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26章 十三部族

作者:黄易

叶克强等人来到塔塔儿部已经十余天了,从五天前开始有其他部落的首领带着兵马来报到,铁木真为了安全考量,只准许首领带两、三个随从进入部落,其余兵马一律驻扎在部落之外。在蒙力克和也速该的打听之下,叶克强知道目前已经来了五个部落的首领,分别为合答斤部、卞、答刺惕兀部。乃蛮部。蔑儿乞部。干亦刺惕部等,再加口上李儿只斤部的也速该,算起来已经有六个部落到达了。

这几日叶克强除了观察完颜烈及各部落首领的行动外,每日还是勤练北斗七星剑法。这日,他已经练完了第一招的七式,他在也速该和蒙力克面前把第一招的七式完整的演练一遍。

演练完毕,蒙力克大声叫好,“太厉害了,二哥,想不到你才练了几天,剑法便如此出神入化。”

“你少拍马屁了。”叶克强白了他一眼,望向也速该问:“大哥,我练得怎么样?”

“大致上还不错。不过在第四式和第五式连接的地方,身体似乎有些不自然。”也速该微皱眉说。

“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叶克强再次比划第四式和第五式连接的招式,“虽然练了很多次,但这里始终练不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二弟,北斗七星剑法讲究的是不招的流畅,使起剑来如行云流水,那剑法威力必定大增,我虽然已传你剑招及口诀,但最重要的还是要你自己能融会贯通,知道吗?”

叶克强颔首道:“大哥教训得是。”

这时,叶英豪拿了根树枝跑到也速该面前,“义父,我也要练剑给你看。”

也速该摸摸他的头,“好,你练给义父看。”

叶英豪向前走了几步,横眉一竖,煞有介事的舞起树枝来,不久,他就将北斗七剑法第一招的七式完整地练完,大气也不喘一下的望向也速该,“义父,我练得怎么样?”

“很好,很好。”也速该低声对叶克强说:“老实说,小豪练得比你流畅多了。”

叶克强高兴的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

蒙力克刚高兴的大声道:“小豪实在太厉害了,小小年纪就如此聪明,看来豁儿赤老人说得没错,小豪将来长大一定能统一全蒙古。”

“不要乱说!”叶克强斥道:“你忘了豁儿赤老人的另一段话吗?他说小豪的神童之名全蒙古都知道了,再加上他将来能统一蒙古的传说,让全蒙古稍有野心的人都想杀掉小豪,现在各大部落的人都在这里,万一他们知道小豪也在这里,小豪能平安吗?”

蒙力克闻言大惊,连忙捂住嘴巴,“我真是大嘴巴,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犯了。”

“我认为现在开始,小豪尽量不要和我们一起出现在公开场合。另外,大哥,三弟,不管何时。咱们三人一定要有一人和小豪在一起。”他把儿子召唤过来,“小豪,从现在开始,除了我们三人之外,任何人问你,你都不能承认自己是神之子,你就说……就说自己是蒙力克将军的儿子,知不知道?”

“知道。”叶英豪用力的点点头,“这样我又多了一个父亲,真好。”

几个大人都被叶英豪的童言惹得笑了起来,其中以蒙力克笑得最大声,“小豪,我巴不得有你这样一个好儿子,哈哈哈!”

叶克强突然想到一件事,“说到这里,现在来塔塔儿部报到的部落已差不多到齐了,只剩下一个部落尚未到,大哥,你知道是哪个部落吗?”

也速该闷哼一声,“是泰亦赤兀部。”他的语气有些厌恶。

“听大哥的口气,你似乎不大喜欢这个部落。”叶克强好奇的问。

“我是不喜欢。”也速该一脸嫌恶的说,“泰亦赤兀部在我孝儿只斤部的旁边,首领叫也巴该,他是从此混帐。”

“这个也巴该如何的混帐法?”

“也巴该算来是我的族弟,我本来应该照顾他,可是他贪财好色,又不讲义气,让我看到他就想揍他。”也速该和力的挥挥手,“不要再说了,越说越生气,总之,他是个混帐就对了。”

叶克强个乙的问:“那大哥认为,这个混帐会不会来呢?”

“我怎么会知道,他最好不要来,看到他我就有气。”也速该没好气的说。

此时,不远处忽然有三骑接近,蒙力克上前大声喝问:“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来人大声答道:“泰亦赤兀部首领也巴该!”

三人同时大吃一惊,也速该更是睁大了眼睛,“他真的来了。”

叶克强惊讶道:“想不到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蒙力克不解的问:“二哥,你在说什么?”

“奥,没什么。”想来蒙力克必然不知道曹操是谁。

转眼间也巴该已经来到眼前,后面跟了两名随从。三人下了马吗,也巴该展开双臂走向也速该,高兴道:“大哥,我刚才来到塔塔儿部,询问之下知道大哥早已经来了,所以马上就来这里找你了。”

“是吗?”也速该不怎么情愿的和他拥抱了一会儿,“你怎么这么迟才到呢?”

“我本来还不想来。”也巴该闷哼一声,“还不是那个死博里大臣硬要我来,说不来会得罪金国,所以我只好来了。”

叶克强观察也巴该,看他身材肥胖矮子,油光满面,眼睛小得像是陷在肉里一般。

也巴该的态度显得很高做,眼里除了也速该之外,根本不发叶克强及蒙力克存在一般。叶克强觉得十分奇怪,刚才也速该提到也巴该时还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怎么现在却强压住不耐与厌恶和也巴该周旋呢?

也巴该笑道:“对了,刚才我进部落时还看见了熟人呢。”

也速该扬扬眉,“是谁?”

也巴该眨着小睛眼说:“是蔑儿乞部的首领脱黑塔和他的弟弟也客赤列都。”

也速该倏地脸色大变,“他……他们也来了?”

“是呀,我和他们提到大哥在此,他们似乎十分生气,不过我跟他们说事情过去就算了,我想他们也不会太计较了。”也巴该若无其事的说。

“是吗?真是多谢你了。”也速该额上的青筋都浮了起来,显然正在强压怒气,因此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生硬。

“这是我应该做的。”也已该拱手道:“好了,我还有事要办,先走了,大哥,迟些我再来找你。”

也已该说完便走了。

叶克强和蒙力克正要发问,也速该突然挥一挥手,“先别说话,待会儿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们。”

也速该说完突然仰天大吼,让其他三人都吓了一大跳。叶英豪捂住耳朵急忙躲到父亲身后,也速该吼了半晌才停下来,还几自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大哥,你没事吧?”叶克强试探的问。

“没事,我只是发泄一下心中的怒气。”也速该叹道:“正如你们所见,我必须对也巴该忍气吞声,虽然他是个混帐,但我李儿只斤部近来粮食欠收,牲畜又无故大量病死,所以非常需要泰亦赤兀部的帮助,为此,我不得不对也巴该虚以委蛇。”

“原来是这样,大哥,真是苦了你了。”叶克强啃然道。

“对了,刚才他提到的蔑儿乞部的那两个人是谁呀?”蒙力克好奇的问。

“是蔑儿乞部是首领脱黑塔和他的弟弟也客赤列都。”也速该顿了一顿,“我的妻子月伦,就是我从也客赤列都手中抢过来的。那时他们成亲还不满一个月,到弘吉刺部探亲结束,在回程途中经过李儿只斤部附近,月伦全被我抢了过来。”

叶克强大感讶异,他想不到也速该竟会去抢别人的妻子,但蒙力克却不怎么惊讶,因为蒙古人抢婚是很平常的事。蒙古男人除了自己之外。妻子。儿女都是财产,如果自己武力太弱,比不过别人,妻子因而被夺走,也只有忍气吞声,待自己武力强大之后再去把妻子抢回来,所以蒙古部族间的战争很多都是因为抢婚而引发的。

蒙力克沉吟道,“这样的话,脱黑塔和也各一列都一定很恨你,大哥,你可得留心点。”

“那也已该不把你在这里的消息透露给他们知道,真是该死!”叶克强忿忿不平的说。

“没关系,反正迟早会碰面的,就算真的打起来,也客赤列都也不是我的对手,我不怕他。”

叶克强是有些忧心的说;“还是小心点得好。”

这时,铁木真派传令来报,请各部落首领至金帐前广场开会,叶克强及也速该闻讯立刻前往广场,蒙力克则留下看顾叶英豪。

两人来到广场,看见已有不少部落的首领聚集在广场上。

也速该一下马,便听见身后有人大吼:“也速该,纳命来!”

只见一名中等身材的年轻男子在也速该背后挥刀朝他砍下,叶克强见状大惊,喝道:“大哥,小心!”

也速该头也不回,伸手在年轻男子手肘上一托,立即化解了他的力道,也速该顺势捉住他的手臂用力一甩,年轻男子立即被甩到一旁差点摔倒。

也速该朗声道:“也客赤列都,在我当年饶你不死,你现在还要来找死。”

原来这名年轻男子正是月伦的原配丈夫-----也客赤列都。他紧紧握着刀柄,双眼似要喷出火来的怒吼道:“夺妻之恨,不共戴天,我今天非杀你不可!”

说完,他又持刀上前连续朝也速该砍了数刀,也速该轻松闪避他的攻势,叶克强见也速该应付自如,便也放下了心。

此时,其他部落首领见有打门,纷纷围过来观看。忽然,一名粗壮的中年汉子冲向打门的两人,啊道:“谁敢伤我兄弟!”

这人正是蔑儿乞部的首领脱黑塔。他正要冲向也速该时,忽觉眼前闪过一道黑影,他连忙停下脚步,定睛一看,只见一名高壮的汉子挡在他身前,他愤怒的吼道:“何人挡我去路?”

“我是弘吉刺部的神。”叶克强瞪着脱黑塔道:“他们打得好好的,你何必去凑热闹呢?”

脱黑塔听见挡他去路的竟是鼎鼎大名弘吉刺部的神颇感讶异,但随即怒道:“就算你是神,一样不能阻止我帮助我弟弟!”

叶克强这才知道这中年汉子是脱黑塔,更令人惊讶的是脱黑塔出手竞毫无声息,待他惊觉时,脱黑塔的拳头已经来到他的腹部之前,叶克强大惊,但己来不及防守,只得也挥出右拳击向脱黑塔的拳头,两拳相交,“喀啦”一声,随即各自退了三大步。

两人的拳头都痛得不得了,他们猜想自己的指节骨已碎了,不过准也不肯先低头观看自己的拳头。

脱黑塔咬牙道:“神果然名不虚传,功夫十分了得。”

叶克强硬挤出一个笑容,“你也不差。”

脱黑塔见也客赤列都节节败退,语气急促的说道:“神,请你让开,让我去救我弟弟,要切磋武功,改日有的是时间。”

叶克强微笑的说:“你放心,那人只是和你弟弟玩玩而已,他不会有事的。”

也速该微笑的轻松闪躲也客赤列都的攻击。并没有反击,了客赤列部无论怎么挥刀都砍不中也速该,越打越浮躁,出刀已然乱了章法,忽然,也速该出手如电,一把夺过也客赤列都的刀。

“兄弟,别再打了,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收手吧。”也速该把刀丢还给他。

“没那么简单!”也客赤列都一接过刀,立刻朝也速该挥了过去,“我一定要杀了你!”

也速该眉头一皱,低头闪过也客赤列都的攻势,一掌击中他的胸口,也客赤列都只觉胸口气血翻腾,登时往后退了好几步,坐倒在地上。

“我最后…次警告你,别再打了,否则我就要下重手。”也速该怒目瞪视道。

“谁……谁怕你,”也客赤列都以刀拄地挣扎着站起来,“我……我还是要杀了你!”

就在也客赤列都又要出手之际,脱黑塔突然大吼道:”住手!这位朋友已多次让你了,你还不知死活,赶快给我滚过来。”

也客赤列都见到脱黑塔,有如见到救星般的喜出望外,他一手指着也速该叫道:“大哥,这家伙……”

“不要再说了!”立刻给我滚过来!”脱黑塔大吼道。

也客赤列都显然极怕脱黑塔,心不甘情不愿的低着头走到脱黑塔身边,脱黑塔瞪了他一眼,低声骂道:”叫你别闹事你偏不听,下次你休想要我再带你出来!”

也客赤列都都不服气的辩道:“不是我闹事,那家伙是……”

“住口”脱黑塔又大吼一声,也客赤列都当场吓得不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十三部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