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剎女》

第10章 火凤凰

作者:黄鹰

风雨迷蒙。

整个院子迷蒙在风雨之中。

这是衙门验尸前面那个院子。

一进入这个院子,验尸房便已在望,萧七脚步更快。

他看见那个验尸房的时候,也看见了总捕头赵松。

赵松正与两个捕头从验尸房中走出来,他亦看见了萧七,方待开口叫,萧七与他之间的距离已由三丈缩短至一丈也不到。

好快,赵松由心一声惊叹。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见萧七肩上扛着的那个幽冥先生双目猛一睁,“小心!”这句话才出口,幽冥先生的身子已经从萧七的肩上飞起来。

他鸟爪也似的一双手,却向萧七的脑袋抓下。

破空声骤响,萧七看不见幽冥先生睁眼,赵松那一声“小心”亦未入耳,可是他却知道幽冥先生已苏醒。

幽冥先生才睁眼,第一口气才运转,他就已有所感觉。

也就是这种感觉便他掠前的身形突然停下来。

他连随感觉到幽冥先生有所动作,剎那一沉肩,一偏身,左手紧接一翻,那个幽冥先生就给他托飞,幽冥先生那双手实时抓下。

抓了一个空。

他一声怪啸,半空中一个翻身,沉右肩,又一爪抓下,萧七一声轻叱,手一翻,划向幽冥先生右腕。

幽冥先生缩右手,身一转落左手,反拍萧七的肩头。

一拍三掌,萧七挫步偏身,翻右手,连接三掌,“啪啪啪”三声,幽冥先生凌空未落的身形再次飞高。

他曲膝折腰,拋肩甩手,凌空一个风车大翻身,飞快又落下,双脚一踼,左七右八,连环十五脚。

萧七倒踩七星,连闪十五脚,双手一插一分一翻就朝幽冥先生双脚足踝抓住,幽冥先生脱口一声,“不好!”腰身一折,虾米一样曲起,鸟爪也似的那双手握向萧七咽喉。

萧七冷笑一声,劲透双腕,猛一抖,硬硬将幽冥先生曲起的身子抖直。

幽冥先生腰身再折,这一次还未曲起来,但又被萧七硬硬的抖直。

他脱口又一声,却是:“不妙!”

萧七道:“很不妙!”

幽冥先生却衬着萧七说话分神,三再折腰,谁知道萧七竟好象早知道有此一着,再一次将幽冥先生已曲起的身子一抖直,这一次,他用的力似乎还不少。

幽冥先生“哎唷”一声,大叫道:“果真不妙得很,老骨头得断了。”

萧七道:“还未断,再下去,可就难说了。”

他双手透劲,将幽冥先生举了起来。

这片刻,两人的身子已经尽被雨水打湿,萧七英俊毕竟是英俊,并不怎样难看,幽冥先生却变得跟殭尸一样。他举步一抹脸庞,忽然道:“你这样举着我不辛苦吗?”

萧七一笑道:“暂时还不觉。”

幽冥先生又道:“我这双脚最少已半年都没有洗,臭得要命。”

萧七道:“是么?我可嗅不到。”

幽冥先生道:“也许是你的鼻子不大通。”

萧七道:“也许是。”

他一顿接道:“不过怎样臭也好,总不致嗅死人的,是不是?”

幽冥先生不由点头道:“嗯。”

萧七道:“但我若不是这样抓住你的脚,只怕脑袋已经给你踢破。”

幽冥先生道:“我不过在一试你公子的武功,双脚并没有用力,踼不破你的脑袋的。”

萧七冷笑道:“真的么?”

幽冥先生接道:“你公子也不是短命之相。”

萧七道:“你憧得看相?”

幽冥先生道:“连这个也不懂,怎叫做幽冥先生?”

萧七道:“那么以你看,我最少还有几年好活?”

幽冥先生道:“一百年虽然没有,九十九牛大概少不了。”

萧七道:“哦?”

幽冥先生道:“所以你躺在棺材之内,我本来可以一剑将你刺死,结果还是不敢下手。”

萧七道:“为什么?”

幽冥先生道:“怕天谴。”

萧七道:“方才你却不是这样说。”

幽冥先生道:“我方才说过什么?”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也似的,又一声:“不好!”

萧七道:“这次是什么不好?”

幽冥先生急问道:“我那个捺落迦怎样了?”

萧七道:“在我破棺冲出来的时候,整个大堂已尽被烈火包围!”

幽冥先生一怔,双眼一翻,头一栽,整个身子都瘫软下来。

萧七也自一怔。

这个老怪物莫非在使诈?

他虽然生出这个念头,但眼所见,手所触觉,给他的都是幽冥先生已经昏迷过去的感觉。

这个人的心神怎会这样子脆弱?一点打击也禁受不住。

莫不是另有原因,他心念剎那一转再转,双手一松一送,幽冥先生飒地被他送入走廊,烂泥般倒下,一动也不动。

是真的昏迷过去。

萧七旋即纵身跃入走廊内,在幽冥先生身旁蹲下,一把叩住了他的右腕。

幽冥先生并没有反抗,也根本没有反应。

赵松连忙走了过来,道:“这个人怎样了?”

萧士道:“已昏迷过去。”将手放开,站起身子。

赵松道:“方才他好象已经昏迷过一次?”

萧七点点头道:“所以找才将他扛回来。”

赵松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昏迷在地上的幽冥先生一遍,道:“这个人的样子倒也古怪。”

萧七道:“即使大白天,亦不难被吓个半死。”

赵松不得不同意萧七的说话,道:“莫非就是幽冥先生!”

“正是。”

“这个人若说他来自幽冥,相信也会有很多人相信。”

“的确人如其名。”

“你在哪里抓住他的?”

“捺落迦。”

“就是他那个地狱庄院?”

“这附近相信再没有第二个捺落迦了吧。”

赵松摸摸胡子,道:“最低限度还有一个。”

萧七会意道:“你是说真的那一个捺落迦?”

“不错。”

“我若是由那个捺落迦回来,现在就是一个鬼魂了。”

“看来不像。”

萧七叹了一口气,道:“你相信真的有所谓捺落迦?有所谓鬼魂?”

赵松道:“不相信。”

“但也不敢否定。”

“因为我没有到过,也没有见过,所以不相信,但没有到过的地方,没有见过的东西并不等于不存在。”

萧七道:“我也是这个意思。”赵松道:“听幽冥先生方才与你说话,你曾经躺在棺材之内。”

萧七道:“嗯。”

赵松奇怪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萧七道:“说来话长。”

赵松急不及待把手一挥道:“进内坐下说一个详细。”不等萧七答复转身举步走回验尸房内。

这附近并不是只得验尸房一个地方可以坐下说话。

验尸房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地方。

赵松却显然没有考虑到这方面,萧七也没有在乎,俯身将幽冥先生抱起来,跟在赵松后面。

这是他第二次走入验尸房。

那股尸臭比清晨离开的时候,浓烈得多了。

可是他仍然忍受得住,事实根本就没有怎样在意。

     ※   ※   ※   ※   

话若要细说,的确很长,萧七却没有细说。

但必须说的,都没有遗漏。

他头脑灵活,口齿也伶俐,虽然并没有细说,听的人都能够从他的话,清楚知道在“捺落迦”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他藏身棺材之内等候幽冥先生回来,赵松不由失声道:“好大的胆子。”

听到幽冥先生一直躲在庄院之内,藏身暗壁之中,赵松所有的举动都尽在他眼里,一待萧七在棺材卧不,立即就打开暗门出来,一剑穿棺壁,从萧七咽喉上刺过,非独赵松,侍候旁边两个捕快,还有耽在验尸房之内的郭老爹,全都替萧七捏了一把冷汗。

听到幽冥先生将棺材钉起来,赵松四人更就是毛管悚然。

“后来怎样?”赵松急不及待追问。

郭老爹与那两个捕快亦说话到咽喉几乎出口。

他们要说的正是赵松那句话。

萧七没有卖关子,也没有加以任何渲染,继续扼要的将他的遭遇说出来。

赵松他们亦都已想到萧七后来的遭遇可能会更惊险,但虽然已作好了心理准备,仍不免心惊魄动。

萧七遭遇的惊险恐怖,实在大出他们的意料之外。

一直到萧七将话说完,他们才松过一口气。

赵松的眼睛随即露出了疑惑之色,道:“你说的都是事实?”

萧七颔首,道:“都是。”

一顿接道:“至于幽冥先生的遭遇,要问他本人才清楚了。”

赵松皱眉道:“只怕他本人也不大清楚,不是说,你破棺而出的时候,他已经昏迷倒地?”

萧七道:“但最低限度,他见过那个地狱使者。”

赵松点点头,目光一转,落向烂泥般倒在旁边的幽冥先生的身上道:“看样子,这位幽冥先生并不像已经魂飞魄散!”

萧士道:“的确是不像。”

赵松道:“以你看……”

萧七道:“倒有点中了*葯。”

赵松道:“我也是有此怀疑。”

萧七道:“这若是事实,那种*葯不可谓不厉害了的。”

赵松道:“哦?”

萧七道:“以幽冥先生的武功内力,一般的*葯相信很难不被发觉,也很难将他迷倒。”

赵松点头道:“方才看你们交手,这个老头儿的确是不简单。”

他跟着问道:“他方才转醒,并没有什么不妥,怎么突然再度昏迷过去、”萧七道:“以我的推测,方才他所以转醒,大概是因为淋了雨,吹了风,神智因寒冷而突然清醒过来,葯力并没有消散,跟我一动手,葯力再发作,结果昏迷过去。”

赵松摸摸胡子,道:“你的推测不无道理。”

萧七道:“嗯。”

赵松道:“果真一如你所说,幽冥先生看见的就并非地狱使者,在那个大堂之内燃烧起来的也并非地狱之火了。”

萧七微喟道:“我也希望是如此。”

赵松忽然一笑道:“得娶女阎罗做妻子亦未尝不是一种福气。”

萧七道:“何以见得?”

赵松道:“那最低限度,不用受地狱之苦。”

萧士道:“我既非恶人,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就是死,未必就打进地狱之内,即使被打进地狱之内,相信也不用怎样吃苦。”

赵松道:“很难说。”

萧七道:“而且,我也不想这么年轻就离开人世。”

赵松道:“女阎罗若是真个要嫁给你,的确不由你不离开人世。”

萧七淡然一笑,道:“所以我绝不希望真的有这种事情。”

赵松道:“那么又如何解释?”

萧七道:“现在你问我也是白问。”

一顿叹息接道:“但怎样也好,迟早总会有一个清楚明白的。”

赵松道:“这也是。”

目光一转,道:“不过就目前看来,一切的事情毫无疑问,与你多少都有些关系。”

“看来就是了。”萧七沉吟道:“那个罗剎鬼女从马车上跌下来,恰好扑向我背后,相信也并非偶然,乃是有意针对我。”

“目的何在!”

“就是要我发现藏于其中的尸体。”萧七目光转向白布盖着的那具尸体之上,“即使当时我并非与人交手,发觉背后突然有一剑刺来,闪避之外拔剑反击,亦是正常的反应,就算不拔剑,用拳脚或者只是闪避,那个瓷像也会在地上碎裂。”

一顿接道:“看见尸体,就不由我不追究不去,只要我追究,迟早你会找到捺落迦,找幽冥先生问究竟。”

赵松道:“这附近无疑就只有幽冥先生制造那样的瓷像。”

萧七道:“所以这若是人为,倒像是有人蓄意嫁祸幽冥先生,当然,那个罗剎鬼女瓷像的扑向我倘非有意,纯属巧合的话,应该就是幽冥先生的所为了。”

赵松说道:“在将你困在棺材之后,他岂非已经承认,而且有意将你也烧成瓷像。”

萧七道:“我总觉得他只是信口胡诌,其中会另有蹊跷,因为,他与我非独素未谋面,甚至压根儿一些关系也没有。”

赵松说道:“那也许是两回事,亦可能……”

说话到一半,他突然住口。

萧七鉴貌辨色,道:“你的意思是不是,他有可能被鬼迷?”

赵松无言颔首。

萧七叹了一口气,道:“这未尝不无可能,甚至那辆车也有可能是一辆鬼车,在事情尚未水落石出之前,无论哪一种推测,都有可能是事实。”

赵松亦自叹了一口气,道:“有生以来我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奇怪的事情。”

萧七道:“岂止你而已。”

赵松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火凤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剎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