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

天魔

作者:黄鹰

七月十三。。

在某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在其他人,那些在这个日子出生,死亡,娶妻……的人,这当然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但无论他们的遭遇怎样离奇刺激,都难以与凤栖梧的相提并论。

那非独离奇刺激,而且惊心动魄,其间变化的恐怖,已不是任何的言语能够完全描述。=夜渐深,东天那一轮明月也越来越光亮,浴在月光下的连云庄就像是披上了一层白血,那本已刷得粉白的高墙看来也更刺目。

墙高四丈,笔直如削,最好的轻功,也难以一跃而上,凤栖梧却没有将这面高墙放在眼内。

中午之前他已经来到了这座山庄对面的山坡,观察了半个时辰之后,他倒头便睡,一直到太阳下山。

然后他将剩余的干粮填饱肚子,再浸身溪中,让头脑在极短的时间完全冷静下来。

他今年才得二十六岁,行走江湖已将近十年,处事早已学会了冷静,可是一想到连云庄及安富安顺兄弟,仍然不由得怒火中烧,恨不得立即冲进去,一刀砍下这兄弟二人的头颅。刀仍在鞘内,距离出鞘的时期却很接近的了,风栖梧一些也不紧张,一双手远离刀柄。

这也许因为那柄刀已追随他多年,已成了他身体的一部份,他自信能够态需要的那一刹那迅速将刀拔出来,斩出去。

“七月的夜风并不寒冷,“簌簌”吹开了他头上的枝叶,漏下了宁蓬月光。,月光与高邀的反光辉映下,他的面色就像冰封过也似,苍白得可怕,那珉成一字的嘴chún亦仿佛毫无血色,高墙外的树本都不怎样高大,而且离墙有一段距离,庄院的主人显然已考虑到敌人会利用树木偷进去。

凤栖梧却没有动那些树木的念头,他有他更好的办法。

风吹过,枝叶尚未合拢,凤栖悟颀长的身子便已射出去。

他的一双手先落在三丈高的墙壁上一按同时,身形已然倒翻了起来这一个倒翻只有一丈多高,但已经足够让他立足在墙头.高墙内是后院;异常寂静,远处的灯光到这里已很淡薄。两只獒犬在花木丛中徘徊,那刹那似有所觉,抬起头来,惨绿的眼镜散发着令人心寒的光芒;”

那两只獒犬都有人般大小,指爪锐利,留在这里无疑等于留下了两个凶悍的武士它们嗅觉的敏锐更绝非一般武士比得上凤栖梧是打听清楚之后才决定在今夜采取行动,那两只獒犬的出现他一些也不奇怪在伏下的同时,他也已留意到没有人在附近。

-只獒犬咽喉发出呜咽声,已准备狂吠,凤栖梧的身子也就在这时候落下来。

闪电也似的落下,一双手亦闪电也似的抓出,扣向那两只獒犬的咽喉。

那两只獒犬同时人立而起,一切的反应都在凤栖梧意料之内。

第一声犬吠尚未响起,凤栖梧已扣住了那两只獒犬的喉咙,随即将两只獒犬的头憧在后面的墙壁上。

"窘窘”的两下异声,两只獒犬的头颅当场爆裂,在血还未溅出之前凤栖梧已将手松开、两只獒犬倒在花木暗影中,凤栖悟同时从暗影中窜出,藉着花木的掩护迅速向前欺进.一路走来,都没有遇上任何人,这个连云庄这么大,住的人未免少了些。

穿过了一道月洞门在接近回廊之前,凤栖梧终于听到了脚步声,他的身形立即闪进了一丛花本中。

一个老苍头随即从一侧转出,双手捧着一个木盘子,上面放着一壶酒,三碟小菜。。

·老苍头并没有发现凤栖梧,一直到凤栖梧突然从花木丛中窜出来。

惊呼才到了咽喉,凤栖梧的左手已掩住了老苍头的嘴巴,他的右手同时接住了那个从老苍头双手掉下来的木盘子。

酒壶一晃又平稳,只是撞在碟子上那刹那发出轻微的“卡“一声,凤栖梧右手托着盘子,左手将老苍头推到一条往子上,道:“你一叫,我立即要你的命!“语声一落,将手松开。“老苍头没有叫,只是恶狠狠的道:“朋友要发财,找错地方了!"“我是来找人!”凤栖梧沉声喝问:“三天之前安富安顺抓来了--个叫做婷婷的女孩子,囚在什么地方?”

“老苍头吃惊的望着风栖梧,没有作声,方才的气焰经已荡然无存,他已经明白眼前这个人并不是一般鼠窃狗偷,也明白。自己的处境很危险。他看到了凤栖梧眼中的杀机。。“说!”凤栖梧接一声轻叱,一拳痛击在老苍头的小腹上,在老苍头呼痛之前又已掩上了他的嘴巴。。

到手再松开,老苍头腰身已虾米一样弓起来,不敢再呼痛,惶恐的望着凤栖梧,以颤抖的声音答道:“在…·内堂下面的密室…”

凤栖梧接着问:“派了多少人看守?”“这个……”老苍头的眼珠子在转动,小腹立时又挨了凤栖悟一下重击,痛得眼泪都冒出来,。

凤栖悟这才问:“内堂现在有什么人?”

“两位庄主都在那里……”

"血手安庆?"

"老大爷?”老苍头一呆。

"在什么地方?、凤栖梧最关心的就是这个人。

老苍头面露伤感之色:“老太爷四年前已经病逝了。”

凤栖悟愕然:江湖上却是完全没有消息。

-安富安顺兄弟秘不发丧就是要让江湖上的朋友以为安庆仍然在生,不敢轻视他们.凤栖悟随即明白占过来,呼了一口气,手指那边灯火最亮的地方,问:“那就是内堂?”

老苍头颓然点头,凤栖梧食、中二指一并,连点了老苍头三处穴道。

“……”老苍头惶恐的张着嘴巴,烂泥一样倒下.凤栖梧托着木盘,向内堂走去。

内堂灯火辉煌,光如白昼。

安富安顺兄弟对坐在灯光下,神色看来都有些惶惑。

两兄弟的相貌不怎样相似:,体形亦迥异,安顺高而瘦,安富却是一个大胖子,由头至脚每一部份几乎都是圆圆的,好像就只有一双眼睛例外。

那双眼睛已经给面部的肌肉眯成两条缝,从这两条缝中漏出来的神采却是异常地灵活狠毒。

安顺的一双眼睛更就是狼一样,说话也是有如狼壕:“你已经查清楚?"”安富颔首,叹了一口气:那个女娃子真的是凤栖梧的?据说他已经赶往这儿来。”

安顺道:“带了多少人?"安富摇头:“你一些也不知道?这个人一向都独来独往?”

安顺冷笑到:“一个人,起得了多大作用?”

“这个人一柄刀纵横大江南北,声名之盛,一时无两,怎也有几下子.”安富目光一闪:“而且,他还有一个很强的靠山。”

“是说乌王凤生?"安富无力的点头:“他们是兄弟,风栖梧若是给我们摆平了,凤生肯定绝不会罢休,”

“我们可也不是省油灯。”

安富叹了一口气:“我只知道若不是老头子的余威,我们现在已经很麻烦。”

安顺沉默了一会:"那你意思是怎么样?”

“我已经去信给三位长辈,若是在他们还未能赶到之前凤栖梧已经到来这儿要人,我们只好将人送还。”

“只怕他仍然不肯罢休。”

“拳头不打笑面人,而且对我们的老头子,他不无顾忌。”

安富笑了笑:“何况我们对婷婷那个女娃子,到现在仍然很客气."安顺亦笑笑,却笑得有些勉强,安富的目光也就在这刹那凝结,稳盯着安顾:“二弟,你好象有很多心事.""没……没有.“安顺一耸肩安富沉吟道:“今天我外面打听消息,你一个留在庄里……·“安顺终于道:"我喝了了一些酒,有些事都忘掉了.”安富脱口道:“你将那个女娃子…”

安顺摸了模chún上胡子:“我们还是准备兵器迎接凤栖梧到来的好。”

安富虽然已想到,仍不禁一声叹息,放软了身子,倒靠椅背上,安顺没有说出来,但那已等如坦白在带醉之下,他对那个女娃子曾经很不客气的了。

安顺接道:“凤生怎样厉害,只是传说而已,没有人看见...........”“那是因为看见他怎样厉害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

安富又是一声叹息。

“凤栖梧再强也只是一个人。”安顺的嘴巴仍然很硬:“而且我们将那个女娃子抓进连云庄,好像也甚为秘密。”

“你喝的酒实在大多了。”安富摇摇头。

安顺握着拳,接道·:“连云庄除了我们兄弟之外,还有三十六柄快刀,凤栖梧不来倒还罢了,一来一一一”他的话被门板碎裂的声响惊断,口头望去,只见那扇门四分五裂,散落了一地,一个黑衣青年标枪也似当门而立。

安富脱口道:“凤栖梧——”他并不认识凤栖梧,但眼前这个青年除了凤栖梧,还会是谁?

凤栖梧的眼瞳仿佛有火焰在燃烧,他听到的并不多,但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安顺飒地站起来,身形横移三丈,双手迅速地将墙上挂着的一对铁爪取下来,在身前“霍霍”一一挥。

安富那片刻已经冷静,猛一声暴喝:“来人!”

人已经来了,四个值夜的大汉闻声赶到,听安富一喝,手中利刃立即向凤栖梧当头斩下。、凤栖梧的刀刹那出鞘。

那柄刀阔三指,长三尺六,比一般的要长,看来却好像薄得很,但一刀劈出后,破空声夺人心魄,刀光闪电也似,一落,“呛”的1柄刀被劈断,握刀的那个大汉亦被劈开两爿!

这一刀的威势实在惊人,其余三个大汉都皆吓了一跳。

凤栖梧的动作没有停下,迅速欺人那三个大汉当中,接连三刀!

没有一刀落空,三刀砍下,地上又多了三具尸体,那三个大汉竞连凤栖梧的一刀也接不住。

安顺面色大变,安富虽然仍坐在那里,一身肥肉都似已抖起来。、凤栖梧人刀一转,目光闪电般落在安顺面上,一声:“来安顺应声大叫,那双铁爪一错,便要飞身扑上。安富即时站起来,道:“慢——,安顺厉声道:“让我将这小子活生生撕裂!”话是这样说,脚步仍停下。

安富接向凤栖梧一拱手:“朋友,"不是朋友!凤栖梧语声冷酷安富干笑一声,道:“这件事是有些误会……"凤栖悟冷截道:没有误会."安富道:“大家都是江湖人,有话好说!”

凤栖梧道:“江湖人以血还血,以眼还眼;”刀一振,发出一下尖锐破空声.安富道:“阁下莫非以为有鸟王撑腰,便可以在连云庄之内为所慾为。”

“凤某人现在只是一个人!”凤栖梧刀展开,移动脚步。

、说话间,连云庄的人已蜂拥而来,凤栖梧仿佛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继续迫近。安富沉声叱道:“连云庄可不是没有人。”

凤栖梧冷冷的道:“血手安庆四年前已经病逝,连云庄还有什么人?”

安富这才变了面色:“是谁给你的消息?”

“当然是贵庄的人。”凤栖梧冷笑:“否则今夜我就是由大门杀进来。”

安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个女娃子现在还在我们的手上”凤栖梧大笑:“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她现在若是仍然在生,那才是奇怪。”

安富看了看安顺,安顺的面色又是一变,道:“她已经嚼舌自尽。”

安富苦笑,凤栖梧狂笑不绝,那种笑声却比哭声还要难听。

这时候,他距离安富安顺兄弟已经很接近。

安富也就在这时候发动攻势,挡在他前面那张八仙桌首先被他一脚踢起来,飞撞向凤栖梧,他的一双手同时从桌底下取出了一对圆圆的刀盾,身形接着展开,与一对刀盾化成了一团光滚斩向凤栖梧!安顺也动了,瘦长的身子凌空拔起,猛一个翻滚,那双铁爪当头抓下,活像一头大雕!这兄弟二人果然都不是省油灯,而且也不是第一次合作,配合得恰到好处。

凤栖梧的狂笑声几乎同时急断,右手刀急落,那张八仙桌被他劈开两爿,他立即看见贴地滚刺过来的安富。

安顺的铁爪也到了。

铁爪与刀盾之间的空隙并不大,凤栖梧的身形却在这条空隙中横里射出来,射向两丈外的一条柱子。

·他的左手往柱上一按,身形便倒飞而回,回时比去时更加迅速!、刀与人飞滚斩下,安顺双爪落人,身形还未稳,刀已经斩到,他半身一偏,左手铁爪急挡,“呛”的铁爪便斩断、裂帛一声,他的腰亦有三分之一被斩开!

刀快而锋利,刀锋斩过之后,血才狂喷出来,安顺也才觉痛,一声惨叫。

“安富从地上弹起、刀盾抢上救援,这双刀盾还未接近,凤栖梧已乘隙又斩了两刀,第一刀斩断了安顺的右臂,第二刀再斩断他另一边三分之一的腰。、、、安顺再也支持不住,倒地惨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天魔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