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32章 金国阴谋

作者:黄易

叶克强向右一闪,依照速度,这一招叶克强本可避过,但奇事发生了,叶克强的左肩突向上一耸,本来避过的剑刺穿了他的肩肿,一声刺耳的脆响中,叶克强同时身子一扭,用自己的骨头别住影的剑,右手挥剑截向影的臂膀,叶克强的手法虽没有影的快,但影的剑尚被叶克强的肩骨镶嵌着,无法抽出,只好弃剑松手向后跃。

影的这一剑,是已留了后手的变着,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叶克强一上来使用这种打法,以自己的身体来阻止自己剑的运行,在他的剑手主涯中,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拼命彪悍的对手他遇见过不少。但他们拼命都是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才进行的,因此有很强的征兆。而叶克强在尚未相互接触便拼命,的确匪夷所思。

依照影的推算,叶克强至少可以和他拼斗三十招以上,由于完颜烈等人的讲述,对于叶克强超强的战斗耐力,影心中早已有防范,时刻戒备叶克强的两败俱伤打法,但他千算万算也没料到叶克强竟然采用这样的一种打法。

场上形势紧迫,哪容得影半点犹豫,虽然手中已经没有了剑,但影的武功依然不容忽视,虽然他处在下风作用”。指出了同资产阶级思想意识进行不可调和斗争的必要 ,但叶克强却占不了丝毫便宜。

“轰”,又是一声大震,叶克强被踢得仰面倒在台边上,那把插在肩肿上的剑将他钉在了地上、而影却被他逼下了台。

“好!我服输!”站在擂台下的影竖起了大拇指。“你不惜肩肿刺穿受我一剑,而逼我宝剑离手,你不惜身受重创却不能伤我分毫的代价将我逼下擂台,虽然我击伤了你,但我却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叶克强身受重伤,简直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艰难的拔出肩肿骨上的剑,缓缓的翻身立起。

叶克强的嘴角也有血丝不断的外溢,摇摇晃晃地站不大稳,也速该和忽忽儿双双跃上擂台,一左一右将叶克强扶住。

叶克强喘了一大口气,对坐在金龙椅上的完颜烈道:“全蒙古联盟的汗位可是我们这一组获得了么?”

完颜烈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说道:“是!我这就回国去禀告大金皇帝,让他正式册封!”

但也速该此时却沉喝一声道:“我蒙古的汗不需要大金的册封!”

完颜烈的脸色铁青,但他也是一个老于计谋的人,当下微微一笑道:“我只是照皇帝的旨意办事,希望蒙古能够统一。至于究竟要怎么办,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罢,向铁木真瞪了一眼,掉头走了,影默不作声的,也跟着离去了。叶克强看着完颜烈一行离丢,似乎再已撑不住了,向后一倒,便人事不省了。

当叶克强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现出的是忽忽儿,忽忽儿眼睛红肿,显然是哭过了的。叶克强心中一阵感动。开口问道:“怎么是你一个人,大哥呢?现在什么时候了?我昏睡了多长时间。”

忽忽儿道:“也速该大哥出去巡夜了,你已经躺了三天了,我担心死了,很怕你就这样死了!”说着,眼泪就又要流下来了。

叶克强动了一下,这才发觉他的左肩已扎上了一层很厚实的绷带,他伸出左手轻拂着忽忽儿的头发道:“我是上天派来的神,怎么那么容易就死呢?”

忽忽儿把叶克强的手捧着,放在自己的脸旁抚摩着,含情的眼睛盯着叶克强,那情形有说不出的温柔。

忽忽儿道:“你的确是上天派来的,是上天送你到我身边,可我不相信你真的是神!你是从哪儿来的?”

这是叶克强自来到这个时代所遇到第一个提出这个问题的人,一时之间,他也不知如何做答。沉吟了半晌。叶克强道:“关于我的来历,的确很神奇,也许是你不能够理解的,如果有机会我会讲给你听的,但是我有预感,我将回到我那个时代,所以我们之间不可能有结果,你是个很可爱的姑娘,我也喜欢上了你,可我不能伤害你,请原谅!”

忽忽儿眨着大眼睛,似乎对叶克强这番话没有听懂。轻位了一会儿。忽忽儿含泪道:“这些我都不想听,反正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停了一下,忽忽儿以道:“我为你唱一支歌好吗”

叶克强知道草原上女子的豪爽,点了点头。就听忽忽儿轻声唱道:“

朵朵白云山边吹来

随风追着她的爱

千里万里

一旦相聚,就永不分开

化为雨

也要和成泥

生生世世永不离。”

悠扬的歌声,轻轻浮荡在叶克强的耳朵,一丝丝不禁带着他的思绪回到了他的时代,他想起了他的美娟。

他和美娟是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叶克强父母早丧,从小他的自立性就很强,那时他们两家都很穷,美娟从小长得漂亮,因此有不少坏小子打她的坏主意。叶克强就象一座大山似的保护着美娟,那些坏小子总是仗着人多势众,可叶克强敢拼,虽然每一次那些坏小子都让叶克强赶跑了,可叶克强也是伤痕累累,那时美娟也是小心翼翼的给他包扎伤口,给他用冰块镇疼消肿,也给他唱着歌曲,当那些坏小子再也不敢欺负美娟的时候,叶克强和美娟相恋了,蓝天白云,沙滩、椰子树,歌声串串,月光溶溶下,两人海誓山盟,共诉白头之约。

想着想着叶克强不禁眼角润湿。

忽忽儿忽然不唱了,盯着叶克强,叶克强怔怔地道:“唱呀!你唱的真好听!”

忽忽儿微微一笑道:“你肯定是在想小豪的妈妈了,若你真是天上的神,那小豪的妈妈一定是天上的仙女。一定长得非常漂亮,要是有机会真想见一见她!”

叶克强叹一口气道:“她的确是很美,但她已经死了!”

“能跟我讲讲吗!”

“好吧!忽忽儿,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给你讲讲我的故事,但现在还不行!”

忽忽儿乖顺的点点头,然后将身子伏贴在叶克强胸上。

“还痛吗?那个神秘的影真是可恶!”

“不痛了,那个影也许是被逼的,我看见他几次神情都很痛苦的样子,可能有难言的苦衷嘛!”

忽忽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靠在叶克强的身上,听着叶克强的心跳。

“咳!咳!”也速该边装着咳边往内走。

忽忽儿脸倏的一红,站起了身。

叶克强也欠了欠身子,喊了声:“大哥!辛苦你了!”

也速该笑道:“二弟为何如此见外呢?你为了我们大家受了这么重的伤!我怕完颜烈那金狗会趁机报复。”

叶克强忙问道:“这几天情况怎么样!”

“完颜烈那方面没什么动静,铁木真来过,合察勒他们一直跟完颜烈搅在一起,不知要搞什么鬼,不过他们一直还没有什么不利于我们的行动!”

“那个叫影的人情况怎样!”

“这个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那完颜烈有没有再提什么全蒙古大汗的事!”

“这倒没有,只是他说派人去请册封什么,谁稀罕他那玩意!”

“完颜烈那老狐狸不可能就这么完事,他可能还会有阴谋手段来对付我们!”

叶克强此时真后悔当初历史没学好点,他若知道了也速该和完颜烈的对敌历史,也不用在这瞎操心了,按照历史发展就行了。其实他根本不知,那一场时空转换,已经改变了历史,历史已不可能按照原来的模式发展,也许有一天他回到他自己的时空中的时候,历史的主角可能已是他叶克强或者是叶英豪了。这是后话。

“大哥!忽忽儿你们累了,早点回房休息吧!”

“好,我就去休息,夜晚小心点,不妨碍你们了!”

“哇操!什么话!”叶克强不禁在心中暗暗骂道。

躺了一会儿,叶克强惊异的发现忽忽儿竟然还没有走,他不由道:“怎么,你还没有走!”

“神,我这几天一直都住在这帐篷里,怎么你一醒就要赶我走,昨天晚上昏迷中你还喊了我名字呢?”

这一下叶克强算是被忽忽儿唬住了,心中暗想:“难道我真的喊了她的名字:怎么我没觉得我梦见她呀!”这话他也不好问出口,只好闷在心里,但总觉得不大对劲,“幸好,我只是昏迷,没有醉酒,要不然,她可能会象索娜那样说我跟她还有那么一回事,不行,这样做太危险!”

镇定了一下心神,叶克强道:“你去睡吧!辛苦了三夜,你应该好好睡一觉了!”

“只有睡在你旁边我才能睡着,你若让我去旁的帐篷里,我反倒睡不着了!”

叶克强这下实在不知说什么好了,他觉得女人就象牛皮糖一样,甜是甜,只是粘上了便甩不掉了。

叶克强长叹一口气,也速该还赞叹自己有本事,也许谁输谁赢,只有自己知道。

叶克强体质的确很好,没过几天,他便完全好了,只是左臂转动不大方便。

叶克强担心小豪的安全,便和也速该商最回弘吉刺部。铁木真早上来过一次,说完颜烈有请,大概是商量全蒙古大汗的事。叶克强本不打算去,但也速该说事关全蒙存亡的大事,叶克强必须去,否则前面比武就没有丝毫意义。

叶克强想了想,便同意了。

当叶克强、也速该到达完颜烈的帐中时,那里已挤满了人,七个部落,除了脱黑塔走了之外,其余人都在,干亦刺惕部的阿坛忍和塔塔儿部的铁木真对也速该等人较熟,因此二人先迎了出来。

铁木真殷情问道:“神的伤势好些了吗?”

“多谢关心,已经完全没事了!”叶克强微微皱了下眉头!

阿坛忍则迎着也速该道:“也速该大哥你的确是我们蒙古的真正英雄,你来当我们的汗,我阿坛忍最服气!”

完颜烈也迎了出来,首先向叶克强和也速该问了声好!

叶克强不冷不热的道:“完颜王爷请我们来,有何用意,不妨直言!”

完颜烈这次显得非常大度,笑着对叶克强道:“神的武功和机智,我们在比武大会上已经见识过,堪称一代人杰,今天我们主要是给神庆功摆酒!”

“不会是鸿门宴吧!”叶克强又是一声冷笑。

“那怎么会呢?”完颜烈看样子还是有点学问的,至少他懂得鸿门宴是什么,也速该和忽忽儿则睁大眼睛望着叶克强,那意思是让叶克强能否解释一下,叶克强道:“完颜王爷的酒恐怕不那么好喝吧!”

完颜烈今天的脾气可谓是好得很,任凭叶克强怎样冷嘲热讽居然如无事一般,叶克强不由暗自惊诧:“几天不见,完颜烈的脸皮工夫进步得令人吃惊。完颜烈是个很懂得享受的人,这一点从宴会的珍馈上可以看出,有许多菜是叶克强在这个时空来从未见过的,虽然他在弘吉刺部的地位崇高,那里的生活条件也不差,但今天的排场,叶克强还是第一次见到。

在叶克强的记忆中,这样大场面的宴会还是在一次全军大比武中获得第一名后,总统设宴请他们时才出现过,但菜比这差多了,至少没这么多花样。

这里的每一道菜,看得出都是经过烹调师傅几天的精心准备而制成的。叶克强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他也想知道完颜烈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葯,与也速该忽忽儿对望一眼后,三人在已排好的座位上坐下。

“各位首领,各位草原上的英雄,我完颜烈今日能和各位聚在草原上,乃三生有幸之事,今日各位须纵情欢饮

叶克强提防着酒中有毒,连忙用电脑进行扫描分析,发现酒并没有问题。

叶克强心中暗想,他妈的,这老狐狸,高压不行,便进行怀柔,这手段也真不赖,且听他会怎样说下去。

“本来想早几天摆这道宴,不过,因为我们草原上第一英雄弘吉刺部的神和李儿只斤部的也速该在伤重调养,所以推延几天,来,我们大家敬他们一杯。

说完,完颜烈首先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众部落首领亦是一口喝尽,蒙古人善饮,以豪饮为英雄气概,若是敬酒不饮,就有轻视的意思,叶克强不愿得罪众部落首领,只得将酒一饮而尽。

蒙人平时喝的都是马奶酒,酒烈而膻味浓,而这次完颜烈宴客的酒却是专程从大都运来,乃是金国从宋朝掠夺而来,酒醇香绵长,看佯子此番完颜烈当真花本钱不少。

北方苦寒,水质又不怎么好,众部落首领虽位尊权重,但几曾尝过这番美酒,当下一个个开怀畅饮。

完颜烈似乎也喝得异常高兴,大声下令道:“来呀!将酒杯换成酒碗,今日一醉了愿!”

“从今以后,蒙古就将在神和也速该的领导下,我们大全国也就不必再为你们蒙古伤脑筋了。”

也速该本就与金国有仇,这次强忍着怒来赴宴,只是为了探听金国对他两人以及全蒙古的阴谋,所以就一直就闷在那儿喝酒一言不发,这会儿听完颜烈这番话,不由冷笑道:“看不出金国还有这么一分心意!”

完颜烈道:“战祸一起,遭殃的是老百姓,我是不愿看见大金国的士兵和蒙古军民争斗丧失。如若组成联盟,由你们二人来治理蒙古,不是很好吗?”

“我大金皇帝已经快马传旨,要即刻宣两位去大都听候册封呢!还准备在此地为二位建一座城堡!”

叶克强心中暗骂:“老狐狸,这诱惑还真不小呢,只怕我们这两个英雄是大金国的傀儡吧!你以前那种趾高气扬的态度怎么不见了。”但表面上他却不动声色,任完颜烈表演

也速该低着头喝闷酒,完颜烈从怀里拿出一张图纸来,指着图纸向众部落首领道:“这是宫殿的草图,它将成为蒙古草原上最漂亮的地方,还满意吗?神!”

完颜烈素知也速该脾气,他不敢向也速该自讨没趣,只是将手中图交给铁木真,由铁木真交给叶克强,以避免不必要的尴尬。

叶克强接过图纸,只是默不作声,完颜烈道:“到时神就可以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住在一起了。”边说边用暖昧的眼光扫向忽忽儿。

忽忽儿脸庞红扑扑的,看样子,忽忽儿已喝了不少酒,老实说来,忽忽儿对完颜烈和铁木真等人一点好感也没有,但今天似乎觉得他们也有可爱的一面,女人很容易就被爱情迷昏头脑,弄得智商为零,没有了一点判断力,忽忽儿含情的望着叶克强,叶克强在大庭广众之下还真有点受不了。“他妈的,我一个二十世纪的大男人怎么对这丫头发虚!”叶克强心里暗叹,对面的合察勒站起来,邪邪地对叶克强道:“这次大结盟,神的收获不小呀?公主也不赖呀!”

忽忽儿纵是再大方也受不了这样的话语,柳眉一竖道。“老娘总觉得你不会说人话,说出的话就从来没让人高兴过,是不是又想尝鞭子了!”

合察勒在酒宴前就曾被完颜烈警告过,但几杯酒下肚,然后又看见忽忽儿对叶克强那种含情的样子,心中嫉火焚烧,一句话脱口而出,被忽忽儿这劈头一阵乱骂,忍不住就要发作起来。

完颜烈见势不对,忙举起杯来说:“玩笑呀玩笑,一切不可当真,喝了这一杯,从今以后,大家就是联盟中的一家人了,以前的恩恩怨怨一笔勾消。

阿坛忍找上了也速该,道:“不管他什么金国大使,我们来干我们的。”

完颜烈的确是个老狐狸,在意识到用强不能征服蒙古后,怀柔的一面立即体现出来,一会儿为英雄干杯,一会儿为美人干杯,在场的除了叶克强和也速该没有被迷昏外,就连忽忽儿也被弄得晕头转向,以为这里是在为她和叶克强的婚礼举行宴会呢。

叶克强心中也有了自己的安排,因此宴会上并没有再继续给完颜烈难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