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22章 金国特使

作者:黄易

眼看着他们要对叶克强不利,铁木真急得大叫:“住手!你们不能对神如此不敬!”

“铁木真,你已经没有立场说话了。”合察勒不耐烦的斥道:“安静的看我们对付神吧。”

叶克强急忙道:“等一等,我并没有要回去带兵攻打你们的意思,你们千万别误会。”

“哼!事到如今,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吗?你就认命吧,大家上!”

几个人围住了叶克强,忽忽儿公主却站在原地不动,她语气冰冷他说:“要上你们自己上,我可不参加。”

合察勒闻言先是怔了怔,继而怒道:“忽忽儿,你这是干什么?”

忽忽儿甩甩手上的长鞭,突然坐了下来,“我不认为神会是这种过河拆桥的人,所以我不想杀他,不过你们要杀他,我也不会干预。”

“你这个臭娘们!”合察勒强抑下满腔的怒气,“好,等我们收拾了神再跟你算帐!”

叶克强非常惊讶忽忽儿竟会有此举动,不自觉的调转视线望向她,发现她长得十分冷艳,眉字间有一股英气。

忽忽儿察觉到他的目光,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别过头去。

此时三名敌人已经逼近眼前,叶克强寻到一处空隙,连忙把儿子往空隙推去,喝道:“小豪,快逃!”

叶英豪踉跄了几步,随即拔腿就跑,不料干亦术的动作极快,身形一晃便挡在叶英豪身前,得意的笑道:“小鬼,你想去哪儿……”

话还未说完,干亦术突然觉得胯下一阵剧痛,忍不住哀号一声,痛得倒在地上,叶英豪也趁此机会飞奔而去。

原来叶英豪趁干亦术说话之际,出拳重击他的胯下,干亦术没料到一个六岁小孩出手竟然如此迅速且猛烈,所以一下子就被打倒在地。

“你这个大白痴,连一个孩都抓不到,还不快给我追!”合察勒怒吼道。

干亦术痛苦的挣扎爬起,步履瞒珊的朝叶英豪逃走的方向追去。

叶克强知道儿子暂时安全了,立刻屏气凝神准备应付眼前的敌人。

敌人虽然只剩两个,但他们既然能当上部落的首领,想必绝非泛泛之辈,叶克强看着两人摆出攻击的架式,心中不由得一凛。

合察勒手中拿着一根十分奇特的武器,似乎是用白骨制成的,上面雕着无数的骷髅头,尖端磨得极其尖锐,令人看了不禁要发寒。豁里夕身材粗壮,手持一根巨大的狼牙棒,挥动得呼呼有声,看来也不是好对付的。

叶克强虽然身手也十分了得,但面对这两个手持武器的强敌,心中也没有多大的胜算,加上先前对付库鲁不花时手又受了伤,胜算更是渺茫。他看着只会在一旁干着急的铁木真吼道:,‘铁木真,难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铁木真上前几步,急道:“这……这……”

豁里夕挥舞手中的狼牙棒,喝道:“铁木真,你最好不要插手,否则我们四个部落立刻退出同盟。你要知道,一旦我们退出,你的兵力可比弘吉刺部少多了,更别谈什么统一蒙古的美梦了!”

一旁的忽忽儿冷冷的开民“要退出你们退出,别把我算在内。”

“你——”合察勒气得差点吐血,吼道:“你这臭娘们给我闭嘴,无论如何,我今天非何况了神不可!”

合察勒和豁里夕同时大喝一声,分持武器朝叶克强攻去。叶克强连忙拔出腰刀应敌,见豁里夕的狼牙棒当头袭来,立即飞身侧跃着地滚开,狼牙棒击中地面,发出巨响,上石飞溅,地面被打出一个大凹坑,足见这狼牙棒的重量十分可观,这也显示出豁里夕的臂力相当惊人。

叶克强甫躲过豁里夕的攻击,身子尚未站稳,合察勒的骷髅奉已经攻至,他立刻举刀格挡。合察勒的攻势相当凌厉,叶克强只能招架,全无还手之力。

这时,豁里夕的狼牙棒又乘隙攻来,叶克强见状大惊,全心防守合察勒的他,要躲过这一棒已然来不及,只得伸出左手臂硬生生挡下。

豁里夕这一击力道惊人,叶克强整个人飞了起来,摔落好几丈外!

“哈哈哈!”合察勒停住攻势,大笑道:”神也不过如此而已,并没有传说中的厉害嘛,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哈哈……”

叶克强用右手支撑着身体爬起来,他的左手臂被狼牙棒狠狠击中,不但血流如注,而且整条手臂已经麻木了,骨头也不知道有没有断掉。他心下暗叫不妙,再这样打下去自己非死不可。

他望向铁木真站的位置,却发现铁木真已不知去向,此时合察勒和豁里夕又联手攻来,他只好以右手握紧刀柄继续应战。

过没多久,叶克强身上又被合察勒划破数道伤口,情急之下,他硬是反转刀势削向合察勒手臂,合察勒反射性的向后退开,手中的骷髅棒也向旁移开寸许;接着叶克强又纵身闪开了豁里夕的狼牙棒,跃至丈许外不住地喘息着。

“想不到神受了这么重的伤,动作却还是如此灵活。”合察勒得意的看着他,“不过我劝你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我马上会送你上西天的。”

叶克强咬咬牙,“是吗?有种的两个一起上!”

“死到临头还嘴硬!”合察勒怒喝道:“好,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豁里夕,咱们一起上!”

语毕,合察勒及豁里夕同时跃起攻向叶克强,骷髅棒和狼牙棒同时朝他的脑袋招呼,叶克强却没有任何闪躲格挡的动作,眼看他就要脑浆迸裂而死,就在电光石火问,只听见武器交错之声及“砰砰”两声,合察勒和豁里夕分别朝不同方向飞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而叶克强却完好无缺的站在原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严合察勒感到胸口剧痛,差点喘不过气来,并惊讶的发现手中的骷髅棒已断,他抚着胸口挣扎的站起身,看见豁里夕也躺在地上抚着胸口呻吟,狼牙棒也脱手掉落在别处。他看着叶克强不敢置信的说:“不可能!你不可能还有力量震开我们的武器并打倒我们,这怎么可能?难道……难道你使妖法?”

叶克强气定神闲的说:“我先问你,你和豁里夕是否相交不深?”

“没错,我们是来到塔塔儿部才结识的,你问这个做什么?”合察勒不解他为何有此一问。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我得警告你,以后若要一争天下时可得当心豁里夕。”

合察勒怒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这时,叶克强原本麻掉的左手臂开始作痛,他强忍疼痛故作无事道:“豁里夕的野心和你一样大,刚才你们攻击我时,都急着攻击我的要害,而且互不相让,一点默契也没有,有几次你们都差点得手,但却都被对方的攻势所阻挡,难道你没有发觉到吗?”

合察勒心中不禁暗赞叶克强好眼力,因为他攻击时的确有绑手绑脚的感觉,但却没看出是因为被豁里夕的攻击所阻挡之故,还道是叶克强闪躲灵活,自己才无法得手。

合察勒虽然心中佩服,但嘴上还是凶狠的说:“就算你说得对,那又如何?”

“所以我才说豁里夕的野心和你一样大。你们每次出手,都想一举将我击毙,而且出手攻击的要害也几乎一样,由此可见你们的想法十分接近。”

说到这里,叶克强哈哈一笑,“正因为如此,刚才你们一起向我攻来时,我故意将刀横在身前。你们果然不约而同选择有一击致命的头部,而你们既然想将我一击致命,必然会使出全力,一旦出手便元顾及另一人的攻势,因此我只消低下头避开你们的攻势,你们的武器就会互相碰撞并将对方震开,我只是顺势一人补了一脚而已。”

“你……你这家伙果然厉害!”合察勒听完之后又惊又怒,他揉了揉疼痛的胸民丢掉手中剩下半截的骷髅棒,握紧拳头走向叶克强,咬牙切齿道:“就算我空手也还是能杀了你的,认命吧!”

叶克强一惊,连忙凝神准备应敌,却听见“啪啪”两声,合察勒只觉眼前一花,随即从膝盖处一阵剧痛,登时两腿一软跪了下来。

“你已经输了,还敢再打吗?”说话的人竟是忽忽儿公主,她甩甩长鞭站在合察勒身后,语气冰冷的开口,“人家身受重伤还能把你打成这样,你还有脸打下去吗?”

“忽忽儿公主,你这臭娘们!看我……哎哟!”合察勒大怒,本想起身找忽忽儿公主算帐,不料膝盖才刚离地,忽忽儿的鞭子又朝他身上招呼,他只觉浑身疼痛不已,整个人又跪了下去。

忽忽儿斥道:“给老娘好好跪着,否则饶不了你!”

叶克强感激的望着忽忽儿,正想出言致谢,却看见忽忽儿原本冷冷的表情转为惊恐,同时他感到身后有人朝他攻来,原来豁里夕不知在何时潜到叶克强身后,举起狼牙棒朝他当头劈下。

由于距离实在太近,叶克强根本避无可避,正要闭上眼睛等死时,忽然听到“砰”地一声。豁里夕竟朝后飞了出去,重重地摔落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叶克强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也速该握着拳头站在他前,醉眼朦胧的问:“神,他……他是谁?为……为什么要杀你?”

原来也是速该刚好醒过来找酒喝,正她看见豁里夕要杀叶克强,便出手相救。

叶克强见也速该醉意甚浓,有些好笑的说:“你喝醉了,等你清醒后,我再解释给你听吧。”

“喝醉?也速该抓抓头,口齿不清他说:“经你这么一说,我……我真的觉得有点醉了,我好困,我要睡了……”

说完,也速该往地上一躺,立刻又呼呼大睡。

叶克强见状不禁摇头苦笑,转头看向忽忽儿,感激道:“多谢公主救命之恩。”

“我可不是为了要救你才出手的,”忽忽儿不屑的闷哼一声,“我是看不惯合察勒卑鄙的作为才出手的,与你无关。”

“不管如何,我还是非常感谢公主的。”叶克强仍是一脸诚恳的说。

忽忽儿别开头不去理会叶克强。

此时,叶英豪忽然从暗处跑了出来,奔到叶克强身前望着他的左手忧心道:“爹,你受伤了,快,我来帮你包扎。”

叶英豪说着便要撕下袖子帮父亲包扎,叶克强十分惊讶儿子又回到此处,忙间道:“我没事的,先别忙。你有没有受伤?你怎么会跑回来?追杀你的人呢?”

“我没有受伤,我故意跑到附近的树林中把追我的人耍得团团转,他现在还在那里找我呢,然后我就乘机跑回来了。”叶英豪撕下袖子,“爹,让我帮你包扎吧。”

叶克强看着儿子认真的帮自己包扎伤口,不禁心中感动,搂紧了儿子,“好孩子,爹没事了。”

抬头看看四周,叶克强觉得此时是离开塔塔儿部最好的时候,他又望向忽忽儿道:“公主,再次感谢你出手相救,他日必当回报,就此别过了,告辞。”

语毕,他带着儿子转身就走,忽忽儿突然大声吼道:“喂!你要去哪里?”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回弘吉刺部。”叶克强口头道:“公主,有空来弘吉刺部玩。”

忽忽儿厉声道:“有种你再走一步试试看!”

叶克强愣了一愣,停下脚步转身问:“公主何出此言呢?”

忽忽儿因愤怒而涨红了脸,“枉费我刚才那么相信你,认为你不是个过河拆桥的人,想不到你真要回弘吉刺部带兵来攻打我们,我真是瞎了眼,看错人了!”

一直跪在地上的合察勒立刻附和道:“对,神本来就是这种人,我早说过了,你还不相信!”

“你给我闭嘴!”忽忽儿又赏了合察勒一鞭子。

叶克强连忙解释道:“你误会了,我回去并不是要……”

忽忽儿打断他的话,用凌厉的眼神瞪着他吼道:“你敢保证弘吉刺部不会来攻打我们吗?”

“这……我……”叶克强不也保证,因为基于利害考量,若塔塔儿部执意侵略,弘吉刺部为求自保说不定会先发制人,战争之事本就依局势而定,谁也说不得准的。

“看你一脸犹豫的样子,那就是不敢保证了。哼!”忽忽儿冷哼一声,语带不屑的说:“名闻天下的神竟然做出这种过河拆桥之事,真教天下英雄佩服得紧呀。”

叶克强不知该如何反驳,无奈的问:“那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废话,当然是要你答应同盟之事,然后留下来帮忙训练我们的军队。”忽忽儿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怎么样?答不答应?”

“这……”叶克强实在不知如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金国特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