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21章 危机四伏

作者:黄易

人的生命受到威协时,通常都会本能的保命。当库鲁不花手中的长枪朝叶克强疾刺而来时,叶克强再也元暇思考有关铁木真的问题,他向后跃开避过长枪,拔出腰刀摆出防御的姿势。

“终于肯和我打了吗?”库鲁不花身材虽然壮硕,动作却十分灵活,迅速冲到叶克强身前,大喝道:“试试这招吧!”

库鲁不花抖动枪身,急忙挥动手中的刀,舞出绵密的刀影护身。

“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刀枪交错,迸出点点火花。叶克强只觉得虎口剧痛,看来库鲁不花的臂力着实不小。

所谓兵器长一寸胜一寸,叶克强以短刀对付库鲁不花的长枪,自然讨不到便宜,再加上库鲁不花身影灵动,臂力奇大,叶克强节节败退,一个不慎,右臂被库鲁不花的长枪划破一道口子。他趁势朝右侧腾跃,着地一滚,暂时脱出长枪的攻击范围。

叶克强立即从地上弹起来,横刀在身前防御,库鲁不花却没有追击,反而仰头大笑道:“哈哈哈!真过瘤,好久没有遇见这么强的对手了,神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

“过奖了。”叶克强喘着气回答,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仍旧紧盯着库鲁不花的一举一动。

“不过,你虽然厉害,却还是比不我。”库鲁不花嘿嘿冷笑,“手臂痛吗?放心,我马上让你解脱!”

说完,他大喝一声,枪身直挺而出,刺向叶克强胸民叶克强连忙挥刀格挡。不料,库鲁不花的长枪却像蛇般缠住他的刀身,而且快速的盘旋而上,叶克强见状大骇,急忙松手,身子向后一跳,只见库鲁不花枪尖一挑,整把刀子飞上半空,不知落到哪里去了。

“嘿嘿!算你反应快,否则准把你右臂整个卸下来。”库鲁不花的眼神满是嘲笑,“不过现在你连兵器都没了,你要怎么跟我打下去呢?”

叶克强紧握双拳,粗重的喘着气,模样十分狼狈,他知道再打下去可能会输,甚至失去性命,可是为了救儿子,再怎么危险也得拼命。

他大吼一声,飞身朝库鲁不花攻去。从刚才的打门中,他发现库鲁不花出枪时右肋下会露破绽,于是他飞起一脚踢向库鲁不花的门面,来个声东击西。

“来得好!”库鲁不花左手挡住叶克强踢向他门面的脚,右手挥枪朝叶克强头部挥去,准备劈掉他的半边脑袋。

此时,叶克强眼中精光大盛,左手射出一柄飞刀刺迸库鲁不花的右肋,库鲁不花吃痛,枪势改变方向,不过枪身仍是重重的劈中叶克强左肩。两人大叫一声,同时弹了起来。

叶克强重重摔在地上,只觉左肩一阵剧涌,不过他还是立刻爬起来,紧盯着库鲁不花。

库鲁不花用力拔出嵌在右肋的飞刀,丝毫不去理会正流着血的伤口,大吼道:“你居然用暗器伤我,我非杀了你不可!”

库鲁不花显然怒极,他的脸涨成紫红色,怒吼着冲向叶克强,长枪挥动得密不透凤,狂风暴雨似的卷向叶克强。

看着来势汹汹的库鲁不花,叶克强暗道吾命休矣!忽然,不知从何处传来震天的吼声,“接住!”

叶克强反射性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把金色长剑朝他飞来,他不假思索伸手接往了长剑。

这时,库鲁不花的长枪已刺向叶克强咽喉,他本能的反转长剑砍向枪身,“当”地一声,枪身却被长剑削去了一截。

库鲁不花大惊,急忙退了数步。

叶克强见状大喜,看来手中这柄是削铁如泥的宝剑。他立刻趁胜追击,挥剑连续刺向库鲁不花,库鲁不花连忙横枪格挡。

宝剑在手,叶克强真是如虎添翼,越成越勇,不多时,长枪已被削成了好几段,就在库鲁不花手上只剩两根短棒时,叶克强手中长剑抵住了他的喉头。

叶克强并不打算杀了库鲁不花,因为那可能会对儿子的安危不利。他瞪着库鲁不花道:“我赢了,可以带我去见铁木真了吧?”

“不行?你太卑鄙了,竟用这种削铁如泥的宝剑对付我。”库鲁不花大叫道:“不公平,我们再比一次!”

叶克强沉声道:“刚才你用长枪对付我的短刀,难道就公平了?”

库鲁不花闻言怔了一怔,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驳。

此时,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神果然武艺高强,令人佩服呀!”

叶克强循声回头,看见一名长相英伟、身材高壮的汉子骑马朝他们走了过来。那汉子跳下马,手中倒提着一把短刀,叶克强发现库鲁不花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怪异,而且额上冷汗直吁。

“神,这是你刚才掉的刀,我替你拾回来了。”汉子双手捧着刀递还给叶克强。”

“多谢。”叶克强将剑从库鲁不花喉头移开,递给那名汉子,“这柄长剑想必是这位英雄的了,多谢相救,剑还给你。”

汉子接过长剑,朝叶克强抱拳一揖,接着瞪向库鲁不花,怒喝道:“库鲁不花,你不认得我了吗?”

库鲁不花吓了一大跳,连退了两三步,颤声道:“也…也速该勇士,我……我怎么敢忘了你呢?”

叶克强看见库鲁不花吓得脸都绿了,觉得十分有趣。以库鲁不花这种大不怕地不怕的个性,居然地怕这名汉子,看来这名汉子的来头一定不小。

汉子指着库鲁不花的鼻子破口大骂道:“神要去见他们的汗,你居然敢横加阻挠,我看你是活腻了,还不快点带路!”

“是。是。”库鲁不花急忙转身跳上马,回头恭敬的说:“神,请跟我上来吧。”

叶克强对库鲁不花的言听计从感到十分讶异、实在很想知道这名汉子的身分,他看向那汉子抱拳道:“还没请教这位英雄大名,又怎会认得我呢?”

汉子微微一笑,“我和神一同到塔塔儿部,我们先上马,路上再说。”

两人一起骑上汉子的那匹马,由汉子拉着僵绳。他回头对叶克强说:“我乃是丰儿只斤部的首领也速该,久仰神的大名,今日一见,对神更是钦佩万分。”

“你是也速该?”叶克强心想这个名字似乎曾在哪里听过,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只好重复他的第二个问题,“不知你是怎么认识我的?”

“由于我的妻子是弘吉刺部的人,所以我对神的丰功伟业耳闻已久,早想到弘吉刺部一赌神的风采,不过因部落事务繁忙,所以迟迟没有动身。”也速该顿了一顿,续道:“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享想拜托神的。”

叶克强不解的看着他,“哦,是什么事呢?”

“想我也速该身为字儿只斤部的汗,却教不好自己的儿子,想来真是惭愧。”也速该略显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的首领之位将来是要传给我的长子,但是我九岁的长子资质却十分骛钝,怎么教都教不好。我十分钦佩神的所作所为,所以这次特别带了长子赶到弘吉刺部,想请求神教导我的儿子,让他以后可以承接李儿只斤部的汗位。

叶克强闻言怔了一怔,“你要我教导你的长子?”

也速该点点头,“是的。当我赶到弘吉刺部时,你们的汗说神支身前往塔塔儿部救被掳的儿子,我一听便把儿子留下立刻赶了过来,正好看见神和库鲁不花在打斗。”

“原来是这样,那真是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了。”

“神千万不要这么说,只要神答应教导我儿子,要我做牛做马都行。”也速该有些激动的说:“神,拜托你答应吧。”

叶克强苦笑道:“这件事迟些再说吧,我这一去还有没有命回弘吉刺部都还不知道呢。”

“放心吧,塔塔儿人的行为还是和从前一样不光明磊落,这就交给我来对付就行了。”也速该拍着胸脯保证。

叶克强忽然想到一件事,便问道:“对了,那个库鲁不花怎么会如此怕你呢?你和塔塔儿部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关系?”

“这神就有所不知了。”也速该解释道:“我李儿只斤部和塔塔儿部以前是世仇,先祖俺巴孩汗就是被塔塔儿人骗去献给金国皇帝完颜坛,结果被钉死在木驴上。在九年前忽图鲁汗起兵攻人金国复仇,大胜而还,回程途中顺道攻击塔塔儿部,塔塔儿人只好向我们求和。那场战役我是担任前锋,俘虏了两名塔塔儿部的将领,一名是库鲁不花,另一名就是现在当上汗的铁木真。”

“你俘虏了铁木真?”叶克强又被“铁木真”这个名字震了一下,他很想问这个铁木真是否就是成吉思汗,可是又不知该如何问起。

“是啊,我俘虏了铁木真。”也还该笑着点点头,”我还记得,我把俘虏带回部落时,我的长子刚好出生,为了纪念这次战争的胜利,我就把长子取名为铁木真。”

“什么?”叶克强全身一震,脱口叫道:“你的儿子也叫铁木真?!”

“没错,有什么不对吗?”对于他激动的反应,也速该感到有些不解。

此时,叶克强突然想起电脑中的资料:成吉思汗,原名铁木真,父名也速该,母名月伦。看来这个李儿只斤部的铁木真,已经几乎确定是未来的成吉思汗了,只要再确定也速该妻子的名字就行了。

“你说你妻子是弘吉刺部人,她是叫什么名字?”

“我妻子名叫月伦。”也速该皱眉道:“神为何突然问起这个呢?”

听到“月伦”这个名字,叶克强实在太兴奋了,根本没听见也速该的问话,逞自问道:“那你儿子铁木真几岁了?”

也速该虽然觉得十分奇怪,但还是答道:“九岁。”

根据电脑里的资料显示,成吉思汗生于西元一一六二年,卒于一二二七年,铁木真今年九岁,那现在应该是一一七一年了,叶克强终于知道自己身在哪个年代了!

他忍不住欢呼道:“太好了!”

也速该看着行为怪异的叶克强,纳闷的问:“神,你还好吧?你刚才问我那些问题做什么呢?”

“呢……因为我对算命有些研究,从刚才我问你的那些资料推算,你儿子铁木真将来的成就必定非凡。”叶克强胡馅个理由。

“想不到神对这方面也有研究,真是博学多闻。前一阵子我邀请相术家豁儿赤来替铁木真看相,他也是这么说的。”也速该轻叹一声,“不过,他说铁木真仍需要多多磨练才能成才,也是他建议我带铁木真求教于神的。”

叶克强想不到他随口胡馅竟然说中,但此时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他压下心中的兴奋说道:“教铁木真之事迟些再说。你刚才说有把握对付塔塔儿人,是真的吗?”

也速该点头笑道:“当年我俘虏了现在已成汗的铁木真及库鲁不花之后,并没有为难他们,因我想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不想后代子孙继续和塔塔儿人争战不休,所以我和他们一起吃饭。饮酒。外出打猎,彼此间建立了友谊,当我把他们放回塔塔儿部时,他们都感动泪流不止,当场敌血起誓,从此与我们修好。至今九年了,塔塔儿人都没有再越雷池一步,而且他们依旧对我敬畏不已。哈哈哈!”

看着爽朗大笑的也速该,叶克强心中大为佩服。以蒙古人好战的习性,也速该竟然会想到要以德服人,和敌人和平共存,造福子孙,真是蒙古人中的异数,难怪会生出成吉思汗这种优秀的儿子来。

“这么说,塔塔儿部的汗及库鲁不花都是你的手下败将。”叶克强眼光移到也速该挂在腰问的宝剑,“这也难怪,能拥有如此好剑,阁下的武功想必十分高强,对了,恕我冒昧一问,蒙古人一向极少用剑,阁下是从何处得到此把宝剑的?”

“此乃七星宝剑!”也速该取下宝剑,拔剑出鞘,顿时金光闪闪,令人不敢逼视。“数年前我曾到过汉地,巧遇全真教掌门一一一长春真人丘处机。他除了教我治人之道外,也传授一套剑法给我,临别前真人将这柄七星宝剑送给我。现在回想起来,犹如昨日一般历历在目。”

全真教掌门人丘处机曾多次与蒙古人接触,后来还远赴蒙古教导成吉思汗敬天爱民之道,并在成叶思汗十八年时,被任命总管天下道教,成为蒙古国统治天下的宗教领袖,这在历史上是确有其事的。不过,叶克强对这些历史并不清楚,他只在一些电视剧或小说中听过丘处机的名号,但他仍很高兴这个时代又有一个他曾经听过的历史人物。

×××

走着走着,他们看见不远处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蒙古包,顶端飘扬着蓝色的鹰旗。

也速该回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危机四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