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剎女》

第13章 地狱使者

作者:黄鹰

赵松面色大变,旁边两个捕快的右手不觉已抓住了腰间的佩刀。

郭老爹半侧身躯,看样子已准备随时往桌底下钻。

萧七却若无其事。

幽冥先生旋即抛了手中铁链,目注赵松道:“总捕头虽然武功高强,但出其不意,只怕亦不难为我所算。”

赵松不能不点头。

幽冥先生接道:“所以我要离开,其实也是很容易的。”

赵松只有点头。

幽冥先生又道:“但我若是就此离开,岂非就等于承认自己是个杀人凶手,畏罪潜逃,那时候我即使没有在这里伤人,总捕头也一样不会放过我。”

赵松冷笑道:“你知道最好。”

幽冥先生皱眉道:“老实说,这件事我也非常奇怪。”

他说着抛下手中铁链。

赵松面色一宽,似慾有所举动,萧七即时手一拦,道:“赵兄且先听他怎样说话。”

“也好。”赵松有些无可奈何。

幽冥先生接问道:“你们到底在那儿找到那具尸体?”

萧七道:“在城外。”

幽冥先生道:“不是在我那个迦落捺?”

萧七摇头。

幽冥先生道:“那怎么会怀疑到我头上?”

萧七道:“因为尸体是藏在一个瓷像之内,那个瓷像塑的是那一个罗刹女鬼,与你那个庄院之中的极之相似?”

郭老爹插口道:“手工精细,不比普通,所以我才会想到你阁下?”

幽冥先生侧首道:“你是那一位?”

郭老爹道:“人家都叫我郭老爹,是衙门的仵工,不过,年轻的时候,却是个陶工,所以那个瓷像手工的优劣,多少也看得出来。”

幽冥先生又问道:“你到过我那儿?看过我塑的瓷像?”

郭老爹道:“阁下莫非忘记了,在多年前曾经函约这儿有名陶工前往蔺下那个庄院参观那些瓷像吗?”

幽冥先生一怔,忙笑道:“是有过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怎的会出那个念头,大概那是富贾不还乡,如锦衣夜行的心理作祟,怎么?也有你的份儿?”

郭老爹摇头道:“就算那会子我仍然干陶工那一行,也没有那个资格接受阁下的邀请,不过邻近的几位前辈都在阁下邀请之列,回来都无不机不绝口。”

幽冥先生大乐,怪笑不绝,突然一顿,道:“那个瓷像现在呢?”

郭老爹道:“因为要弄出尸体来,已凿碎了。”

幽冥先生道:“全都凿碎了。”

郭老爹道:“这是无可避免之事。”

幽冥先生不禁连声叹息道:“可惜可惜!”

萧七道:“前辈的意思……”

幽冥先生道:“若是那个瓷像没有碎,我也许可以看得出那是谁家的制品,要知那正如和武功一样,每一家都有每一家的特征。”

萧七一怔道:“我们可没有考虑到这方面。”幽冥先生想想又问道:“方才你用到也许那两个字,莫非死者的身份仍未能够确定?”萧七道:“尸体的皮肤不少都粘在瓷片上,是以面目破烂不堪,根本无法辨认,我们只是从载在尸体手腕上的一支玉镯来假定。”

他叹了一口气,又道:“希望当然就不是杜飞飞。”

幽冥先生道:“老杜与老萧是结拜兄弟,你们当然也很要好。”

萧七道:“我与他们姊妹正所谓青梅竹马长大,简直就兄妹一样。”

幽冥先生道:“你到过他们家了!”

萧七颔首道:“事实证明飞飞已经失踪了几天。”

幽冥先生道:“这的确不妙得很。”

萧七无言轻叹。

幽冥先生忽然道:“可否让我看一看那个尸体?”

赵松道:“就放在桌上?”

幽冥先生缓缓站起身子,他站起来的时候,脚镣的锁亦已打开,赵松看在眼内,只有苦笑。

郭老爹不用吩咐,将覆在尸体上的白布拉下。

幽冥先生只望一眼,双眉便自紧锁,但仍然走近去,俯首细看一遍。

然后他叹了一口气,挥手叫郭老爹覆回白布,回过头来,道:“不将她弄出来还好。”

萧七道:“当时大家一心想知道瓷像之内是否藏有尸体,并没有考虑到那许多细节。”

幽冥先生倏的打了一个寒噤,道:“好可怕的手段,这个凶手的脑袋只怕有问题。”

赵松冷冷道:“就像你。”

幽冥先生摇头道:“比起他我可差得远了。”

他淡然一笑,接着道:“我不错也一直自以为自己的脑袋有问题,而且已无葯可救,但现在看来,似乎还不至于那么严重。”

赵松瞪眼道:“你将小萧困在棺材内之际,不是曾说过,要将他烧成瓷像?”

萧七也望着幽冥先生,道:“前辈当时的确这样说。”

幽冥先生苦笑道:“我是听到你们在堂中那番说话,故意如此唬吓你,便是那一剑,也看准了才刺进棺材。”

赵松冷哼一声,道:“这种玩笑也开得的?”

幽冥先生道:“其实也怪不得我。”

赵松道:“哦?”

萧七应道:“是我弄坏他的棺材在先的。”

幽冥先生笑笑道:“你若非躲进棺材之内,我也想不出这个主意。”

萧七苦笑道:“这叫做弄巧反拙。”

赵松道:“这老小子油腔滑舌,莫教被他骗信了。”

萧七沉吟道:“杀人的若是他,那个所谓地狱使者也不会找到他的头上,而且引来地狱之火,慾置他于死地。”

赵松一想也是,幽冥先生接道:“我那些瓷像之内也没有藏着尸体。”

赵松道:“有没有,并不难知道。”

幽冥先生微喟道:“反正那一场地狱之火,是必会弄坏下少瓷像,你下妨着人将它们凿开来一看。”

“若是找出尸体来,可有你看的。”赵松心念一转,“大堂那面暗壁之后到底是什么地方?”

幽冥先生道:“一条地道,通往我建在地下的书斋,寝室,还有存放食物的仓库。

赵松瞪眼道:“你疯了。”

幽冥先生沉声道:“这是为安全设想,一朝经蛇咬,十载怕井绳,你没有被别人那样暗算过的经验,相信很难体谅到我的心情。”

赵松怔在那里。

幽冥先生突然又怪笑一声。“再说,我若是住在上面那就不像捺落迦的了,到底我仍然是一个人。”

他怪笑接道:“也因为我仍然是一个人,叫我在夜间伴着那些瓷像睡觉,可也满不是滋味,即使在白天,看见那些瓷像有时我也会肉跳心惊。”

赵松真有些啼笑皆非,没好声气的说道:“这算做什么?那些瓷像可全部是你自己弄出来的,还怕什么?”

幽冥先生道:“我所以塑造那些瓷像,主要的目的是藉此来锻链,表达自己的技巧,经过那件事,对于生人我实在没有多大好感,死人的形相却是一点也都不美,那除了地狱诸般鬼怪之外,叫我去塑造什么?”

赵松道:“天神不是更好吗?”

幽冥先生摇头道:“不成,那太像人了。”

这次却到赵松摇头了。

幽冥先生自嘲的接道:“况且我变成这个样子,岂非正好就与鬼为邻?”

萧七道:“前辈这种心情并下难明白,不过,据说鬼也是人变成的,从前辈总是以人为大前提这点看来,对于人前辈也并非完全是深痛恶绝。”

幽冥先生苦笑道:“嗯,可惜我现在才遇上了一个你这样不错的人。”

萧七道:“好像我这样的人比比皆是,前辈应该多些进城来走走。”

幽冥先生道:“你这是叫我吓人。”

萧士道:“前辈现在的样子其实也不怎样难看,最低限度,我们几个人都不觉得可怕。”

赵松一旁听到这里,慾言又止。

幽冥先生没有在意,只盯着萧七,忽然大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我现在倒有些给你说动了。”

他大笑着接道:“其实我那儿也并非只得我一个活人。”

萧七道:“还有谁?”

幽冥先生答道:“是父子两人,都姓刘。”

萧七莞尔道:“当然了。”

幽冥先生道:“我塑造瓷像的材料还有那些食物都是他们父子替我打点的。”

萧七道:“他们是否躲在墙壁内,那可糟糕了?”

幽冥先生摇头道:“老刘七年前已经病逝,他在生的时候也很少留在庄院内,反倒是小刘,懂事以来一直就侍候在我左右,却不知什么原因,月前他出去之后,就没有回来。”

萧七道:“他出去是干什么?”

幽冥先生道:“庄院内的米粮已快要吃光,是我吩咐他出去补购,谁知道一去无踪。”他叹息一声,接道:“也许他已经厌倦了住在那样的庄院里,对着这样的老怪物。”

萧七道:“这个小刘有多大?”

幽冥先生道:“快三十,其实也不小的了。”

萧七道:“是怎样一个人?”

幽冥先生道:“矮个子,有几分傻气,人倒是挺老实的。”

他嘟喃接道:“我对他自问也是不错,每次他回家探母,非独没有留难他,而多少也给他一些银两回去,现在他走了,一句话都没有交代。”

萧七道:“会不会家里发生了事,一时走不开?”

幽冥先生道:“是这样亦未可知。幸好庄院内还养有不少鸡鸭,不过也快尽了,今天我吃的那支鸡已是最后的一支,他今天若是不回,明天我就得走出庄院吓人了。”

赵松道:“这个问题我们现在经已替你解决,这几天内,说不定也无须你为此担忧。”

幽冥先生道:“总捕头意思是说,要将我留在这儿?”

赵松道:“嗯。”

幽冥先生却笑起来,道:“妙极了,妙极!我正想尝试一下监牢滋味如何!”赵松又怔住。

幽冥先生一边笑,一边绕着那具尸体打了一个转然后倏的怔住在一旁,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赵松没有理会他,转向萧七道:“萧兄看见了仙仙姑娘没有?”

萧七点头,双眉紧锁。

赵松鉴貌辨色,道:“莫非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七道:“这件事情现在发展得更加诡异了。”

赵松倾耳细听。

萧七将杜仙仙方才的遭遇说了出来。

不独赵松他们听得心胆俱寒,怔住在那里,幽冥先生也诧异之极,追问了下去。

萧七索性将杜飞飞失踪前一段遭遇也覆述一遍。

幽冥先生亦听得怔住,好一会,才如梦初醒的道:“杜仙仙不会说谎的吧?”

萧七道:“那个骷髅你不是也见到了吗?”

幽冥先生双手捧头,一旁坐下,道:“怎么竟然真的有所谓地狱双王?有所谓地狱使者?”

萧七叹了一口气。

幽冥先生目光一转,笑顾萧七道:“看来你的福气倒也下小。”

萧七只有叹气。

幽冥先生又道:“不过女阎罗竟然会打翻了醋罈子,竟然要一再的杀人,却也是大出意料之外的。”

赵松又插口道:“其他的,难道就在你意料之中?”

幽冥先生道:“我若是没有几分相信也不会弄出那么一个捺迦落来。”

他倏的打了一个寒噤,道:“如此看来,我迟早也是要进地狱了。”

赵松道:“这岂非遂了你的心愿。”

幽冥先生苦笑道:“我可没有杜家姊妹那么幸运,只怕一下去,就得被放在油锅里滚一滚。”

赵松听得好笑,却尚未笑出口,心头已自寒了起来。

众人也呆在那里。

蓦地里,幽冥先生叫起来:“不对不对。”

萧七脱口道:“什么不对了?”

幽冥先生道:“那个引来地狱之火的若真的是地狱使者,便该知道我当时说的乃是假话,知道我实在才得四十六岁。”

萧七动容道:“嗯。”

幽冥先生接着道:“这其中只怕另有蹊跷。”

萧七沉默了下去。

幽冥先生瞪着萧七,道:“你有没有什么仇人?”

萧七道:“很多,但无论什么仇人,相信也不会用这种手段来报复。”

幽冥先生道:“不错,不错。”

他一笑接道:“这倒像一个女人得不到一个男人的欢心,又或者一个女人被她心爱的男人遗弃了,移情别恋,妒忌起来,反爱成恨,将那个男人爱的女人,与爱上那个男人的女人都一并怒上,杀之然后才甘心。”

赵松瞪眼道:“你说到那里去了?”

幽冥先生道:“这件事若是人为,也就只有这一个解释比较合理的了。”

赵松道:“那有这样的女人?”

幽冥先生笑眯眯的望着赵松道:“非独有,而且多得很。”

赵松道:“哼。”

幽冥先生笑接道:“看来你对于女人的心理还不大了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地狱使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剎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