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18章 邪不胜正

作者:黄易

撒巴一路往山顶上疾驰,他回头看看并未发现有追兵,心中不禁有些得意。叶克强等人一定认为他会往山下跑,岂料他却往山上顶上跑,他打算横越不儿罕山,到不儿罕山的另一边,去投靠他个汪古部当主祭的兄弟。

又走了一段路,撤巴确定没有追兵后,义得有些累了,便淳下马,他一把将忽图鲁汗抹下马,忽图鲁汗重重摔倒在地上,痛得哇哇大叫。

“哼!没用的东西。”撒巴跳下马,恶狠狠的瞪着他,“如果当初你不要如此宠信神,一切都听我的话,我也不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现在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准备受死吧!”

忽图鲁汗急忙道:“等等,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看这样子好了,你跟我回去,我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治、教育思想。主要的有《申辩篇》、《伊安篇》、《普罗泰戈 ,好不好?”

“你当我是白痴吗?我不会再中计了。”撒巴将刀尖指着忽图鲁汗,“这是你逼我的,觉悟吧!”

“住手!”树林中忽然闪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撒巴猛一回头,见来人竟是涅汉。

涅汉手持发瞪着撒巴,“姊夫,我劝你停手吧,不要一错再错了。”

“涅汉?”撒巴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从你离开部落起我就一直跟着你了。姊夫,放了汗,跟我回去吧,我想汗一定会对你从轻发落的。”涅汉苦口婆心的劝着。

忽图鲁汗忙不迭点道道:“对,对,放了我吧。”

“放屁!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还能收手吗?”撒巴冷冷的看着涅汉,“你跟神在一起到是学了不少本事,跟踪我那么久,我竟然都没有发现。现在是不是神叫你来的,把我骗回去好杀了我呢?”

“不,我跟踪你之事神完全不知情/涅汉向前走了两步,“不过不管如何,还是请姊夫悬崖勒马,放了汗,跟我回去吧。”

撒马冷笑道:“如果我不肯呢?”

涅汉紧握腰刀的刀柄,竖眉道:“那我只好得罪了。”

撒巴仰天大笑,“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拿下我!”

撒巴话未说完,身形一晃,突然来到涅汉身前,朝涅汉连砍了五刀,涅汉连忙举刀格挡,但撒巴的刀法实在太决,涅汉的胸口及双臂各被划了一道口子。

“怎么样?”撒马刀势未停,大声说道。“现在求饶还来得及,或许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绝不!”涅汉语气坚决。他十分诧异撇巴刀法之凌厉,让他几乎只能闪躲格挡,毫无反击的机会。

未几,涅汉身上又多了十几处伤口。

撤巴喝问:“你还不求饶?,’

“不!”涅汉大吼着。勉强出手朝撒巴砍了两刀,但都被撒巴灵巧的避过,自己身上却又多了几道伤口。

“既然这样,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撒巴长啸一声,身形迅速移动,霎时,涅汉全身被刀光所笼罩,当撒巴停下刀势时,涅汉全身十余处伤口同时狂喷出大量鲜血,“砰”地一声,涅汉巨大的身体就向后仰倒在地,动也不动了。

“哼!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撒巴朝涅汉身上吐了口唾沫,然后向忽图鲁汗走去,冷笑道:”现在该你了。”

忽图鲁汗连连后退哀求道:“不要杀我,拜托,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已经太迟了。”撒巴走到忽图鲁汗身前。举刀朝他砍下,“受死吧!”

就在此时,撒巴听见右边传来破空之声,连忙反转刀势,“当”地一声,挡掉一柄自右侧射来的飞刀。

他怒喝道:“什么人?”

从树丛中跃出一个身影,正是叶克强。原来他和蒙力克往山下寻找,未见撒巴踪影,因此便改变方向,和蒙力克分头往山顶上找,大老远远就听见涅汉和撤巴的打门声,立刻赶了过来。

叶克强望着躺在地上生死未卜的涅汉,再看看瑟缩在一旁的忽图鲁汗,他心中大怒,双手自际和拔出两柄飞刀,“撒巴,你作恶多端。竟然连涅汉也杀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克强将四柄飞刀朝撒巴掷去,撤巴迅速挥刀挡去了飞刀,然后他提刀朝叶克强冲去,“看看是谁收拾谁吧!”

“来得好!”叶克强大喝一声,拔出腰刀,他看见迎面冲来的撒巴胸口露出破绽,一挺刀便刺了过去,不料刀尖正要刺中撒巴胸口时,撒已身形一闪,突然消失了。

叶克强一惊,连忙收刀护在,眼角余光瞥见撒巴绕到自己身后,正挥刀砍来,他忙回刀格挡,不料撒巴的刀势却迅速改变方向,叶克强虽然立刻向后跃去,但腹部还是被划了一刀,顿时鲜血淋漓。

“想不到我武功如此高强吧。”撒巴伸出舌头舔了舔刀刃上沾着的鲜血,冷笑道:“我正愁没杀了你泄恨呢,现在我自己送上门来,真是太好了,嘿嘿!”

笑声中,撒巴的身形不知何时又移到叶克强身前,叶克强想不到他身法如此迅速,忙舞刀护住全身要害,可是撤巴刀势实在是诡计多变,他只挡下两刀,全身又多了许多道伤口。

忽然,叶克强手背中刀,刀子不慎脱手,他看着撒巴变换不定的刀势和身形,握紧双拳却不知如此应付才好,难道在这最后关头,自己就要命丧在撒巴刀下吗?

“哈哈哈!害怕了吧”撒巴收住势子狂笑道:“反正早晚也是死,你不如不要反抗,乖乖受死,这样会死得比较痛快些,哈哈……”

叶克强深吸口气冷静情绪,目光锐利的观察撒巴身形及刀法的变化,他现在只剩下双拳可以对付撒巴,可半点也马虎不得。

“不跟你玩游戏了,现在就解决你吧!”撒巴再次冲向叶克强,绵密的刀光笼罩住叶克强全身。

浑身是血的叶克强只能狼狈的左闪右躲,一时间,身上又多了几处伤口。撒巴越杀越兴起,刀势了越来越狠,忽然,叶克强眼中精光大盛,用力挥出一拳,“砰”地一声,重重打在撒巴胸口,撤巴整个人登时向后飞出去。

撒巴摔在地上,立刻站起身来,抚着疼痛的胸口,瞪着叶克强冷笑道:“你运气好,趁我不注意打了我一拳,不过没有下次了,因为我马上就要杀了你!”

叶克强没有答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撒巴。撒巴身形灵动,挥动腰刀舞出点点刀光,瞬间欺近到叶克强身前,但当撒巴手中的刀子正要朝他身上招呼时,“砰”地一声,叶克强一拳正中撒巴右脸颊,打得撤巴眼冒金星,又飞了出去。

撒巴摔到地上,马上挣扎爬起,抚着脸颊叫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打得中我呢?”

叶克强冷冷的说:“你的武功并不是什么实在的武功,只是利用迅速移动变换的刀法及身法扰乱敌人的眼睛,所用的招式大部分是骗人的虚招,我只要一。直盯着你身体的某部分,不受其他虚招影响,时机成熟时一出手便可打中你,你这骗人的武功已经没有用了。”

“什……什么?”撒巴大为惊讶,“我秘密练了这么多年的武功,竟然被你看穿,这怎么可能呢?”

其实,撒巴不知道他曾是特战队的队长,感官的敏锐度比平常人要强上数倍,再加上特战训练及作战一向以快为要求,撒巴的动作虽然快,但他的眼力更快,所以撒巴的伎俩才会被他看穿。

“不可能!”撒巴大叫一声,举刀又朝叶克强砍去。

此时他已心慌意乱,刀势不若先前凌厉,叶克强轻易的闪避开来,并猛力在撒巴腹部连续击了数拳,撤巴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我投降了……呕……”撒巴吐了几口血。勉强坐起来,将刀掷到一旁,伸出双手,“我打不过你,我投降了,你把我绑起来吧。”

“你罪大恶极,我要把你带回去,以还我清白。”叶克强解下腰带,走上前想绑住撒巴手脚。忽然,他看见撒巴眼中闪过一抹凶光,他立刻停下脚步。

果然从撤巴袖中射出两支袖箭,直射向叶克强心口,叶克强因为距离太近,根本来不及闪避,眼看袖箭就要射中他的心口。

暮地,在他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两支袖箭分别射中这个身影,然后身影重重的倒在叶克强和撤巴之间。

两人定睛一看,这个身影竟是涅汉。

原来涅汉被撒巴杀倒在地时并未死去,只是暂时昏厥过去,他醒来时见到叶克强走向撤巴,直党的感到撒巴有诈,因此飞身上前挡在叶克强身前,正好替他挡下来势汹汹的袖箭。

“涅汉!”叶克强上前扶起涅汉,看见两支袖箭射中他的心口和腹部,急忙叫道:“涅汉!振作一点!”

涅汉本已受伤不轻,现在又中两箭,身子更加虚弱,他微微睁开眼睛,吃力的说:“神……神……我有这样的姊夫,实在是对不起你。”

“这不关你的事。”叶克强用手按住涅汉的伤口想帮他止血,可是鲜血还是不断的涌出来,“你不要说话,先休息一下。”

涅汉用微弱的声音继续说:“神……我姊夫犯的罪,足以抄家灭族,但……这全是他一人所为,不关我姊姊的事,请神……帮我向汗求情,请他饶恕我姊姊,拜托你……”

涅汉边说边咳出大口鲜血,叶克强焦急道:“你放心,我会替你办到的,你休息一下,别再说话了。”

“不……我现在不说,只怕就没机会说了……”涅汉伸出颤抖的手握住叶克强的手臂,“神……我跟着你,学到很多东西,很感激你,原谅我没机会报答你了,请神……以后要多……保……重……”

涅汉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终于头一偏,没了声息。

叶克强不敢相信的拍着他脸颊大叫:“涅汉!醒醒!醒醒呀!”

可惜涅汉已然死去,再也听不见他的声音了。叶克强心神俱碎,仰天狂吼道:“涅汉

叶克强想起了撤巴,往前望去,撤巴正想偷马逃跑,叫克强大吼一声,“撒巴!”

撤巴全身一震,只见叶克强飞身向他扑来,狂吼着一拳正中他的面门,这一拳打得撒巴鼻梁断裂,牙齿也不知掉落了几颗。撒巴满脸鲜血的被打飞了起来,重重撞在一棵树上,软到在地一动也不动了。

叶克强满腔的怒火并没有因这一拳而消散,他看着涅汉的尸体,不由得鼻子泛酸,眼睛也蒙上了一层雾气,这么一个高大壮硕的年轻人就这样死了,真是令人心痛如绞。他把涅汉的尸体抬到马背上,再用腰带把昏倒的撒巴手脚绑紧,然后他才想到了忽图鲁汗。

看向忽图鲁汗原来在地方,却不见他的踪影,叶克强高声叫道:“汗!你在哪里?”

“在……在这里……”忽图鲁汗畏缩的从一旁的草丛中探出头来,颤声问:“撒……撤巴呢?”

叶克强指指倒在地上的撒巴,“已经被我绑起来了。”

看到撒巴已就范,忽图鲁汗胆子才大了起来,从草丛里走了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撒巴为什么要杀我?”

“很抱歉,让汗身陷危险之中。”叶克强将撒巴放至“马背上,“我们先回才、宫地,路上我再慢慢向汗解释。”

此时蒙力克从远方骑马奔了过来,“大哥,我在另一边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哎呀,大哥怎么受伤了?”

叶克强拉起驮在马背上的撒巴的头,“还不都是他干的好事。”

“原来大哥已经捉到撒巴了。”蒙力克跳下马,走到忽图鲁汗身前行礼,“参见汗。”

忽图鲁汗连忙回礼,“这位是……”

“他是蒙力克,他的身分有些特殊,我会详细解释给汗的。”叶克强跃上马背,“我们回营地吧。”

在回营地的路上,叶克强向忽图鲁汗说明撒巴陷害他的经过,忽图鲁汗听得胆战心惊、冷汗直冒。

叶克强最后道:“索娜也承认一切,她现在跟在我身边,待会儿汗便可见到她了。”

忽图鲁汗松了一口气,“幸好撒巴已经就缚了,不然不知道他以后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这时,他们已经回到了营地,几名跟着忽图鲁汗出来狩猎的将领见到他回来,都大喜过望的围过来请罪。

忽图鲁汗叹道:“这都是撤巴太过歹毒,不关你们的事。”

“汗,我想最好立刻拔营,连夜赶回部落。一方面是押撒巴回去治罪,以防有忧,另一方面是部落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一定搞得人心惶惶,汗要尽快回去安抚人心,还有就是回去厚葬可怜的涅汉。”叶克强建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邪不胜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