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40章 千里奇袭

作者:黄易

整个攻克图克堡的战役比预想的快了近半个时辰,因此对铁木真他们来说,部队就多了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

“把那个守城的将领提上来!”铁木真现在想要更多的了解一下关于塔塔儿人布防的虚实。

很快,四个士兵抬着一张担架走进了铁木真的临时军帐,这个军帐就设在图克堡的将军府内。

担架上躺的正是被铁木真射中面门的朵思。那一箭,铁木真是留了余地的,否则朵思可能会被射穿脑袋,尤是如此,朵思此时也受伤不清。

铁木真冷笑着对朵思道:“你不是瞧不起我这黄毛孺子么?怎么久经沙场的老将竟会败在我们这些后生小子手里!”

朵思并不答理铁木真,看样子还有几分骨气。

铁木真道:“我们这一次出征若不灭了塔塔儿部替我父亲报仇,我就算对不起学儿只斤这姓氏。”

朵思冷笑道:“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我派的信使早已飞驰向苏格列城去了,到时我们的大军和豁罗刺思部的大军会将你们就地消灭在这图克堡中。”

铁木真亦冷笑道:“只伯你的信使出不了城外十里,我们早已派人拦截了,也许你很快就会见到你派出去的信使!我看你还是投降吧!”

“哼!我朵思只知战死,不知投降!”朵思的确很彪悍很顽固。

“那好!我铁木真敬你是条汉子,你不愿投降就算了,我会放掉你的,不过这几天得委屈你一下!”铁木真做了一个手势,几个士兵又将朵思抬了下去。可当四个士兵去抬朵思时,发现朵思已经嚼舌自尽了。

“来了!来了!”图克堡外十里处,叶英豪和他的两个手下正在观望,一个士兵眼快,首先发现了奔过来的三骑快马。

“迎上去!拦住他们,弄清楚再下手,以免误伤了人。”叶英豪不愿误伤了旁人。

三人横马站在路中间,路本来就不太宽,三匹马横着一,拦,路几乎没有空隙。

三骑快马已如一阵疾风袭卷而来,转眼就到了叶英豪三人的面前,但那三骑丝毫不减速,对着叶英豪他们就冲了过来。

叶英豪凌空一个翻身站定在两个助手前丈余远外,一沉身,双臂一扬,双手各扯着一匹奔来的快马马辔。

那前面两匹马吃叶英豪这一扯,前冲之势立被止住,长嘶一声,前蹄扬空,竟生生的被定在当处,两名骑士几乎被掀了下来。后面的习;骑士见势不对,一提马疆,马在几乎撞上前面两骑士的一瞬间停了下来。

“那来的野小子,既敢拦住信使大爷们的路。”这些信使手时拔扈惯了,见有人拦路,抽出腰刀就要砍!

“看样子,我们并没有拦错人!”叶英豪微微一笑,也不知他的手怎么一伸,一拔再一转,那先前两名信使砍出的刀就飞出了手,并且向正准备砍过来的第三名信使的前胸飞去。

第三名信使大惊,忙收回砍向叶英豪的腰刀,封挡着飞来的二柄刀,但两柄腰刀飞来之势极快,要拦,哪里拦得住。“叶咋”两声,两把腰刀已插入了第三名信使的胸前。那第三名信使惨曝一声,从马上掉下,摔入尘埃中,显然已是活不成了。

前两名信使大惊失声,想用力挣扎,可怎么也使不上力气,原来,他们的手臂在刚才叶英豪夺刀时,便已经被拧脱臼了,只是时间太快,他们此时方才感觉到。

“你们就不必这么辛苦跑到苏格列城了吧!”这件事情交由我们转达给你们的首领!”叶英豪调侃道。

“把他们绑了!”两名助手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绳索将那两名信使绑得结结实实。

“也许,我们赶回去,还能赶得上半场仗。”叶英豪押着两名信使朝图克堡赶去“。

当叶英豪赶到图克堡时,丰儿只斤部已经开始清理战场了。

“大哥!二哥!你们的速度不慢呀!比我想象的要快了将近半个多时辰,看样子,后天黄昏之前,我们就可以到达苏格列城了!”叶英豪兴奋地对铁木真和扎木合嚷道。

“也许后面还有硬仗要打呢?塔塔儿的将兵们并不象我们想象的那么软弱!”接着铁木真就将朵思自尽的事叙述了一遍。

叶英豪听了之后,沉默了半天道:“抵抗肯定会有的,我们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就必须得一口气攻下苏格列城!活捉了哈巴依为也速该伯伯报仇!”

“一路上我已经间过他们的信使了,塔塔儿在这儿已经加强了防守,若想突破这道关口,可能得另想办法了!”叶英豪拿出地图,指着一个两山之间的关口道。

“塔塔儿人的骨头都比较硬!你是怎么问出来的!”

铁木真对叶英豪无所不能的本领实在是很钦佩。

“这个暂且保密!”叶英豪笑而不答,继而做出苦苦思索过关的样子。扎木合笑了笑,忽然一拳擂在叶英豪的前胸,笑骂道:“别做出那一付鬼样子了,我知道你一定已经有了过这关口的计谋,做出这份苦苦思索的样子,骗取我们的同情是不是!”

铁木真道:“大哥,难道你不会索性再装傻一点,满足他的表演虚荣心不就行了吗?何必揭穿他呢?反正他迟早要说。”

叶英豪不由一脸苦笑道:“原来你们在耍我呢!”

“每次都这样,你应该换点新名堂了!”扎木合大声道。

“小豪,有新计谋就赶快说出来吧!”

“那两名信使告诉我说,从这儿有一条山路可以进入关口内,但平日时,只有山中樵夫曾经走过,其他人无法穿行!我想我有红马相助,再带领二千人把这座关口给袭了,大哥二哥的大队军马当可长驱直入,直接奔袭苏格格列城而无须再战了,山道难行,我们大约多需要半天时间,因此我想今晚就出发!”叶英豪说明了他的想法。

“我从小就是山林中长大的,这样的路径我最熟悉,还是由我来担当这个任务吧!”扎木合道。

“你们两个一起去吧!只有两千人,你们两人在一起我放心些。”铁木真建议道。

“那就这样定了,我们这就去准备出发!”叶英豪说动就动。

很快两千名战士集合完毕,在扎木合和叶英豪的带领下向西冈关奔去、。

西冈关距图克堡有四百里路,当叶英豪和扎木合带领二千名勇士赶抵西冈关时,天尚只蒙蒙亮。西冈关左右两旁都是大山,山名叫做野岭,这野岭山势极高,相传雁飞过此,遇风则堕,是西北的一个要隘,西冈关在两山之间,恰似一只钢锁锁注咽喉。

扎木合和叶英豪已经率众钻进了山林小路。二千人进入了这茂密的山林,就如水滴人了大海,一点影子也见不到。

从山林小路望着极险峻的山势和固若金汤的西冈关,叶英豪心中暗自感到庆幸,如若率着队伍强行攻关,关口虽然可以攻破,但士兵的伤亡一定会很大,而且西冈关的信使一定会将丰儿只斤部进逼的消息传入苏格列城,这样哈巴依就能有时间准备反击了,不但奇袭没有丝毫意义,甚至有可能使来袭的部队全军陷入重重包围之中。

队伍在山林间穿行,山路愈来愈难行,绝大多数马匹已经无法在崎岖的山间爬行,叶英豪和扎木合只好暂时将马寄在林中。

两个时辰过去了,队伍尚只穿过了一半的山路,“得赶快了!不然就会配合不上铁木真的进攻了,这样我们的路算是白赶了!”叶英豪焦急地向士兵催促着。

“报告!前面发现断崖,路途至此已断!”一个士兵向行在队伍中间的叶英豪报告道。

叶英豪快步行至队伍前列,前军的扎木合牵着那匹爬山如涉平地的小红马正在苦思冥想。见了叶英豪,扎木合不由叹道:“也许我们功亏一匮了,这怎么过得去呢?”

横在扎木合面前的是一道山涧,涧深百丈,两边崖壁俱都光滑如切。山涧大概宽有十丈。依照扎木合和叶英豪的身手最多也只能越过三丈宽左右。跳得最远的也就是小红马了,但也只能跳五丈多。二千多人的队伍聚集在涧旁指指点点,谁也拿不出个办法来,俱都用眼光盯着叶英豪。

此地原有铁链连接两岸,但自从蒙古草原上的战事起后,西冈关为了防止敌人从此地进袭,派兵斩断了铁链,终使此地成为绝境。

望着对面茂密的山林,叶英豪心里忽然一亮。

“去解二百条疆绳来,”叶英豪命令到。扎木合一听叶英豪下这命令,心中亦明白了叶英豪的用意,他也曾想到过用箭带着绳子射入对面树上,但后来又深想一下,一支箭绝对承受不了一个人的重量,便觉得这个方法不可行。但他相信叶英豪绝对有办法,因此并不多言。

二百条疆绳很过就送了过来,叶英豪用根细绳将三只箭绑在一起,然后又将连在一起大约十五丈长的疆绳分别系在箭尾上。“唰”的一声,那三只绑在一起的箭象闪电般向对岸飞去,带着的疆绳犹如三道彩虹向前飘去。

接着“啪”对岸传来一声脆响,那三只箭从一根树枝间穿出,树枝恰好在三个箭头中间轻轻一碰,细绳崩断,三只箭亦改变了方向,交叉着绕过一一颗大树后,又绞在了一起,叶英豪用力扯一扯僵绳,发觉缓绳十分结实,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所有的士兵才如梦初醒般,不由大声的喝起彩来。

这一手,首先准头要准,如若偏之毫厘,那树枝就不会恰巧从三只箭中间钻过而将绳绷断,并使利箭改变方向;其次力道要恰到好处,否则三只箭就不可分别绕过树后,相互纠结,缠在一起。

“先爬几个士兵过去,那边只要有人就好办得多了!”叶英豪笑着道。

有几个手脚利索的士兵很快就爬了过去,这边的士兵此时只需将绳结在箭尾上射中对岸大树,然后由对岸的士兵缠绕在树上就行了。转眼间数十条绳索就系好了。士兵也很快的渡过了绝涧。

“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法子的?”扎木合问道。

“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想到呗!”顿了一顿叶英豪又道:“其实我还有个法子,但因为觉得不太稳妥就没用!”

“什么法子?”扎木合不肯放过长见识的机会。

“你看。”叶英豪又取过一只箭,系好绳索,朝对岸射去,这一次,他是半蹲斜着朝上射的,箭带着绳索穿过一条粗大的横枝,继续向斜上飞去,叶英豪此时却拉着绳索一抖,那箭前飞之势顿尽,向下一落后,绕着粗枝缠了数匝。

叶英豪扯了扯绳索道:“这也还结实,但我怕半道上绳索打滑,所以没敢用。”

说完叶英豪抬抬头,二千士兵大都已过完,忙一扯扎木合道:“我们也过去吧!”

扎木合拍拍小红马的脖子对小红马耳语了两句,小红马似乎听懂了,调头朝来路跑去。

过了这道绝涧,又翻过了一段极为难走的山梁,叶英豪、扎木合和二千名勇士可以居高临下的俯视西冈关了。

从上往下俯视西冈关,西冈关内的城防布署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叶英豪从城关内帐篷的数量,大小,方位判定了敌方的兵力布署后,作出了相应的布置。

当二千名从山上冲下的勇士抢入西冈关内的时候,西冈关内的守军几乎惊呆了,他们看着这一个个犹如天兵突降的士兵,还来不及反抗就被砍翻在地,有的士兵甚至在被俘后还不能相信面前站的是学儿只斤部的远征军。

铁木真率领着三万骑兵在中午时分,也赶到了西冈关,此时叶英豪等二千名勇士已在城中厮杀了好一阵子,已经缓过劲来的西冈关守军见一下子又来了那么多的攻关部队,而城中又有二千多名如猛虎般的部队,哪还有心恋战下去,不由个个胆战心惊,逃的逃,降的降。

叶英豪打开关门,铁木真的大队骑兵穿关而过,并未停歇,继续向苏克列城进发着。整个西冈关的战役仅仅持续了半个时辰便结束了。那些逃窜出西冈关的塔塔部的骑兵速度哪里比得上铁木真铁骑的速度。因此那些自以为逃掉一劫的守关士兵,在半路上依然被铁木真的大队铁骑赶上,也是死的死,降的降,没有一个走脱掉的。

叶英豪在攻下西冈关后,深觉西冈关地势险要,在和扎木合商量一阵之后,临时改变决定,由扎木合率领二千士兵镇守该险关要隘、叶英豪则继续协助铁木真攻打苏格列城。

六万匹骏马奔驰在辽阔的草原,三万名骑士穿着素色的战袍犹如旋风般卷过,只至苏格列城。

第三日黄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千里奇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