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剎女》

第14章 金雷

作者:黄鹰

雨后却斜阳,杳花零落香。

一支杳枝从杜家庄东面围墙上伸了出来,枝头的香花大半已被风吹落,雨打落,零散在墙外的地上。

风仍急,残余的几朵香花颤抖在风中,斜阳下看来那么的凄凉。

又一朵被吹落。

一阵车马声即时随风吹来了。

得得马蹄声,辚辚车轮声之中,一辆马车不徐不疾的由东驶来。

马蹄踏碎了落花,车轮辗碎了落花,停在杜家庄门前。

车把式没有作声,也没有下车,甚至没有将头抬起来,在他的头上,戴着老大的一顶竹笠。

车厢的门户旋即打开,一个人跃了下来。

是一个中年捕快,一脸的胡子,浓眉大眼,面色红得出奇,快步奔上石阶,立即拿起门上的兽环,用力敲在大门上。

门立即在内打开,一个老仆人探出头来,看见站在门外的竟然是一个捕快,下由一怔,道:“这位……”

那个捕快道:“我是官府的捕快。”

语声低沉,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老仆人忙问道:“未知官爷到来有何贵干?”

捕快道:“敢问你家小姐可在家?”

老仆人又是一怔,半晌问道:“宫爷,你是……”

捕快补充道:“是问那位杜仙仙小姐。”

老仆人奇怪的望着那个捕快,道:“在的,不知……”

捕快截口道:“这里有一封信,是萧公子叫我送来的。”探手从怀中将一封信取出。

老仆人诧异问道:“那位萧公子?”

捕快道:“萧七。”

老仆“哦”一声,道:“萧公子已回来了?我家主母正要找他呢。”

他连随偏身,道:“请进来。”

捕快摇头,只将信递上,道:“劳烦将这封信交给你家二小姐,请她立即拆阅随我到城外走一趟。”

老仆道:“到底什么事?”

捕快道:“萧公子都已写在信上,她一看就明白了。”

老仆接过那封信,疑惑的望着那个捕快。

捕快接道:“以我所知,是关系于杜大小姐的失踪。”

老仆惊喜道:“什么?大小姐有下落了?”

捕快催促道:“老人家,请。”

老仆人半身慾转未转,道:“二小姐就在大堂内,宫爷请进去饮杯茶歇一歇,怎样?”

捕快摇头,道:“不,我等在这里好了。”

老仆这才转身举步。

素白的信笺之上,龙飞凤舞写着两行字。

飞飞的生死已经水落石出。

见字请立即随来人出城一行。

信末的署名正是萧七,这事实也是萧七的笔迹。

杜仙仙分辨得出,拆开信一看,双眉不由锁起来。

她已换过一身湿衣,湿水的头发亦擦乾梳好,进内堂见过母亲,然后才出来大堂。

萧七的说话她记得很稳。

那些婢仆未见她从大门进来,却见她从后堂走出,都觉得很奇怪。

也只是奇怪而已,并没有多问,仙仙也没有多说,就是对母亲,亦只有说尚未有任何杜飞飞的消息。

在事情尚未确实之前,她绝不想让她的母亲担忧受惊。

大堂中婢仆不时进出,人多了,胆自然也壮了起来。.

出来的时候,她随手拿了两卷诗集,几册书。

可是她又那里还有心情看书?不过捧着书册在手,无论如何,总没有那几碍眼,总胜过只坐那里发呆。

她绷紧的神经也逐渐松弛下来,但现在看到了那封信,立即又再绷紧。

姊姊到底怎样了?

她倏的站起身子,问那个老仆:“祥伯,你说送信来的是一个捕快?”

那个老仆叫做杜祥,自小卖入杜家。看着仙仙长大,却是第一次看见仙仙这样子紧张,一怔忙点头应道:“是。”

仙仙又问道:“现在他人呢?”

杜祥道:“等候在门外。”

仙仙道:“怎么不请他进来?”

杜祥道:“那位官爷说等在那儿就成了。”

仙仙举起了脚步。

杜祥急问道:“小姐那里去?”

仙仙脚步一凝,道:“随那个捕快去见萧大哥。”

杜祥道:“是不是已经有大小姐的下落了?”

仙仙点头,脚步再起。

杜祥追前两步,又问道:“大小姐现在到底怎样了?”

仙仙摇头道:“仍然未清楚。”脚步不停。

杜祥追前道:“这件事,老奴以为最好跟主母说一声。”

仙仙“霍”地收住脚步,目注杜祥,正色道:“在事情未清楚之前,还是不要惊动我娘,你知道的,我娘的身体一向不大好。”

杜祥变色道:“听小姐口气,大小姐莫非……”

仙仙截口道:“目前一切都只是推测而已。”

她连随将手中那封信交给杜祥,吩咐道:“我娘若是听到了消息,或者找我找得急,你就将这封信给她看,她知道我跟萧大哥在一起,就会放心了。”

杜祥双手接下,说道:“萧公子武功很高强,小姐跟他在一起,老奴也放心得很。”

仙仙笑笑,再次举起脚步。

杜祥恭送出去。

那个捕快果然等候在门外,一见到杜仙仙,欠身道:“这位想必就是杜小姐了。”

仙仙道:“嗯。”接问道:“这位大哥是……”

那个捕快道:“我叫做金雷,一向追随赵头儿出入。”

仙仙道:“先前我在衙门,我可没有见到你。”

金雷道:“这是因为当时我奉命外出查案未归。”

仙仙道:“你们辛苦了。”

“职责所在。”金雷道:“因事态严重,大夥儿这一次差不多完全出动了。”

仙仙转问道:“萧公子现在又在那儿呢?”

金雷道:“在城西三里等候小姐。”

仙仙道:“是否有什么新发现?”

金雷道:“好像就是了,我不大清楚,不过头儿有话语交代下来,萧公子希望小姐尽快前往会合。”

仙仙道:“我这就起程。”

金雷摆手道:“马车在这里,请上车!”

萧大哥找得我这样急,事情一定不寻常,姊姊莫非……

仙仙心情忑忐,实在不敢想像。

金雷再一声:“请上车!”

仙仙忙移动脚步,向那辆马车走去。

金雷亦步亦趋,下了石阶,抢前一步,将车厢门拉开。

仙仙手一按,身一纵,便入了车厢。

车厢内很乾净,放着两个垫子,仙仙在左边一个坐下,回头却见金雷并没有跟上来,正在将厢门关上,道:“怎么你不上车子?”

金雷停下动作,道:“这样怎成,我到前面车座,跟车把式一起好了。”

仙仙明白他的心意,也不勉强,道:“辛苦了。”

“那里说话。”金雷继续将厢门关上,随即转身奔到车前,纵身跃上车座,坐在那个车把式的身旁。

那个车把式不用吩咐,手一扬,马鞭叭一响,拖着车厢那两匹健马各自低嘶一声,便撒开了四蹄。辚辚车声立时又响了起来。

那个车把式继续挥动鞭子,他始终都没有取下那顶竹笠,也始终没有抬头。

这是不是有些奇怪。

杜仙仙并没有留意那个车把式,杜祥也没有。

他站在门前,目送那辆马远去,也不知怎的,心头突然生出了一种不祥的感觉。

大小姐没有事就好了。

他心中默祷,完全没有想到这种不祥的感觉,也可能是因为杜仙仙而生出来。

杜仙仙与萧七在一起,应该是很安全的。

无论谁都会这样想,是不?

马车驶前十来丈。金雷倏的从车座旁边拿起一件簑衣,一顶竹笠。

他迅速戴上了竹笠,将簑衣一披一拢,紧包住了身子。

杜祥那边看不清他的举动,仙仙在车厢之内,当然也看不见。

多了一顶竹笠,一件簑衣,金雷就一点也不像一个捕快,那顶鹤毛帽子与及一身官服都已被竹笠簑衣所遮盖。

看来,他是不想别人看出他捕快的身份。

他若真是一个捕快,又何惧别人知道他的身份。

若非捕快,是什么人?

还有那个始终将面庞藏在竹笠下的车把式,又是什么人?

马车终于出城。

西城。

并没有什么人留意这辆马车,因为从外表看来,这实在只是一辆普通的马车。

雨虽已经停下,街道上仍然遍布泥泞,也有不少的路人,头上仍然戴着竹笠,身上仍然披着簑衣,或者拿在手里。

仙仙静坐在车厢之内,偶然推开窗户外望,亦没有引来他人注目。

仙仙也无意引来他人注目。

本来她就是一个很内向的女孩子,不像“火凤凰”董湘云。

出城三里,马车驶离大路,进入了左边的一条小径。

杜仙仙一直都没有在意,忽然在意,推开窗户一望,发觉马车赫然行驶在荒僻的小径之上,左右都是荒草树木,不见人家。

她心中不知怎的忽然发出了一阵寒意,忍不住探头问道:“金大哥,还要走多远?”

“已到了。”一个阴森的声音回答。

不是金雷的声音。

仙仙听在耳里,不觉一呆。

这声音好像在那里听过。

在那里?

仙仙一时问又省不起来。

马车即时戛然停下。

仙仙脱口问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那个声音答道:“地狱的进口?”

仙仙不由又一呆。

也就这个时候,一个从前面车座跃下来,正是那个车把式。

在他的头上仍然戴着那顶竹笠。

才一落地,一股白烟就从他脚下冒起来。

开始的时候非常淡,但迅速变浓,眨眼问已将那个车把式埋在当中。

车把式这才举起脚步,拥着白烟走过来。

杜仙仙瞪大了眼睛,一瞬也不一瞬的瞪着那个车把式,忽然一个念头刹那电光一样划过她的心头去。

这个车把式莫非就是那个地狱使者?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仙仙的纤纤素手紧紧扶握住腰问长剑的剑柄。

那个车把式也就在车窗前停下脚步,半截身子已被白烟所掩没。

仙仙握剑更紧,厉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车把式道:“地狱使者!”

语口未完,头上那顶竹笠呼地飞开,露出了裹在黑市中的一个骷髅头!

正是那个地狱使者!

怪不得声音好像在那里听过。

仙仙一声呻吟道:“是你用诡计骗我来这里。”

骷髅点头道:“正是。”

仙仙道:“那封信……”

骷髅道:“是假的。”

仙仙有点不相信的道:“那分明是萧大哥的笔迹。”

骷髅怪笑道:“有什么我不能够模拟的?”

仙仙道:“那个叫做金雷的捕快……”

骷髅道:“已经被我勾走去了魂魄,已无异是一个傀儡,所有的言行都是我的主意。”

仙仙道:“你……”

骷髅截口道:“人太多的地方我不能够进去,供奉门神的门户,我也不能够进去。”

一顿接着道:“时辰却已至,只有如此?”

仙仙面色大变。

骷髅的语声更奇怪,呼唤道:“来啊,随我来啊……”

仙仙的心神应声一阵恍惚,眼瞳中终于露出恐惧之色。

强烈的恐惧。

她猛咬了一下嘴chún,左掌疾挥,“哗啦”一声,马车的窗户立被她一掌拍碎,她右掌同时拔剑出鞘,人剑便待穿窗射出去!

也就在这刹那,她突然发觉那个骷髅已经移前来,距离窗户不过三尺!

她半起的身形立时凝结,剑却在那刹那刺了出去!

刺向那个骷髅头!

“笃”一声,剑正中那个骷髅头,那个骷髅头立时“噗”地粉碎。

裹着骷髅头的黑市迅速萎缩,消失在白烟中,诡异惨厉已极的怪叫声连随从白烟中透出来,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既像在呻吟,又像在叱责。

“杜仙仙,你好大的胆子,呜──”

一样的说话,一样的声调。

这岂非与杜仙仙在那幢荒宅之中的遭遇一样!

杜仙仙面色惨白,握剑的手已起了颤抖,嘶声道:“给我滚出来!”

那个地狱使者应声从白烟中冒出来,却是在七尺之外,萎缩的黑市竟已回复原状,当中又裹着一个粉白的骷髅头。

声音又是一模一样的骷髅头,阴森森的冷笑道:“我的头碎了又会复合,你却是一进地狱就永不超生?”

杜仙仙由心寒了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金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剎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