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23章 林中高手

作者:黄易

叶克强睡醒时,觉得浑身的疲累全都消失了,他好久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睡一觉了。他伸个懒腰,看向旁边的儿子,顿时全身一震,小豪竟然不在身边!难道……

“小豪!”叶克强连忙冲出帐外,却看见叶英豪正在和一名高壮的汉子熔戏着,这汉子正是也速该,叶克强登时松了一口气。

“爹,早。”叶英豪双手捉住也速该粗壮的手臂当单杠荡着,边笑边道早安。

“是什么,都快中午了。我以为神只有武功才智名震天下,想不到睡功也是一流的。”也速该椰偷道。

“你少挖苦我了,也不看看你自己昨晚醉成什么样子。”叶克强没好气的回道。

也速该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嘿嘿,不好意思,昨晚喝多了,发生什么事我都忘了。”

“昨晚发生的事可多了。”接着,叶克强把昨晚发生之事大略的说了一遍,“后来我和小豪跟那三个部落首领发生打门,你还救了我一命呢!”

也速该耸耸肩,“有这回事吗?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对了,照我刚才所说,铁木真诱你来此。就是为了要促成塔塔儿部和弘吉刺部的结盟嘛?”

叶克强点了点头,“没错,铁木真还说此事完全是依照全国的意思做的。”

“金国?”也速该的部落和金国有仇,所以一听见全国便怒火上扬,“这关金国什么事?”

叶克强把铁木真昨晚说的话转述一遍。“你认为如何?”

也速该皱眉道:“乍听之下似乎很有道理,可是总觉得有点奇怪。据我了解,长久以来,金人只想彻底消灭蒙古人,根本不可能会和蒙古人和平共存,这次金人居然会提出这种方法,我想背后一定大有文章。”

此时,远方有一骑朝他们奔来,叶克强看清来人是铁木真。

铁木真在叶克强身前停下马,纵身跃下马,语气急促的说:“神,完颜烈大臣答应见你了。”

“是吗?”叶克强扬扬眉,“什么时候,在哪里?”

“完颜烈大臣正在东郊狩猎,他要你马上去见他。”

叶克强心里暗骂好大的架子,但嘴上说道:“好,我这就过去。”

“等一下,谁是完颜烈大臣?”也速该插口问。

“就是我刚才跟你提过的金国特使。”叶克强翻身上马问道:“你要和我一起去见他吗?”

“不了,我看到金人就有气,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杀了他。”也速该咬咬牙切齿的说。

“也好,”叶克强望了儿子一眼,“那小豪就麻烦你照顾,我回来之后再告诉你我们谈话的内容。”

“没问题。”也速该笑着摸摸叶英豪的头,“这小子满有趣的,我很喜欢他。”

叶英豪朝父亲摆摆小手,“爹,一路小心。”

“我会的。”叶克强掉转马头,“铁木真,咱们走吧。”

在铁木真的带领下,他们很快就来到东郊。

叶克强问道:“完颜烈在哪里?”

铁木真东张西望的说:“应该就在这附近。”

忽然,叶克强感到右侧有破空之声传来,大惊之下急忙拉着铁木真,两人一起滚下马。他们的身体甫往地上坠去时,一支飞箭自铁木真头顶上方掠过。

两人摔到地上后,叶克强立刻一跃而起。

铁木真捧得七荤八素,揉着摔痛的臀部叫道:“怎么了?为什么把我拉下马?”

“有人暗算。”叶克强眼神锐利的扫视四周,低声道:“低下身子,不要起来。”

叶克强命令电脑扫描附近状况,电脑在他脑里显示东北方三百公尺的树林内有两人正策马向此处奔来。他要电脑扫描肉人的长相,看见其中一人正是完颜烈,另一人应该是完颜烈的随从。

铁木真忍不住低声问:“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叶克强从齿缝间挤出话来。

铁木真急忙道:“谁来了?”

话刚说完,两人便看见完颜烈带着随从快马奔来。

完颜烈跳下马大笑道:“哈哈哈!原来是你们两个啊,我还以为是两支猴子呢。刚才那一箭没有伤着你们吧?哈哈……”

他妈的,这家伙分明是故意的!叶克强心下大怒,正要出言理论,却看见铁木真对他使眼色。

“没事、没事。”铁木真陪笑道:“完颜大臣的箭法真是神准,令人佩服不已。”

“胡说八道!”完颜烈脸色倏地一沉,“既然神准,为什么没把你的脑袋瓜子给射下来呢?”

“呕,这……”铁木真这下马屁可怕在马腿上,幸好他应付惯了全国的大官,依旧笑容满面的说:“那是完颜大臣手下留情,饶小的一命。”

“行了,别再胡扯了。”完颜烈不耐烦的挥挥手;瞪着叶克强不满道:“你那是什么表情,不高兴吗?不高兴就滚回弘吉刺部!”

完颜烈说完逞自上了马,带着随从慢慢地走开。

叶克强满腔怒火就要爆发,铁木真连忙按抚道:“别生气,别生气,为了全蒙古人的未来,先别跟他计较,以后再说好吗?”

叶克强心想也对,此时若跟完颜烈翻脸,一来可能就探不到金人要促成蒙古统一的真正目的。二来说不定完颜烈一气之下回去禀告金世宗,说弘吉刺部是蒙古祸乱的源头,再率大批金兵灭掉弘吉刺部,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心念至此,叶克强大局着想只有忍下怒气,和铁木真上马跟在完颜烈身后。

完颜烈不屑地望了两人一眼,然后似乎根本不当他们存在般,悠然自得的看着四周,“蒙古真是个好地方,改天应该要禀明皇上,请他也来玩一玩。”

言下之意严然把蒙古当成全国的属地似的。偏偏铁木真还附和道:“大臣说得是,蒙古地广人稀,珍禽异兽极多,的确是游山玩水的好地方。”

完颜烈对他的话充耳未闻,逞自道:“这么好的地方,应该多住点人才对。”

叶克强实在是忍不住了,朗声问:“完颜大臣,听说金国有意促成全蒙古的统一,不知可否将详细情形告知,也让我们好做计较。”

“有野兔!”完颜烈根本不理会叶克强,迅速取箭拉弓射向前方树丛,喝道:“中!”完颜烈的随从立即策马朝箭射出去的方向奔去。

此时叶克强气得额上青筋浮现,真想上前将完颜烈的脖子扭断。

似乎看出他的意图,铁木真连忙平息他的怒火,“别生气,为大局着想,忍一忍,忍一忍。”

过了一会儿,完颜烈的随从手中拎着一支中箭的兔子回来。“烈爷,中了,真是好箭法!”

铁木真制媚道:“大臣箭法果然神准,看来要不了多久,全蒙古的野兽就要被大臣射光了。”

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听了铁木真奉承的话,完颜烈终于露出了笑容,但稍瞬即逝,他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转头望向叶克强道:“蒙古人善长骑射是天下皆知的,我听说神的才智、武功是蒙古最有名的,想必你的骑射技术也是蒙古第一的吧?”

叶克强不知完颜烈在搞什么鬼,小心的回答,“在下才疏学浅,骑射功夫也只是略懂皮毛,传说是言过其实了。”

“是吗?”完颜烈不屑的撇撇嘴,冷笑一声。“原来蒙古已经没有能人了。”

叶克强闻言怔了一怔,“大臣何出此言?”

“算了,算了。”完颜烈摇着头,语气轻蔑的说:“我还是回去禀告皇上,起兵消灭蒙古算了,反正蒙古根本没有人才,那也就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还谈什么金国与蒙古要和平共存呢?”

铁木真闻言吓了一大跳,“大……大臣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说得不对吗?”完颜烈闷哼一声,“你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说什么弘吉刺部的神文武双全、才智过人,是最有希望统一蒙古的人才,所以一定要拉拢他结盟,结果呢,今日一见,真是令人大失所望,原来神只是一个庸庸碌碌的无用之才。铁木真,你口中的人才竟然是这样子的人,统一蒙古还有什么希望呢?”

叶克强脸色的铁青的厉声道:“你说谁是庸庸碌碌的无用之才?”

“神别生气。完颜大臣只是还不了解你而已,千万别介意。”铁木真急忙打圆场。

“哼。原来所谓蒙古的第一能人也不过尔尔,看来我也没有必要再待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完颜烈转头对随从交代道:“待会儿回去立刻整理行囊,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回去。”

铁木真急得慌张失措,满头大汗的哀求道:“大臣,请你三思,蒙古的统一并非全然没希望的。”

完颜烈横眉一竖,怒声斥道:“混帐,你口中所说的有能力统一的人,原来是个窝囊废,你还敢说统一蒙古有希望吗?”

铁木真望一眼叶克强,又望向完颜烈,急道:“大臣,请你……”

“不要再说了!”完颜烈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他的话,“我已决定明日启程返回金国,禀明皇上,蒙古统一已无希望,请皇上下旨出兵消灭蒙古各部族,你们就准备承受灭族之祸吧!”

“蒙古岂是你能说来就来,就走就走的地方?”叶克强冷冷的开口。

“你——”完颜烈勃然大怒,瞪着叶克强准备破口大骂,却看见他正以凌厉的眼神反瞪着自己,心里顿时凉了一大半。接着又发现叶克强满脸的愁容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坚毅且冷静的表情,完颜烈心中不禁有些疑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原来,完颜烈百般的言语侮辱,本已让叶克强怒火中烧,但他毕竟受过严格的特战训练,很快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完颜烈为何要一再的出言不逊,他的目的为何?思忖再三,他猜想完颜烈若不是故意搅局便是在试探自己的胆识,于是决定恣意放论。

叶克强微笑的看着他,“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在想,金国皇帝派完颜大臣远来蒙古,应该不会只是要你打猎、骂骂人就回去的吧?如果你就这样回去,全国皇帝不知道会不会怪罪于你呢?”

“你……你说什么?”完颜烈气得脸色发青,双手紧紧握着僵绳,“你这是什么态度?竟敢这样跟我说话!我回金国之后会怎么样,用得着你来管吗?”

叶克强最喜欢把对手气得七窃生烟了,对手越生气,他就越高兴,因为处于盛怒之中的人容易失去理智,思考能力减弱,到时他便可乘机把对手耍得团团转了。

叶克强扬起一道眉,拱拱手道“在下哪里敢管大臣的事呢?我只是担心大臣回去会遭金国皇帝责难而已,不如还是先留在蒙古,待大事抵定之后再回去,不知大臣意下如何?”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完颜烈果真气得七窃生烟,怒吼道:“你这个什么狗屁神,我贵为金国使者,你居然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看我……”

“野兔!”完颜烈尚未骂完,叶克强突然大叫一声,右手迅速自腰际抽出一柄飞刀,扬手将飞刀朝完颜烈射去。

完颜烈登时大惊,想躲已经来不及,心中暗道己命休矣!

只见那柄飞刀自完颜烈脸颊边疾掠而过,射人他身后的草丛中,叶克强随即随即道:“中!”

完颜烈吓得面如上色,整个人都呆住了,随从忙问:“烈爷、烈爷,你还好吧?”

“先别管你的烈爷了,去把我的兔子捡回来!”叶克强喝令。

那随从被叶克强充满威严的语气所震慑,当下不也再多说,连忙钻入草丛中,不久,拿了一支中了飞刀的野兔回来。

叶克强接过野兔,大笑道:“哈哈哈!我也射中了一支兔子。”

铁木真见状况不对,语气慌张的叫道:“哎呀!你把完颜大臣怎么了?他怎么一动也不动的。”

“放心,他没事的。”叶克强笑嘻嘻的望着呆愣的完颜烈,突然放声大吼:“哇一一一”

铁木真及完颜烈的随从只觉耳膜震动,心脏跟着“卜通”狂跳一下,林中的鸟儿也被吓得飞了起来,完颜烈当然也吓醒了。”

他一脸惊恐的颤声道:“怎……怎么……怎么回事?”

“没事,咱们大家都没事。”叶克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倒是大臣你好像有点事。”

完颜烈惊魂甫定后,这才想起叶克强射飞刀之事,愤怒的指着他说:“你……你竟敢……”

叶克强不等完颜烈说完,便抢着说:“对了,我刚才用飞刀射中了一支兔子,我看就送给大臣带回金国当礼貌好了。”

“你——”完颜烈气得差点心脏麻痹,一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林中高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