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34章 王爷之死

作者:黄易

完颜烈正在等待消息,他相信他这次的计划应该是完美无缺的,狮、虎、鹰、隼的组合再加上剑术无双的影,说什么,叶克强他们也逃不掉,即使他们三人能逃脱,回到营帐中,埋伏在帐篷里的士兵也会将他们乱剑砍死,想到这儿完颜烈不禁笑了出来。

“来啊!将丽娘给我喊来!”这是完颜烈的一个习惯,每当他高兴的时候,他都会喊一个女子来分享他的快乐,至于那个女人是不是快乐,是不是愿意和他一起快乐,完颜烈是从来不管的。

不一会儿,从营帐外进来一个女子,看装束这女子是南朝人,模样俊俏,她脸上的笑容一看便知道是装出来的。完颜烈对他的主子完颜亮唯一满意的一点便是送了这么一个绝色女子来。治理蒙古这个地方的确很辛苦,劳累且不一定治理得好,以前蒙古还好管,可自从出了一个弘吉刺部的神后,完颜烈简直就不好过日子,从几次交战的形势来看。完颜烈没占任何上风。

完颜烈的心情一直不好,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大金国的第一号人才,但全国向南宋用兵却没派他,而是派的那个完颜兀术,中原地带富饶阐述伊斯兰改革理论的著作有《伊斯兰宗教思想的重建》等。 ,这个完颜兀术一定捞得了不少好处。

幸好,完颜亮并没有忘记身在蒙古的完颜烈,他特地从完颜兀术掠来的南朝美女中挑选了这个人间绝色的丽娘赐给完颜烈。

南国娇娘较之北国佳丽多了一份天然的柔媚,不过完颜烈并不懂得怎么来欣赏,只知丽娘是他的荣耀,这是大金皇上赐给他的女人,这表示皇上还是很看重他完颜烈的。

“坐下,丽娘。”完颜烈露出了自认为很得体的笑容。

但丽娘却觉得十分惶恐。因为每当完颜烈露出这样的笑容,她便会遭一次殃,遭殃的前奏,便是让她斟酒。

“丽娘!斟酒!”果然,完颜烈指着桌上的两个酒杯说道。

丽娘皱了皱眉头。

完颜烈心中高兴,他最喜欢做的就是看见别人听他的命令做他不愿做的事情。

丽娘斟满了酒,顺势坐在了完颜烈的腿上,这是丽娘在挨过三次打后才形成的习惯,二年多的北国生活已令她学会了忍受,她再也不是当年一笑倾城的秦淮河上当红歌妓杜丽娘,而是一个专供完颜烈泄慾的工具。

“丽娘!是不是想家了!”完颜亮满脸的笑容。

杜丽娘心中很奇怪,这个老怪物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任何一个人忍受时间长了便会变得麻木,丽娘也早已学会了曲意奉承。

“跟王爷在一起怎么会想家呢?”

“丽娘,快了,很快你便可以回家去看一看了,我治理好了蒙古便和你回中原去看一看。这一天就要来了!”

完颜烈很得意的笑了起来。

丽娘心中实在是高兴,她可管不了是谁在治理天下,她只是特别怀念江淮烟柳那种雾笼江滩月笼沙的月夜风景,这蒙古北地实在是太寒太苦了。

“谢谢玉爷!”

“既然有意谢我,那还不赶快唱只曲儿给我听听”。

“是!王爷”丽娘拿过了瑟琶,轻拨慢捻了几下,轻启朱chún唱道:“江南形盛,……差参十万人家……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歌声曼妙,听得完颜烈眯着眼只点头。完颜烈确实也算得上是个人才,至少他听得懂这小曲。

此时,叶克强正伏在离帐篷三十丈远的地方。他轻轻告诉了也速该、忽忽儿帐中的布置,当他发现在完颜烈的行宫后五十丈远外是个马棚时,心中亦有了逃脱的计谋。

也速该和忽忽儿对叶克强的眼力吃惊不已,但他们早已习惯了发生在叶克强身上的种种奇事。

叶克强道:“我们的计划需要略作改动!”他吩咐了一阵子,三人隐退身形向金帐后的马厩摸去。马厩里此时只有四个士兵在看守,其中两个踱来踱去站在门口,另两个已经蹲在门口,靠在棚壁上睡着了。

叶克强和也速该迅速的贴近马厩,那醒着的两个士兵刚反应过来,正准备呼救厮杀便被叶克强和也速该制昏在地。

也速该和叶克强的动作极快,几乎没有什么声音,那两个睡着的家伙还在睡着。也速该和叶克强将他们制昏后。向忽忽儿打了个手势。

马厩里大概拴了近五百匹马,叶克强吩咐忽忽儿在此等候策应,一旦看到完颜烈的行宫火起,便放马出厩去接应他们,说完就和也速该迅速离去。忽忽儿虽想跟去,但心中知道此时任性不得,只好紧张的盯着完颜烈行宫的方向。

此时,月亮已完全沉下西山,天已快至拂晓。

叶克强和也速该在电脑的帮助下迅速的通过了最外层的帐篷,绕过层层机关,叶克强已摸至完颜烈的帐篷里。完颜烈此时正在和丽娘饮酒做乐,在这个时候完颜烈是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来打扰他的雅兴。曾经有一名士兵因为有军情禀报,结果在外帐就被杀了。

通过了最外层的帐篷和守卫者的住所后,完颜烈的帐篷中反而显得更安全,完颜烈的帐篷中没有人,只有设计巧妙的机关。

叶克强的电脑不停的扫描,这些机关设置在特战队队长的眼里当然是不堪一拆,看着这些机关,叶克强不禁想起当年拆弹的情形,那才惊险呢?有时,那简直是在和死神对赌,若有台外星人的电脑,他的一名好兄弟也就不会在一次拆弹事故中命丧黄泉。

当叶克强拆卸完了部分机关后挑开完颜烈的帐篷时,完颜烈正喝在兴头上,让丽娘口对口的与他度酒。见有人扫他的兴,不由大怒喝道:“他妈的不长眼的东西,谁让你擅自闯进来的!”

当他看清是叶克强和也速该的时候,不禁楞住了,叶克强这才骂了一句:“他妈的,你这条老狗,死到临头了还要威风,去死吧!”

蒙古草原上的两名顶尖高手联手出击,这是第一次,完颜烈心中一个冷惊,忙将丽娘一推,身子一滚,向桌子下的翻板滚去,翻板并没有翻过来,完颜烈的地遁也没能实现,完颜烈急得在心中直骂:这机关是谁弄的,老子一定要杀了他。

趁这一瞬,完颜烈又向床上跃去,床头、床脚、床沿都安得有机关的开关。床头的开关是在他的面前升起一块铁板。床脚的机关则是从帐篷边射进无数支毒箭,床沿的机关则是一个翻板的活扣,完颜烈很清楚,帐篷内的机关根本困不住叶克强和也速该,但在他想来,逃命应该没有问题。

丽娘被推向叶克强,叶克强不忍心伤她,轻轻将她接住,放在了一边。

意想不到的奇事发生了,机关没有一样能发动的,叶克强冷笑道:“如你不紧紧相逼,我们根本就不会把你怎么样,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我们,这是你咎由自取。”

也速该更干脆,举剑便刺,完颜烈虽说懂点儿功夫,但要对付两大高手联手夹击,他可不行,他边闪边喊,很快帐篷外便人声鼎沸了。

叶克强和也速该知事不宜迟,同时运用七星剑法刺出。

忽然,半声惨曝,完颜烈已身中两剑,一剑穿心,一剑透喉,另半声惨曝没叫来,他便倒地上了。

“点火!大哥”

叶克强手持长剑立在帐篷门口,帐篷外的士兵也开始集结,在一些将领的组织下向帐篷内冲。

帐篷内的火苗已经窜起,惊魂初定的丽娘喊了一声:“带我走!”

不知怎的,对这女子,叶克强有一些同情,当下也不容他多想,便喊声:“跟着我!”

此时,帐篷还未完全烧起,叶克强护着丽娘向外冲,金国的士兵也是训练有素,临变之际并不慌乱,一波一波地向叶克强、也速该猛冲,也速该的七星宝剑锋利,将冲向他的士兵的枪头全部削断,而叶克强相对来说就要吃力一些,金国士兵力大枪准,若不是也速该挡着正面的大多数士兵,叶克强早就身中数枪了,饶是如此,叶克强和也速该仍觉得双臂酸麻。

正在这时,蹄声雷动,数百匹马向帐篷冲来,原来忽忽儿看见火起,驱马过来接应。

忽忽儿从小在马背上长大,对马性极熟,在等待叶克强他们行动的时候,她便已辨认出这些马的几匹头马,她将头马的疆绳拿在自己手中,放开厩门,一把火放起,就朝完颜烈行宫冲来。

马匹受惊向外飞窜,看见几匹头马向完颜烈的行宫冲去,全都紧随其后,晓明前一段时间本就昏暗,马匹在火光聚惊之下,也不顾前方有无障碍,拼命向前飞踏。

“上马!”忽忽儿的声音即使在马匹群嘶士兵纳喊中也显得分外高。

金国士兵在还没弄清怎么一回事时,忽忽儿领着四五匹马已经飞奔了过来,退得快的躲过了马匹践踏。退得慢的,好几个都被马踏在地上。

也速该飞身上了马,叶克强提着丽娘,动作不怎么顺畅,此时,帐篷已经完全烧了起来,全国士兵的火把也燃了起来,完颜烈的整个行宫已如白昼一般,场面极混乱。

四五百匹马冲进人群后,方向就开始乱了起来,东冲西闯,全国士兵的箭阵刚刚布好,被马一冲,便不成队形,慌乱中,全国士兵用枪刺、用箭射,马在中枪中箭后负痛更加狂乱,整个营地如一团乱粥。士兵在这样的情况下已失去了统一指挥,不知是该怎样才好,此时一个个保命要紧,哪里还顾得上追杀也速该、叶克强等人。

“你抱着她干什么?”忽忽儿此时看清了叶克强手中提着的丽娘,眼泪几乎流了下来。

叶克强也不知该如何解释,他只好高声叫道:“我们先脱离险境再说。”

也速该道:“我的剑利,我断后!忽忽儿鞭长,她在前冲锋,二弟你居中策应。”

忽忽儿心中显然有气,一带马匹率先冲了出去,那些企图拦截的士兵,被忽忽儿的鞭子抽得东倒西歪。

叶克强紧随其后,他怕忽忽儿有什么意外,果然,忽忽儿只顾伤敌,根本就不顾防守,叶克强跟在后面,不断的将刺向忽忽儿的枪挑开。

一行四人终于冲出士兵的包围圈,天色昏暗,马匹又四处冲散,金兵也不知朝哪个方向去追,叶克强、也速该等人杀了几个零星的追兵后,便摆脱了金兵的追踪。

叶克强利用电脑辨明了方向后,便向弘吉刺部的方向驰去。天色渐渐亮了,忽忽儿松了几匹头马的僵绳,一言不发的向前冲。

叶克强没有办法,只好紧随其后,也速该心中明白几分,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跟在他们后面。

叶克强的头从来没这么大过,当年对付黑暗星的攻击,后来又对付影的剑,叶克强都还觉得能并不是十分难应付,可是现在他觉得毫无办法。

怀中的丽娘也在抽泣,女人最敏感,她似乎已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叶克强后悔了,他后悔不该带着丽娘出逃,但他又不忍心。带走丽娘,几乎是他下意识的动作,他现在终于认识到这是一个怎样的大麻烦了。

“忽忽儿!你给我站住!”叶克强终于吼了出来!

忽忽儿一带马,停住了,“什么事!我多情的神。”忽忽儿嘴里虽然讥讽,但眼睛里却含着泪花。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救她只是同情她!那种情况下又不容我多想!”

“你怎么不同情同情我,和我在一起时,为什么你总想那么多!”

叶克强哑口无言,叶克强现在心中方才明白,要想说服一个盛怒中的女人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他只好投降。

“你想要我怎么做!”投降要有诚意,叶克强马上表示了他的诚意。

也速该确实感到很诧异,在他心目中,男人和女人逗着玩可以,但若来真的,男人万万不可向女人低头,可叶克强却能做到这一点,也速该对叶克强能屈能伸确实感到很钦佩。

他哪里知道:对女人尊重是叶克强在二十世纪养成的一个习惯。

“放下她!我们走!”忽忽儿的蛮横脾气又上来了,她可不愿节外生枝再多一个情敌。草原女儿的风貌果然不同,对爱的表白似乎并不比现代女子逊色。叶克强在赞叹之余不禁又大伤脑筋!

“那她怎么办!难道让她自生自灭!”叶克强也觉得抱着丽娘太惹眼,先将她送下马去。

丽娘楚楚可怜地望着忽忽儿。似乎也知道判决她命运的人物将不是叶克强而是忽忽儿。

忽忽儿看着丽娘,心中也不禁一阵心软,“千万不要心软,千万不要心软。”忽忽儿在心中拼命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王爷之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