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31章 血战擂台

作者:黄易

叶克强,也速该,忽忽儿回到自己的帐中,蒙克力与小豪早已等候在帐中。

“爸,你的伤不要紧吧!”小豪关切的问道。

看着儿子,叶克强面上不禁浮出一丝笑容,道:“爸爸怎么会有事呢?皮肉之伤,你先睡吧!”

顿了一顿,他又对蒙力克道:“三弟,我猜这两天肯定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你先带领小豪回到弘吉刺部去,以免再发生意外的宗教哲学学说。是一切宗教迷信的理论依据。其思想萌芽 ,明天一战,真不知会怎么样?”

小豪睁大眼睛看着叶克强道:“我要亲眼看见爸爸打败敌人!”

叶克强心中一酸,不禁心中又在骂那个光明星的外星人李豪政,把他们父子俩弄到这个时代来,还要让自己在这儿吃尽苦头,他摸摸叶英豪的头。微笑说:“面对强大的敌人,最忘分心,如果你有什么事呢,爸爸就静不下心来,这样就等于送死,你不会害老爸吧!”

叶英豪听了这番话,也不知该如何反驳,只是捏捏拳头,看来叶克强勇猛好斗的基因在叶英豪身上有很好的体现,光明星算是选对了人选学文明与儒教的关系,西方新思潮与东方古代哲学传统的关 ,只不过他们现在无法找到叶英豪。

蒙力克焦急地望着叶克强道:“二哥,我想我该留下来,护送小豪的事由统达去办好吗?”

“这件事很重要,也很难办,我怕统达一人难办,这里有大哥和忽忽儿,应该没有大问题,不要让我分心了。”

忽忽儿听到叶克强提起她,好象已完全把她当作自己人,不由心花怒放,痴痴地望着叶克强发呆。

叶克强已感受到了忽忽儿的目光,心中不由暗叫:“这下糟了,这小妞已完全陶醉了,看样子,一时三刻还不容易摆脱她。他此时心中一团乱麻,这种感觉在他没当爸爸时是绝对没有的,特战队的心理训练长达三年,叶克强早已养成遇事冷静分析的能力,可有了儿子以后,他的心理承受力就似乎减了许多,特别当有些事与叶英豪相关的时候。

也速该低声对叶克强道:“二弟,那他们什么时候走安全呢?”

“今天晚上就走,他们必定会认为我们今晚研究明天布署,还要养足精神,处理今天比武所受的伤,绝不会想到我们今晚便走,就是发现了我们要走,他们也不会阻拦,因为只有我们才是与影争夺汗的唯一障碍,我们走了,他们正求之不得!”叶克强语不停歇的说。

也速该点点头道:“二弟,你分析得有道理,只是我们今晚若不能好好休息,明天怎会有精神呢?”

叶克强道:“我们只需将三弟他们送至三十里外就行了。并且在那儿过夜是安全的,然后三弟带着小豪单骑连夜赶路,统达和三百将士早上过后向弘吉刺部澈回,我和大哥再向回赶,这样他们绝猜不透我们的用意!”

也速该这时还是没有明白叶克强的意思,三十里路骑马只需半个时辰,那几乎与在这儿不动没有区别。

叶克强已经看出也速该的疑虑,他又解释到,“我这样做完全是疑兵之计,他们摸不透我们这样做的意图,因为这件事并没有其他意义,让他们有疑心,非要用心智去想这是为什么,那么今晚他们也不能睡好!”

也速该和其他儿人终于明白了这三十里路的意图,心中佩服不已。叶克强经过此番思虑,心情已完全静了下来,但对明天一战依然心中没有把握。

忽忽儿还在盯着叶克强发呆,叶克强却佯装没见,对也速该道:“我们走吧!”

人多好办事,虽然叶克强和也速该的人手不多:但忽忽儿手底还是有不少人的,象她这样的公主,气势一定不会小,所以随从自然很多。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叶克强一行已在三十里外扎下营来,此时营中只有忽忽儿一个在生闷气。

叶克强和也速该去护送蒙力克、小豪回边界弘吉刺部的士兵大本营了,本来忽忽儿也要跟去,可叶克强说金国和影的人会来刺探情报,如若帐中没有代表在,敌人就能猜透他们的去向,所以这个责任比护送小豪更重要。

忽忽儿没有借口了,她再大方刁蛮,总不能说:我不管,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吧!生了一阵子闷气,这才想起了叶克强的命令,忙令随从在帐旁守卫,另外又挑了两个与叶克强也速该身材相似的随从装扮成他俩的样子,三人在帐棚里装模作样谈起来。可忽忽儿公主哪有心思和那俩随从谈话,一颗心早就跟着叶克强飞到五十里外了。

五十里外的边界上,叶克强一行已到了特战军营中,小豪聪明得很,只是望着叶克强并不说话。叶克强正在忙于向统达和蒙力克交待怎样故布疑阵。

也速该走过去摸摸叶英豪的头道:“你回去后,铁木真可有伴了,不过他可没你聪明,你不要欺负他哟。”

叶英豪对也速该非常钦佩,因此对那未见面的铁木真不禁也有些神往,若依他以往的性格,他才懒得去和那些草原上的孩了打交道,不过,丰儿贴除外。

离家这么久了,小豪也有点想孝儿贴了。

这时叶克强对蒙力克交待完毕,转过头对小豪道:“你跟叔叔们走吧!”

叶英豪眼中闪着泪光道:“爸爸,你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回来!”

叶克强道:“放心,为了你,我一定会的!”

也速该道:“事不宜迟,就赶快上路吧!迟了也许我们的敌人就会追踪而来了!”

蒙力克抱着小豪上了马,统达也上了马,两人纵马提缰很快就消失在幕色中了。

叶克强向两人去的方向挥了挥手,蒙力克没有回头,但从蒙力克的肩头上方探出一只小手也挥了挥。

叶克强心中自嘲道:“血浓于水,看样子小豪和我还是心有灵犀的,光明星基因好象并没有干扰这些人类与生俱来的情感!

望着两骑远去的背影,叶克强发了一一阵呆,转头对军营中的弘吉刺部的士兵道:“你们十人一组,遇见可疑人等,尽量阻止拖延,并派人回营地报告,如苦无恃异情况,一个时辰后回营地!”

“是。神!”士兵齐声回答,声音传出老远,看着整齐的士兵,叶克强觉得非常满意。

也速该看着叶克强有条不紊的安排调令,心中真有一种敬若神人的感觉。

半个时辰后,有一组士兵回来报告说发现可疑之人,在拦阻拖延未果之下,双方已起了战斗,叶克强和也速该立即赶往出事地点,此时,暮色四瞑,草原上的黄昏特别长,依稀还看得见人物景致,只见这一组弘吉刺部士兵仅剩下三个,可还是兀自顽强的与来人战斗着,来的人穿黑衣,武功高强,只是隔得有点远,看不清切,叶克强和也速该大吼一声,飞驰而至,马未停,人已离鞍而起,如今的叶克强马术已称得上是一流好手了!

“我当是谁,原来是名震草原的神!”

叶克强一愣,他并不认识对方,他望向也速该,也速该也摇摇头,表示他也不认识。

叶克强看了看对方一眼,冷笑道:“阁下是谁!为何杀我部下士兵!”

那黑衣人道:“我俩是大金国右丞相完颜王爷帐下八勇士之龙虎二杰:哈迷量,哈尤量,奉命有事要办,你们部中士兵无故阻止,还杀了我的马!难道不该杀吗?”

叶克强凌厉的眼神盯着哈迷量、哈尤量道:“完颜烈那点伎俩我懂,不要枉费心机了,我给你二人留下记号,回去告诉他,如果想用武力使我们屈服,明天擂台上见,如若我们有一点事,各部落首领都会猜疑到是完颜烈捣的鬼,那时他的计划自然会一场空!”

话音尚未落,叶克强的刀已经出手了,他的刀很快,里面掺合着七星剑法。哈尤量、哈迷量兄弟只觉眼前一花,然后两耳是一阵火辣辣的痛,惨曝一声,哈迷量、哈尤量捂着耳朵便往后退。这两兄弟虽然也算得上彪悍,无奈他们心中明白,他们的武功与叶克强相差太远,斗也白斗,对死的恐惧是人的天性,他们只能向后退,但眼睛依然射着怒火。

叶克强大喝一声:“站住!”

哈迷量、哈尤量身子同时一震,哈迷量道:“你还想干什么!”

“骑上一匹马!回去告诉完颜烈,免得他又派人到处寻找你们!”

弘吉刺部的士兵牵过一匹马,哈迷量兄弟迟疑着骑上马背,恨恨地盯了叶克强一眼,向他们的大本营驰去。

也速该哈哈大笑道:“二弟,真痛快!不过草原上有句俗语,是恶狼就应除尽,二弟你为何放了他们!”

叶克强道:“我只想让完颜烈明白,我们并不好惹,但我并不想惹急他们,兔子急了跳墙,狗急了咬人,不能逼得太紧!”

叶克强对传令兵下令道:“招集所有士兵来此地集合,然后立即起程回军,并转告蒙力克让他们严加防范,以防有变,我等旬日内必回!”说完和也速该策马狂驰,向忽忽儿所驻营地飞驰。

嗒塔的马蹄声在深夜的草原上传得特别远,当叶克强和也速该到达忽忽儿的帐前时,忽忽儿早已倚门而立,望眼慾穿了。

看着忽忽儿那深情的样子,叶克强心中不觉有些感动,草原女子的柔情并不比南方岛国的女子少。但叶克强还是忍住了奔涌的情感,跳下马来,语气冷冷的问道:“你们这边有事吗?”

忽忽儿接过马疆,吩咐随从系好喂料,这才甜甜地对叶克强笑道:“没有什么事,只有两个身穿黑衣自称什么龙虎八杰的家伙来过,被我轻抽了两鞭子回去了!”

叶克强和也速该心中暗笑,也速该笑道:“我们忽忽儿的鞭子再轻,也会让那两个家伙难受上一阵子。”

三人进了帐篷,叶克强将边界上发生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忽忽儿满以为叶克强会与她商量一下明天的对策,谁知叶克强却说为了明天的战斗,今天必须好好休息,竟和也速该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叶克强躺在帐篷里,但怎么也睡不着,他知道,也许经过明天的一战后,就将永远再见不到小豪。他此时已无暇去报怨那该死的光明星人李豪政,但他还是想起了他的美娟,他时常在深夜里思考,他不知将在这个莫明其妙的时空世界中度过多久,小豪是他唯一的希望,他真想带着小豪一走了之,可这里的人,这里的一切又让他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

想着想着,叶克强终于睡着了。

早上,太阳已经升起三竿高的时候,叶克强才醒来,忽忽儿和也速该已经起来了,在特战队的训练中,叶克强已养成了休息时完全放松的习惯,因此。无论前一天多么疲倦,他总能很快的恢复。

“他们既然能够随便就加赛一场,我们去晚一点,又有何妨!”骑在马上,叶克强微笑着对忽忽儿和也速该说。

到达擂台边时,就看见影站在擂台边上不安地踱来踱去,完颜烈坐在金龙椅上,不停地拿着杯子转动,显然他们已是等得十分焦急,铁木真也是满头大汗,不知他是否已明白这是一场阴谋,以铁木真的精明,他应该已经猜得出完颜烈的意思。

完颜烈从龙椅上起来:“为什么这个时候才到!”

叶克强冷笑一声道:“这得问问你,不知你那两个缺耳朵的狗可还好!”

完颜烈脸一阵红一阵白,但又不便发作,只得干笑一声道:“神,我总有一天要让你尝尝被咬的滋味!”

叶克强道:“那好,也许下次我就有狗肉吃了!”

影冷冷一笑道:“神,也速该,你们都是草原上远近闻名的大英雄,到这儿来不是来斗口的吧!是英雄就武功上见高下。”

“好!爽快,我也速该就喜欢这样的朋友和敌人。”也速该一个纵跃,跳上台去,身法十分矫捷。

影不由暗暗点头,心中赞道:“草原上的第一好汉果然名不虚传。”微微一笑,影道:“请进招!”

影就不丁不八地站在那儿,似乎没有寻常剑式的那种起手势,但他的姿势却是最有利于进攻和防守的。

也速该在剑术上的造诣,可谓是见多识广,但遇上今天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台下叶克强也吃惊不小,虽然他在剑术上的造诣没有也速该那么精深,但特战队员的那种直觉告诉他,影的剑技已近乎完美,要击败他相当困难。

正在焦虑之中,也速该已经出手了,在对敌方面,也速该几乎很少抢先出手,但这次,也速该知道自己必须先出手,否则可能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血战擂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