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25章 边界战事

作者:黄易

叶克强快马加鞭的赶往边界,远远地他便看到黄沙滚滚、尘烟漫漫,更接近边界时,又明显的听见了杀伐之声,这证明真的有大队人马正在厮杀,叶克强急忙朝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奔。

没多久,叶克强已到了战区旁,果然看到有两队人马,大约五。六百人正在厮杀,从服装看来,两队人马分别是弘吉刺部人及塔塔儿人。他左右张望半晌,并未看见铁木真,不过,他却看见统达正在和两名塔塔儿人缠斗。

他不及多想,纵身冲人重围中,大喝道:“住手!不要打了!都是自己人!”

但众人厮杀声震耳慾聋,根本没人听见叶克强的声音,就在他苦思别的方法时,忽然看见一名塔塔儿士兵拿着长枪朝他刺来,叶克强大惊根本改变哲学的研究方向,把人的注意力从外部世界移向人 ,立刻拔出腰刀格挡开来,并迅速反转刀背将士兵打倒在地。

紧跟着又有更多塔塔儿士兵向他攻来,他只好出手抵抗,就这样他胡里胡涂的加入了战局。

叶克强挥刀打退几名士兵,心想铁木真若来阻止战事,情形必定和他相同,他乘隙四处寻找铁木真的踪影,可是怎么找也找不着。

这时,他突然看见一名弘吉刺部士兵被两名塔塔儿人打倒在地上,眼看就要丧命刀下,他急忙上前,一脚踢翻那两名塔塔儿人。

倒在地上的士兵爬起身来,看见救他的人是叶克强,高兴道:“神,你来了,多谢救命之恩。”

“小事一件,不必言谢。”他将士兵拉到一旁问:“你们怎么会来这里呢?”

“汗接到神从塔塔儿部传回来的通报,所以特地派蒙力克将军选了三百名士兵前来协助神。”

“蒙力克也来了吗?”叶克强往战场上极目望去,只见一片混乱,根本认不出谁是谁。“我刚才似乎看见了统达,不过,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了。”

士兵点点头,“没错,统达队长也有来。”

“你们为何会和塔塔儿人打起来呢?他双眉紧蹩的问。

“我们来到边界后,蒙力克将军立刻向守边界的塔塔儿士兵说明来意,士兵进去通报,过了一”会儿,走出一名满脸胡子。身材高大的人,蒙力克将军和他说了几句话之后,不知怎地,两人突然吵了起来,后来蒙力克将军就要我们强行闯入塔塔儿部,而那满脸胡子的家伙也带人冲了进来,双方就这样打了起来。”

叶克强沉吟片刻,大概猜到了士兵口中满脸胡子的家伙是谁。他拍拍士兵的肩膀,“我去找蒙力克,你自己小心点。”

士兵应了一声,跟在叶克强身后再度冲人重围中。

叶克强加入战局犹如天降神兵般,瞬间便扫“倒了数名塔塔儿士兵,其他士兵见他厉害,都纷纷闪避,不敢与他交锋,不过叶克强为了避免日后误会,他都用刀背打倒士兵,并未真下杀手。

“库鲁不花,你在哪里尸叶克强听到士兵的描述,猜想那满脸胡子的家伙必是库鲁不花,他边打边吼:“库鲁不花,你给我滚出来!”

吼叫了半晌之后,果然有了回应,他听见不远处传来吼叫声,“混帐!哪个家伙敢直呼老子的名讳,给我滚出来!”

这吼叫声听来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叶克强判断库鲁不花正在激战中,他循着声音来源处找去。果然看见了库鲁不花。而与库鲁不花打得难分难解的人正是蒙力克。

蒙力克和库鲁不花身上都伤痕累累,气喘吁吁,看起来十分疲累,库鲁不花使枪,蒙力克使刀,双方势均力敌,谁也没占到上风。

库鲁不花枪身一挺又刺向蒙力克,蒙力克正要挥刀格挡时,却见眼前闪过一道黑影,枪势便被化解。

蒙力克定睛一看,发现是叶克强横刀挡在自己身前。

“大哥,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你没事吧?”叶克强关切的询问,在听见蒙力克表示无碍后,转头瞪着库鲁不花,厉声道:“你为何率兵攻打我弘吉刺部派来的人?”

库鲁不花闷哼一声,“是你的人要硬闯我塔塔儿部,我率兵抵挡他们的闯入,又有何不对?”

蒙力克闻言怒道:“胡说八道,明明就是你

“先别说了。”库鲁不花朗声道:“咱们先叫双方人马停手,把事情说个清楚,以免增加无谓的伤亡。”

“办不到!”库鲁不花怒喝一声,“我非杀了这些入侵者不可!”

蒙力克大怒,吼叫着就要冲上去,“有种你就来试试看,看最后是谁杀了谁!”

“住手!”叶克强伸手拦住蒙力克,“库鲁不花,如果我还想你们的首领铁木真活命的话,最好快停手。”

库鲁不花怔了一怔,喝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据我所知,铁木真早在我之前就来此想阻止这场战争了,想必他也和我一样被卷人战局中,如果再不停手的话,我恐怕咱们弘吉刺部的士兵会错手杀了他。”

出乎他们的意料,库鲁不花的反应竟是仰天狂笑,“哈哈哈!你少吓唬我了,就算铁木真被你们的人杀了,刀。也只能怪他武艺太差。想当年他就是靠着一点小聪明才当上汗的,如果他真的战死不太好了,我马上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任汗位了。”

叶克强沉声怒道:“你竟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到底有没有把铁木真放在眼里?”

“你说对了,我向来没有把铁木真放在眼里,他的死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库鲁不花瞪大双眼,大喝道:“不要再罗唆了,快放马过来,决一死战吧!”

蒙力克已经沉不住气了,“大哥,我们联手杀了这家伙。”

“别冲动。”叶克强向他耳语了几句,“你照我的话去做,这里交给我来应付。”

“是。”蒙力克狠狠的瞪了库鲁不花一眼后,迅速闪身离去。

库鲁不花提起枪慾追过去,“混帐!打不赢就想溜吗?”

叶克强在库鲁不花身前,“你这么爱打,现在换我来陪你打。”

库鲁不花冷笑道:“手下败将也敢口出狂言,那日若不是也速该那家伙借你宝剑,你哪里还有命在这里叫嚣。”语气里满是嘲讽。

对他的讥讽,叶克强并不以为件。“今日的我和当日大大不同,也速该已经传了我几招专门对付你的剑法,现在正好拿你来试试。”

库鲁不花闻言不禁一愣,但随即一脸不信的说:“你少唬人了,何况你现在手上无剑,如何使出剑法来?”

“那可不见得,以刀当剑,虽然有点不顺手,但威力应该也是不小的。”说完,他立即摆出刚才所学北斗七星剑法的起手式,朝库鲁不花扬一扬眉,“怎么,想不想试试呀?”

库鲁不花见状大惊,颤声道:“也……也速该真的教你了。”

原来在多年以前,也速该率兵攻人塔塔儿部,库鲁不花持枪和也速该正面对战,也速该当时使用的只是一柄普通长剑而非七星宝剑,但库鲁不花在一招之内就败下阵来,他引为毕生奇耻大辱,而且他也牢牢的记住了也速该所使用的剑招,那剑招的起手式就跟叶克强所摆出的一模一样,也难怪他会如此恐惧。

其实叶克强并不想和库鲁不花对战,他只是在拖延时间等蒙力克回来而已,现下计谋奏效。一脸得意的说:“怎么样?怕了吧?”

话刚说完,他立即凭印象使出北斗七星剑法的第一式“仰望魁首”,在瞬间连续变换了四个方位,迅速欺身到库鲁不花面前。

库鲁不花根本来不及出手,只得连连后退,脚下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模样十分狼狈。

“哈哈哈!知道厉害了吧,还敢再打吗?”

叶克强心中暗叫声侥幸,因为了使出的剑法一点都不连串,而且出手十分笨拙,只是根据记忆胡乱将剑招使完,还好库鲁不花因惊吓过度,看见他所使的剑招和也速该相同便已惧怕不已,所以他才能一招就把库鲁不花逼倒在地上。

“看样子也速该真的把剑法传给你了。”库鲁不花从地上爬了起来,咬牙道:“不过,这几年来我的枪法也有不少进步,我就不信还会输给也速该的剑法,出招吧!”

库鲁不花嘴上虽然这样讲,但心中依然十分忌惮叶克强的剑法,所以脑子里只想着如何闪躲脱逃,根本不敢主动出手攻击;而叶克强所使的“仰望魁首”,只不过是个半调子,当然也不敢再贸然出招。

两个人就这样你瞪我,我瞪你的对峙着。叶克强心中暗叫不妙,再这样下去迟早会穿帮的,就在他苦思脱身之策时,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吼,“库鲁不花,你给我住手!”

叶克强如释重负的吁了一口气,只见蒙力克搀扶着铁木真走了过来,原来叶克强刚才是交代蒙力克去寻铁木真回来阻止库鲁不花。

库鲁不花见到铁木真愣了一愣,“汗,你……你真的在这里?”

“托你的福,我差点被杀死。”铁木真没好气的瞪着他,“刚才要不是这位英雄相救,我早就没命了。”

“汗不用客气。”蒙力克望向叶克强禀告道:“我找到汗时,他正被我们的士兵围攻,”

铁木真瞪着库鲁不花喝问:“说!你是怎么和他们打起来的?”

库鲁不花正要开口时,叶克强抢先道:“铁木真,我看先叫双方人马停手再说好吗?”

“神言之有理。”铁木真喝令回道:“库鲁不花,快下令收兵!”

“不行!”库鲁不花态度强硬的回道:“他们强行闯入塔塔儿部,我一定要消灭他们!”

“混帐!”铁木真闻言大怒,“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看到铁木真发怒,库鲁不花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发出收兵的信号,蒙力克也同时下令收兵,双方人马这才停止战门。

“好吧,现在让我们把事情说清楚吧。”叶克强看了看两人,“你们两人要由谁先说呢?”

“来者是客,就由弘吉刺部的这位英雄先说吧。”铁木真指着蒙力克说。

“多谢汗。”蒙力克朝铁木真行个礼。“我们弘吉刺部的忽图鲁汗接到神传回部落的消息后,立刻派我率领三百兵马前来协助神,我到了此处之后,向守边界的士兵说明来意。士兵时去通报之后,这个家伙就出来了。”

蒙力克瞪了库鲁不花一眼之后,继续道:“谁知道这家伙一出来,便说别的部落人马一律不准进入塔塔儿部,要我们马上离开,我表示至少先让我们见见神再说,哪知这家伙却说没听过神这号人物,叫我们立刻滚,我当下以为神在塔塔儿部已遭到不测,所以命令士兵硬闯,得罪之处,还请汗原谅。”

“哪儿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换成是我也会这么做的。”铁木真转头厉声问道:“库鲁不花,他说的可都是真的?”

库鲁不花闷哼一声,辩称道:“这家伙带了大队人马来咱们边界,我怎么知道他是什么用意,万一他是藉机混人我塔塔儿部对我们不利,那该怎么补救?所以我赶他回去也是应该的。”

蒙力克怒目相视,“那你至少可让我见见神呀,见到神之后一切自然就清楚了。”

库鲁不花犹自辩道:“神整天到处乱跑,等找到神来这里,只怕你们早把边界闹翻了。”

“你——”蒙力克登时气得说不话来。

许久未开口的叶克强朗声道:“现在既然已经弄清楚他们的确是弘吉刺部派来协助我的人马,今天发生的事就算是误会,大家不要吵了。铁木真,你认为如何?”

铁木真点点头,“神所言甚是,既然已经弄清楚了,库鲁不花,你就收兵回去吧。”

但库鲁不花并未依他之言行动,反而说道。“汗,虽然已经确定他们是弘吉刺部派来的兵马,但我坚持不准他们进入塔塔儿部,万一他们真有阴谋,放他们进部落就有如虎人羊群,后查可是不堪设想。”

铁木真怒道:“你这家伙难道想抗命?”

“铁木真,其实库鲁不花的顾虑也不无道理。”叶克强笑道,“我看这样好了,除了一些将领随我进入部落之外,”其余人马均驻所在边界外,不进入部落。库鲁不花将军,这样你可满意吗?”

库鲁不花狠瞪了他一眼,闷哼一声,掉头便走。

铁木真忙道:“库鲁不花性子刚烈,刚才对神及这位英雄多有得罪,真是非常抱歉。”

“没关系。”叶克强突然压低声音说:“不过我以朋友的立场奉劝你,你最好多多留意库鲁不花。”

铁木真不以为意的笑道:”怎么,他又在你们面前批评我了,是吗?”

叶克强闻言怔了一怔,“你都知道了?”

铁木真叹息的说:“我和库鲁不花从小一齐长大,我的头脑比他好,但武功却远不如他,长大之后我们两人都成了部落里有名的勇士,并且成为汗的继承人选。库鲁不花一直以为他的武功高强,应该比我有希望接任汗位,谁知汗退位前却指定我为继承人,汗说带部落是要用智慧来带,而不是用武力来带,所以才决定要我接任汗。后来我虽然任命库鲁不花为兵马总帅,但他还是对我不满,认为我是用好计才当上汗的,自此他就到处批评我,不过我想他没有恶意的,他是个粗人,嘴巴讲过就算了,而且他为塔塔儿部也奉献了很多心力,我很需要他的协助,所以并不在意他对我的看法如何。”

叶克强不知铁木真和库鲁不花之间有这么一段复杂的过去,听了之后才恍然大悟。“既然你不在意,那我也没意见了。”

“好了,现在都没事了。”铁木真深吸了口气,“神,我还有事要忙,现下没空招呼你的有友,请神见谅。对了,还没请教刚才救我一命的这位英雄怎么称呼。”

“他叫蒙力克,是我的结拜兄弟。”叶克强微笑的介绍,“你有事尽管去忙吧,我的人由我自己处理就行了。”

“原来是神的结拜兄弟,难怪武功如此高强,弘吉刺部果然人才辈出,实在是我塔塔儿部无法比得上的。”铁木真叹了口气,呼唤侍卫将马匹牵来,“我先走了,日后再设宴为各位洗尘。”

铁木真走后,蒙力克立刻紧握叶克强的手激动道:“大哥,我终于见到你了,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小豪呢?他也没事吧?”

“小豪也没事,瞧你高兴成那样,先别急,把事情处理完咱们再回部落漫慢聊。你都带了哪些人来?”

“我带了三十名特战队的士兵,其他都是由兵营。弓箭营以及盾甲队所挑选出来的精英。”蒙力克朝部队大声吆喝道,“统达队长,快滚过来见神!”

“是!”统达远远的大声回答,立刻快步奔。叶克强面前行礼,“属下参见神。”

“免礼。”叶克强笑道,“好久不见了,你近来可好?”

“托神的福,属下好得很。”统在恭敬的回答。“见到神没事,属下就放心了。”

“谢谢你的关心。”寒暄完毕,叶克强一脸正色道:“统达,现在你带着部队在边界附近寻找隐蔽地点扎营,选好位置后派人通知我们,我和蒙力克先到部落里处理一些事情,我们之间的联络方式待你先好扎营地后再做讨论。”

统达领命后立刻去执行,叶克强和蒙力克纷纷上马,叶克强道:“随我来,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两人进了部落,很快的便到了叶克强的帐子前,在帐子内焦急等候他回来的也速该和叶英豪闻卢立刻冲了出来,也速该劈头就问:“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叶克强下马道:“没事,只是一场误会。忽图鲁汗派了兵马来协助我,塔塔儿部把他们当成了敌人,现在都解释清楚了,没事了。”

叶英豪看见蒙力克,高兴的扑到他怀里。“蒙力克叔叔,你来啦!”

蒙力克摸摸他的头,“小豪,你真让我担心死了,不过现在都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来,我给你介绍,这位就是我稍早跟你提过的,我的结拜弟弟蒙力克。”叶克强为也速该介绍道。

也速该赞道:“神的结拜弟弟一看就知道不是泛泛之辈,想必是个英雄人物。”

蒙力克见也速该身材高大,体格魁梧,知道他也不是个简单人物。“过奖了,不知道这位是?”

叶克强微笑道:“他是也速该,学儿只斤部的首领。我在来塔塔儿部中途遇险,是他救了我一命,之后他又仗义和我一起来塔塔儿部帮我处理许多事情,我非常感激他;而且我发觉他为人正直不阿,有情有义,因此我和他结拜成了兄弟,敬他为大哥。”

叶英豪插嘴道:“我也拜他做义父。”

也速该神情面典的抓抓头,“你们把我讲得太好了,应该是我高攀才对。”

“原来你就是也速该。”蒙力克恍然道,“我听德薛禅提过你,他说你带着儿子到弘吉刺部找神,听说神前往塔塔儿部,原来我已经到这里和神在一一起了。德薛禅还担心你不知到哪里去了,他怕要替你养儿子养一辈子呢!”

“真不好意思。”也速该尴尬道,“等这里的事处理完毕,我马上就会回去把儿子带走的。”

“这些事都先别提了。”叶克强左手拉着也速该,右手拉着蒙力克,今天我实在太高兴了,走,咱们好好喝两杯,好好聊一聊。”

当晚三个人把酒言欢,也速该和蒙力克都发现对方很对自己的胃民不仅脾气差不多,酒量也一样好,于是三人决议重新结拜,排行自然是也速该居长,叶克强居,蒙力克居未。

叶克强笑道:“蒙力克,从此以后你不能再叫我大哥,而要改口叫二哥。”

“是。”蒙力克举杯大笑道:“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一下子多了两个英雄人物的兄长,来,我敬两位哥哥!”

这夜,三人实在都太高兴了,于是都喝得酪叮大醉,直到深夜才肢体交叠的睡着。不过,也就从这一夜开始,他们三人真正成为祸福与共的生死至交,但他们的福尚未享受到,灾祸却已一步步的逼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