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37章 深山雪夜

作者:黄易

原来自从铁木真参于密谋也速该和叶克未果,而完颜烈又是死于塔塔儿部,铁木真害怕金国迁怒于塔塔儿部,一直忐忑不安,现在闻听弘吉未!和金国在罗拉河畔开战。深觉机会难得,这次前往军中就是想和完颜阿南密谋,制定一个前后夹击的计划。一举歼灭弘吉刺部,继而将叶克强和也速该杀掉永绝后患。

铁木真的确是一只草原上最狡猾的狐狸,他深知完颜阿南对蒙人深具戒心,一直都不愿亲近蒙人,除非自己亲自来取信完颜阿南,才有可能与完颜阿南合谋成功。因此,他和合察勒一合计,两人不借冒险穿过弘吉刺部的地界向罗拉河畔奔去。他们的方向和叶英豪所判断的方向相同,因而叶英豪和铁木真误把他们当作是弘吉刺部的士兵,循着马蹄印,紧跟其后。

叶英豪和铁木真的确起来晚了,此时太阳已升起老高,洁白的雪刺得人眼发痛,雪已经开始化了,可以清楚的看到水汽在蒸发。

“看!前面有兵营!”铁木真指着远处隐隐约约的营地影子。

叶英豪也注意到了!虽然看得不太真切,但那营房,刁斗,栅栏的轮廊还是能够判别得清。

“马上就能见到爸爸他们了!他们一定会吓一跳的!”叶英豪以制造惊奇为乐事。

前方已经有一些起伏的山丘了。叶英豪和铁木真两人也不看脚下的路了,朝着扎营的方向策马奔去。

两人的马俱是良马,负载又轻,马跑得很快,很快他们就转过了一个山丘,发现前面有几个人也在策马飞奔。

“是那些金帐中的卫士,一定是去给爸爸他们报信的!我们快追!赶到他们前面去!”叶英豪又在鼓动铁木真。

“好咧!”到底是儿童心态,争强好胜,两人一挟马腹,那马象箭一般向前射去。

很快,两人便接近了那几匹飞驰的快马,蹄声得得。前面的铁木真、合察勒心中慌张忙回过头来察看,发现是两个孩子,心中异常惊异:在这大雪天里的荒郊野外,快接近战事不断的金蒙边界,断然不会出现普通者百姓的子女。待两骑行得近了。铁木真忽然叫道:“那不是弘吉刺部神的儿子么?这真是天助我也!”

合察勘道:“听说也速该也将他的儿子带到了弘吉刺部,旁边的那个孩子一定是他的那个叫铁木真的儿子,听传闻说,也是一个神童!”

“他妈的!该死的也速该,竟然如此污侮老子,忍了他那么长时间,老子这回让他好看!”铁木真咬咬牙恨恨地道。李儿只斤铁木真和叶英豪也已经看出这几人不是弘吉刺部的金帐卫士,并且叶英豪已经认出了塔塔儿铁木真。

“糟了,那前面的人就是上次劫我去塔塔儿部的铁木真,这个人最坏,还有旁边那个叫什么合察勘的,上次擂台比武,就是他将我爸爸打伤的!”

“不要怕!反正快接近爸爸他们的营地了,我们绕道跑,他们就抓不到我们了!”字儿只斤铁木真遇事也显出他的少年老成。

他们俩再定眼看前方营帐时,哪里还有营帐的影子。

“这下糟了,我们遇上海市蜃楼了!”字儿只斤铁木真到底是年长一些,见识也多一些。

“海市蜃楼?”叶英豪显然没有听说过什么海市蜃楼,因此迷惑不解。

“现在来不有跟限你解释,我们快逃吧!”前面的几个人已经掉转了马头,反向叶英豪他们追来。李儿只斤铁木真已快速地提着缰绳拔转了马头,叶英豪也紧随其后。

塔塔儿铁木真和合察勘哪肯让到嘴的肥肉溜掉,拍马便追。

“海市蜃楼到底是什么嘛?”叶英豪还是不肯放过任何长见识的机会,哪怕此时危险重重。

“我也不太清楚,好象是神仙住的地方,有时我们凡人也可以看得见的,但从来没有人去过。只要一靠近它,那地方就再也不见了!也许你爸爸就是从那里来的!”

马跑起来,风声很大,必须高声说话,才能听得见。

“我怎么没听我爸爸说起过!也许我们能去那个地方!”叶英豪对未知事物永远保持着一种好奇。

后面紧追的塔塔儿铁木真和合察勒几乎气昏过去,两个浑小子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在这生死关头还在讨论什么海市蜃楼的问题。

合察勒咬咬牙,从背后取下弓,搭箭便要向两个孩子射去。“不要射人,捉活的,死的对我们没有任何作用,反而会惹怒也速该和神,那样我们真的是躲到天涯海角也逃不掉了!”显然,塔塔儿铁木真对叶克强刺杀完颜烈的行动还心有余悸。

“只要擒住了这两个孩子,把他们交给完颜阿南,我们就可以看完颜阿南对付神和也速该了!”塔塔儿铁木真得意的狂笑起来。

叶英豪和铁木真都是骑的红马,红白相对比显得格外神骏。遍地白雪,茫茫雪原上,八匹马在奔驰着,前后相距越来越近,大约一箭远的时候,合察勒的箭射了出去,合察勒的箭法奇准,正射在李儿只斤铁木真的马后腿弯上。大红马“吹呵呵”一阵悲嘶,便翻倒下去,孝儿只斤铁木真凌空一个前翻,并没有跌倒。

“上我的马!”叶英豪微提马缰,那马就立即在雪地上滑出两个深槽站住了,李儿只斤铁木真,快跑两步,一跨越上了叶英豪的马。

此时,合察勒和塔塔儿铁木真已经越来越近了。

“我们向山上跑!”在草原上,李儿只斤钦木真和叶英豪知道一定跑不过敌人,他们只有跑到山上利用山石和树林,以及自己身材矮小便于躲避来摆脱合察勒和塔塔儿铁木真的追击。

叶英豪的这匹红马本就是生长在山林里的异种,只不过叶英豪不知罢了,他的小红马被山中巨无霸大黑熊一掌拍死之后,叶英豪就一直在伤心,忽图鲁汗为了哄他高兴,就让他在自己所带的兵将坐骑中挑选,谁知叶英豪一个也看不上,无奈之下,忽图鲁汗只好陪他到附近的集镇上的马市上去挑选。

也算是巧,马市上有一个猎户用捕兽器夹住了一匹马,这匹马个头不大,和叶英豪的那匹小红马长得有几分相似,也是匹红马,只不过被捕兽器兵伤了后腿。

一般在草原上经常会有野马出现,并且大都非常神骏,特别是些头马,而在山林中出现的马却极奇少见。猎户捕获时,这匹马已经被饿得奄奄一息,猎户见它也无多少肉,就牵着忙拉到集市上碰碰运气。

叶英豪一眼就看中了这匹红马,他让忽图鲁汗买下这匹马。忽图鲁汗看着这匹又瘦又小的跋马只摇头,但只要叶英豪高兴,怎么样都可以。那猎户听说是神之子,当下就要把马送给叶英豪,叶英豪推辞不过,就将自己所猎的那头大黑熊送给了猎户,那猎户也豪气的收下了叶英豪回赠的礼物。

叶英豪在那个镇上停了三天,用最鲜嫩的草喂那匹红马,还让忽图鲁汗手下最好的马匹医好了红马的肢腿。这匹红马虽然貌不惊人,但脚程极快,而且耐力十足,更为奇异的是,红马在崎岖的山路上奔跑比翔羊还灵活。

这匹红马与叶英豪建立了极深厚的感情,也极通灵性,只要是叶英豪的话,它几乎都能听懂。

眼看就要被塔塔儿铁木真和合察勒抓住,叶英豪和李儿只斤铁木真二人合骑朝山上跑去。

“小子,看你们还能往哪儿跑!”塔塔儿铁木真心中高兴极了,马上就可以立上一大功,只要和完颜阿南攀上交情,也许当上全蒙古的汗指日可待了。

山路崎眠又多巨石和树木,合察勒的弓箭顿时失去了用武之地。

红马进了山林,就好象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样,撤着蹄子在山林中跳跃穿梭,一下子就把距离拉大,在塔塔儿铁木真和合察勒的视线中消失。

“一定要抓住他们,,塔塔儿铁木真气极败坏的嚷到。“顺着蹄印追!我就不信他们两个小孩子能逃到哪去!”合察勒也随声附合。

红马虽然神骏,但天刚下了大雪,雪地上清晰的印着马蹄印,合察勒和塔塔儿顺着马蹄印向山林深处追去。

叶英豪和孝儿只斤铁木真在山林中穿行着,叶英豪知道这里已经是金蒙边界,并不敢胡乱跑,而是向西方向奔走,现在只有往回跑才是安全的。因此叶英豪要不断地停下马来,仔细的思索自己现在的方位和方向。这样的情况下,摆脱塔塔儿铁木真和合察勒也是件很不容易的事。看来要摆脱追踪是要等到天黑才行了。

愈走林子愈深,林中也愈暗,叶英豪和孝儿只斤铁木真这时才感到他们私自出来的确是一件危险的事。

林中看不见太阳,叶英豪和孝儿只斤铁木真终于迷失了方向。“这样不行!必须让小红马把他们引开!”叶英豪附着马耳说了几句,就和丰儿只斤铁木真跳上了一棵树。

红马继续向前行着,叶英豪和李儿只斤铁木真就隐身在树梢的枝叶中。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叶英豪和李儿只斤铁木真就听见了马蹄声及塔塔儿铁木真和合察勒的说话声。

“看样子,这两个小家伙已经迷路了!也许我们马上就可以捉到他们了!”塔塔儿铁木真擦着额头上的汗道。

“已追了大半天了,我不相信这两个小孩的耐力比得上我们一群大人,若这次连两个小孩都抓不住,我看也不必争雄草原了!”合察勒已累得气喘吁吁了,说话时已显得有些接不上劲。

树梢上的叶英豪和丰儿只斤铁木真相视一笑。都不约而同在心里笑骂一句:“我看你们自己去迷路吧!你们当草原上的狗熊当定了!”

马蹄声和说话声渐渐小了起来,最后消失在丛林深处。

叶英豪和丰儿只斤铁木真溜下了树,顺着马蹄印来的方向向山下走去。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叶英豪和学儿只斤铁木真手牵着手摸着黑走着,边走,叶英豪仿佛边在等什么。

“得得!”传来一阵轻脆蹄声,叶英豪不由得一阵惊喜。原来,叶英豪和丰儿只斤铁木真下了马之后,红马就顺着山坡往林深处穿钻。动物有着人类不可比拟的禀性,它们又寸自然的熟悉就仿佛人类对家园一样熟悉,没有了负载的红马不住往林子中间地带钻,而且专挑一些险路走。

塔塔儿铁木真和合察勒一心想抓住叶英豪和李儿只斤铁木真,这时也顾不得山路崎岖和险恶,一路追踪下去。红马带着合察勒等人转了一个大圈子之后,跳过一条二丈多宽的沟涧,又在林中兜了几个圈子,最后踩乱了蹄迹,向它和叶英豪分手的地方跑了去。

待塔塔儿铁木真和合察勒追踪到涧边时,不由得傻了眼,对面一行清晰的蹄迹一直延伸过去。显然神之子和也速该的儿子已经远去,合察勒和武功虽好,二丈多宽也许能勉强越过,但培塔儿铁木真和其他的随从以及马匹都得留在涧这边。无奈之下,几个人只有沿着山涧绕道而行,在山中追踪到天黑时,他们发现自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而摆在他们前方的所有蹄迹都是杂乱无章的,在这山大林深的雪地里,塔塔儿铁木真和合察勒这才明白是上了叶英豪和李儿只斤铁木真的当了。

塔塔儿铁木真和合察勒也不是等闲之辈,无奈天色已暗,哪里能够仔细辩认。他们又不敢乱选道路,深怕这晚间一阵乱闯,把仅有的一丝线索也给弄失了,不但追踪不到叶英豪,恐怕连自己都会被弄丢。

两人只好下马,在附近寻了一块避风的地方,命令随从将地面的积雪扫净,牵了马围成一个取暖的圆圈。

红马不愧是山林中长大的异种,一阵扑朔迷离的迷惑战之后,便径直循着叶英豪所留的气味追踪而去。红马跑至叶英豪和铁木真身边,用头不断地摩蹭着叶英豪,示意叶英豪和铁木真上马。叶英豪素知红马灵异,对铁木真道:“也许小红有办法找到爸爸和伯伯!”

两人上了马,那红马却不是往山下的原路跑,而是向左侧的一个山谷中行去。“走错了!小红!”铁木真焦急地叫了起来。“别急!看它会把我们带到哪儿去!反正今天肯定是到不了爸爸他们那儿!”

红马似乎听懂了叶英豪的话,仰仰头。林中雪夜并不是很暗,叶英豪和字儿只斤铁木真任凭着红马走着。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也不知此时走的是哪个方向,叶英豪只记得是越过了三条溪,转过了两上山脚。

“看!灯光!”坐在前面的叶英豪指着远处的一个亮光处叫了起来。

“我们的运气总是很好!看样子今夜是不用露宿了。可能还有热的饭菜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 深山雪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