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剎女》

第12章 凶手

作者:黄鹰

雨终于停下。

风仍急,吹得萧七一身的衣衫猎猎作响。

这场雨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雨停下的时候,萧七已进入验尸房前面的那个院子。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怪异而恐怖的笑声突然从验尸房那边传来。

这种笑在萧七并不陌生。是幽冥先生的笑声。笑得这么得意,莫非……不好!

萧七心念一动,雨伞脱手飞出,身形同时飞前,如箭离弦,一射三丈,夺门而出。

一声轻叱即时入耳:“是那一个擅自闯进……”这却是赵松的声音。话说到一半,赵松已看清楚闯进来的是萧七,说话自然就停下。他负手站在验尸房正中,左右保卫着那两个捕快,郭老爹还是坐在原来那个地方。四人看来都没什么。

在赵松前面,就坐着那个幽冥先生。他是挨着一条柱子,双手抱住后脑坐在地上,手腕足踝都锁上铐镣。铐镣相连着长长的铁链,却是从后绕过了那条柱子,也正好将幽冥先生锁在那条柱子之上。

他可以站起身子,亦可以很舒服的坐在它上,甚至还可以绕着柱子走动,但若是要走出这个验尸房,除非已解开铐镣,否则就得将那条柱子弄断。那条柱子也有一个大人双臂环抱那么粗,要将它弄断,真还不易。

萧七目光一转,放下心来,连忙问赵松:“到底怎么一回事?”

赵松道:“你是问这个老小子为什么在笑?”

赵松道:“嗯。”

赵松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方才他突然醒来,一张开眼睛,便问我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告诉他之后,就这样笑个不休。”

萧七“哦”一声,转望向幽冥先生。

幽冥先生也在望着萧七。

一看见萧七进来,他的笑声便自停下,然后就怔怔的望着萧七,这时候倏的问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萧七道:“人!”

幽冥先生眼珠子一转,道:“那么我当然也是人了。”

“当然!”萧七回问道:“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一个幽灵,现在身在幽冥。”

萧七道:“你活得不耐烦了。”

“非也!”幽冥先生叹了一囗气,“只是阎罗双王既要我去,焉能不去。”

萧七道:“你也相信真的有所谓阎罗双王?”

幽冥先生道:“若是不相信,我怎会塑那些瓷像?”

赵松忍不住问道:“你塑造那些瓷像到底有何目的?”

幽冥先生未语先瞟了赵松一眼,道:“做伴。”

赵松一怔道:“你是不是一个人?”

幽冥先生反问道:“你看呢?”

赵松道:“样子虽然不大像,到底还是的。”

幽冥先生道:“就算你说我不是,我也不会生气!”

赵松道:“你既然是个人,怎么不找些人做伴。”

幽冥先生却问道:“瓷像又有什么不好?”

赵松道:“最低限度他们不会陪你说话。”

幽冥先生笑笑道:“他们虽然不会跟我说话,却也不会欺骗我的钱,谋夺我的命。”

赵松皱眉道:“你是说有人曾经对你不利,企图谋财害命?”

幽冥先生道:“的确有过这种事。”

赵松道:“什么时候发生的?”

幽冥先生沉吟道:“大概在十七八年之前,准确的日子可记不清楚了?”

赵松道:“谋财害命的想必你仍然记得是什么人?”

幽冥先生说:“这个还用说?”

赵松道:“那是什么人?”

幽冥先生道:“带头的先是我的老婆与她的表哥,此外家中的婢仆全都凑上一份。”

赵松道:“你平日对他们一定很不好了。”

幽冥先生道:“若要说不好,那就是我不肯将所有钱拿出来供大家挥霍吧,至于我那个老婆与她的那位表哥,说句好听的,乃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赵松道:“似乎你很有钱。”

幽冥先生道:“你到过我那个庄院了,若是没有钱,何来那么大的庄院?”

赵松点点头,又问道:“是那儿的钱?”

幽冥先生道:“我的父亲,祖父都是这附近最出名的富商。”

赵松道:“这是否事实,不难会查出来。”

幽冥先生道:“那么你得先清楚我本来叫什么名字。”

赵松一愕道:“正要问你。”

幽冥先生道:“公孙白?”

赵松心头一动,道:“据说很多年前,这儿有所谓四公子。”

幽冥先生道:“那是萧西楼,杜茗,董无极,以及我。”萧西楼就是萧七的父亲,董无极就是现在的“奔雷刀”董千户。

赵松听说又是一愕,道:“你就是那个公孙白?”

幽冥先生道:“正就是那个。”

萧七插囗道:“当年的乐平四公子,以先父年纪最长。”

幽冥先生目光一转,道:“你是萧西楼的儿子?”

萧七颔首欠身。

幽冥先生盯着萧七的脸庞,道:“怪不得似曾相识,你口称先父,莫非你的父亲已经死了。”

萧七黯然道:“已经过世四年了。”

幽冥先生一呆道:“那么老杜呢?”

萧七道:“亦已去世两年多三年。”

幽冥先生急问道:“老董又如何?”

萧七道:“仍健在。”

赵松道:“他越来越有钱了,但现在你若是在这个地方找董无极,十九不知道是何人,改找董千户,却无人不识。”

幽冥先生愕然道:“董千户原来也就是董无极。”

他忽然笑了起来,道:“十年人事几番新,何况,二十年。”

笑声忽然又一敛,换过了一声叹息,道:“当年我们四公子沉香亭把酒共欢的情景,现在想起来仍像昨天发生一样。”

萧七亦自叹息道:“老前辈现在就是找沉香亭,也再找不到了。”

幽冥先生道:“哦?”

萧七道:“早在七年前,沉香亭已经被火烧毁?”

幽冥先生颓然若失。

萧七接道:“四公子以先父年纪最长,却是以老前辈年纪最幼。”

幽冥先生道:“不错。”

萧七道:“若是我没有记错,老前辈今年只怕未足五旬。”

幽冥先生把首一摇,淡然一笑道:“尚差四年。”

萧七怀疑的道:“可是……”

幽冥先生截口道:“我现在看来非独不像四十六,甚至六十四也不像,加起来倒还差不多。”

萧七道:“这相信并非晚辈一个人才这样以为。”

幽冥先生道:“就连我也一直当自己已经七老八十!”

萧七试探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幽冥先生道:“毒!”

萧七耸然动容道:“是什么毒?”

幽冥先生道:“据说是来自蜀中唐门,再加上两种人们认为最厉害的毒葯。”

萧七道:“谁下的?”

幽冥先生道:“方才我已经对你说过的了。”

萧七正要说什么,幽冥先生话已经接上了,道:“所幸我内力深厚,一发觉中毒,便自运功将毒迫出了大半,饶是如此,余毒也够我消受了,不过一月,头发尽落,再长出来,却是白色,肤色亦日渐发白,连眼珠都没有例外。”

萧七倒抽一口冷气,道:“好厉害的毒?”

幽冥先生道:“最厉害的是所有机能都受影响,人自然就很快的衰老起来。”

他笑笑接着道:“找若是不说出姓名,告诉你才四十六,相信你一定不肯相信。”

萧七不觉颔首。

赵松忽然道:“那些人毒你不死,只怕自己就得要死了。”

幽冥先生道:“这话怎样说?”

赵松道:“难道你竟然不加追究,就那样放过他们?”

幽冥先生道:“你看我可是一个那么量大的人?”

赵松冷笑:“我看当然是不像。”

幽冥先生微喟道:“老实说,当时我的确想暂时不跟他们算那个账的。”

赵松怀疑的“哦”地一声。

幽冥先生道:“因为我当时自己亦知道余毒尚未清,非要好好休息一下不可,他们却不肯给我那个时间,一心想把握机会将我结果,我没有办法,明知道后果不堪设想,也只得跟他们拚个死活了。”

赵松皱眉道:“他们一共多少人?”

幽冥先生道:“不多不少,恰好五十个。”

赵松道:“都给你杀了?”

幽冥先生道:“嗯!”

赵松道:“你好狠的心!”

幽冥先生道:“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亡,除此之外你叫我怎样?”

赵松乾瞪眼。

幽冥先生接着道:“事后我倒也有些后悔!”

赵松道:“后悔些什么?”

幽冥先生道:“我给他们杀掉只是一条人命,我杀掉他们却是五十条人命。”

赵松冷冷一笑道:“当时你可有通知官府?”

幽冥先生道:“找谁去?”

赵松道:“你自己难道走不动了。”

幽冥先生道:“岂止走不动,根本就昏迷地上。”

“那么总有苏醒的时候。”

“我醒来已是几天之后,饿得两条腿都软了,到塞饱了肚子,神智又模糊起来,跟着差不多过了一个多月,脑袋都是空空洞洞的,除了吃东西,什么都没有想到。”

赵松冷笑。

幽冥先生接道:“及至我神智完全清醒的时候,那些尸体都已开始腐烂了,我若是那个时候通知官府,你以为官府会不会相信我?”

赵松不由不摇头。

幽冥先生道:“这就是了,所以我赶紧埋好尸体作罢,幸好我个性孤僻,与戚友都甚少往来,住的又是荒郊,等闲没有一个客人,否则事情真也由不得我。”

赵松闷哼道:“你说的都是实话?”

幽冥先生反问:“以你看呢?”

赵松怔在那里。

幽冥先生笑接道:“这已是十七八年前的事情,无论如何,现在都是一样,难道你还想追究事情的真相,定我的罪?”

赵松怔怔的望着幽冥先生。

幽冥先生又道:“经过这么多年,你以为是否仍可以再找任何证据?”

赵松冷冷道:“你就是因此不怕将事情说出来。”

幽冥先生连连摇头,道:“非也非也,吾家祖训,生不入官门,死不进地狱,换句话说,就是叫我们做子孙的,千万不要做坏事,我做的虽然不算得什么坏事,但杀了那么多的人,良心实在有些不安,难得有这个机会,岂可不乘机坦白一番。”

赵松道:“这样良心就好过了?”

幽冥先生道:“好过得多了。”

他忽然又大笑了起来。

这个老东西脑袋莫非有问题。赵松瞪着幽冥先生,不觉起了这个念头。

萧七也怔了。

好一会,幽冥先生才收住笑声,眼珠子转了一转,道:“你们可知道,我为什么会笑得这样子开心。”

萧七道:“为什么?”

幽冥先生道:“吾家祖训生不入官门,死不进地狱,今天我却非独在地狱打了一个转,而且还被锁在官门之内,你说这是不是有趣得很?”

萧七苦笑。

赵松却冷笑道:“你岂非一直都是住在地狱之内?”

幽冥先生问道:“你是说我那个庄院吗?”

赵松道:“门前横匾不是写得清楚,那就是地狱。”

幽冥先生道:“却不是真的。”

赵松道:“难道你今天进过了一个真的地狱?”

幽冥先生沉吟着道:“也许。”

赵松道:“真的地狱又是怎样子?”

幽冥先生道:“我也不清楚?”

他梦呓也似接道:“那会子我好像仍然在庄院的大堂之内,又好像经已堕入地狱之中,那些判官鬼卒,马面牛头,只是瓷像,可是那会儿都动起来,阎罗双王更朝我瞪大了眼睛,一个的目光有如冰雪,一个的目光有如火焰,而且,竟然会飞出来。”

赵松奇怪道:“你是说什么?”

幽冥先生呻吟着道:“火焰,那个女阎罗朝我一瞪眼,竟然有两团火焰从眼眶里飞出来,我才给男阎罗一瞪眼,如同置身冰雪中,那刹那竟然无丝毫寒意,反倒是如遭火焚,严寒酷热,辛苦极了。”

他说着,面上不觉露出了一片恐惧的神色。

看样子,他并不像在说谎。

萧七赵松相顾一眼,无不显得诧异之极。

郭老爹与那两个捕快却听得由心寒了出来。

幽冥先生接道:“我平日塑造那些瓷像倒也不觉得怎样,反而弄得越恐怖就越高兴,谁知道它们动起来,却是那么可怕,几乎没有吓破我的胆子。”

他苦笑了一下,又道:“叶公好龙,看见真龙出现,便吓得抱头鼠窜,当时我大概就是那种心情吧。”

赵松道:“你其实也应该塑造几个像人的瓷像才是,那最低限度,总算也有人壮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凶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剎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