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41章 战功赫赫

作者:黄易

太阳落下时,一抹余晖照在苏格歹“城上,城上的旗号已由塔塔部全都更换成丰儿只斤部,城上、城下都是投降后的塔塔部将士在清扫战场,掩埋尸首。

“三军听令,虽然塔塔儿部与我们有世仇,但只是少数塔塔儿首领使用诡计,他们的百姓与我等并无仇恨,因此,所有士兵均不得騒扰普通百姓,若有违犯者,立斩无赦!”铁木真和叶英豪深知蒙古各部落打仗的陋习,攻入某城后,就对此城进行烧杀抢劫,甚至姦婬妇女。给普通百姓带来莫大的灾难,在跟着叶克强学艺时,叶克强就经常带着他们三人去那些战后的地方看看,让他们了解一些普通百姓的疾苦。

三军上下,自从一路奇袭苏格列城以后,对叶英豪、铁木真和扎木合这三个年轻的将领无不佩服得五体投地,特别是攻克苏格列城之役,更是令他们将叶英豪、铁木真看成天神一般的人物。号令一下,莫不遵从。

派出的一队佯追哈巴依的士兵在佯追了四五十里后,亦回城驻扎了。当夜,苏格列城虽已易主,但丝毫没有混乱不安的气象,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天地合气,万物自生”,提出元气自然论。北宋张载以太虚 ,仿佛铁木真、叶英豪本就是塔塔儿首领一,般。甚至在塔塔儿士兵的口中还迅速流传着一个传说,传说中,叶英豪和铁木真被描叙成两条飞龙。“喀喀”晴天一个霹雳,叶英豪和铁木真变化成两条飞龙,众士兵一愣神的眨眼工夫两条龙就飞上了城墙,凡人和神对抗,哪里能守得住,就这样,城就被攻破了。

这传说越传越广,也越传越真了。

自叶英豪和铁木真奇袭苏格列城之后,塔塔儿部的全境就被孝儿只斤部打开了一条通道。哈巴依和豁里夕哪里肯如此轻易承认失败,忙从各关隘征调大军,对图克堡、西冈关和苏格列城进行疯狂的反扑。

在塔塔儿部和李儿只斤部接壤的胡沙堡地区。守军将领被哈巴依骂了个狗血淋头。“几万丰儿只斤部的铁骑穿越了胡沙堡防线,你们居然一点儿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仗!”哈巴依骂在兴头上也忘了当初丰儿只斤部士兵攻破苏格列城时的恐惧了,在事后,他恢复了镇静产党成立28周年而写的论文。编入《毛泽东选集》第4卷。 ,终于弄清了丰儿只斤部的骑兵是如何攻入塔塔儿部的纵深地带的!

“妈的!仗着点胆子和运气就敢和我斗狠,我看你他妈的也会象你该死的老爸一样,死在我的手里。”哈巴依诅咒着铁木真。

“夺回苏格列城!胡沙堡的守军征一半随我亲征!”哈巴依对胡沙晕的守军将领古边命令道。“首领!胡沙堡是边境的重要防线,丢不得呀!”上次侥幸从呼伦贝尔河畔开阔地段逃回性命的绝石烈劝道。

“万一月伦他们率军攻过来了怎么办!”

“妈的,是你是首领还是老子是首领!连我的老窝者陷人端了,还守住这个防线有个屁用!”哈巴依恼怒的道。

“可……”绝石烈还慾言语。

“不用多说了,就这么决定了,这一回我就叫也速该断子绝孙!铁木真啊铁木真!我看你这回还能有什么出奇的本事,老子调齐三十万人马对你进行围剿,你就是真的有神仙相助,也逃脱不了。”

塔塔儿各要隘者啪调了大量的士兵随着哈巴依向苏格列城的反扑而去,而月伦所派出的探马早已把此军情汇报给月伦。

“好!”准备进攻胡沙堡地区!”月伦马上令各营将士做好充分准备。

“通知图克堡方面留三千人守城,其余七千人从胡沙堡后面进行挟击,挟击时间为明天凌晨!”月伦深知苏格列城敌我数量悬殊太大,叶英豪和铁木真虽占地利,但不意已久守。多抢点时间,现在显得犹为重要。

“明天凌晨,图克堡的部队怕难得赶到!”黎台担忧的道。

“下死命令,明天凌晨无论如何也得赶到,他们已经在图克堡休养了半个多月,应该有这体能,最迟也得在日出的时候赶到,不然无法全歼胡沙堡守敌!”

命令被快马信使送至图克堡时,已经是子夜了。

“右骁骑营、右膘骑营做好出发准备,即刻出发!”发号司令的是右营将领哲别。他是铁木真在攻打图克堡时从士兵中挖掘出来的。此人英勇善战,箭法奇佳,且性情耿直,颇受士兵喜爱,只是因为太年轻,所以在攻打图克堡之前仅是一个百夫长,铁木真怜叹其才,破洛罹升他为万夫长,统领右营万名骑士。

图克堡的士兵迅速集合,已做好了出发准备,可惜图克堡城中的马数量有限,只有五千多匹。

“有多少骑多少,重要的是抢时间!”哲别深刻的理解了月伦和叶英豪采用的战术方法。

拂晓,月伦的部队对胡沙堡地区的守军发起了战略总攻。号角声、擂鼓声,瞬间就充满着胡沙堡区域。绝石烈和古边不由暗暗心中叫苦,但他们平常受了不少哈巴依的好处,因此虽然胆战心惊,但依然仗着地势和月伦等周旋。

日出的时候,哲别的五千铁骑从胡沙堡防线后面包抄而至,一时间胡沙堡防线后围亦是喊杀震天,人数上,胡沙堡防区自抽调大半兵力后,本已空虚,地势上,从后包抄而至的哲别部和其秋色平分。

讫石烈和古边咽;里抵抗得住两路大军的挟击,抵抗只持继了一个时辰,胡少堡的士兵就开始溃逃,但月伦和哲别在两边已成钳势包围了胡沙堡地区,要逃脱谈何容易。

除了讫石烈、古边换了普通士兵的衣服向密林深处仓惶而逃外,剩余六万塔塔儿部队全军覆没,其中伤亡二万、四万做了俘虏。在胡沙堡地区,丰儿只斤部取得了绝对性的胜利。

“这场挟击战打得很好,也幸亏图克堡的士兵赶得即时,否则,我们伤亡会很大!”黎台颇有感触地对月伦说。

“小豪、铁木真和扎木合,他们已经能够挑起大任了!连他们新选拔的将领也勇敢不凡!”月伦对哲别勇敢的作风,精湛的骑术,准确的箭法和指挥水平留有很深的印象。

“看样子,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真的是老了!”月伦颇有感慨。

“我们年纪大一些,做事也要谨慎一些,要让我指挥,千里奇袭的冒险手段,我是不是敢使用的!”黎台也有些羡慕年轻人所独有的冲劲,毕竟他也曾年轻过,也曾有只身仗剑,千里独行的经历,也曾和也速该一起面对千军万马而谈笑自若过。

“豁里夕的部队有什么动静没有!”月伦向身旁负责情报收集的一位将领问道。

“豁罗刺思部的部队正向塔塔部边界运动,但速度极慢,也许是豁罗刺思部害怕被陷进这场运动战的泥潭,不肯将兵力投入进来,或许是等着我们与塔塔部拼个两败俱伤,他们从中乘机捞油水,将哈巴依取而代之。反正,目前他们的军队不会威胁我们!况且神的弘吉刺士兵也牵制着他们,谅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哼!独狸就是狐狸,只有利益,没有情感!豁里夕防着哈·巴依,哈巴依又何尝没有防着豁里夕呢?”黎台不屑地道。

“继续注意豁里夕部队的运动方向,一有变化马上火速回报!虽然不足为惧,但也不得不防啊!”月伦语气沉重的道。

“是!”那将领应了一声是,就出了营帐分配任务去了。

“现在胡沙堡地区已经完全控制,西冈关也在我们手中,不知苏格列城情况怎样,希望铁木真和小豪他们能多坚持些时候。只要待我们将其它地区的塔塔儿部军队肃清,就等于砍掉了哈巴依这只恶狼的爪子,再来收拾他就简单得多了!”黎台和月伦不想采取一些硬拼的打法,因为每次硬拼,许多优秀的孝儿只斤的年轻人都会献出他们的宝贵生命。

“那就派信使去!吩咐小豪和铁木真比计划多守两天吧!依他俩的能力,多拖两天绝没有问题。”月伦现在对铁木真和叶英豪有极大的信心。

苏格列城。

哈巴依的三十万大军已由四面八方将苏格列城团团围住。营帐就扎在苏格列城周围,层层叠叠,一直望不到尽头。

哈巴依在众将领的拥簇下,耀武扬威的向苏格列高声喊话。

“城上的铁木真听着!你们已被包围了!识相的就赶紧投降,尚能留你个全尸!”

城上叶英豪对铁木真道:“你听这只乌鸦叭噪,让我射下他,好不好!”

铁木真道:“那你就让我见识见识你的神技吧!”

叶英豪取过一张铁弓,扣上一支雕翎箭,对着哈巴依射去。

那箭如流星般直向哈巴依飞去,哈巴依见箭飞来,想要躲闪哪来得及,幸亏一旁的武士忠心效主,在哈巴依的身前组成一道人墙。

叶英豪的箭速度快,力道沉,一箭射穿了两名武士,将那两名武士钉在了一起。这一来把个哈巴依惊得是面无人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龟缩至队伍中去了。

“妈的!竟敢射老子!下令士兵全力攻城,攻破城后一个也不留!”哈巴依下着疯狂的命令。

激战开始了。

三十万塔塔儿士兵向苏格列城发起一波又一波的进攻,虽然每一波进攻都丢下不少的尸体,但在哈巴依疯狂的督战下,攻势依然不减。

苏格列城的防御工事在铁木真和叶英豪的近半个月的准备再加上叶英豪本身的智能,早已固若金汤。比哈巴依那时的防御能力大大增加。要攻破谈何容易。

“架云梯!”哈巴依等人虽然没有象铁木真,叶英豪那样的奇技,但其中也不乏攻城拔寨的一流好手。十年证战,哈巴依显然也不是省汕的灯。但可惜的是,他们的对于乃是天人合一的叶英豪,一个早已在叶克强的教导下,融汇了古今的奇才。

云梯很快就驾了起来,百余乘云梯高高耸立,每乘云梯上站有二十几个士兵,云梯四周用木板围护着,云梯上的士兵拿着短梯软索,单等军中擂鼓,就冲上城去,每百余名士兵拥簇一驾云梯,齐齐向墙边冲去。

叶英豪嘲笑道:“这种东西也不嫌累赘!”

待得云梯行近了,丰儿只斤部的士兵将早已准备好的火箭射向云梯,可怜那梯上的二十多名士兵,竟被烧死大半,即使有少数从梯上跳下的士兵,也被城上射下的流矢飞石所伤。这一波云梯进攻以塔塔儿人丢下五千多具尸体告终。

哈巴依并不甘心失败,连夜命士兵在附近山林中砍伐树木,制造冲车,这冲车由数十人一组推动,力道极大,对城墙损伤也极大,站在城墙头的铁木真远远望见一辆辆冲车摆好在塔塔部的阵前,不由忧心仲忡地道:“小豪,我看敌人冲车之阵威胁较大,不如我率领些士兵冲下城去,冲散敌兵,放火攻毁这些冲车吧!”

叶英豪道:“敌众我寡,保护我们自身的力量犹为重要,盲目冲下城去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伤亡,现在我已有办法了,只要准备些大石头堆在城墙边就行了。”

第二日中午,哈巴依已经造好了近千辆冲车。望着冲向城墙的近干辆冲车,哈巴依咬牙切齿道:“臭小子,老子看你这次如何防御!”

冲车越冲越近,哈巴依脸上得意的笑容也越来越浓。但是很快的,哈巴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城头上学儿只斤部的士兵已将准备好的巨石抬上了垛头,只需轻轻一推,哈巴依苦心准备的冲车就会被砸得支离破碎,掩在冲车下的塔塔儿士兵也将无法幸免。

哈巴依此时纵使要阻止士兵前冲也来不及了,“轰隆隆,轰隆隆!”巨响接连不断地响起,城墙下更是一片狼藉,这一次的结果比用云梯冲击的结果更为惨重。塔塔儿部队损失了近万人。哈巴依又急又恨,但却又无计可施。只能冲着一帮手下大发脾气。

“首领,我们可以试一试挖地道的办法。”一个将领建议道。

“他妈的怎么不早说,害老子白白损失了这么多人马!”哈巴依听让匕建议心中一亮,虽然言语上似乎在臭骂那个将领,实际上心中不禁又燃起希望的火花。

西北边城不同于中原城市,西北少雨无水,一般都没有护城河,因此掘地挖地道不失为攻不陷城的好方法。

“好!筑起土墙,掘地挖地道!”

塔塔儿的部队不再对苏格列城进行攻击,而是死死围住,严阵以待,以防叶英豪、铁木真忽然率军冲下,对塔塔儿部队进行突然袭击或突围。哈巴依已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将铁木真的队伍消灭在苏洛列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战功赫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