叶克强迅速而安静的移动,他要赶去救索娜。不久,他钻进一个蒙古包内,找到了一个大箱子,他把箱子盖打开,箱子里竟然有道楼梯通往地下,他跨进箱子,一阶一阶的走向地底下。

不知走了多少阶,叶克强终于看见一间石室,在石室的最里面,他看到撤巴持刀正在拷问被铐在墙上的索娜。

他立即朝撒巴及索娜奔去,大吼道:“撒巴,快放开索娜,否则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撒巴回头看了叶克强一眼,举刀就要往索娜脖子劈去。

“住手!”叶克强双手各拔出一柄插在腰间的短刀掷向撒已,短刀去势甚快,撤巴根本来不及闪躲,两把刀分别插在他的咽喉及心口上。

叶克强心想撒巴要害中刀,应该立刻倒下死去,不料撒巴却像没事人似的,朝他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手上的刀迅速将索娜的头砍了下来。

“索娜!”叶克强大吼一声,惊醒过来,全身冒着冷汗,他看看四周,发现自己好好的睡在蒙古包内,登时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在作梦。”

忽然,叶克强感到头痛慾裂,他想起昨晚的事、咕咙道:“他妈的,这该死的蒙力克,咋晚到底灌了我多少酒?”

叶克强头痛得十分难受,本想再睡一会儿,但想想觉得不妥,“不行,得去找蒙力克问问救索娜之事。”遂忍着头痛起身往外走。

蒙力克正好从帐外走进来,和要出去的叶克强撞个正着。“大哥,你醒啦。”

叶克强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还说呢,都是你昨晚害我喝那么多酒,睡到现在才醒来。对了,统达回来了没有?”

“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件事的。”蒙力克拉着他往外走,“统达他们刚回来,已经把那个女人带回来了。”

“太好了,索娜还好吧?”叶克强边走边问。

蒙力克双眉微蹩,语带迟疑的说:“这……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大哥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叶克强骂道:“怎么,索娜死了吗?”

“我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蒙力克拉着叶克强走进一个蒙古包内。

叶克强看见统达等人围在一起不知在干什么,蒙力克吼道:“神来了,大家快让开!”

众人急忙退开,叶克强上前一一看,只见一名衣服破烂。鼻青脸肿,全身伤痕累累的女子躺在地上。他矮身端详女子脸孔,由于脸部多处淤血肿,看不出来究竟是不是索娜,伸手探她颈动脉尚在跳动,只是气息十分微弱。

叶克强抬头询问:“统达,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昨夜我们到达弘吉刺部时,马上就分头搜寻索娜,最后在部落东方的一间囚室内发现索娜。当我们赶到之时,正好看见数名守卫正在百般凌辱索娜姑娘,我们立刻冲进去将那些守卫全杀掉,可是索娜姑娘已经变成这副模样了。”

“唉!”叶克强心痛的轻抚着索娜的脸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索娜全身几乎元一处没有伤痕,叶克强回头对蒙力克说:“立刻找巫医来为好治伤,其他没事的人都出去吧。”

蒙力克大声吆喝其他人出去,然后找来巫医。

叶克强交代道:“治疗她的伤,并想办法尽快把她弄醒。”

巫医领命后立刻为索娜疗伤。

蒙力克走到叶克强身旁,有些不解的问:

“看她这副长相,大哥当初怎么会被她迷住了呢?”

叶克强白了蒙力克一眼,温道:“她是被打成这副模样的,你当她原来就长成这样吗?”

蒙力克伸伸舌头,不敢再说话。

不久,索娜呻吟一声似乎要转醒的样子,

叶克强忙问:“怎么样,她醒了吗?她的伤势如何?”

巫医答道:“启禀神,她的伤势虽重,但都是皮外伤,并未伤及筋骨,所以没有性命之忧。现在她已经醒了,小的先行告退,迟些再来替她换葯。”

巫医走出帐外,蒙力克也识趣的退了出去。叶克强俯身凝视索娜,柔声唤道:“索娜,醒醒。”

不料索娜一睁开眼睛,立刻跳起身往帐外冲去,叶克强大惊,连忙从背后将她抱住,

“索娜!你干什么?”

索娜猛力挣扎.大声叫道:“放开我,拜托,不要杀我,放开我——”

“索娜,是我呀!”叶克强用力把她的身子转过来,对着她的脸吼道:“看清楚,是我呀!”

索娜看见叶克强的脸,倏地呆住了,她颤声道:“神……怎……怎么会呢?”

叶克强嘴角微扬,“没错,就是我。”

谁知索娜更加用力挣扎。“我一定是死了,遇上神的鬼魂了,神呀!请原谅我,我不是故意害死你的,原谅我呀一一一”

叶克强觉得又好气又笑,大吼道:“我没死,你也没死,你给我闭嘴!”

索娜被叶克强的吼声震慑住了,呆呆的说:“我和你……都没死?”

“对,我们都没死。”叶克强拉着索娜坐在褥垫上,“昨晚我派人将你救出来,你现在很安全。”索娜又愣了半晌,接着眼泪像断线的珍珠般一颗颗滚落脸颊,虽然索娜的脸因受伤而变形,但一双大眼依然水灵,她扑到叶克强怀中大声哭号。

叶克强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哭了一会儿,索娜抬头红着双眼看着他说:“神,对不起,我不故意要害你的。”

叶克强轻以拭去她脸颊上的泪水,“我知道你这么做一定是有苦衷的,可以告诉我吗?”

索娜眼中露出恨意,咬着牙说:“撒巴用我家人威协我,若我不听从他的活陷害你,他便要杀了我的家人。”

“只有撒巴这种小人才会如此姦恶。”叶克强忿忿道,“他昨晚是想杀你灭口吧,幸好我的人及时赶到,否则后查不堪设想。”

“撒已那个畜生,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啃他的骨!”索娜泪流满面,语气激动的说,“我陷害你成为杀人凶手之后,撤巴便把我关在一间囚室内。我几次要求守卫带我去见撤巴,想求撤巴让我见见家人,但撒巴一直都不理我。直到昨天晚上,撤巴来到囚室,我以为他要放我去见家人,准知他告诉我他早把我家人杀了,并说神已经死了,我也没活下去的必要了,便叫守卫们把我杀了。等撤巴走后,守卫们说反正我就要死了,不如先让他们……快活快活,然后他们就……呜……”

索娜便咽得说不下去,叶克强心痛的搂着她,“别哭了,一切都过去了,别哭了。”

叶克强柔声安慰着索娜,索娜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

他抬起索娜的脸,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放心,你家人的仇我一定会替你讨回来的。”

索娜心中真是百感交集,她忽然屈膝跪在叶克强身前呜咽道:“索娜陷害过神,神还对索娜这么好,神的大恩大德,索娜元以为报。待报了家人的大仇后,索娜必在神的面前自尽谢罪,神的思情,索娜只有来生再报了。”

叶克强吃了一惊,连忙将她扶起,“快别这么说,你是被逼才陷害我的,我早已原谅你了,何必说什么自尽谢罪的话呢?”

“可是……可是我这身子……我没脸再活下去了。”

“别这样,这事以后再说好吗?”叶克强又柔声安慰她几句,索娜才逐渐平静下来。“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那晚发生的事情真相了吧?”

索娜抹去眼泪,点点头,“那晚你和坤势比试时,撒巴拿了一瓶葯膏要我涂在嘴chún上,他说那是*葯,教我乘机亲吻你将*葯沾到你chún上,并嘱咐我千万别误食,我照他的话去做,没多久你就昏了过去。”

“果然不出我所料。”叶克强一击掌,接着催促道:“然后呢?快说。”

“由于那晚情形很混乱,所以没有人发现你昏迷,而且你昏倒之后我让你一直靠在我身上,别人以为我们在……在亲热,也都不敢过来打扰。”说到这里,索娜的脸红了一下,“直到众人尽皆散去后,撤巴派人将你抬到一个帐子里,他问我你跟我说了些什么,我告诉他你产有机会要送我回我的部落去,撒巴听了并没有说什么,只叫我乖乖待在帐子里,拔了你的腰刀便走了。”

叶克强抚着下巴沉吟道:”我想他是去杀坤势父女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大约过了一顿饭的时间,撒巴带了些人回来,他教我如何陷害你的说记词,然后差人把你抬到帐外的马上,他要我也坐上马。我在马上听到他们似乎在讨论某件事,最后撒巴说:‘神可不是普通人,万一他提前醒来回到部落,岂不是坏了我的大事,把他送到远一点的地方去。’接着撒巴便派人把我们带出部落。”

叶克强扬扬眉,接口道:“之后他们便把我们带到第二天我醒来的地方丢了下来,是不是?”

“是的。”索娜叹了口气,“撤巴的好计就是如此,接下来发生的事神都知道了,我也不用再说了。”

“看来坤势只是被撤巴利用而已,撒已了陷害我,连自己的族弟都杀,真残忍,简直不是人。”叶克强顿了一顿后说:“索娜.这里是我兄弟的部落,很安全,你就安心的在这里养伤,我还有些事去办,迟些再来看你好吗?”

索娜乖顺的点点头,叶克强扶她躺下,轻轻抚着她的脸,柔声道:“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叶克强走出帐外,伸了个懒腰,口中咕哦道:“他妈的,最近怎么老是遇到动不动就要自尽的人呢?”

话刚说完,就看见蒙力克远远的走了过来,叶克强心想,又来了一个。

“大哥,怎么样,索娜姑娘还好吧?”

“她没事了。走,到你的帐子里,我要和你商议对付撒巴那老贼的计划。”

蒙力克闻言喜道:“好,这口恶气终于可以出出了。”

听了索娜的话后,叶克强觉得豁然开朗。一切的疑点都清楚了,接下来,该是让撒已知道他叶某人可不是好欺负的了。

×××

叶克强和蒙力克回蒙古包内,两人坐下后,叶克强沉吟了片刻后问:“当初撒巴要你派人杀我时,有没有说要如何处理尸体?”

蒙力克点头,“有的,他说尸体要带走,不能留在现场。”

“这就对了。等其他人发现我不在石牢中,而哥卫们都被杀死时,撒巴必会说是我的党羽救了我,而且可能还会乘机再嫁祸给一些人也说不定。”

蒙力克问道:“现在大哥打算怎么办呢?”

“撒已应该已经发现索娜被救走,而他一定会怀疑是我救走的。”他拍拍蒙力克的肩膀,“所以他很快便会派人来问你是否真的把我杀了。”

蒙力克闻育怔了一怔,“那我该怎么回答?”

叶克强思索道:“如果告诉撒巴你的人已经杀了我,他必然是不会相信的,反而会让他怀疑你们,不如告诉他我乘机逃脱了。”

蒙力克皱眉道:”那不正好让撒巴有了戒心吗?”

“我不只想让他有戒心,我还要好好的吓一吓他。”叶克强语意深长的说。

“大哥是什么意思?”

叶克强神秘的笑了笑,“以后你就会知道了。记着,撒巴派人来向你问话时,你便说我往不儿罕山的主向逃去了。”

“知道了,不过这么做有什么特殊意义吗?”蒙力克还是不死心的问。

叶克强依然只是对他一笑,“你照做就是了。”

此时,帐外守卫大声道:“启禀首领,弘吉刺部的使者求见。”

“知道了。”蒙力克看向叶克强佩服的说:“大哥料事如神,撒巴果然派人来了。”

“照我说的跟他讲,我先走了。”叶克强随即从帐子后方闪了出去。

蒙力克朗声道:“请使者进来。”

撒巴派来的使者立刻走进帐子里,蒙力克满脸堆笑道,“大人请坐,酒菜立刻奉上。”

“用不着这么麻烦了,撤巴主祭派我来是有要事问你。”使者不与他多客套直接开门见山的道:“主祭要你们杀的那个人,你们到底有没有杀了他?”

蒙力克故用懊恼的说:“这件事我正想亲自向主祭禀报呢。那家伙趁乱逃脱了,我们一路追捕他,一直追到儿罕山一带却失去了他的踪影。”

“不儿罕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将计就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