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28章 首战败北

作者:黄易

“请双方代表立刻上台!”完颜烈再次大声宣布。

合察勒轻灵的跃上擂台,对着叶克强道:“神,你还在犹豫什么,再不上来我就当你认输了。”

完颜烈也跟着开口,“神,你们那组快派代表上台,如果你们再拖下去,我只好判定你们弃权。”

叶克强心想反正本来自己就是决定要对付合察勒的,也许也速该和忽忽几待会儿就会赶来,不管如何,以目前的情势,自己是非上不可了。

叶克强跃上擂台,瞪着合察勒道:“这一场由我来对付你。”

“看来你们那一组似乎只有你一人出现。”合察勒取出骷髅棒,“废话不多说,出招吧。”

叶克强拔出腰际的长剑,这把剑是他临时叫铁匠打造用来练习的,现在七星剑被也速该带增,他只好拿这把剑上场。他先发制人,剑甫出鞘便使一招“上步七星”,剑分别从七个方位刺向合察勒,但合察勒也不是等闲之辈,几番格挡后跃出攻击的范围。

合察勒冷冷的说:“想不到神的剑法如此了得,几天不见,果然令人刮目相看。”

“你过奖了。”其实这几天,叶克强只学了四式的七星剑法,前两式学得还算熟练,后两式则十分生疏,听到合察勒说自己剑法了得,他不禁有些心虚。

几个回合战下来,叶克强毕竟剑法生疏,很快便处于下风,合察勒则越战越勇,在叶克强身上划了多处伤口,叶克强只得紧守门户,不让自己掉下擂台。

合察勒身形异动之间,将叶克强遇到了擂台角落,他见身后己无退路,只得挺剑刺向合察勒,这一刺乃是七星剑法中的精妙的招术“天罡罔义”,这一招石似简单一刺,其实背后暗藏了七个杀者,呵说是极厉害的招式。

此招一出,合察勒微微冷笑,轻易挡去叶克强的刺,不料此时剑锋一转,无数剑光朝他卷来,分察勒大惊之下用尽全力还击,由于叶克强剑招生疏,不仅让合察勒化解此招,手中的剑甚至脱手飞了出去。

“你的剑法果然厉害!”合察勒伸手抹去额上的汀珠,“要不是我反应快,双手恐怕已被你卸下了,现在你连剑也丢了,要不要干脆就认输了呢?叶克强刚才使出那招“天罡罔吴”用了极大的气力,如今只觉得十分疲累,但他哪肯轻易认输。他气喘吁吁的说:“我还站在擂台上,我还没输呢”

合察勒眼露凶光的瞪着他,“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

合察勒一心想置叶克强于死地,手中骷髅棒直刺向叶克强心口,他的动作极快,叶克强根本来不及闪避,“噗”地一声,骷髅棒已经刺入,合察勒大喜道:“哈哈哈!神,你死……”

话尚未说完,合察勒却看见叶克强面露笑容,接着感到腹部遭到重击,整个人飞了起来落下擂台。

合察勒摔倒地上吐了几口鲜血,他根本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他强忍着疼痛爬起来望向擂台,却看见叶克强躺在擂台上,骷髅棒还直挺挺的插在他身上。

“完颜大臣,神已经被我刺死在擂台上,这场比武应该算是我赢吧?”

完颜烈皱着眉道:“这个嘛……”

“谁说我死了?”只见叶克强缓缓自擂台上爬起来,转身面向合察勒,合察勒惊讶地看见自己的骷髅棒插在他粗壮的手臂上。

叶克强咬着牙将刺穿左臂的骷髅棒拔出,朝合察勒丢去,“你的烂棒子还你!”

原来当合察勒的骷髅棒刺来之时,叶克强以左臂挡住棒子,接着向后躺倒,以柔道手法借力用右脚踢中合察勒腹部,将他顶出擂台,虽然侥幸获胜,但他也着实受伤不轻。

“好,你厉害,这场算我输了。”合察勒望着叶克强不断涌出鲜血的左臂,冷笑道:“不过你别忘了,你的同伴还没来,你还必须再胜一场才算赢呢。咱们下一场派出的是豁里夕,祝你好运了,哈哈哈!”

听得合察勒此言,叶克强猛地一惊,忙扫视台下,果然未见也速该和忽忽儿不过却见支蒙力克在擂台边向他招手。

叶克强走到擂台边低声问,“你怎么在这里’小豪呢?”

“小豪在那边树上观战,放心,绝对没有看到他。”蒙力克忧心的看着他的左臂,“小豪看到你受伤,十分担心,叫我过来看看,你血流得不少,我看干脆别打了。”

“这怎么行呢:我好不容易赢了一场。”叶克强撕下衣襟绑在伤口中,“我的伤不碍事的。对了,有没有看见大哥和公主?”

蒙力克摇摇头,“还是没看到,不过我已经派统达带人去找了,相信不久就会有消息的。”

“喂,你们聊够了没有,是在商量是否要认输吗?”豁里夕爬上擂台大声道:“如果要认输就趁早,省得老子浪费力气。”

叶克强瞪了豁里夕一眼,朝蒙力克低声说:“把你的刀给我,我要上场了。”

蒙力克解下腰刀递给他,“自己小心一点。”

叶克强站直身子,深吸了凡口气,走到擂台中央拔刀喝道:”来吧!”

豁里夕将狼牙棒舞得虎虎生风,大笑道:“我看你身受重伤,大概挨我两棒就一命呜呼了,放心,我会让你死得痛快点的。”

“要打便打,哪来这么多废话!”叶克强知道豁里夕身手不如自己灵活,立刻以迂回方式闪身到了他身前,一刀便砍向他的脖子,想尽快收拾他,以免浪费体力。这一刀果然砍中豁里夕的脖子,顿时鲜血直流,豁里夕退了几步,叶克强同时向后跃开,台下的人见状大吃一惊。

叶克强冷冷的看着他,“别怪我出手太狠,我实在没有力气再和你缠斗了,你死后我会去祭拜你的。”

话刚说完,叶克强便觉得有些不对,豁里夕虽然身子直晃,却不见他到地,而且脖子被切开照说应该鲜血狂喷才对,但豁里夕的伤口却只缓缓流出血液,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神,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杀了我吗?”豁里夕竟然像没事似的仰天狂笑,他用手随意抹去脖子上的鲜血。“我说神呀,你果然是没什么力气了,出刀力道女口此之小。你可能不知道:我是出了名的肉厚,再利的刀都要砍我三刀才能见骨,更何况你手上那把破铜烂铁。”

叶克强见状心下不由得有些惶恐,刚才那一刀他己使出全力,豁里夕居然丝毫不受影,这下子他真不知该如何对付豁里夕了。

豁里夕陡地大喝一声,狼牙棒如雨点似的袭打叶克强全身,他只言已靠着敏捷的身手不断闪避,不多时,他已经气喘吁吁,汗如雨下。反观豁里夕却越战越勇,一占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砰”地一声,狼牙棒终于击中叶克强左臂肩,他的左肩被撕了去了一块肉,整个人也摔到了擂台边缘,豁里夕随即又扑了上来,打算把他打成肉酱。叶克强为了自保,只好滚下擂台,狼牙棒打到由石头堆起的擂台边,顿时上石飞溅,变成了一个凹坑。

完颜烈立刻宣布道:“本场比武由豁里夕获胜,双方各胜一场,继续第三场比武!”

豁里夕指着倒在擂台下的叶克强道:“算你逃得快,否则一定打爆你的头,可是你别忘了还有下一场比武。”

蒙力克奔到叶克强身边将他扶起,打开皮水袋给他喝,忧心仲忡的说:“二哥,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我看就别打了,犯不着赔上自己的性命。”

叶克强大口的喝了几口水,吐了一口气后,摇头道:“现在是各胜一场的局面,下一场他们应该会派干亦术上场,那家伙没什么真本领,我应该可以轻易胜他。”

蒙力克见他全身衣服都已被鲜血染红,急道:“二哥,干脆由我来代你上场好了,你的伤实在不轻呀。”

“不行,这和大会规定不符。”叶克强挣扎着勉强站起身,“我的伤不要紧,再比一场就结束了,你别担心。”

这时铁木真也跑了过来:“神,你的伤……”

“现在你不要和我说话,以免惹人非议。在比武场上受伤是在所难免的,与你无关,你还是快回你那一组吧,大会结束后咱们再好好把酒言欢。”

铁木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叹口气转身离去。

叶克强活动一下筋骨,只觉全身无一处不痛,他咬牙拍拍蒙力克的肩膀,“大哥和公主不知去向,现在这里只能靠我了,你去照顾小豪吧。”

蒙力克石着叶克强艰难的爬上擂台,心中真有股冲动想把他拉下来换自己上场,但蒙力克知道这是行不通的,他只好满怀忧虑的回到叶英豪身边。

“叔叔,我爹还好吧?”叶英豪忧心的问。

“他没事,只是受了些肉伤而已,不碍事的。”蒙力克安慰道。

“嗅,那就好。”天真的叶英豪哪里知道父亲正在以性命相搏呢?

叶克强爬上擂台,惊讶的看着站在擂台上的人居然是合察勒,他连忙问道:“怎么还是你上场?干亦术呢?”

“谁规定一定要每个人都上场的,你都能连打三场,难道我就不能再打一场雪耻吗?”合察勒瞟了他一眼,“而且今天干亦术似乎和你那两个同伴一样临阵脱逃了,所以我只有兔为基难再打一场。”

“他们才不是临阵脱逃……”叶克强话说到一半突然觉得不对,“难道你为了要对付我,所以设计我那两个同伴,让他们不能来吗?”

合察勒仰天大笑,“神,我看你是脑子被打坏了,我现在人在这里,我怎么阻止他们来呢?难道我会分身术吗?哈哈哈!”

叶克强越想越不对,“但是你可以派别人去做。”

合察勒闻言由笑转怒,“神,你别打输了就血口喷人,有本事咱们手底下见真章,不要净耍嘴皮子。”

叶克强厉声道:“如果让我查出此事是你所为,我绝饶不了你的!”

合察勒大怒,“你真罗唆,看我封了你的嘴!”

叶克强大惊,忙举刀格挡合察勒的攻势。此时的他早已无力进攻,只能采取守势,伺机再出手,可是合察勒上一场比武吃了闷亏后,这回出手却是个分小心谨慎,几个回合之后,叶克强不但没有出手的机会,身上的伤痕却是越来越多了。

“中!”合罕勒陡地大喝一声,骷髅棒刺入了叶克强腹部,叶克强情急之下用力握住骷髅棒不让合察勒拔出,同时挥刀朝合察勒当头劈下,合察勒身形迅速移位,刀只从他身际划过,他飞起一脚踢向叶克强胸口,同时借力向后跃,两人一起弹开,叶克强不甘心将刀用力掷出,插中了合察勒右大腿,接着两人皆重重落了下来,不同的是,合察勒落在擂台上,而叶克强则是落到了擂台下。

合察勒弹跳起来,拔出大腿上的刀,幸好插得不深,所以没有什么大碍。他走到擂台边,看着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叶克强,把刀丢到他身边,“喂,别装死了,我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的。”

叶克强忍着痛拔出腹部的骷髅棒,用力丢向合察勒,故作轻松的说:“我的确没死,你一定很失望吧?”

合察勒接过骷髅棒,“说实话,和你打了这两场,我开始知道弘吉刺部的人为什么要称你为神了。你的生命强度的确异于常人,普通人像你受这么重的伤早就死了。还有,你每次在我下杀手时总能避开要害,甚至在我打倒你的同时还能出手伤我,甚至打倒我,这确实不是常人所能为的。”

其实,叶克强身为特战队员,受过极严格的耐力训练,忍受疼痛的能力自然也超乎常人,而特战队员一向以任务为先,为了完成任务就算和敌人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所以他自然学习了许多同归于尽的搏门法,这种搏门法不知帮了他几次死里逃生,甚至反败为胜,就算到了古代蒙古也是如此。

叶克强冷笑道:“怎么,你开始钦佩起我来了吗?”

“不,正好相反。”合察勒眼露凶光道:“这更加强了我想杀你的决心,明天的比武希望你能好好打,让我有机会杀了你。不过,就算输了也没关系,我会另外找机会杀你的。”

“你……,,叶克强大怒,胸口气血翻腾说不出话来,合察勒冷笑着扬长离去。

这场比武的胜利者自然胜了两场的铁木真组。

蒙力克连忙将叶克强扶上马奔回帐子,并找了随部队前来的巫医替他医治,不多时,铁木真也带着巫医来探望叶克强的伤势。

铁木真握着叶克强的手,痛心道:“他们居然把你伤成这样,没关系,我们巫医的金创葯很有效,你的伤很快就会好的。”

“我的伤不要紧。”叶克强咬着牙说,“倒是明天的比武,如果大哥和公主再不回来……”

蒙力克叹道:“那我们只有弃权了,二哥你伤势严重,不能再打了。”

叶克强紧火双拳激动的说:“没想到在这重要关头,居然会发生这种事,真是……”

“二哥,你安心休息吧,也许迟些统达就会有消息传来了。”蒙力克劝道。

在蒙力克和铁木真半哄半劝之下,倦极的叶克强终于睡着了,两人松了一口气,步出帐外,叶英豪立刻奔过来焦急的问:“我爹怎么样了?”

蒙力克摸摸他的头,“放心,你爹没事,已经睡着了。”

“那就好。”叶英豪皱眉道:”可是义父和公主阿姨去哪里了呢?都不来帮忙,害我爹被打得这么惨。”

蒙力克望向远方叹了一口气,“唉,我也想知道他们到哪里去了。”

自从接到蒙力克的命令开始,统达就将特战队员兵分数路大规模搜寻也速该及忽忽儿下落,他们找遍了附近所有的树林及山区,直到深夜依然毫无所获,统达只有先收队回来向蒙力克报告。

“混帐!”蒙力克闻言人怒,“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找了老半天连两个人也找不到!”

“将军,我们已经尽力了,我们把部落附近所有的地方都搜遍了,就是找不到他们两个人。”统达诚惶诚恐的回答。

“你们这些白痴!”蒙力克吼叫道,“还不快给我继续找!”

“等一下。”帐门口突然传来声音,“还是没找到他们吗?”

两人往帐门一看,来人竟是叶克强,蒙力克急忙上前扶住他,“二哥,你怎么起来了呢?”“我不要紧,铁木真的金创葯果然有效,我感觉好多了。”叶克强望向统达问:“你都找了些地方?”

“启禀神,我把部落周围的山区。树林都找遍了。”统达恭敬的回答。

叶克强沉吟道:“难道他们根本没离开部落?”

蒙力克皱眉道:“不会吧,如果他们没离开部落,应该早就出现了。”

“假如他们受制于人呢?”

“大哥剑法如此之好,有谁能制得住他呢?”

“如果用诡计趁他们不备就有可能。”叶克强咬咬牙道:“我想他们失踪一定跟这次比武大会有关。”

蒙力克猛地一击掌,“二哥的意思是,对方为了削弱我们的实力,所以用计制住了大哥和公主,让他们不能出场比赛。”

叶克强点点头,“极有这个可能。”

“我们现在的对手是铁木真组和脱黑塔组……二哥,会不会是脱黑塔为了报弟媳被夺之仇,所以捉走了大哥?”

“我想不会是他”叶克强分析道:“如果是脱黑塔要报仇的话,他应该只捉走大哥,而不是连公主一起带走,而且我觉得脱黑塔不是这种人。捉走他们的人分明就是想孤立我,所以……”

“我知道了。”蒙力克叫道:“是合察勒!”

“我想也是他,只有他才会这么处心积虑的想对付我。”叶克强忿忿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叶克强握拳道:“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去找合察勒。

“是。”蒙力克转头喝令道:“统达,立刻去带齐兵马,准备火把,马上出发!”

统达领命立亥拙帐准备,叶克强和蒙力克步出帐儿蒙力克忧心问道:“二哥,大哥他们应该不会有事吧?”

“最好是没事,否则我发誓,我要亲手将合察勒碎尸万段!”叶克强望着天空咬牙发誓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