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46章 时空错位

作者:黄易

“有点不对劲!”叶英豪答道。

原来叶英豪发觉山坡虽然还是那个山坡,小溪还是那条小溪,可细细看来,山坡上的树木却有了变化,以前没有树的地方现在已长出了许多大树,这显然不是最近移栽的,没有谁会有这份闲情。

“难道时空发生了误差了吗,”叶英豪自言自语,加快了速度向帐篷走去。樊大刚也惜头惜脑地紧随着叶英豪向帐篷方向行去。

由于叶英豪早已对回到蒙古草原做了准备,他和樊大刚俱穿的是蒙古族服饰,因止他们的出现并没有引起部落中的那些人的騒动,人们只是很好奇的看着这两个不知由何而来的外乡人。

‘叶英豪看着满眼的陌生人,心中还是不愿接受不能与父亲相见的现实,他拦住一个部落中的老人用弘吉刺方言问道:“请问,这是弘吉刺部吗?”

老人以奇怪的眼光盯了叶英豪一眼道:“听你的口音,似乎就是我们本地人,怎么连这儿是不是弘吉刺部都不知道。”

叶英豪苦笑了一声,知道无法和老人讲清楚,只好撒谎道:“我从小就和父亲离开这里,后来长大又和父亲失散,因此对这里实在不熟!”叶英豪从老人的口气中已确认了此地就是弘吉刺部。

“我是说呢?不过小伙子多年在外,乡音未改,实在难得。”老人赞许地夸了叶英豪一句。

“请问部落首领还在不在部落中!”叶英豪明知没有希望,但依然不死心的问道。

“现在还哪有什么部落首领,那早就是历史了!”老人对叶英豪的问话颇不以为然。

“那李儿贴、铁木真在不在?”叶英豪希望时间错得不要太远。

“你难道不要命了吗?竟然胆敢直呼成吉思汗的大名!”看来老人有点儿生气,也幸亏他只顾着生气,而忽略了,叶英豪后半截话,否则他非骂叶英豪脑子有问题不可。

叶英豪尚不知自己已经冒犯了老人心目中的英雄和大元的朝律,他只是牵挂自己昔日的朋友。

从方才一番话中,叶英豪已经知道现在的时间落后了他离开时的那个年代,至于具体落后了多少年他心里还不太清楚。此时他明白在大街上不会问出个所以然。四周环顾了一下,他看见街旁有一个供牧人们喝酒的酒肆,“忙堆着笑脸,对老人笑着道:“老人家,我们家很久以前就飘流异乡,因此对故乡的事都已是不太了解,您老人家给我讲解一下好吗?”说完他便把老人向酒肆里拉。

许是很久没有见过如此有礼貌的年轻人,许是酒虫在肚里做怪,老人欣然的答应了叶英豪的请求。

几杯酒下肚,那老人打开了话匣。

“你问我算是问对人了,那些弘吉刺的旧事已经再没有多少记得了,想当年我们部落中来了一位法力无边的大神,他领导着我们弘吉刺部逐渐走向繁荣富强,他和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是生死弟兄,一起出生入死,那时连英勇无比的也速该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叶英豪听着老人叙述当年父亲英勇事迹,不由百感交集。

“更为神奇的是神的儿子……”叶英豪知道老人开始讲自己了。

“神的儿子所具有的智慧和勇敢是岂今为止草原上最杰出的,他甚至比神还要伟大,如果不是他。成吉思汗可能很难将势力庞大的塔塔儿部和豁里刺思部消灭掉,他的奇袭简直完美无缺……”老人讲至,这一段的时候,眼中放出了奇异的光芒。

“可惜,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神之子突然失踪了,说实在的……”老人突然压低了声音:“如果神之子不失踪的话,现在天下可能是属于他的子孙。”

“神之子失踪后,神又怎样了呢?”叶英豪急于知晓叶克强最终怎样了。

“自从神之子失踪以后,神日夜担心着自己的孩子,他把部落交给了扎木合来治理,自己却不知所踪了!”长叹了一口气,老人感唱道:“虽然,神父子两人最后都不知所踪,但我们知道他们是从天上来的,最后都会回到天上去的,象这样的人,怎么又会瞧得上凡间的东西呢?他们来,只不过是怜惜我们这些穷苦人罢了。”

如果老人把成吉思汗看成是人中龙虎而尊敬的话,叶克强,叶英豪父子在他眼中简直就是神佛之流了。

叶英豪的眼中不觉充满了泪水,他能想像得到牵挂他的叶克强是如何每天仰望星宿,期盼着奇迹出现,期盼着他的平安归来,也许叶克强就这么等到终老。

“年轻人,你怎么啦?”老人发觉了叶英豪的悲戚,关怀的问道。

“没有什么!”叶克强悄悄擦了一下泪水,挤出一点笑容,又继续问道:“那后来有没有再听到一些关于神的传闻!”

“有哇!这可是件奇事!听说神之子失踪那天,天上来了许多妖魔,也许神之子是被上天招去天界除妖去了吧!听说那天还死了很多的人呢!”喝了一口酒,老人顿了一顿。叶英豪知道老人所说的正是自己那天所经历的事。

清了清嗓子,老人越讲越有劲:“虽然神不知所踪了,但他失踪的那一天,情景更奇特,那是神之子已离开神的第三年,那时,全蒙古已统一在扎木合和铁木真的手里,二人一南一北,一东一西,配合得非常默契,早就将塔塔儿部和豁罗刺思部的军队给打得落花流水。他们都争着请神和他们一起过,可神却拒绝了,反倒将弘吉刺部交给了扎木合,自己却注上了小山,只是后来不久的一天夜里,小山忽然如白昼一样亮了起来,并且还有巨大的响声,人们当时怕极了,等到第二天风平浪静了再去看,可什么都没有发现,连神也不见了!”

听到这儿叶英豪心里不觉一亮,也许叶克强并没有死,而是另有所遇,似乎是为了求证这一想法似的叶英豪,向樊大刚投去询问的一瞥。

樊大刚一句也听不懂叶英豪和这老头在谈些什么?从表情上来看两人俱都很激动,老人讲得手舞足蹈,叶英豪听得时时戚容,此刻看叶英豪悲戚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希寄之色,并朝自己望了一眼,樊大刚以为事情或许与自己有关,就鼓励的笑了笑。

看见樊大刚的笑容,叶英豪的心仿佛安定了一些,他觉得首要的问题便是了解现在具体的年代。

“老人家,听你这么一讲,我总算明白了一些历史,但这究竟过去了多少年了呢”

“转眼就是六十年了!那时,我还是一个十多岁的毛孩子,现在都已经老了!”老人家摇摇头,似乎感叹时光乃弹指一挥,他哪里知道,真正经历了弹指一挥百年过的人就坐在面前。

知道了确切年代后,叶英豪心情开始镇定下来,铁木真的历史,他已简略的听樊大刚说过,他现在想了解的是丰儿贴后来怎么样了。

“听说,当年和成吉思汗,神之子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叫学儿贴的姑娘,不知她后来怎么样了?”

“要说这丰儿贴,当年我也曾见过,那的确是一个大美人,可惜后来却一直未嫁,一直就住在那边的山坡上!成吉思汗称汗后,曾接她去宫里住,可她却一直没去,据说她是在等神之子归来,因为他们当年好象有什么婚约吧!最后她连四十岁都没活到就死了!死后就葬在那个她守候的山坡上。”

听到这儿,叶英豪仿若遭到雷击般一样,往事一幕幕又涌上心头。

那个山坡,不用老人说他也知道,在那儿他曾经吻过丰儿贴,也曾经问过她,万一自己有一天离开了她,她会怎么样?

“我会每天在这儿等你回来,一天不回来,我等一天,一年不回,我等一年,如果我在没有等到你之前就死了的话,我就葬在这儿,我相信你会回来,即使我不在了,我的灵还会守在这儿等你!”丰儿贴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荡,她那绝然的神情令什么都不太在乎的叶英豪感动得心碎,如今果然痴话成真,李儿贴葬在那片山坡,叶英豪也终于回来了。

“我要去看看你!”叶英豪一阵踉跄,他从身上摸出上次离开地球时所带的钱,轻轻的放在桌上,埂咽着声音对老人道:“老人家,谢谢你!”然后就转过身,向门外的那片山坡奔去。

樊大刚也不知到底他们又说了些什么,这会儿见叶英豪一声不吭的就往外走,连忙也跟了出去。

留下的老人非常诧异,眼前这个年轻人怎么表现得如此奇怪呢?看着叶英豪的背影,老人似乎记起了什么似的,揉揉眼睛,想想刚才的问话和叶英豪的表情,老人几乎要跳了起来:“难道是他!”老人终于想起了年少时所见的叶英豪的模佯,不由喃喃道。

忽然,老人的眼神定在桌上的那枚铜钱上,铜钱虽然很新,但老人知道,只有六十年以前的人才会用这种铜钱,如今这种铜钱早已绝迹。

“是他,一定是他!”老人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连忙跑出酒肆向四外张望找寻,刺目的阳光下哪里还有叶英豪的影子,老人不相信自己似的,哺哺道:“难道我今天做了个白日梦吗?”但看着碗中尚温的酒和桌上的那枚六十年前的制钱,老人又无法相信这是个梦。

“是的!他是神之子,因此六十年了,他一点也没变!”老人找到了一个很易解释的理由,也走出了酒肆,他另外留了一枚铜钱在桌上,而揣着叶英豪留下的那枚钱币走了。

当老人向周围的牧民说起他的奇遇,并拿出那枚钱币做佐证时,大家都笑他一定是老糊涂了,这么奇妙的事怎么会让他碰上,再说神之子也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怎么会向他一个老得快要没命的老人询问那些问题呢?这只不过是一个路过的外乡人,他长得与当年的神之子有点相似,并且问了些有关神的话题罢了。老人愣了愣,也觉得牧民们说的有道理。

叶英豪此时正站在葬着学儿贴的那块坡地上,樊大刚满脸不解的站在他的身旁,看着叶英豪如此悲戚,樊大刚实在不忍问些什么,尽管直到现在为止,他还什么也不明白。

好半晌,叶英豪才开口道:“我们晚了六十年,如今,这当年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包括我的父亲!”

“你说什么,我们干辛万苦来找的叶克强,他居然不在了!”

“我说过,我们能有这样的运气已经算很不错了!毕竟时间错动得还不算太厉害!”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反正在这儿你也没有什么亲人了,不如和我一起返回我的时代算了。”樊大刚最忘不了的便是回归。

“目前,时空通道里还不能通行,要等时空乱流稍微平静下一点,我们才能重新在时空通道中通行,那时准确性地强些,不然一个控制不好,我们依然不知会落在何时何地!”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樊大刚有点着急。

“这得靠观察,我会密切留意天体运行变化的!也许一两个月,也许一两天!也许一辈子!”说这话的时候,叶英豪不禁又想起了丰儿贴,又是一阵黯然。

“现在,最首要的问题是先找到飞行器,在这期间,我们还得先解决生存问题。”一阵黯然后,叶英豪恢复了冷静。

“我们必须买两匹马!如果可行的话,还可以多雇一些人。”叶英豪知道一切都得从头开始,在这里,他几乎没有一个相识的入。

“等等,现在我们是落后了六十年,六十年前是铁木真。后面是窝阔台,窝阔台后面是忽必烈,现在一定是忽必烈在当政了!我们可以找他呀!你们可是几代世交哇!”樊大刚觉得能找到一个他所知的人要比他们自己单独的又要养活自己,又得去找飞行器来得方便些。

“忽必烈是谁?”叶英豪不由问道。

“是你好朋友的孙子,也是个了不起的大英雄!”随即樊大刚就自己所知的历史知识向叶英豪叙述了一下元代的历史。听完了樊大刚的话,叶英豪微微一笑道:“你认为忽必烈会相信我所说的吗?他不认为我们是疯子才叫怪呢!”

“他不相信就揍他,反正你是他的爷爷辈!”樊大刚连大禹都见过、骂过,显然把忽必烈下放在眼里。

“他已经不相信我了!爷爷辈又怎样啦?他根本就会把我们当疯子一样看待,再说,皇宫森严,他恐怕不是你我现在这个样子所能见到的。”叶英豪说话是有根据的,他曾经见识过全国一个普通王爷的排场,单一个完颜烈,普通的蒙古部落首领想见都难,何况现在已一统天下的忽必烈皇帝。

“忽必烈是马上君王,没那么多臭规矩!”樊大刚不死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 时空错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