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王魁)》

第07章 林中惊魂

作者:黄易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射进蒙古包中,叶克强便醒了过来,他翻个身打算再睡一会儿,可是当他的身子压到自己的右手臂时,一阵椎心刺骨的疼痛立刻自右臂传遍全身。

“哎哟——”哀号声传出蒙古包外。

睡在隔壁帐的女仆马兰和答夕衣衫不整的冲进叶克强帐内,惊慌地问:“主人,您怎么了尸

马兰和答夕是忽图鲁汗赐给叶克强的女人。对蒙古人来说,女人只是男人的财产,随时都可能被其他部落抢去,或者是转送给别人,所以女人在部落里没有什么地位分以及对它的矛盾着的部分的认识是辩证法的实质。论述了 ,而女人们也只能认命的随男人摆布。

因此,忽图鲁汗赏赐这两名女人给叶克强,她们就是他的财产了,他可以要求她们做任何事,就算要她们陪宿也可以。但叶克强心中只有妻子美娟,而且他是二十世纪女权高张时代的人,所以他非常尊重她们。马兰和答夕从未受过如此的尊重,便全心全意的服侍叶克强。

叶克强勉强坐了起来,全身因疼痛而冒出冷汗,“我的右手好痛,好像不能动了。”

“怎么会这样呢?”马兰坐到叶克强身边,小心翼翼的除下他的衣服,看见他的右臂整个红肿了起来,不由得大吃了一惊,“答夕《崩溃论和殖民政策》一文中提出“最终的目的是微不足道的, ,快去打一盆水来。”

“好。”答夕应了一声急忙跑出去。

叶克强看着自己肿胀的右臂,苦笑道:“大概是昨天练箭受了伤。完了,这回铁定会被涅汉那家伙笑死了。”

答夕端了一盆水进来,马兰把布沾湿后轻轻的敷在叶克强的右臂上,“主人已经受伤了,涅汉将军为什么还要笑您呢?”

“哎,你们不了解的啦。”叶克强想着涅汉的嘴脸,忍不住摇起头来。

马兰一边细心敷着叶克强的手臂,一边和答夕讨论要如何帮他消肿。叶克强看着两个女人认真的样子,不禁失笑。

马兰和答夕听到笑声,一同望向叶克强,答夕不解的间:“主人,您在笑什么?”

“我笑你们还越来越漂亮了。”

马兰娇斥道:“人家都担心死了,主人还有心情开玩笑。”

“抱歉。抱歉,我错了。”叶克强想转动身子,却牵动到右臂的肌肉,登时痛得眼泪差点流出来,忍不住又哀号了一声。

此时,帐外传来涅汉的声音,“神起床了吗?”

叶克强心中暗暗叫苦,他妈的,完了。

涅汉走进帐里,看见半躶的叶克强和两名女仆,先是呆了呆,接着转身往外走,“对不起,打扰了,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干什么?给我站住!”叶克强出声叫住他。

涅汉停下脚步,但是并没有回头,他两眼直视前方道:“不小心打断了神和两位姊姊的好事,真是抱歉,我还是先走好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叶克强快气昏了,“你给我过来!”

涅汉转过身,用右掌遮住眼睛,边走边说:“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马兰忍俊不住笑了出来,“涅汉将军,我们是在帮主人疗伤,又不是在做什么事,你为什么不敢看?”

涅汉放下右手,故作惊讶的叫道:“哎呀!神受伤了吗?发生了什么事?”

“你少装了。”叶克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正如你金口所言,昨天练箭练过头了,右臂痛得不得了。”

答夕忧心的说:“都肿起来了,冷水敷了半天也没有用。”

“在两位美女细心照料之下也没有起色吗?”涅汉挪偷的说:“神受了这么重的伤,该怎么办呢?”

“喂,别再开玩笑了。”,叶克强苦笑道:“你一大早就过来,想必是早知道我右臂会肿痛成样,所以你一定有什么疗伤方法对吧?快使出来吧,我快痛死了。”

“神果然厉害,一猜就中。”涅汉从怀中掏出一葯膏递给马兰,“这是我家祖传的筋骨伤葯,抹在伤处,疼痛立消。”

马兰打开瓶盖,将绿色的葯膏均匀的涂抹在叶克强的右臂上。

叶克强立刻感到一股凉意渗人肌肤内,没多久,疼痛感真的消去了。

“你这葯膏还真有用,马上就不痛了。”叶克强站起身用力甩动右臂,“太好了,我感觉又可以射它三百箭,哎哟……”

话还未说完,一阵剧痛骤然袭上右臂,叶克强惨叫一声,整个人痛得跌回被上,“他妈的,痛死了!”

涅汉摇摇头,“神了太心急了吧,这葯虽可暂时止痛,蛤伤处还是得避免剧烈火运动,大约需要半个月方可痊愈,神可要保重呀。”

“他妈的,你怎么不早说,哎哟……”叶克强痛得骂不下去,马兰及答夕连忙将葯膏涂抹他的伤处。

涅汉见此情形,心想还是先溜为妙。连忙道:“神请多休息,我先告辞,改日再来。”

叶克强痛苦的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字,“滚!”

这日叶克强一直都躺在帐中养伤,虽然葯膏发挥功效,让他的右臂不再疼痛,但是马兰和答夕却不让他起来。

看着她们忙进忙出,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叶克强也不忍违拗她们的意思,只好继续躺着。初时还有她们陪着聊天,使他不觉无聊,后来她们见他没事便各自去忙。叶克强睡意渐浓,不久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叶克强悠然转醒,他坐起身,感觉光线昏暗,只见马兰正在角落点着油灯,便开口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马兰闻声回过头,“主人醒啦,现在已是黄昏了。普兰特大臣下午来找您,他已在帐外等了好些时候了。”

“嘎,普兰特大臣来了,你怎么不叫醒我呢?”叶克强责问。

“是大蔬要我别吵您的。”马兰委屈的说,“大臣来找您,我说您受了伤正在休息,他便要我别吵您,然后就在帐外等到现在。”

“好了,别再说了,快请大臣进来。”叶克强起身洗把脸,提振精神,他知道普兰特找他必是为了撒巴邀宴之事。”

不久,普兰特走进帐中,叶克强迎上前,“让大臣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哪儿的话。”两个人坐下后,普兰特关切的问:“神的伤势要紧吗?”

“小伤,不碍事的。”叶克强本想甩动右臂以示无碍,但又所造成剧痛,便告作罢。“大臣来访可是为了撒巴邀宴之事?”

“正是。”普兰特忧心的点头,“撒巴趁汗出外狩猎时设宴,一定有阴谋。自从神和我在汗面前建言处分苏鲁后,我们一直是他的眼中钉。神看此宴是否专为除去我们而设的?”

叶克强抚着下巴沉吟道:“我想未必。撒巴此次邀宴的对象是整个部落的贵族大臣,他应该不敢在大庭广广众下对付我们,就算他取,充其量也只是chún枪舌剑而已,以大臣的智慧与口才当不用惧怕他。”

“神过奖了。”普兰特微微一笑,随即眉头又皱了起来,“可是撒巴诡计多端,我怕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叶克强滞洒一笑,“大臣不必如此烦忧,到时多方小心提防便是。”

此时,帐外传来马兰的声音,“主人,撒巴主祭派家仆来接您去赴宴。”“知道了,你叫他等着。”叶克强起身对普兰特说:“大臣,咱们一道去吧。”

普兰特点点头,跟在叶克强身后走出帐外,他边走嘴中边念念有词,不知在说些什么。

撒巴的家仆见到两人,立即跪下道:“参见神,参见大臣,既然普兰特大臣也在此,那就请两位一同前往好吗?请上马吧。”

“慢着。你家主人是在何处设宴?”普兰特突然出声询问。

“启禀大臣,在部落东方的祭祖之地前。”

“祭祖之地前吗?”普兰特想了一下,然后说:“你回去告诉你主人,就说我和神会自行前往,不用你接送了。”

家仆和叶克强同时怔了怔。家仆一脸为难的说:“可是我家主人说一定要接到客人,否则会责罚我的。”

“反正我们自己会去就对了,”普兰特朝家仆挥挥手,“你回去吧。”

家仆无奈,只得离开。

叶克强满脸疑惑的看着普兰特,正想发问,普兰特却先开口,“神可去过祭祖之地?”

叶克强摇摇头,他来到此处一个多月,除了附近的地方他常去之外,其他地方若无人带领,他也不会独自前往。因为这里地广人稀,随意乱跑,只怕就此迷路回不来了。

“祭祖之地在部落东方五里处,慾至该地必会经过一处密林,密林内除了族人先前开恳出来的道路外,没有其他的路。若不慎迷失在林中,只怕就再也出不来了,到时若不是饿死便是渴死,再不就成为野兽的食物。”普兰特顿了顿。继续往下说:“我怕撤巴在那里设下埋伏,或是故意带错路将我们丢在密林中任我们自生自灭,抑或是干脆在密林中杀了我们,所以我才会拒绝他们接送。”

叶克强听得惊出一身汗,“幸好大臣机警,否则到时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死的。”

“对付撒巴可马虎不得。我回去带些侍卫一同前往,以免中了埋伏。”说完,普兰特便朝自己的蒙古包走去。

“慢着。”叶克强拉住普兰特,“撒巴若有心算计我们,只怕带再多恃卫也没有用。”

普兰特停下脚步,略显焦急的问:“那该怎么办?”

“莫慌。”叶克强嘴角露出微笑,“咱们把事情交给涅汉处理便可。”

“涅汉将军?”普兰特已经急得不想问理由了。“那得快些,天黑路就不好走了。”

“好,咱们快走吧。”叶克强和普兰特共骑一匹马飞奔到涅汉的军帐前,两人跳下马直冲人帐内。

涅汉正坐着休息,见到叶克强及普兰特冲进来了,吓了一大跳,颤声道:“两……两位突然来临,不知……”

“别说话,听我说。”叶克强在涅汉耳边低说了几句话,“懂了吗?”

涅汉皱眉点头,“懂是懂,可是真的要这样做吗?”

“少罗唆,照办就是了。”

“是!”涅汉看见叶克强认真的表情,立刻打起精神大声回答。

叶克强回头对普兰特说:“大臣,我和涅汉到内帐去商议一些事情,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

普兰特微蹩双眉,“神还有什么事要商议的?”

“只是小事。”叶克强拉着涅汉往里走,“我一会儿便出来,你就在这里等着。”

普兰特看着两人进了内帐,啼咕道:“搞什么?神秘兮兮的,真是奇怪。”

过了半晌,普兰特等得不耐烦,大声唤道:“神,好了没有?咱们要迟到了。”

他话声方落,便见叶克强低着头走出来,“好了,咱们走吧。”

普兰特朝内帐张望,“怎么只有神一个人?涅汉呢?”

叶克强背对着普兰特答道:“我叫他去办别的事,他从后面走了。”

普兰特觉得叶克强声音有些奇怪,“神的声音怎么变了?”

“嗯……这个……咳……”叶克强用力咳了几声,“可能是着凉了,嗓子才有些哑。”

“请神好好保重身体。”普兰特又问:“对了,神要涅汉去办什么事?”

叶克强快步向前走去,“没什么,待会儿大臣就知道了。咱们现在可以安心出发了。”

普兰特赶紧跟在叶克强身后走出军帐。

两人上了马,叶克强一拉僵绳,马匹飞快地驰往部落东方。此时天色渐黑,到了密林前,叶克强放慢速度,点上油粉,慢慢骑进密林。

密林中树木对天,就算是大白天,阳光也只能从树枝和树叶的缝隙中射进来,更不用说是夜晚了。靠着油灯的微弱亮光,普兰特小心翼翼的指引着路,生怕一不小心误人歧途。

忽然,普兰特看见黑暗的前方有一点亮光在移动着,“前面好像也有人正赶去赴宴呢。”

叶克强似乎早知道前方会有人似的,不感惊讶的说:“看来有人也像我们一样所中埋伏,所以也自己过去。”

又走了一段路,两旁的密林突然传出奇怪的叫声,一会儿之后,远方也传来同样的叫声,两处叫声似乎在互相呼应者。

普兰特机伶伶的打了个寒颤,“不知是什么野兽的叫声,听来真教人害怕。”

“大臣认为那是什么野兽的叫声?”叶克强的声音中隐含着笑意。

普兰特颤声道:“好像……是狼吧。真可怕,我们还是快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林中惊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成吉思汗(王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