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48章 英豪永留名

作者:黄易

叶英豪举起了已放下的腰刀,而苏里斯从家丁手里也拿过一把刀。看样子两人似乎准备一场搏杀。

“怎么回事?”樊大刚不由问道。

“这位将军想考较考较我的功夫!”叶英豪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妈的,我们放了他,他还反悔吗?”樊大刚最恨说话不算话的人。

“不是!这是我们的赌约!”叶英豪无暇向樊大刚解释。苏里斯见叶英豪说话分神,并没有趁机扑上,而是等着叶英豪把话说完。

叶英豪边说话边紧盯着苏里斯的腰,这是叶克强教给他的。对敌之时,必先掌握敌人的动机,而人全身协调发动,必须由腰完成。不管身体哪部分出攻,都会体现在腰上,因此腰才是动作去向的第一表征,掌握了腰间的动向,便可掌握敌方的全部动向,继而找出弱点和避开攻击。

忽然叶英豪看到苏里斯腰上有血,那是从脖子上流下的。

“这不公平!”已经准备好的叶英豪忽然收住了刀势对苏里斯道。

看着忽然收势的叶英豪,苏里斯不由大为惊诧,“怎么不公平?”

“你先止住血,然后换一身衣服再和我进行决斗吧!”

“哈哈!哈!果然是个好对手,不过你不用担心,这点血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当年我在万军丛中,不知身上被砍开过多少创口,流了多少血呢!”

“你若是不止血,不换装,就是对我不尊敬!”光明星的弱电输入一点也没改变叶英豪的血性,虽然从智慧的角度来说,叶英豪这个决定并不理智。

“好!好!好!今天不管我与你打斗的结果如何,我都会很高兴,我想我们会成为朋友,我听你的,索性将我惯用的大刀也拿来,今天我就打个痛快!”苏里斯的确很高兴,近年来,他一直没有机会打过一场痛快的仗。

“兄弟们,把尊敬的客人迎到练武场去,我随后就到,多点些火把!”

叶英豪拉着浑浑噩噩的樊大刚,跟着一大群护院来到了练武场。

练武场四周燃起了数百支火把,照得整个练武场毫发毕现。

苏里斯很快收拾整齐,提看他的大刀来到了练武场,他一身劲装,脖子上用一块白布缠住了伤口。

他的刀很沉,并且擦得极亮,一进练武场。他便把刀抖得哗啦哗啦响乱响,一一边抖还一边对叶英豪叹道:“这是我的老伙计了,旧友难弃呀!跟你动手,若是不用它,我心里会觉得对不起你。”

停了一会儿,他看着叶英豪手里的腰刀道:“你这把刀顺手吗?需不需要换一件顺手的兵器!”

叶英豪微微一笑:“那倒不必,什么兵器在我手中都是一样,即使没有兵器也行,只不过,那样我也会觉得对不起你!让你误会我瞧不起你!”

“好!够狂,希望你动起手来也一样,我只要拿起刀,刀就会不听我使唤,它会毫不留情地向你砍去,因此,对我,你也不必留后手,以命相博就是!”

“我不会让你失望!”虽然心中不赞同苏里斯的说法,但为了表示对一个勇士的尊敬,叶英豪还是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

“好!闲话已说得大多了,多了就会影响情绪!看刀!”绕口令似的说了两句闲话,苏里斯果然再不多言,提起刀就展开了抢攻。

苏里斯的刀威势极大,带起的风把满场的火把带得忽明忽暗,叮当哗啦的声音中还夹杂着类似快箭发出的锐啸。

叶英豪几乎破苏里斯的刀影团团包围。场外的樊大刚不由看得手心直冒汗,而将军府的护院们却大声的叫好不断。

表面上看来,苏里斯的刀如惊涛骇浪般,而叶英豪则如同穿行在惊涛骇浪里的一艘小舟,时刻都有翻覆的危险。实际上叶英豪已在苏里斯每次出手前就知道了刀势的方向,只不过因为苏里斯速度极快,再加上不忍这么快就破了苏里斯的刀法,叶英豪一直没有出手罢了。但避过这些刀法,对于叶英豪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因此,他穿行于一片刀影之中就宛如闲庭信步一样轻松。

待苏里斯一阵疾攻过后,速度慢了下来的时候,叶英豪这才出刀反击了起来,两刀相击,发生骼骼刺耳的声音,声音很大,震得围观的众护院和士兵纷纷捂起了耳朵。

“痛快!痛快!”苏里斯一边疾砍快攻一边大声呼喊着,仿佛眼前进行的不是一场生死之搏,而是一场很精彩的游戏,他正玩得高兴,玩得入迷。

樊大刚听不懂苏里斯的话,看见叶英豪似乎没有太多的还手之机,不由暗自焦急,他准备叶英豪一有危险之机,便出手相助。

当苏里斯的刀再度慢下来的时候,叶英豪知道时机已到,如若再让下去,就会让苏里斯瞧出破绽来,于是他大喝一声,崩开了苏里斯的刀,然后踏中宫,出掌直拍苏里斯的胸膛,展开了近身肉搏。

苏里斯刀长,回防不便,只得将刀弃下,反身贴近了叶英豪。

叶英豪也装作有刀不便的情形,将手中的腰刀弃了。

这番拳脚相拼又是一番情景,只听霹里啪啦一阵响,两人都在硬碰硬。

也许是实在过足了臆,也许是没有了力气,苏里斯突然跳出圈外,住手不打了。

“怎么不打了!我们还没有分个胜负呢?”叶英豪望着苏里斯疑惑的问道。

“我认输了,你小子果然厉害!没令我失望!”苏里斯极其豪爽,一个大将军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野小子手下认输,的确需要一些勇气,可这件事苏里斯做起来却毫不见为难之色,自然之极。

“那就算平手吧!”叶英豪对这样的结局非常满意。

“你胜就是你胜,如若再推辞便是虚伪了,其实我被你逼得弃刀的时候就该认输,但我忍不住想要和你多打一会儿,因此就厚着脸皮多坚持了一会儿,老弟,我今天打得真是太痛快了!”苏里斯满脸笑容,拍着叶英豪的肩,仿佛和叶英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一旁的樊大刚此时真的象坠入了五上云中,他搞不懂这个蒙古将军在做什么和想要做什么,而叶英豪也有点不可思议。两人一会儿刀架在脖子上,如同生死仇人,一会儿又翘起大拇指,满脸堆笑,似乎都在称赞对方,可转眼间又是刀兵相见,打了个你死我活,这会儿又拍着肩,满脸的欣喜,仿佛马上要结拜兄弟一般。

樊大刚想的不错,苏里斯此时的确就打算和叶英豪结拜兄弟。

“老弟,本来着你身手,我极想把你留在身边做一名将官,但又怕辱没了你,不如你我结拜兄弟吧!我年纪稍长一些,你若不嫌我妄自尊大,就叫我大哥吧!”其实苏里斯此时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而叶英豪只有二十岁左右,比佩罗都还小上几岁,苏里斯做叶英豪的大哥的确不算妄自尊大。

但苏里斯怎么也不会想到叶英豪曾和铁木真是结拜兄弟,倘未他知道叶英豪就是传说中神之子的话,纵使他的胆量再大,人再豪爽,这会儿也不敢主动和叶英豪结拜兄弟。

叶英豪也没料到苏里斯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当下怔在那里,不知如何应对。

见叶英豪如此态度,苏里斯以为叶英豪必不应允,当下脸一沉道:“怎么,你可是瞧不起我,如若这样,我苏里斯连交个真正英雄的资格都没有,我还自称什么英雄,我还要这双号称无故的手做什么,砍了算了……!”话尚未毕,便从一旁抽过一把刀向自己胳膊砍去。

叶英豪见状大惊,当下不及思索,手一探,一转一崩,苏里斯的刀已被他夺在手中,快得不可思议。“大哥,使不得!”

“你叫我做大哥了!”苏里斯喜得连泪光都在闪动。

叶英豪看着苏里斯如此动情,点点头。

“摆酒宴。”大喜过望的苏里斯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时候,向手下命令着道。

“这就不必了吧!现在已经快四更了,马上就天亮了!”

“你以为我还能睡吗?如果现在我不喝酒的话,怎么能表示我的高兴呢?你们从小镇赶来,一定也饿了!吃了饭,睡一觉,我那混蛋儿子就要回了,这小子是该管管了,我以为平常有一些家丁护院管教就够了,谁知这些家伙尽教他学坏,还来骗我,不瞒你说,我还派了四个高手去抓你,幸亏他们命大,没遇上你,否则一定没命!”苏里斯携着叶英豪的手就往厅房里走。

“这位怎么会说南蛮话!”苏里斯向叶英豪问道,樊大刚若是听懂了这句话,非说苏里斯有种族歧视不可,但叶英豪知道这是苏里斯的习惯,就象他拿起刀就只能以性命相搏一般。

“他是我的叔叔,由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而我也是离乡多年了。”

“这么年轻的叔叔?我该怎么叫呢!”苏里斯不由搔搔脑袋。

“我们各叫各的,你就称呼他老弟吧?他也听不懂我们的话!”叶英豪微笑着说。

苏里斯立即对樊大刚笑道:“那我就托大喊你一声老弟了!”樊大刚莫名奇妙,不知苏里斯在说些什么,整个晚上,他都莫名奇妙,不过,由神情来看,樊大刚知道叶英豪已很好地解决了所有问题。

大厅中的灯烛已点上,只是酒菜倘未备好,趁着闲隙,叶英豪简要的向樊大刚介绍了方才的一些情形,只听得樊大刚目瞠口呆,连连称奇。

待叶英豪和樊大刚说完了,苏里斯这才笑着对叶英豪道:“老弟,你老实说,在和我比武时,你是否未尽全力,以方才你夺我刀的手法和速度,一开始你就可以把我的刀夺走,并击伤我!”

叶英豪道:“的确是这样,但若一开始我就夺走你的刀,并击伤你的话,我也有可能会受伤!”叶英豪极喜欢苏里斯的性格,因此并不想谦虚而说假话。

得到了叶英豪的认同,苏里斯不禁啼嘘长叹道:“看来,我真是坐井观天,妄自狂大了,老弟你的功夫可谓深不可测呀!”

叶英豪笑道:“大哥,你也别妄自菲薄了,依你的身手,再加上你的勇悍,真正在战场上,鼓舞士气,带兵冲锋起作用的还是你!”

“老弟,你真会说话,本来已丧失的自信又让你说回来了!”

“我说的是实情!”

“听你这么说,你也曾带兵打过仗,并且极谱行军用兵之道,不知在什么地方参过战,为何又落到这个地方来打起猎来了呢?

叶英豪见苏里斯如此发间,心知必然无法向他解释清楚,只好含混的答道:“我确实带过兵打过战,只不过那地方极遥远,你们从来没听说过,回到这里,是因为我的先辈曾住在过这里,叶落归根,但没料到我们的交通工具丢失了,为了送叔叔回去,我们必须找到它!所以不得不通过打猎来筹钱以便雇人帮我们寻找。”

“什么交通工具,难道不会重造一个吗?我这里有许多好马,你们可以骑马回去!难道还有什么比马更快的吗?”

叶英豪知道无论怎么讲,苏里斯都不会理解,只得苦笑道:“这东西独一无二,并且比马要快得多,日后你说不定有机会见到它!”

“好了,不谈那玩意了,我们讲讲行军打仗吧!你的先辈既然曾经住在我们的部落,一定曾听说过神之子吧!”苏里斯向叶英豪谈起了他心目中的大英雄。

“神之子怎么啦!”叶英豪想听听这位极豪爽的大哥对自己的看法。

苏里斯谈起神之子,眼睛里就闪出了奇异的光芒,以一种极其向往的神色道:“真可惜,我晚生了六十年,不然,我一定能看得到千古绝人的风采,能在他手下当一天战士,我即使死也甘心了!”

“他当真有那么厉害!值得你如此推崇?”叶英豪弄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留下如此大的名声。

“看来,你一定是没有听说过他的事迹,当年成吉思汗铁木真还年轻的时候,就是依靠他的奇计,千里奇袭才将势力庞大的塔塔儿部和酪罗刺思部消灭。奇穿胡沙堡,妙夺回克城,一箭过天险,射术天下无双,飞身上城墙,视万军如无物,此时我想着都还止不住激动,你说要是真让我在他手底下当兵,亲眼看一看他施展那些手段,是不是死也甘心了呢?”

叶英豪心里暗自好笑:明明我就坐在你旁边你却对面不识,但同时叶英豪对苏里斯对自己如此推崇也有些感动,微微笑着说:“也许是传说过于夸张,他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超凡入圣,也许当他坐在你身边,你反倒会觉得他不怎么样!”

苏里斯摇摇头道:“你不理解,多年来,我蒙古大军铁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英豪永留名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