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06章 鸿门邀宴

作者:黄易

一转眼,叶克强从时空通道掉到蒙古,来到弘吉刺部已经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他努力的向德薛禅学习蒙古语;不多时,叶克强已经不用经过翻译就能听懂和说出一些简单的蒙古话了,但艰深的字句还是需要透过翻译。因此他经常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用意念命令电脑将要说的话翻译后才能够说得出口。

这时的叶克强换下t恤。牛仔裤,改穿贴身的蒙古武士服,把他壮硕高大的身材衬托得更威武。这套武士服是涅汉献给叶克强的,因为寻遍整个弘吉刺部,只有身材同样高大的涅汉所穿的衣服叶克强才能穿得下。

而涅汉资质颇佳,很快的便学会了叶克强教授的各种武术,进而转教给军队,使弘吉刺部的军队越来越壮大了,士兵越来越勇猛。

他与叶克强接触越久,就越钦佩叶克强的为人,因为叶克强的智慧及武术造诣令涅汉望尘莫及,最重要的是叶克强并没有把当部下看,对他都以兄弟相称杂家战国末至汉初杂糅诸家之说的学派。《汉书·艺文 ,两人平起平坐,这更令涅汉大为折服,发誓有机会必要替叶克强效命。

涅汉闲暇之余便跟在叶克强身边,想多学一点东西,叶克强则像多了个私人保缥般,反正也没有损失就任他跟随。

这天,练到了一个阶段,叶克强抹了抹脸上的汗,拍拍涅汉的肩膀,称赞道:“很好,你进步得很快,休息一下吧。”

“这都是神指导有方。”涅汉恭敬的行了个礼,抬起头有些迟疑的说:“神,我……我有件事想提醒神,不知道……不知道该不该说。”

叶克强不解的看着他,“有什么事不能说的,快说吧。”

涅汉表情有些尴尬的开口道:“是我姊夫,他……他似乎对神非常不满。”

“哦,”叶克强扬了扬眉,“怎么说?”

“昨天我去探望我姊夫,又以妖言迷惑了汗,他早晚要收拾你的。”涅汉微叹了口气,“虽然他是我姊夫,但他的很多作为我都不认同。他的手段很多,神千万要小心。”

“别担心,撒巴那家伙我是不怕他的。”叶克强不在乎的耸耸肩,“对了,我要去德薛禅那儿看我儿子,你来不来?”

“神的儿子吗?我从来没见过呢。”涅汉兴奋的说,“好,我也一起去。”

“嗯,我先回帐里拿些东西,一会儿就出发。”叶克强说着便往自己的蒙古包走去。

自从叶克强在校练场扬名之后,忽图鲁汗便仑卜令德薛禅的妻子朔坛负责照顾神之子,德薛掸夫妇把叶英豪当亲生儿子般照顾,而叶克强只要有空便会前去探望儿子。

叶克强领着涅汉走进德薛禅的帐中,朔坛正用马奶喂着叶英豪,德薛禅的四岁小女儿李儿贴站在一旁看。

见到叶克强走进来,德薛禅忙领着全家人跪下,“不知神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得了得了。”叶克强豪迈的哈哈大笑,德老,咱们是老朋友了,如果汗没有一起来,就不用如此客套了,不然我一天来好几次,你全家人不都跪得累惨了。快起来,快起来。”

德薛禅知道叶克强一向不拘小节,便要全家人起身各自忙去。

他请叶克强和涅汉坐下,朔坛给每人端来马奶干和茶,德薛禅笑道:“几天不见,神的蒙古话又进步了许多。”

“这都是德老你教得好。”叶克强笑了一阵之后道:“我这阵子和涅汉一起指导部队的士兵,所以没空过来,怎么样,我儿子不乖吧?”

朔坛抱着叶英豪走过来交给叶克强,“神的儿于乖巧得很,从不哭闹,非常好照顾。哪像咱们守儿贴,一直到现在还动不动就哭闹呢。”

“哪儿的话,是你们照顾得好。”叶克强逗弄奋怀中的儿子,“小豪,爸爸来看你了,高不高兴呀?”

叶英豪似乎听得懂叶克强的话,咧开小嘴笑了起来,两支小手乱抓着叶克强的脸。

朔坛微笑道:“神之子和几人就是不同,这么小就如此善解人意,你看他高兴成这样。”

这时,孝儿贴也走到叶克强身边和他一起逗弄婴儿,叶克强摸摸李儿贴的头,“李儿贴越长越漂亮,也越来越像妈妈了呢。”

朔坛一听脸不禁红了起来,掩嘴笑道:“神真是爱说笑。”

“孝儿贴”在蒙古语里的意思是“晶莹剔透”,而孝儿贴真是人如此名,才四岁就看得出将来一定是个大美人,而且她又很乖巧,叶克强十分疼爱她,每次来看儿子时都会和她玩一阵子。

李儿贴用晶亮的大眼睛望向叶克强,拉拉他的衣袖,“叔叔,陪我到河边摘花好吗?”

叶克强轻拍李儿贴的脸微笑道:“叔叔和你爹有事要谈,下次好吗?”

“奥。”李儿贴乖顺的回答,但脸上难掩失望之色,甚至还可以看见在她眼眶里滚动的泪水。

叶克强觉得拒绝这么可爱的不女孩实在是一种罪过,灵机一动,指着涅汉说:“李儿贴,仁位叔叔有空,他陪你去好吗?”

“真的吗?”勃儿贴眼睛又亮了起来。

涅汉离言大惊,像他这种粗汉,怎么会知道如何应付小女孩呢?他惊惶失措的说:“神,这……我……”

叶克强瞪了涅汉一眼,“怎么,你不愿意陪这位可爱的小女孩出去玩吗?”

“不是啦。”涅汉急得满头大汗,“这……我……实在是……唉!”

“不是就好了。”叶克强拍拍涅汉的肩膀,“这也是一种训练,去吧。”

牵儿贴雀跃的走到涅汉身前,一脸天真的说:“叔叔,我们走吧,河边有好多漂亮的花喔。”

涅汉叹了口气,无奈的站起来,伸出手却不知道抓孝儿贴哪里,生怕弄痛了她,倒是幸儿贴伸出小手握住涅汉的右手食指,一个巨人和一个小女孩就这样走出帐外。

叶克强忍不住哈哈大笑,“看看平常总是打打杀杀的涅汉如何应付那小女孩,哈哈……”

德薛禅陪着笑了一阵,正色道:“神有何要事要我和商议?”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啦。”叶克强将儿子交到朔坛怀中,拿起摆在身边的一包东西,“我来到这里之后,受你们照顾很多,现在你们又帮我照顾儿子,我实在很感激你们,所以想送你们一些东西以表谢意。”

“不,千万不要。”德薛禅连忙摇手,“帮神做事是我们的荣幸,怎么还敢拿神的礼物呢?千万不要,千万不要。”

“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叶克强打开包裹东西的羊皮,里面竟是他的t恤和牛仔裤。“从我来到部落的第一天起,便感到你对我穿的衣服彬有兴趣,这些衣服虽然说不上珍贵,但这种质料的衣服在你们这个年代,呃……这个部落应该是没有的,反正我也不穿了,就送给你们吧。”

德薛禅被说中心事,脸上微微一红,但他实在对这件t恤和牛仔裤大有兴趣,他拿起t恤细细的抚摸观看,“这种质料真是古今罕见,这是天上来的衣服,实在是太珍贵了。”

叶克强微笑道:“怎么样?还满意吗?你就收下吧。”

德薛禅回过神来,忙道:“不。不行,这‘天衣’实在太珍贵了,我不能收。”

叶克强听到“天衣”这名词,暗觉好笑,他知道德薛禅其实非常想接受,便板起脸道:“德老,我这样有诚意你都不接受,那我可要生气了。”

“这……”德薛禅怔了怔,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下了,多谢神的赏赐。”

“不用客气。”叶克强将牛仔裤也塞到德薛禅手中,“这是你应得的。”

“多谢神。”薛禅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扬声唤来妻子,“快将这‘天衣’收好,晚一点我要细细研究。”

“好,没什么事了。”叶克强起身准备告辞,“麻烦德老好好照顾我儿子,我走了。”

德薛掸忙道:“神请留步,我还有一一事相告。”

叶克强不解问:“有什么重要事情吗?”

“是,神请先坐下。”待叶克强坐下后,德薛禅低声说:“据我近日观察,撤巴似乎处心积虑的要对付神,请神千万要小心。”

“嗷,我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事呢。”叶克强轻笑着拍拍他的肩,“这我早知道了,不劳你操心。”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听闻最近汗要出外狩猎,到时撒巴可能会乘机加害神,神千万要留意。”

“哦,有这等事。”叶克强沉吟了片刻,“好,我会特别注意的。”

帐外突然传来声音,“汗驾到!”

叶克强连忙起身,德薛禅则跪下,两人齐声道:“恭迎汗!”

勿图鲁汗笑着走了进来,“兔礼。免礼,神果然在这里。”

叶克强跟着忽图鲁汗一同坐下,“汗有事找我吗?其实只要差人来找我去就好,何必亲自驾临呢。”

“这怎么行,你是神,我怎可能随意召唤神呢。”自从叶克强帮忙忽图鲁汗整治军队后,成效卓著,忽图鲁汗对叶克强可是钦佩到极点,凡有重大决议必会亲自询问叶克强的意见。“我今天来是有事和神商议的。”

叶克强闻言表情立刻认真起来,“部落里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忽图鲁汗笑道:“那倒没有,我只是来问问神,明日是否要和我一起去狩猎。”

叶克强望了德薛禅一用民“汗明天要去狩猎?”

“对,到不儿罕山一带狩猎。”图鲁汗兴奋的说:“那里珍奇异兽甚多,神若同去,我们定会满载而归。”

德薛禅在叶克强卫边低声道:“跟着去吧,以免撒巴乘机陷害你。”

叶克强闻言横眉一竖,心中豪气顿生,他可不是个怕事之人,‘情况越危险,他越要去面对,这就是叶克强的个性。

“汗,实在很抱歉。”叶克强温言婉拒,“狩猎之道,我完全不懂,而且目前军队训练正逢紧要关头,我实在无法分身,所以无法和汗前往,还请见谅。”

忽图鲁汗颇为失望,叹了口气说:“好吧,神既然另有要事,我也就不勉强了。”

叶克强颔首道:“祝汗此行大有收获,不知汗何时出发?”

“明日清晨。”忽图鲁汗起身往帐外走去,“我不在之时,部落的事情交由普兰特大臣处理,也请神多多指导他。好了,我回去了。”

“恭送汗。”叶克强和德薛禅送忽图鲁汗至帐外后,叶克强转头向德薛禅道别。

“神,你真是……你明知撤巴会乘机对付你,为何不跟汗一起去呢?”

叶克强仰天大笑,”你甭担心,我倒要看看撒巴那家伙有什么本事对付我。”

德薛禅看叶克强一副不在科的样子,不禁摇摇头,“还是小心一点好。”

“知道啦,我走了。”叶克强挥挥手,逞自走回自己的蒙古包。

翌日清晨,涅汉飞奔到叶克强帐外叫道:“神,快起来,汗要去狩猎了,我们必须去送他。”

叶克强翻了个身,不耐烦的叫道:“要狩猎就去吧,有什么好送的。”

“不行啦。”涅汉在帐外急得大叫,“汗外出,大臣们一定要去送的,神若不去,会被视为不尊重的。”

“是这样的吗?”叶克强打了个大呵欠,不情愿的坐起身,揉了揉惺松的双眼,“好吧,你等我一会儿,我梳洗完便随你去。”

不久,叶克强随着涅汉来到忽图鲁汗金帐旁的广场,其他大臣们早就到了。

德薛禅迎了上来,“神来得正好,汗正准备要出发。”

“不好意思,睡迟了些。”叶克强抓抓头。“可是我来干什么呢?”

“当然是参加汗出外狩猎的送行仪式,”德薛禅低声道:“别说了,汗来了。”

只见金帐后方走出一队人马,走在最前方的是身穿白袍的撒巴,其次是骑着白色骏马的忽图鲁汗,然后是十名亲卫队员和一些陪着忽图鲁汗狩猎的武将,最后是多名仆役和几头驮着杂物的骆驼。马匹,声势看来着不小。

叶克强心中暗骂:他妈的,要狩猎,去就是了,哪来这么大的排场。

穿着白袍的撒巴举着法器一会儿指向天,一会儿指向地,朗声念道:“天上地下的诸神呀,请保佑伟大的汗此行一切平安,满载而归,加满啦哑,吉图马叭……”

撒已念完一大串听不懂的咒语后,回头向忽图鲁汗说:“伟大的汗呀,诸神已经答应保佑汗,请汗放心的出发吧。”

忽图鲁汗对他点个头,骑着白马走到众大臣面前扬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鸿门邀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