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33章 深夜阻杀

作者:黄易

宴会结束时,时间已是深夜了,虽然叶克强和也速该没有喝多少,但江南名酒后劲十足,加上草原上夜风冷凛,他们的头多少有些昏昏沉沉。

忽忽儿早已不醒人事,叶克强没有办法,只好抱着她骑在马上。

草原上的月亮很圆,天也很蓝,几乎没有什么星星,骑马走了一阵,忽忽儿突然吐了起来,也速该带着几分醉意骂道:“送上门的女人就是麻烦!”

叶克强忙着照顾忽忽儿,忽忽儿吐了一阵子似乎清醒了一些,刚巧听清了也速该的这句话,不由向也速该骂道:“要不是看见你是神的大哥份上,我早就一鞭子抽过去了!”

也速该笑着说:“我知道我是沾了神的光,但别忘了我是神的大哥,你以后也要喊我做大哥才是!”

“喊你个大头鬼,为大不尊。”忽忽儿嘟起红嘟嘟的嘴chún满脸不高兴地道。

也速该和叶克强都被忽忽儿的神态给逗笑了。

叶克强笑道:“不知蒙力克,统达他们在家中怎么样了,小豪不知惹什么祸没有!还有大哥的孩子铁木真不知怎么样了。”

也速该笑着道:“我那儿子铁木真单纯了点,但还不算是太调皮,他和小豪,应该已经相识了。”

“这里的事情一了,我们就马上回去,也让我好好看一看那英雄宝贝侄子!”

“玉不琢不成器,铁木真就要靠三弟教导了!”

“他将是个大英雄!”叶克强轻叹一“声,他真想将他所知道的告诉也速该,也让他分享一下快乐,但他不知道该怎样说才能让也速该理解,他不愿骗也速该说他知晓过去未来,只好避而不谈。

“在二弟的教导下,我的儿子一定能成为草原上的大英雄!”也速该自豪的道。“小豪更不赖,他们兄弟俩一定会让草原上所有的人仰望。”

叶克强心中暗自好笑:何止是草原上的大英雄,铁木真将青史留名,成为影响整个世界的人,大元帝国的疆域将横跨欧亚,连莫斯科也只是它的一个附庸国。这些叶克强当然不会说出口、只是微微一笑,好笑之中却有一丝惆怅。他已经知道了也速该的儿子铁木真的将来,但对叶英豪的将来却无从把握。

李豪政的话还时常索绕在他耳边,说不定哪一天光明垦和黑暗星的人便寻找到这个时空来了,在这个时空内,叶贞强还能把握住自己的几分命运,到了那个光明星人的时空,叶英豪能适应吗?叶克强一点把握也没有,他无从想像叶英豪要遭遇什么,他们父子会分离吗?望着天上的明月,叶克强不禁陷入沉思。

“你在想什么,神!”

怀中的忽忽儿早就耐不住沉寂了,叶克强道:“我在想将来,将来会是什么样子!”

忽忽儿脸一红,显然她是误会了,将来是什么样子,在忽忽儿的脑里泛出一付甜美的图象,嫁给叶克强,然后和他主一大堆孩子,每一个孩子都象叶克强那样有强健的体魄,忽忽儿完全沉浸在幸福的幻想中,她哪里能想到叶克强根本就不是想的这个,并且和这有很大差距,时间相差近一千年,距离也许是一两亿光年,要让蒙古最好的马跑,跑到最后可能那些马都不知要进化成什么动物了。

人的进化史也只有三四百万年的时间,光速是马速的一千八百万倍,也就是说用最好的马也要跑一千八百万亿年,地球形成也只是那么三四十亿年的时间。

叶克强不是不愿意把这些讲给他们听,只是他自己也弄不懂这些问题,时空转换机制,爱因斯但相对论,所懂的人本来就少,也许这在光明星那儿是个小学教程的问题,但对于来自二十世纪的叶克强来说已经是无法透彻理解,说给十二世纪的蒙古人听,三个人中起码有两个人会弄得神经错乱。

夜风静静地吹着,月光将三人的影子拉得老长,叶克强本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不知为什么却觉得今晚感触特别多。

忽忽儿被叶克强搂着,一颗心咚咚乱跳,早就沉浸在幸福的陶醉中了,也速该虽是粗人一个,但也懂得些情调,一直没有开口,这也许得谢谢那个道号长春子的丘处机道士。

一段不长的路,三个人晃晃悠悠走了近两个时辰,草原露重,也速该,叶克强衣襟中已润湿,虽是练武之人,体魄强健,但还是有些受不了,忽忽儿感觉不到,她的整个身躯偎在叶克强的怀中,沉沉地竟已睡着,嘴角噙着笑,或许梦中正在替叶克强生第十八个孩子吧!

叶克强低头看看怀中的忽忽儿一会儿,抬头对也速该道:“这也许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个夜晚,很久没有这么开怀畅饮过了。”

此刻,叶克强虽然觉得时空变换来去有点不可思议,但他却觉得这也十分难得,毕竟从来没有人象他有这样的经历。

突然,不远处有几声西西响声,叶克强一楞,忙用脑电波向电脑下令扫描搜索,电脑的扫描分析结果告诉叶克强,来的人是四名男性,就蹲伏在距离他们不过十余丈远的前方左右两侧,也速该好象也听到了那声响,侧过头看看叶克强,叶克强低声对也速该道:“大哥,前面有四人埋伏,看样子,似乎对我们有所不利,不如先下手为强。”

也速该点点头。

叶克强轻轻拍醒睡在怀中的忽忽儿,忽忽儿睁开惺松的睡眼,张口打了个哈欠,那情懒的模样,不禁让叶克强哑然失笑。

叶克强轻声对忽忽儿道:“有敌人来犯了,等一下你自己照顾自己。”

忽忽儿心里虽然不服气,但不知怎的,却还是很温柔的点点头,关于这一点,忽忽儿自己也十分纳闷。

月色虽好,但十余丈远也只能看清轮廓,四名黑衣人伏在草中,对叶克强已发觉他们的事毫不知情,仍伏在草中,拿着兵器,眼睛紧紧的盯着叶克强等人。

也速该、叶克强、忽忽儿佯装不知,继续策马前行,四名黑衣人素知也速该和叶克强的厉害,心知此次伏击必须一击而中,否则自己四人很难全身而退,蹄声愈来愈近,四人也愈来愈紧张。

叶克强、也速该的马在离四人暗伏处三丈远的地方忽然停住了。

四名黑衣入不由一怔:难道自己的行踪已被叶克强发现了么。但他们又不愿立即现身,因为他们知道,凭他们手底的功夫与叶克强真打实斗,绝不是对手。

叶克强的电脑在不停的扫描,四名黑衣人虽伏在长草中,但他们的姿势,以及预备攻击的部位,甚至即将发生的变化,都已在叶克强的心念之中。

左侧的两名黑衣人背微微弓起,两腿曲蹲,这是一个扑击的预备式,这两名黑衣人准备攻击上三路,右侧另两名黑衣人,身子微侧,一腿弓,一腿蹦,这是鱼跃的预备式,无疑这两名黑衣人是要攻击下三路,由他们所形成包围圈的方位来看,显然这次伏击是专门对付一个人的——他们心目中弘吉刺部的神,一个可能会破坏大金国统一一全蒙计划的人。

但他们不可能想到,叶克强来自于二十世纪,除了具有他们望而生畏的武功,他身上还配置着近乎宝物,在另一个星球上叫电脑的高科技产物。

叶克强停住了,这无凝打乱了黑衣人的计划,正当四人犹豫着要不要现身出手之际,叶克强抢先发动了,他要对付的是将攻击下盘的两名黑衣人,他知道攻击下盘的人重心低,可以很好的变换姿式,而攻击上盘的人,重心稍高,变化起来,身子不易保持平衡,变化少。

“挽弓当挽强,”叶克强身子初愈,又喝了不少酒,但这丝豪不影响他的出手速度,出招准确。

当叶克强身子移动的时候,也速该也出手了,叶克强向左扑,他向右扑,他自然不象叶克强那佯对敌方的攻击方向和姿势把握的那么好,他只有用打草惊蛇这一招了。

四名黑衣人是完颜烈手下的八勇士中的狮、豹、鹰、隼四杰,叶克强对付的是雄师塔克尼和猎豹忽突两人,这两人看叶克强已经扑至,并且手中长剑指的俱是要害部位,心知行踪已露,此时不拼已不行,一个纵身窜了出来,两人使的是刀,并且是具有南派风格的地趟刀。

金国国力强盛,网罗的人才确实不少,这地趟刀本是北宋呼廷世家的功夫,曾用来对付过骁勇的大辽骑兵,这塔克尼和忽突也会这种武功,看样子,完颜烈帐下似乎奇人不少。

叶克强对地趟刀的刀法自然很熟悉,在特战队里,每一个特战队员都熟悉这种刀法及破法,为了减小敌人的枪弹攻击面,他们必须在地面翻滚中防守和攻击,他们曾研究过地趟刀法,并且从地趟刀法中学到很多东西,也曾对地趟刀法中进行精简改动,使得地趟刀法多了很多变化和精进。

叶克强虽然对他趟刀法相当精通,但塔尼克和忽突的功力不差,对付起来也并不简单,这两个家伙的功夫比那哈尤量、哈迷量的功夫高出许多,若不是叶克强先动手,现在不一定是叶克强占尽上风。

经过了好一阵子地拼杀,终于在金铁交鸣中,叶克强的剑分别刺穿了塔尼克的咽喉,挑破了忽突的颈总动脉,两人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倒在地上死了。

当叶克强住手的时候,也速该已经把神鹰隆巴多,恶隼图呼尔库解决掉了,其实忽忽儿也动了手。

当隆巴多和图呼尔库受惊扑起的时候,也速该立即辨明了他们的方位,打草惊蛇的那招虚式也立即变成实招,七星剑法凌厉的剑招分别攻向两人,隆巴多和图呼尔库不愧名号神鹰、恶隼,轻功奇佳,再加上两人合作多年,纵横合扑之术已然炉火纯青。一时间和也速该打得难分难解。忽忽儿看得性起,不觉技痒,她虽然关心叶克强多一些,但叶克强不准她多事,她不敢去帮叶克强,再者叶克强已占尽上风,因此,她只好去打隆巴多和图呼尔库的主意。

忽忽儿的鞭法不错,尤其象今晚在这么美的月色下,躺在叶克强那么宽大的胸怀中做着美梦却被吵醒的时候,她的鞭法在轻灵之中就增添了许多力道。

隆巴多和图呼尔库对付也速该一个就已经快顶不住了,这时旁边又多了一条象灵蛇一样的鞭子,这让他们怎么受得住,眼见无法抵挡住也速该和忽忽儿的联手,两人同时打定了逃的主意,正当隆巴多和图尔库准备溜的时候,他们合扑的战术立即漏出了破绽,也速该的剑极快,刺穿了隆巴多的心脏,同时忽忽儿的鞭子也卷上了图呼尔库的脖子,图呼尔库不能动弹丝毫。

当也速该用剑逼住图呼尔库的脖子时,这才发现图呼尔库已经嘴角乌青,耳、鼻。口,眼中都有血丝溢出,也速该连忙用手去探图呼尔库的鼻息,哪里还有气在,忽忽儿早已把图呼尔库给勒死了。

叶克强回头望着也速该,也速该苦笑道:“没有一个是活的了!要是忽忽儿的鞭子能再轻一点就好了!”

叶克强笑笑道:“不需要活口,这些人肯定是完颜烈的人,不过就算是活的,我们也不可能和他们当面对质,完颜烈那个老狐狸肯定安排得有后手,与其留着活口惹些麻烦,不如杀了安心,这样完颜烈只有哑巴吃黄莲了!”

也速该道:“这个完颜烈,我看我们还是把他杀了安心,否则,我们就是再三对他忍让,他以后还是会对我们的部落下手,不如先下手为强!”

忽忽儿也道:“完颜烈已害得我们够惨了,我们从未主动找过他的麻烦,就是不杀他,吓吓他也好!”

叶克强想了想:“好吧!不过完颜的行宫守备一定很森严,明桩暗椿一定很多,我们得计划周详,再者我们各自的部落也需要做些准备。”

也速该道:“我估计,完颜烈这次行动失败,他就会对我们的部落进行攻击,我们先行下手,给金国一个措手不及,也许更好一些。”

叶克强点点头,赞道:“大哥现在分析事理越来越中肯了!”

也速该道:“长期和足智多谋的神在一起,就是笨蛋也会变聪明的,何况我也速该并不太笨嘛!”

叶克强笑道:“大哥大过奖了!”

也速该道:“别文诌诌了,这是事实,只不过有一个人例外。”

忽忽儿一听便知道也速该肯定义说不出什么好话来,不由扬起鞭子,作势要打,口中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也速该道:“难道你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恋爱河中的女人、和生过羊羔的羊一样笨!你现在不是在恋爱么?”

忽忽儿心中虽然对这句话已有赞同,从自己对叶克强的言听计从中她好象觉得自己确实笨了许多,但她觉得这种笨的感觉很好,不过无论如何她也不会把这些话告诉也速该,她回答也速该的是她挥下的鞭子。

也速该自然不会让鞭子落在自己身上,跨上马背,一溜烟似的,便朝他们的营地驰去。

忽忽儿两腿一挟马腹,立即朝也速该追去,幸好在追的同时,她解开了系在马鞍上另一匹马的僵绳,不然叶克强可惨了。

叶克强看着忽忽儿远去的背影,摇摇头道:“谁说她笨,她笨的话,就会把这匹马也带走!”

跨上马,叶克强也向两人追去。

也速该、叶克强的年龄都已不小,但他们与忽忽儿在一起时,就会感觉到自己依然年青,这个刁蛮可爱的公主的确给他们带来了不少欢乐。

忽忽儿终于追上了也速该,但她的鞭子最终还是没有打在也速该的身上,因为她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她最不愿看到的人。

这个人是影。影就站在也速该的对面,他的手中没有剑,背上也没有剑,似乎并无敌意,但没有剑的影依然令忽忽儿很不舒服,忽忽儿忘不了那次擂台上,影令她颜面大扫,令她在心上人的面前出了丑。

“你来这里来干什么?来送死吗?”

“忽忽儿,不要这么没有礼貌!”后面的叶克强已经赶了上来,及时喝住了忽忽儿。

天下只有一个人能这样命令忽忽儿,忽忽儿也只听这一个人的,这一个人便是叶克强。

“神,你还好吗?”影的语调低沉,但叶克强听得出里面的关心之意。

“谢谢你的问候!”叶克强笑了笑,“我一直都很好!”

“现在,你们最好离开塔塔儿部,要不,就来不及了!”影似乎显得有些焦急。

“为什么?”叶克强追问一句。

“一时三刻也说不清,反正你们三人现在很危险,忽忽儿的手下现在可能已经全部被俘了,你们武功虽高,但我们的人很多,铁木真和合察勒也参于了金国方面的行动!”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叶克强问道。

“因为你是个英雄,因为我佩服你!”说完影飘身而去,很快,便消失在夜色迷茫中了。

也速该看着影那瘦长的背影,大拇指一翘,道:“是条汉子,可惜却在完颜烈那老狗手底做事,未免大有点委屈他了!”

“什么英雄好汉,鬼鬼崇崇的,我看说不定他们在耍什么诡计呢?我的手下也不是吃素的!”忽忽儿咬紧牙关!

“我看这个消息是真的!影不是坏人,可能他有难言的苦衷,完颜烈这老狗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下一步的计划一定就是要攻打弘吉刺部了!”

叶克强担忧的又道:“我没想到完颜烈这么快就撕开假面具。”

“我得去救我的那些手下!”忽忽儿拍马扬鞭就向营地奔去。

“不行,忽忽儿!这样去很危险!”

“我不管,我的那些手下不能死!”

“可是敌人很多,我们去了也只能白白送死!”

“忽忽儿,不能去!我想你的那些手下现在已经全部遇难了,我们现在去也晚了!”

“难道他们就白死了吗?”忽忽儿哭出声来。

叶克强的心中也很难过,这些日子他和也速该的生活都是由忽忽儿的手下照料的,他和这些撒勒只兀惕部的汉子们之间已经产生了很深厚的感情。

“血债血还,我们现在就去完颜烈的行宫,也闹他个天翻地覆!”也速该咬牙切齿。

“是得对付完颜烈这家伙!”叶克强刚才沉默了半天,在他的大脑中,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计划。

“大哥,我们现在去进攻完颜烈的行宫,人手不够,硬拼肯定吃亏,我想用火攻,先用火烧乱完颜烈的阵角,混乱中我们下手就容易多了。我们可以同时放火,这样就让完颜烈不知我们到底有多少人,主要从哪个地方攻入。”

月已西沉,完颜烈的行宫内依;日灯火辉煌,显然这个完颜烈不是个庸俗之辈,为了除去叶克强,他处心积虑,今晚誓在必得。分派出去的入马已全部出发,留在他身边的只剩下四人,跟踪叶英豪、蒙力克任务失败了的龙虎二杰哈迷量、哈尤量以及被忽忽儿的鞭子抽回去的疯狼尤达和大力熊克拉克。

叶克强、忽忽儿、也速该已摸至完颜烈的行宫旁,三人隐蔽身形伏下,叶克强向电脑发出命令对整个行宫进行三唯立体扫描,行宫由十八个帐篷组成,分作三层,最外一层有十二个帐篷,看样子是普通金国士兵住宿,中间一层是五个帐篷,这应当是完颜烈所聘请的高手所居之处。

最中间的帐篷上面搭制金顶,内面豪华奢侈,这便是完颜烈的帐篷,这个帐篷极大,被分隔成好几问,完颜烈住在最中间,叶克强着重对中间的帐篷进行了多层次扫描,他发现完颜烈的帐篷里机关重重,在那大帐篷的外间里,还住着几个人,这几个人是完颜烈的心腹将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