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24章 七星剑法

作者:黄易

“出来吧,朋友。”练剑男子再次朗声道,“我已知道你们的藏身处,再不出来,我只好把你们当敌人对付了。”

听到“你们”这两个字,叶克强不禁心中暗道厉害,这男子不仅知道他们躲在这里,而且还知道躲的不止一个人,看来这人的武功深不可测,再躲也是没用的了。

“朋友,我们出来了。”叶克强放开忽忽儿,起身拉着她走了出来。他知道练武之人最忌讳有人在一旁偷学,于是连忙开口道:,‘真是抱歉,我们不是故意偷看你练剑,只是刚好路过此处,见你剑法十分精妙,忍不住停下来多看几眼,还请你原谅。”

练剑男子笑道:“想不到神这么会说,这下教我不原谅你们都不行了。”

叶克强闻言怔了一怔,“你……你怎么会认识我呢?”他看这男子身材瘦长。皮肤白皙,长相可说十分斯文,不像是练武之人,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鼎鼎大名的弘吉刺部的神谁会不认识。”男子侧头微笑的看向站在叶克强身边的忽忽儿,“至于这位姑娘,应该是撒勒只兀惕部的忽忽儿公主吧?”

忽忽对于他认识自己并不感到讶异,因为好她自认为美貌闻名天下,所以这名男子认识她是应该的,倒是叶克强感到奇怪,这人究竟是谁?为何会如此了解他们的底细呢?

叶克强拱手问道:“敢问兄台贵姓大名?”

“我只是无名小卒,说来你们也是不知道的。”语毕,男子突然纵身一跃,落在一旁的马背上,他拉着僵绳朝两人微笑的说:“神。公主,天色不早了,这里猛兽很多的,还是早点回去吧,在下告辞了。”说完,立刻策马飞奔而去。

叶克强连忙大声问:“喂!你还没说你是谁!”

“放心,”男子虽已离他们很远,但声音还是清楚的传进两人耳中,“我们会有机会再见的!”

叶克强呆立在原地,想着这名神秘男子的身分。过了半晌,他望向忽忽儿问道:“公主,你认得那人吗?”

忽忽儿摇摇头。

他轻吐了口气说:“好吧,没事了,咱们回去吧。”

两人走到绑马的地方,他解开绳子,跃上马背,朝忽忽儿伸出手,“公主,上马吧,要我拉你上来吗?”

“不用了。”忽忽儿低声回答,乖顺的上了马,原先刁蛮气势消失无踪,叶克强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

待她坐定后,叶克强立刻微马前进,忽忽儿靠在他坚实的背肌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颊忽地又红了起来。

“神,”忽忽儿突然低声问道:“你……你的伤不要紧吧?”

叶克强闻言怔了怔,不解的问:“什么?你在和我说话吗?”

“对!”忽忽儿提高音量,“我说你身上的伤要不要紧?”

叶克强没想到这位刁蛮公主居然会关心起他的伤势,不知她是何用意,所以语带讽刺的回道:

“还好公主手下留情,都只是些皮肉伤而已,不碍事的。”

“你……你不要这样说嘛,我……对不起。”她低声道歉。

叶克强万万役想到她竟会向自己道歉,心里暗忖难不成这刁蛮公主转性了?他潇洒的哈哈一笑,“没关系,这伤过几天就好了。”

忽忽儿将脸紧紧地靠在他的背上,再次用懊悔万分的声音说:“真对不起!”

“没关系。”叶克强觉得两人间的气氛似乎有些怪怪的,连忙改变话题,“对了,公主,你今天来找我究竟为了何事,该不会只为了赏我几鞭子而来的吧?”

忽忽儿闻言愣了一下,对呀,好当初到底是为何事来找神的呢?但她现在心乱如麻,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只好道:“我……我忘了。”

“忘了?”叶克强心想这个忽忽儿实在傻气得有点可爱,忍不住放声大笑,“想不到公主,一蛮横起来居然连正事也能忘掉,哈哈哈!”

忽忽儿生平第一次见有人当她的面称她“刁蛮公主”,但她却不以为意,反而觉得有趣,也跟着叶克强大笑起来。这一笑,两人之间的嫌隙无形间减去了不少。

没多久,两人回到部落,来到叶克强的帐子前。也速该和叶英豪在帐内听见马蹄声,立刻奔了出来。

也速该看见他们两人共乘一骑,不禁埋怨道:“亏我还担心你出了什么差错了呢,原来是和美丽的公主逍遥快活去了。”

叶克强跳下马,白了他一眼,“你少胡说八道。”

也速该在他耳边低声道:“我和小豪打猎回来,看见帐子里被得乱七八糟,你人也不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我待会儿再解释给你听。”叶克强回头把长鞭还给忽忽儿,无奈的叹道:“公主,今天的事就算了,希望你以后多替别人想一想,还有,没事别再来找我麻烦了,你快回去吧。”

“奥。”忽忽儿低着头答应,但随即抬头朝他露出灿烂的笑容,“放心,我下次再来找你一定是好事。”

说完,便掉转马头离去,可是叶克强脑海中却还印着忽忽儿刚才的笑容,想不到她笑起来居然如此动人。

“嘿,别看了,她已经走远了。”也速该拍拍叶克强的背,“快说,你脸上。身上的伤,还有帐子里发生了什么事?你和忽忽儿公主又是怎么回事。”

叶克强回过神来,忙道:“是这样的,我和忽忽儿一一一”

“等一下!?也速该突然打断他的话,望向叶英豪说:“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能听,小豪,你先留在外面。神,我们进帐子里谈。”

叶英豪不服气的抗议道:“为什么我不能听?”

“这种男女之间的事,你还大小,所以不能听,等你长大之后自然就会懂的。”也速该着他的头解释。

叶克强瞪着他叫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和忽忽儿没有什么男女之事,你少胡说!”

“是吗?”也速该斜脱了他一眼,“可是你刚才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深情密意。才来这儿没多久,就把蒙古最漂亮也最刁蛮的公主给降服了,神果然不是泛泛之辈呀,哈哈哈!”

“你哈个屁呀!”叶克强又瞪了他一眼,拉起儿子的手,“走,小豪,咱们进帐子里去聊,不要理他。”说完,他便拉着儿子走进帐子,进帐前叶英豪回头对也速该做了个鬼脸。

也速该当然不会呆呆的留在帐外,随后跟了进去。

三人坐定之后,叶克强把见完金国使者回来之后如何遭忽忽儿偷袭,以及那名剑术高手的事说了一遍。

也速该听完后,摇摇头说:“看来传说果然不假,忽忽儿公主实在刁蛮任性得可以。”

“是呀,”叶克强苦笑的附和,“我差点还命丧在她的长鞭之下呢。”

也速该抚着下巴沉吟道:“神不知那名剑术高于是何人吗?”

叶克强摇摇头,“不知道,他不肯透露名号。不知他的剑术与你相比如何”

也速该皱眉道:“依照神刚才所形容,此人剑术应当十分精妙,照说这种人在蒙古不应该默默无名,但据我所知,在蒙古懂得用剑之人,包括我在内不超过三人,而且另外两个人我都见过,并没有像你所形容的人。”

“莫非他不是蒙古人?可是看他的装扮又与蒙古人元异。”叶克强感到十分不解。

“装扮是可以改变的,光从装扮上是无法肯定他就蒙古人,看来这剑术高手是个相当神秘的人物。”

“没锗,他认识我,也认识忽忽儿公主,但我们却都没有见过他。”说到这里,叶克强突然想到一件事,“而且他离去时还说会有机会和我们见面的。”

“他真的这样说?”也速该沉吟道:“但不知会在什么场合见面。”

叶克强耸耸肩,“最好是不要在敌对的场合,看他的剑法,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你担心什么,我来传授你剑法,就不信比不上那家伙。”也速该拍胸脯保证。

“那我就先谢了。”

“好了,先别说这个了。快说你今天和金国使者谈得如何?”也速该倾身向前问道。叶克强便详细叙述他和完颜烈的谈话内容,以及戏弄完颜烈之事,也速该听得哈哈大笑。

“好,整得好!金国人不知道在骄做个什么劲儿,整整他是应该的。”

叶克强也笑着说:“整他是满愉快的,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也速该豪气的说:“你不用担心,最好那个叫完颜烈的家伙气和得滚回金国去,省得他来打咱们蒙古大好江山的主意。”

“我看事情并没这么简单。”叶克强思忖道:“若全国真要攻打蒙古,便不会派完颜烈一蒙古处理结盟之事了,我想完颜烈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回全国。”

“哼!他最好赶快滚回金国,否则迟早我要他好看。”也速该咬牙切齿的说。叶克强的猜测果然没错,隔天完颜烈依然没有离开蒙古的动作,他为了调查完颜烈真正的目的,决定暂时留在塔塔儿部,并要铁木真派人回弘吉刺部替他报平安,并转告忽图鲁汗目肖的局势。

铁木真在听见叶克强肯留下来,高兴不已,立刻答应他所有的要求。

接下来的几天,叶克强仔细观察完颜烈的一举一动。他发现完颜烈频频召唤铁木真,不知在商议何事,举止颇为神秘,于是他在铁木真走出完颜烈的帐子后,上前把他拦了下来。

铁木真看见拦下他的人是叶克强后,反而加快脚步,“神,我现在很忙,没空招呼你,改天再聊。”

“别走!”叶克强再度挡在他面前,“这几天我找你好几次了,你都避不见面,到底是什么意思?”

铁木真连忙陪笑道:“你误会了,最近我真的很忙,忙得连睡觉都没时间了,绝对不是故意避开你的。”

叶克强扬一扬眉,“是吗?那能否告诉我,你到底是在忙些什么呢?难道是为了统一蒙古的大业而奔波吗?”

“呕,没错、没错。”铁木真敷衍了两句,向他行了个礼,“神,我很忙,先走了。”

“慢着。”叶克强扬声唤往他,“我看完颜烈最近找你找得很勤,他是不是交代了你什么重要任务呢?”

“没……没有,都是一些琐事,没什么重要的事。”铁木真目光闪烁的否认。

叶克强双臂环胸,目光锐利的瞪着他,“既然这样,就把这些琐事说来听听吧。”

铁木真一脸为难的说:“这……”

“怎么,不能说吗?”叶克强佯装生气道:“亏你还想拉我弘吉刺部加入同盟,却什么事都不告诉我,我看我还是回弘吉刺部算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铁木真急忙拉住他的手,“等……等一下,别走。”

叶克强回头看着他说:“怎么,想告诉我了吗?”

“唉!”铁木真元奈的叹了口气,“本来完颜大臣交代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的,不过以神的聪明才智,想必迟早也是会知道的,我就告诉你好了,不过你可别告诉其他人。”

“行了,行了,”叶克强不耐烦的挥挥手,“你就快说吧。”

铁木真深吸口气后说:“完颜大臣要我派出十匹快马分别到尚未结盟的七个大部落,通知他们弘吉刺部及塔塔儿部还有邻近的四个部落已经结盟,而且金国全力支持,并说神决定留在塔塔儿部协助蒙古统一的事宜,要那引进部落的首领在七日内到塔塔儿部集合商议结盟之事,否则就会被视为敌人。”

“你说什么?!”叶克强闻言勃然大怒,“老子还没答应结盟呢,你们居然就拿我来做宣传,混帐!我要去找完颜烈那老鬼理论!”

叶克强怒气冲天的说:“难道我就这样乖乖的让他利用吗?”

“其实也不能说是利用。”铁木真突然叹了一口气,“我们蒙古人骁勇善战是众人皆知的,照说不应该会受金人的欺压,只是蒙古部落向来各自力政,就像一盘散沙似的,如果我们能团结起来,相信一定会比金国强大。”

叶克强没想到会自铁木真口中听见这番话,不禁要对他刮目相看,认真的听他继续往下说。

“所以与其说是金国利用我们,倒不如说是我们利用金国来号召蒙古各大部落。只要能促进蒙古各部落的团结,现在受点苦算得了什么呢?而且一旦蒙古强大起来,到时还会怕金国吗?”

想不到看起来像狗一样被完颜烈使唤的铁木真,心中竟有如此伟大的理想,由此可知他为了这个理想独自隐忍了多少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七星剑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