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47章 为民出刀

作者:黄易

“这下你可闯了大祸!”齐达不由担心道。

叶英豪皱皱眉道:“怎么了?”

齐达急道:“苏莫是万户长护院的儿子,这一带准也不敢惹的!看你刚才的身手,对付几个人不成问题,可是万户长苏里斯手底下光家人就有好几百呢?我看你还是赶紧逃吧!”

叶英豪冷笑道:“这样的人简直是我们草原上的败类,多半外强中干,怕他作什么?难道这一带就没人管他么?”

“苏里斯是忽必烈皇帝亲封的万户长,由于战功显赫,皇帝已经将这一带全赐给他了!”

“即使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他的,他也不能如此欺负人!妈的,一个小小的万户长护院的儿子都如此骄横,可见主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种人你是不能和他讲道理的,那苏里斯的手下有很多都是他以前的旧部,很厉害的,我曾亲眼看见他们杀人,手起刀落人头落地连眼都不眨的!”齐达心有余悸,此时连说话的声音也在颤抖,一边颤抖,一边不停的四处打量,看那莫里来了没有。

“不要怕!这样的恶人都是欺软怕硬的!给他们点教训,免得以后这一带的百姓不得安宁!”

“好了!我的大英雄,你以为你是我们弘吉刺部的神之子,什么都能!你先逃命吧!”齐达边劝说叶英豪边将叶英豪向外推,看来,这个猎户齐达的确心的善良。

正推揉之间,一阵蹄声传来,叶英豪、齐达同时抬头循声望去,只见十来骑旋风般向两人冲来,齐达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完了!这下子可能连我的命也保不住了!”

十余骑冲至叶英豪和齐达的身边,将两人团团围住,其中有三人正是刚才被叶英豪整治得狼狈不堪的家伙,苏莫的胳膊已经被治好,看样子这十来人中,必有懂擒拿的家伙。

“小子!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连我们的苏莫都敢惹!显然是不把我们兄弟放在眼里!”个满脸横肉的矮胖子对叶英豪吼道,看那样子,这家伙是这一群人的头儿。

“佩罗大哥!他这个小子,明里是打苏莫,暗地里可是瞧不起你的爸爸苏里斯将军呀!”一个瘦一点的家伙在一旁煽风点火。

齐达见状,赶紧跪下来对佩罗求道:“佩罗小将军,看在这位兄弟是刚来的份上你就饶了他有眼无珠之罪吧!”

“哼!刚来就敢打我的兄弟,那再过几天不就要闯入我们的将军府吗?”佩罗阴阳怪气的道。

叶英豪走至齐达身边,轻轻一提,就将齐达提得站了起来,他沉声道:“齐达大哥,记注,你不要向这种人下跪,你跪一次,你的尊严就会少一次!”

齐达被叶英豪提着,一句话也说不来,只在心地里暗暗叫苦“我的小祖宗,这会儿命都保不注了,还要尊严有什么作用,我看我们这下是真的完了!”

“看不出来,你这小子还蛮有骨气的,仗着有两手就在这里充大爷,不知你的骨头是不是很硬,我看你等一会儿你想跪,也没有腿跪了!”哈哈一阵狂笑后,佩罗回头对旁边几个跃跃慾试的家伙轻描淡写地道:“去!把他的两条腿砍下来,让大家看看有骨气的人遇见我不跪是个什么下场。”

也许是做恶惯了,几个家伙几天不动手打人手就痒得慌,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向叶英豪奔过来。

齐达早就被吓得腿软了,虽然是猎户出身,虽然手底也有两下,但齐达一向心善,这等以性命凶博之事从未参予过。

叶英豪见这些人如此凶蛮,心中已动了杀机。

“好,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教训!”历吼一声,叶英豪下手已不容情。

几个家伙看来打斗经验比较丰富,他们呈一圆圈向叶英豪进攻,发起第一波进攻的是四个家伙,手中什么也没有拿,他们的意思是直接用手和腿将叶英豪的腿打断,好显示显示他们的本事高强。

但前面两名打手先发的拳头尚未击中叶英豪的面门时,叶英豪后发的拳头已经打中了前面两名打手的脸,叶英豪这一招是双拳齐出,身形向前一闪,带动的力极大,拳头是带着怒火击出,“啪!啪!”几乎是两声同时响起,前面两个家伙已经被叶英豪的拳头击倒在地,脸上象是开了染坊,红的血。白的牙齿,再加上立即乌紫的眼角,五颜六色的挟杂在一起。

由于叶英豪身形闪动极快,后面两个家伙自以为踢中的脚也落空了,叶英豪没给后面两个家伙半点看清状况的时间,身子一侧,左腿一个侧旋,如同上了弹簧一般,先一弓小腿,踢中了左边的那个家伙的腮部,然后小腿再伸直,右边那个家伙的腮部同样被踢中。“哎哟!”一声杀猪似的闷曝,这两个家伙也被踢飞出去,那结果比前面的两个家伙好不了哪去,下巴骨早已被踢碎了,连方才喊的那声哎哟也只能发出沉闷的声音来。

一眨眼的功夫,佩罗的手下已经被击倒了四个,并且都负伤不轻,有两个家伙已经昏迷过去,另两个家伙哎晴只喊痛。剩余的几个包括苏莫在内,似乎都没想到叶英豪如此威猛,平常那么利害的人在他手里简直不堪一击,不由大为惊骇,眼神里皆流露出恐惧之色。

似乎到底不愧是久经杀场的万户长之子,德性虽然险恶,但胆色却也过人,佩罗显得丝毫不怕,他拍着掌喊道:“精彩,精彩,怪不得那么嚣张!”

叶英豪冷冷的看着佩罗,并不答理他,但在心中却暗暗骂道:“也不知谁他妈的嚣张。”

佩罗不慌不忙地下了马,脱去罩在身上的外袍,露出一身短装打扮,甩了长袍,又歪头歪脑地绕着叶英豪转了几圈,还甩了甩胳膊,踢了踢腿,那架式是想和叶英豪过两招。

叶英豪看着佩罗的表演,心中不觉暗自好笑。因为在他眼里,眼前的佩罗到处都是破绽,他随便一拳便可把他打翻在地。

蹦了半天,那胖子佩罗似乎已经准备好了,忽然停了下来,叶英豪盯着他也不先动手,他准备在佩罗扑上来时给佩罗一记重的,让他至少在床上躺三个月,也好让这附近的牧民安神过上两三个月的日子。

谁知,佩罗并没有扑上来,而是说出了一句话,一句很让苏莫和躺在地上喊哎晴的两个家伙很失望的话。

“看你这么好的身手,我请你到我家做护院好不好!”

软在一边的齐达听见了这句话,一颗紧绷着的心算是松了一大半,心想这下命总算是保住了。

叶英豪却是哭笑不得,他满心以为活动了半天的佩罗会给他一个下马威,谁知闹腾半天却是这样一个结果,此时他也不好下手攻击佩罗了,毕竟人家是以礼相待,再加上他还有更重的事要办,也不愿节外生枝,当下冷冷地道:“今天的事就这样算了!让我为你作护院你还不配,如若你以后还继续作恶的话,我绝不会放过你!”

听到叶英豪这句话,放下心的齐达几乎要跳了起来,但在凶神恶煞的佩罗等人面前,他哪里敢动弹半分。他只能在心里喊:天神保佑,天神保佑。盼望着此时天神能保佑他们。

而佩罗对叶英豪的这番话简直不能相信,做苏里斯将军家的护院是多少人想都想不来的美事,可是眼前这家伙却不屑一顾,还大放厥词,这实在难以忍受,本来还堆着笑的脸的佩罗一下僵在那里,半晌做声不得。

其余的打手则一付幸灾乐祸的神情,叶英豪打伤了他们的兄弟,而佩罗却要请这家伙当护院,那岂不是报仇无望,而此时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外来小子不识抬举的居然拒绝了小主人佩罗的要求,并且还说了一番教训小主人令小主人一点颜面也没有的话。他们素知佩罗的身手不凡,盛怒之下,这个可恶的外来小子小命肯定玩完,不由俱以期盼的眼神望着佩罗。

佩罗僵住的脸逐渐变红,他咬牙切齿道:“好小子,给你脸不要脸,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以在我家做事为荣?吃香的。喝辣的!要什么就有什么,你小子居然不识抬举,那好,你想死,老子就送你去西天!”

佩罗的身手的确不错,也有一些眼光,从刚才叶英豪动手的情况来看,他已经知道叶英豪不好对付,不然依他的性子,他才不会说出方才那番服软的话,只是叶英豪根本就不理他的那一套,无奈,他只有选择动手这种方式。

由于忌惮叶英豪的身手,佩罗并不敢过于托大,空手和叶英豪动手,他拔出了腰刀,双手紧紧握着,死盯着叶英豪,从他眼中喷出的怒焰可以看出,他恨不得一刀把这个令他颜面尽失的家伙劈成两半。

叶英豪从佩罗握刀的姿势和屏息凝神的架式,心知这个矮胖子要比方才的那几个家伙要强得多。

虽然佩罗的身手的确不错,但在叶英豪的眼中依然是不堪一击,当年,以铁木真那么凌历的刀法,也都没在他手下过三招,就让他把刀给夺了,只是由于他的聪慧,因此在弘吉刺人的传说中,这方面渲染得少一些。

当佩罗握刀发动攻势的时候,叶英豪出手了,他的动作极快,左一拔,右一引,再顺着刀势一卷,身子就靠近了佩罗的身子,然后曲时向佩罗的腹部撞去。

一刀还没劈完,佩罗的刀已经被叶英豪夺走,人也痛苦的捂着腹部躺在了地上。

叶英豪拿起手中刀,对准佩罗的头部插去!

“使不得!”一旁的齐达大声呼叫着。

其余的打手早就被叶英豪的身手骇得魂飞胆散,眼睁睁地看着叶英豪的刀插向小主人,但一个也不敢上前阻止。

地上的佩罗似乎已被骇呆,骇得连腹部的痛苦也忘记了,呆呆地望着闪烁的刀光。

刀落下。

贴着佩罗的脸,整把刀的刀身插入了土中,一直到柄。

场面静了下来,空气中却汛漫着一股臊臭味,那佩罗由于惊吓过度,大,小便一起全被骇出来。

“滚!”叶英豪瞪着傻在一旁的几个打手吼道。

几个打手连忙扶起另几个被打伤在地的伤者,连马也顾不上牵就拥簇着佩罗狼狈的离开了。

“这下真完了!神仙也救不了你了!”虽然对叶英豪方才的身手敬佩不已,但齐达更担心的是叶英豪的生命安全。

“好了!这下不是没事了吗?”叶英豪微笑着转头对兀自哺哺不休的齐达说道。

“对这种人就应该这样,表面上这些家伙看起来凶神恶煞,一动起手来,你看他们是不是连屎尿都骇出来了,一点胆子也没有的!”

“你这下子是快活了,可不到明天你就会知道汀到底闯了什么祸了,我看我们还是连夜逃吧!不然明天苏斯卫的大队人马一来,我们会连全尸的机会都没有的!”齐达也不准备要剩下的猎构了,拉起叶英豪就要他回家收拾重要的东西准备逃命。

叶英豪道:“难道那苏里斯也如此不讲理吗?”

“这儿整个的地方都是属苏里斯的领地,他会和你讲道理!”齐达睁大着眼睛,简直拿眼前单纯得近乎迂腐的叶英豪一点办法也没有。

“难道这儿一点法律也不讲吗?”叶英豪清楚的记得在忽图鲁汗和叶克强的那个时代,这里几乎就没有出现如此欺压百姓的事件。

“法?苏里斯就是!他的话就是法,在这儿他的权力比皇帝都要大!”齐达道。

“那好,既然苏里斯如此混蛋,那我就替你们除去这混蛋,要是忽必烈也同他一样混蛋,我就把忽必烈也除掉!只当是替铁木真整理门风!”叶英豪听了齐达的话,心中怒火立即又腾起。

也许这是叶英豪难舍的乡情在起作用,他把听有的弘吉刺人都当作他自己的亲人,忽图鲁汗从小教他要爱护子民的观念亦深深镌刻在他的脑海,尽管在这两天里,叶英豪已知道那早已是历史,但在不知不党的潜意识里,叶英豪还当自己是弘吉刺部汗位的继承人。

叶英豪知道若是一个小人物作点恶,尚且不会殃及大多的人,但一个地方官或一个首领作恶,那遭殃的会是成千上万的人,因此对苏莫和佩罗作恶,叶英豪尚未起杀心,但若是苏里斯和忽必烈也是如此草管人命,叶英豪就决定除去他。

“你怎么说起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连忽必烈皇帝也敢骂!我看你真的是头脑有点问题了!”看来,无论地方长官如何残暴,忽必烈在普通牧民心中的地位依然是神圣而不能侵犯的。

“忽必烈怎么了,他不就是铁木真的孙子吗?我替铁木真管教一下他有什么不妥的吗?”叶英豪盛怒之中,不知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章 为民出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