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30章 最后决战

作者:黄易

叶克强知道了也速该及忽忽儿获胜的消息,自是十分高兴,他握拳道:“合察勒,我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你。”

蒙力克忧心道:“二哥,你明天真的要上场吗?你的伤还没好呢!”

“是呀,不如明日的比武都交给我,你继续养伤吧。”也速该劝道。

“我的伤已经好多了,明天上场绝对没问题。”叶克强用力甩动四肢表示无碍。

蒙力克惊讶道:“要是我受了这么重的伤,起码要躺上一个月,二哥居然只休息两天看起来就像没事一样,恢复力真是惊人。”

其实叶克强的伤势尚未完全痊愈,只是为了亲手打败合察勒,也为了不让大家担心,他才强忍着疼痛,假装已经康复。

叶克强见也速该似乎闷闷不乐,问道:“大哥,你还在想也客赤列都的事吗?”

也速该强笑道:“没有,二弟你多心了。”

“也客赤列都是自作自受,他若不对你偷袭,又怎会遭至如此下场呢”这并不是你的错,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叶克强劝着。

“我早忘了那档子事了。”也速该挥挥手,“我现在心中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赢得明天的比武,其他的事我才没空多想。”

“好!””十克强握住也速该的手,“让咱们兄弟俩一起夺下比武大会冠军!”

“还有我!”忽忽儿也把手放在两人交握的手上,三人相视而笑。

最后一场的比武事关重大,所以吸引了许多人来观战。叶克强等人一来到会场即引起众人的注目,也速该四下搜寻脱黑塔的踪影,却是遍寻不着,心里颇感失望。

哈必尔由手下搀扶着走过来,“也速该,祝你今天获胜。”

“多谢。”也速该微笑道:“你的眼睛好多了吧?”

“好多了,你给的葯真有效。”哈必尔握住也速该的手,诚挚的说:“你今天一定要获胜,若你当上大汗,我哈必尔第一个追随你。”

寒暄几句之后,哈必尔便走开了。也速该发现。十克强似乎有点紧张,拍拍他的肩问:“二弟,你还好吧?”

“我没事。”叶克强咬牙道:“只是想到终于可以雪耻,好好教训合察勒,我便兴奋得不得了。”

其实他是因为骑马来会场而牵动到伤口,此时伤口似又裂开,疼痛不已,他因极力忍痛,所以表情显得不大自然。

叶克强深吸了一口气说:“对方只剩下三个人,铁木真是不可能上场的,合察勒由我来料理,豁里夕就由大哥应付;公主,你当预备手,暂不上场。”

“预备手是做什么的?”忽忽儿不解的问。

“预备是非常重要的角色,当我们两人无法再上场时,你就要负起全部责任上场打斗,而且一定要打胜,所以你非常重要。”

这番话忽忽儿听得似懂非懂,但她感到自己被重视,因此大声道:“好,我会努力的!”

也速该暗觉好笑,心想:二弟的口才果然犀利,若明白说出不要忽忽儿上场,她必定不从,用“预备手”之说法使其听话,果然是高招!

这时,完颜烈宣布道:“比武大会决定赛开始,双方各派代表上场。”

豁里夕首先跳上擂台,也速该也随后上场。

豁里夕见到也速该立即大吼道:“你要拿你那把削铁如泥的宝剑来削断我的兵器吗?这太不公平了,不行,我要抗议!”

也速该见他似泼妇骂街的叫骂,只觉十分好笑,他扬一扬眉,“好,我可以答应你剑不出鞘。”

豁里夕闻言大喜,“这可是你说的!”

话刚说完,豁里夕立刻高举狼牙棒飞身朝也速该劈下,也速该微微一笑,闪身避开,狼牙棒打中地面,登时土石飞溅。也速该一旋身,同时右手挺剑刺出,正中豁里夕的咽喉,动作之快。令人叹为观止;若不是也速该剑未出鞘,恐怕早已刺穿豁里夕的喉咙。

也速该的剑鞘抵在豁里夕的喉头上,豁里夕却丝毫不受影响,大笑道:“这一招对我是没有用的,神和我交过手,难道他没有告诉你,我是出了名的肉厚吗?哈哈……啊——”

笑声突然中断,只听见也速该暴喝一声,豁里夕便惨叫着向后飞了起来,直直摔落擂台,台上的也速该却还是保持原姿势不动,没有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

半晌之后,也速该收剑击回腰际,合察勒跃上擂台道:“为何这么快收剑,豁里夕不行,就让我当你的对手吧。你刚才是用‘寸劲’把他震下擂台的吗?”

“好眼力。”也速该微笑道:“他的喉咙被我用‘寸劲’打伤,起码要个把月不能说话和进食,你可要好好照顾他。”

所谓“寸劲”,乃晨移动一寸间发动,也速该将劲道集中在剑鞘尖端,只移动一寸,便将豁里夕震下擂台,难怪没有人看到他出手了。

“哼,那个没用的东西,我才懒得理他。”说完,合察勒摆开架式喝道:“来吧!换我来对付你!”

“慢着,早有人等着对付你呢。”也速该说着便跳下擂台,“二弟,换你上场了,小心点。”

合察勒见到叶克强上台,心中登时松了一口气。其实他原本就十分忌惮也速该的武功,所以之前才会移同干亦术、豁里夕掳走他和忽忽儿。

“嘿,原来是神,我们又见面了。”合察勒怪笑道:“你前天受了重伤,今天还能打吗?如果不行就趁早换人,省得别人说我胜之不武。”

“废话少说!”叶克强厉声道:“今天我要跟你把帐一次算清!”

“哎哟,我好怕啊。”接着,合察勒横眉一竖,喝道:“好,这可是你自找的,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叶克强瞪了他一眼,随即解下挂在腰际的剑并往擂台下掷去,所有人见他把兵器丢掉,都吓了一跳。

合察勒怔了怔,“你……你这是干什么?”

叶克强冷笑道:“对付你不用兵器,我用拳脚就够了,你忘了上一场比武你是怎么被我打倒的吗?”

合察勒想起叶克强每每在危急之时都会使出同归于尽的打法,心中不由得一凛,他不甘示弱的大吼道:“你……你少装神弄鬼,我才不会上当,看招!”

说完,合察勒一晃眼就来到叶克强身前,骷髅棒净是朝他上回受伤之处猛打,叶克强虽极力闪避,但还是多处中招,伤口很快的迸裂,鲜血泪泅的流出来。

合察勒猛打一阵之后,纵身向后跃开,叶克强便倒在血泊中。合察勒狂笑道:“混帐!没用的东西,我看你还神气什么,去死吧!”

没想到叶克强居然又从血泊中站了起来,脸上不但没有痛苦的表情,反而带着愉悦的微笑,“来呀,有种再打呀!”

合祭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他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不禁令合察勒怀疑他是不是暗藏了什么绝招,这让他不禁有些心生畏惧。

“你……你少吓唬人了,”合察勒近乎疯狂的吼道:“我这就打死你,看你还能搞什么鬼!”

棒影立刻又笼罩了叶克强全身,只见叶克强身上鲜血飞溅,令人忍卒睹。不多时,合察勒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退开,叶克强则再次全身是血的倒在地上。

“死了吧,我看我还作什么怪!”合察勒恨恨的啐道。

“二弟!二弟!”也速该及忽忽儿忧心的想爬上擂台探视。

“别上来,你们上来我就算输了。”叶克强挣扎着爬了起来。

全场的人为叶克强的爬起又再度吃了一惊,合察勒脸上不禁发青的颤声道:“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怎么……怎么打不死?”

叶克强脸上依然挂着若无其事的微笑,“来呀,再来打呀,你不是很能打吗?怕什么?”

“谁……谁说我……怕了。”此时的合察勒心中真的很害怕,他猜不透叶克强究竟是什么怪招,不过他也不想示弱,咬牙又朝他冲去,“这次我一定要杀了你!”

骷髅棒又无情的击向叶克强全身各处,合察勒下定决心这回非得打死他不可。

忽然,叶克强眼中精光大盛,一拳猛力击向合察勒门面,合察勒没想到叶克强会突然出手,闪避不及,只好挥棒格挡,“砰”地一声,叶克强的拳头硬生生地打断了紧硬的骷髅棒,正中合察勒的门面,合察勒登时飞了起来,重重地摔落在观看人群的后方。

在场众人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呆住了,叶克强摇摇晃晃的走到擂台边,微笑道:“大哥,公主,我们赢了。”

说着他便往台下倒去,也速该连忙将他接住,抱着他有点鼻酸的说:“是呀,我们赢了。”

忽忽儿也高兴的哭了起来,也速该将他平放在地上,忽忽儿立刻替他包扎伤口。

也速该纳闷道:“二弟,既然你可以打赢他,为什么要等到他把你打成重伤后才出手呢?”

叶克强笑道:“那是我在激发自己的潜能,所以必须身受极大的痛苦才能打出那一拳。”

也速该苦笑的摇着头,“你简直就是在玩命嘛。”

叶克强扬一扬眉,“没办法,我天生就爱玩命,哈哈哈厂

在叶克强仍是特战队队长,有一回前往战场时,他不慎和五名队队员被困在一个四面都是由二十公分厚的钢板所围起的密室中,更惨的是密室里还被安置了一个无法拆除的炸弹,叶克强在爆炸前五秒,竟一拳打穿钢板,按了开启密室的按钮,救了所有人的性命。事后他再去打那钢板,不论如何的用力也只是手痛而已,钢板一点也不受影响,他就是因为想起这件往事,所以决心搏命打败合察勒。

“今日比武大会由神这一组获胜!”完颜烈朗声宣布,接着语气一转,“照说全蒙古的大汗应由神这一组中产生,不过现在临时出了一点状况,比武大会可能还要加赛一场。”

众人闻言大吃一惊,议论纷纷,叶克强等更感到震惊。

也速该不满的喝问:“为什么?我们决赛都已经胜了,为什么还要加赛一场?”

“大家稍安勿躁,听我说。”完颜烈举起手示意众人安静,“虽然蒙古十一个部落都已经比武完毕,但昨晚又有一个小部落的首领到来要求加人同盟,一样是部落的首领,我总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吧,所以就答应了他,当然他也就有资格参加比武来争取当大汗的机会了。”

叶克强爬了起来怒喝道:“难道我们十三个部落要为了他重新再比赛一次吗?那我们之前的努力不全部都白费了。”

“其实不用再比一次。”完颜烈皱眉道:“唉!这该怎么就呢?我还是叫他自己出来跟你们说吧。来人,叫坎里拉部的首领影出来。”

“坎里拉部的影?”叶克强疑惑的看着也速该,“大哥,你听过这个部落吗?”

也速该摇摇头,“蒙古地区有大大小小七十二部族,而且随时都有新的部族产生,我那里记得了这么多。”

不久,从完颜烈身后走出一名身材瘦长面貌白皙斯文,穿着一袭蓝衣,手持长童”之人走出来,完颜烈看了他一眼,“影,跟大家说说你的看法吧。”

叶克强一见到影便大惊失色,“是他?!忽忽儿,你看,是他!”

忽忽儿也惊讶的睁大双眼,“是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是谁?你们在说什么啊?”也速该莫名其妙的问。

叶克强连忙解释道:“大哥你忘了吗?我曾提过的,我和忽忽儿在树林里看见的剑法高手便是他。”

也速该恍然大悟的点头,“原来是他。”

影的视线在叶克强脸上停顿了一下,但随即又移开。他朗声道:“各位,我是坎里拉部的首领影,因为路上有事耽误,没能赶上比武大会,但我又很想争取全蒙古大汗的位置,所以,我想我不用再和其他部落首领比式,直接和最后的优胜组比武便行了,这样也比较不会浪费时间。”

他话声方落,四处叫骂声便纷纷传来。

“混帐,你在胡说什么!”

“你自以为武功好吗?站出来让老子教训你!”

“白痴,滚你的蛋吧!”

“各位,我也是为了你们好。”影冷笑道:“说实话,我实在不想伤大多人。”

“混帐!让老子教训你。”阿坛忍由于输得很不服气,他想着若能重新召开比武大会,自己便再有机会夺得蒙古大汗之位,所以他立刻出手攻击影,想藉此戳破影的大话:这样就有呆能再召开比武大会。挥舞双棍击向影,“看棍!”

接下来众人还弄不清楚发生了何事,就见阿坛忍的双手突然与手臂分离,也就是他的手被砍断了,阿坛忍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哀号,可是并没有人看见影是如何出剑。

影冷笑的扫视众人一遍,“现在大家应该知道,我有资格直接晋级决赛了吧。”

在场众人顿时鸦雀无声,面面相觑,叶克强望向也速该,也速该也是一脸的讶异。

完颜烈朗声道:“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明日比武大会加赛一场,由神这组对影。”

“等等!”叶克强喝道:”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坎里拉部的首领,你说你昨日才到,多日前我们曾在树林中相遇,难道你忘了吗?”

影眉皱道:“这位兄台不知如何称呼?”

“我是弘吉刺部的神,你别装蒜了!”叶克强吼道。

“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神,也就是我明日的对于。我想我大概是为了怕和我比武才胡说八道的吧,我和你素昧平生,又何来树林相遇呢?”影冷冷的看着他,接着语带不屑的说:“我的确是坎里拉部的首领,也的确是昨日才到塔塔儿部,我来之时还遇见两位旧识,他们可以帮我作证。”

叶克强疑道:“你的旧识是谁?”

影指着前方倒在地上的两人,“就是合察勒和豁里夕,他们可以证明我的身分和抵达的时间。”

叶克强望向两人,合察勒的脸被他成肿得像猪头一样,豁里夕喉头让也速该重创,两人都不能说话,但还是咐呷晤晤的猛点头。

“哼!一丘之貉!”叶克强闷哼一声,“你老实说,你中途加入比武大会究竟有何企图?”

“这还用问吗?自然是争取蒙古大汗的位子,难道你不敢和我比吗?”影眼神凌厉的看着他。

“你——”叶克强一时为之气结。

“好了,不要再说了。”完颜烈朗声道:“明日比武大会决定加赛一场,双方请加强准备,就这样了,散会!”

完颜烈大摇大摆的离开,影跟在他身后,走了几步还回头对叶克强冷然一笑。

叶克强猛然明白一件事——影可能是金人,甚至根本就是完颜烈的人!完颜烈要让影夺得全蒙古大汗之位,就等于金人不费吹灰之力便得到了全蒙古”!明日的比武,将要决定全蒙古日后的命运,影的剑法如此高强,自己及也速该会是他的对手吗?

真正的决战现在才开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