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38章 英雄含悲

作者:黄易

送走金国使者后,叶克强和也速该设宴款待黎台。

也速该道:“自从十年前和大哥相别就一直没有大哥的消息,不知这些年大哥可过得好!”

“少年时代还能挟恃豪气纵横草原,自从扎木合的妈妈在一场争斗中死去以后,我就心灰意懒,一直隐居在野狐岭和扎木合相依为命,打猎为生,倒也过得快活!看见兄弟你如此英雄了得,我就一样心满意足了!”黎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看样子当年的黎台也是一样有心横扫草原,只是乍逢变故弄得心灰意冷而已。

也速该道:“这些年我们蒙古长期受辽人、金人欺侮,而我们自己又是一盘散沙,我早就有心统一整个蒙古,无奈才气和力量都不够,好在上天给我们派来了神做领头。现在的神比当年的忽图鲁汗还要威风表。编入《斯大林全集》第8卷。本书驳斥了反对派对列宁 ,八万军队杀得金兵二十万全线崩溃!真是太痛快了!”

叶克强笑道:“这得靠大哥你的威名远播,金兵是冲着你才崩溃的啊!”

“两位都是当今草原上的大英雄,今天能和也速该老弟重逢,能结识神,我也非常高兴,我敬神和老弟一杯。”黎台非常善饮。

经过近两个月的征战,叶克强也放下了沉重的战争包袱,兴致也非常高。

“谢谢黎台大哥救了小豪和铁木真,来,我也敬黎台大哥一杯!”叶克强也是举杯相敬,忽忽儿在一旁坐陪,心中热血沸腾,眼前坐着的都是草原上数一数二的英雄好汉,跟他们在一起,真是乐趣无穷,忽忽儿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几又看看那个,最后还是将眼光全集中在叶克强身上,这个男子身上充满着神秘魔幻的东西,总让她痴迷不已。

“干嘛用这种眼光看我!”叶克强显然喝得有点多了,忽忽儿脸一红,忙低下头来。

也速该笑着道:“忽忽儿这段时间变得又瘦又黑了,难道二弟没发现吗?我看你们选个日子成亲算了,蒙古人婚礼最简单,成了亲再通知忽忽儿的家长也行!”

“我不能和她成亲!”叶克强趁着酒意终于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忽忽儿乍闻之下,不由惊呆了,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是的,经过两个多月来的日夜苦战,娇滴滴的忽忽儿确实黑瘦了许多。

“对不起!忽忽儿!”叶克强站起身来,拍拍忽忽儿的肩,忽忽儿哇的一声,捂住脸,就往帐篷外跑去。

也速该、蒙力克、黎台不由面面相觑,也速该不由奇道:“二弟你为何不能娶忽忽儿,难道你不喜欢忽忽儿吗?”

“不是这个原因,是因为……唉!我一时也无法说清,我反正不能娶忽忽儿为妻!大哥,三弟你们先陪黎台大哥喝,我去看看忽忽儿!”叶克强满脸无奈的神情,向忽忽儿的营帐走去。

忽忽儿并不在营帐里,营帐里的女卫兵说看见忽忽儿哭着出去了,也不知怎么回事。

叶克强忙给电脑发出指令,让电脑在营帐四周进行扫描搜寻。电脑显示出在营帐西北角有一女性,叶克强忙向营帐西北角追去。

忽忽儿正伏在树上哭泣,肩头不断耸动,显然是伤心慾绝,叶克强走上前去,轻抚着忽忽儿的肩膀道:“忽忽儿,别伤心了!”

忽忽儿也不理会叶克强,叶克强叹了口气,然后沉默了半晌道:“我也有我的苦衷,你还记得我曾经讲过,有些事我要告诉你的么!看样子该是时候了!”

忽忽儿听见叶克强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不由如坠人五里云中,她睁着带泪的大眼望着叶克强,不再哭泣了。

叶克强缓缓地道:“其实,我并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也不属于你们这个世界,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我和小豪随时可能都会离开这个时空……”

忽忽儿此时听得更迷茫了,她不解地望着叶克强,于是叶克强把一切的前因后果都讲述了一遍,讲那个南方岛国,讲他的妻子美珍、讲外星人李豪政、讲叶英豪身上还肩负着拯救另一个星球的重任。

忽忽儿总算听出点端倪,但依然有些迷茫,这种事就连从二十世纪来的叶克强自己都很难接受,何况忽忽儿。

不过,忽忽儿总算开口了:“我明白了,你说你是来自八百年以后,你不是神,而是一个人,一个八百多年后的人!并且不是蒙古人,你不属于我们!”

叶克强点点头,心中暗想,你总算聪明了一回,但忽忽儿下边的话不觉又让叶克强一阵昏眩:“他们既然可以把你弄走,也一定可以把我带走,难道你不愿带我走吗?”叶克强嚎蹑道:“这……这……”

忽忽儿的眼泪又流了出来:“索娜能力你做的事,我也一样能力你做,难道我连索娜都比不上吗?为什么你就不肯亲近我一下!”忽忽儿越说越伤心。

叶克强此时,手脚更加忙乱,对付敌人叶克强可以打一百分,对付女人,叶克强绝对不及格。

令叶克强更加吃惊的还在后面,忽忽儿忽然转过身来抱住了叶克强,低声道:“我不管你以后去哪儿,甚至愿不愿意再理我,我只求你能象对索娜那样对我一次!”

叶克强此时已不愿再说什么,一个公主,一个刁蛮高傲的女人,为了他竟然说出了这种话,他还能做什么呢?他紧搂着忽忽儿,就向忽忽儿的chún印去。

忽忽儿是第一次接吻。“樱咛”一声,整个身躯都偎在了叶克强高大的身躯里,眼泪流个不停。

帐篷内,铁木真、叶英豪和扎木合也在喝酒。

铁木真道:“大人有句话叫不打不相识,我们现在就是这样。不如这样,我和小豪拜你为大哥吧!”

叶英豪道:“我叫你大哥,你可要教我几招功夫,铁木真哥哥就教了我很多功夫。”这叶英豪可是一点亏也不吃。

“你的武功那么好,哪里还用得我教。那匹小红马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好了!”扎木合虽然舍不得红马,但心中更看重这份友情。

“好!那我们就向天地叩头,表明我们的心吧!”这一切都是铁木真听父亲也速该讲过的英雄人物传奇中的英雄好汉做法。

“青天在上,我是扎木合!”

“我是铁木真!”

“我是叶英豪!”

“我们今天结为兄弟,有生之日同生死,共患难!三人一起已盟了誓。”

大队人马正准备启程,忽有士兵报告,忽图鲁汗有使者到。

“神,塔塔儿部已出兵十万侵扰我弘吉刺部,扬言若不交还塔塔儿铁木真就要和我弘吉刺部决一死战!弘吉刺部本部驻守军使者将告急的文书已递在叶克强手中。

叶克强迅速例览了一遍,又把文书递给也速该,只见上面写着:“速还我首领,否则兵戈相见!”

也速该道:“我看塔塔儿部的人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干脆我们也不回弘吉刺本部了,直接带兵消灭他们就行了。”

“不行,此次征战已达三个月,士兵都已疲倦了.队伍须要休整,我不想再看到有大多的人伤亡,他们的父母、妻子、儿女也许正在倚门而望等他们回去呢!”叶克强不情愿打仗,只要战事一起,伤亡人数必须数以万计,虽知有些事是避免不了的,但他依旧不愿多造杀劫。

“可是这些家伙非得教训教训不可,此时你让他们一步,如若他们有羞耻心还好,但他们什么都能做得出来,对付这样的人不能姑息迁就,最好的方法就是消灭他们.我的队伍没经过那么长时间激战,是生力军,这次由我来!”

原来李儿只斤部听说也速该对金作战后,便从本部调来几万人马前来助战,谁知还刚赶到,战事就已结束。

“士兵没有错,可死的是士兵!”叶克强辩道。

“做大事就不能顾忌大多,否则将一事无成!”也速该有些激动了,但紧接着他又叹口气道:“好吧,我听你的!尽量不打仗!但战士的给养我还是会向塔塔部索取的。”

叶克强道:“你是我的大哥,有些事你自己决定吧!”叶克强知道自己无力改变整个历史,有些事真的只有随他去了。

“二弟,铁木真这些日子就交给你来教导了,对于他,我是倾注了大量心血的,我希望他能和小豪一起,成为蒙古草原的盖世英豪,能光大我学儿只斤这个伟大的姓氏!”也速该说此番话时英气勃发,猎猎的风吹着他的皮裘劈啪作响。

叶克强看着也速该满脸豪情的样子,心中似乎有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没有什么具体感受,总觉得象块阴云压在心头!”

“既然大家已经作好了决定,那么就这么办了,这场战事由你解决,我抽调四万军队驻扎在你后方,成犄角势,铁木真由我来教导!”

“那好!我们现在就兵分两路,朝各自目标进发,凯旋相见!”也速该豪气干云的拍马而去。

阅兵台上,叶克强注视着台下七万多弘吉刺部士兵:“全体弘吉刺部士兵听令,大家经过这两三个月的连续征战,俱都身心疲倦,但塔塔儿部又乘机侵扰我边界,李儿只斤部士兵已去前方帮助我们守护家园了,现在我决定留四万人驻扎边界和丰儿只斤部并肩作战!各队中队号编号为单号的先回家园!”

“我们不回家园,我们要与丰儿只斤并肩作战,消灭塔塔儿部!”所有的士兵中没有一个愿回去的,虽然他们已大都身心俱疲,但他们觉得自己的家园让丰儿只斤部来保护,似乎显得太儒弱了点!

“这是命令,所有的士兵不得违抗!这些事,我自然有安排!”叶克强面对着七万多弘吉刺部士兵心中一阵感叹。如此好战,如此强的民族精神,难怪能席卷欧亚!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叶克强自己也无法解释。

叶克强在弘吉刺部天神般的威信,使得所有的将士都对他言听计从,很快精简后的四万人马便留了下来,其余三万多士兵回到各自家园。

也速该的大军开到了塔塔儿部边界。率领着十万大军的是豁里夕和塔塔儿部的首祭哈巴依。担任前锋的是库鲁不花。

双方各依地势摆开了阵营。也速该记着对叶克强的承诺,并没有主动出击。而是单人独骑来至阵营前列,高声喊道:“请豁里夕和哈巴依答话!”

塔塔儿部阵营中的阵门打开,旗帜招展中豁里夕、哈巴依骑着马并肩地向也速该走来。

豁里夕道:“不知草原上的大英雄有何事吩咐,为何充当起弘吉刺部的看门狗来了。”

也速该心中怒火翻腾,但他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道:“自古蒙古人就是一家,为何趁着我们抗击金兵的时候出兵攻打弘吉刺部,你们这不是叛弃自己的祖先吗?弘吉刺部乃我丰儿只斤部的同盟,弘吉刺部的神是我也速该生死不渝的好兄弟,为兄弟两肋插刀又有什么不当?”

“嘿嘿!说得好听,这不过是你为做全蒙古草原的大汗找的借口罢了!打退了金国,你们下一个目标就是塔塔儿部和我豁罗刺思部了!我们才不会傻到等你们打了胜仗再顺道把我们灭了!”豁里夕冷笑道。

哈巴依跟着道:“豁里夕说得不错,弘吉刺部和你们李儿只斤部早已把我们当作称霸草原的障碍,一直处心积虑要消灭我们!还无耻的掳走了我们的首领和合察勒王子!”

也速该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骂道:“铁木真和合察勒真是两个无耻之徒,不但远赴千里投奔金国,而且还对两个手无寸铁的孩子进行劫持,要不是有人救这两个孩子,也许两个孩子已经被金国人杀死了。”

哈巴依道:“那也是你们的借口,鬼知道你们是用的什么诡计把我们的首领捉去的!如若交还我们的首领,一切事情都好商量,要是不答应的话!那就废话少说的战场上见吧!”

“我可以把铁木真和合察勒交给你们,但这并不表示我怕了你们,而是不想让大多人流大多的血!我希望你们日后安份点。”也速该吼道。

“也速该什么时候变成菩萨心肠了!”豁里夕冷嘲热讽道。

“既然你们这么不识相!那我们就来个兵戈相见吧?”也速该实在忍不住了,首先发作起来。

“杀!”喊声震天,李儿只斤部的战士个个能征惯战,随着也速该后面冲了过去。

豁里夕和哈巴依早就作了准备,也速该尚未冲到阵前,他们就退到阵脚去了,敌阵左翼是库鲁不花所率领的塔塔部战士,左翼是豁里夕所率的豁罗刺思部,士兵如潮涌一般向也速该的丰只斤部士兵冲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 英雄含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