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剎女》

第15章 圈套

作者:黄鹰

三月十七。夜。

月黑风高。

     ※   ※   ※   ※   

子时已将至,董家庄内堂灯火通明!所有窗户全都紧闭,门户却大开,左右守着两个捕快。

董湘云一身劲装,坐在内堂正中八仙旁边,一面不耐烦之色,但仍然老老实实坐在那里,这并非因为恐惧,也不是因为董千户坐在她的身旁。完全是因为萧七也在堂中。在萧七面前,她一向都是比较老实。口口口

桌上无酒。

董千户虽然很想喝两杯,但始终压抑住这股想喝两杯的冲动,因为他实在清楚自己,一喝上两杯,跟着就会喝第三第四杯,直到醉倒为止。今夜他非独不能醉倒,而且一定要绝对清醒。他只有湘云一个女儿。所以他只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

他一双浓眉皱在一起已多时,事情也不由他不担忧。要取湘云性命的到底是人还是幽冥阎罗目前仍然是一个谜,他虽然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却也不敢完全否定鬼神的存在。万一真的有鬼神,真的是幽冥阎罗要来取湘云性命,湘云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儿了。传说中的幽冥阎罗,岂非就是人问生死的主宰。即使是人为,那个人杀害杜飞飞在前,诱拐杜仙仙在后,所用的手段,无不是令人毛骨悚然。好像那样一个手辣心狠,诡计多端的人,既然发出死亡通知,限时杀人,是必已经有一个出人意料,精密巧妙的杀人计划。董千户如何不担忧?

     ※   ※   ※   ※   

萧七双眉比董千户皱得更深。到现在为止,杜仙仙仍然下落未明,赵松手下的捕快城内城外到处去搜索打听,始终一些消息也没有。杜仙仙彷佛就已经魄散魂飞,被拘入幽冥,不存在人间。即使是这样,也应该有一具尸体留下来。

萧七绝不希望找到的是一具尸体,但无论如何,那总算也有一个清楚明白。除非事情水落石出,否则萧七是绝不会罢手的了。他是真的喜欢杜仙仙,况且他体内流的乃是侠义的血,对于这种事,又岂会袖手旁观?

今夜毫无疑问是一个机会!这个机会萧七当然不会放过,才入夜他便已到来。只要那个地狱使者出现,事情应该就会有一个解答,问题却是在那个地狱使者是否会出现。萧七所顾虑的也就是这一点。

时问已接近了,一切看来仍然是这样平静。萧七背负双手,徘徊堂中,心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焦躁。

     ※   ※   ※   ※   

赵松也是背负双手在徘徊,却是在堂外院子。

他的心情也是很沉重。为捕多年,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棘手的案子,这在他来说无疑是一项挑战。前所未有,也非要接受不可的一项挑战。

除了他之外,还有他手下三十六个捕快,分布在堂外周围。那些捕快的武功虽然有限,但都是赵松一手训练出来,追踪监视方面,无不经验丰富。在他们重重监视下,要不被他们发觉进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进来的不是人,是鬼,当然例外。

     ※   ※   ※   ※   

夜风中忽然吹来了脚步声!

守候在月洞左右的两上捕快首先察觉,齐皆面容一紧,一个脱口道:“有人来!”另一个立即道:“噤声!”

赵松亦跟着察觉,他正向这边巡过来,却一声冷笑,道:“来的若是我们等的人,绝不会弄出那么响亮的脚步声,鬼更加就不会有脚步声发出来。”

一顿又接道:“大概是董大爷方才吩咐去烧茶的那个老婆子回来了。”

话口未完,脚步声已到了月洞门外,一个人随即走进来。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婆子,双手捧着一个木盘,上面放着个茶壶,四支杯子。老婆子相貌慈祥,双眉深锁,一股强烈的恐惧溢于言表,进门一收步,左右望一眼,颤声道:“我……是送茶来的。”

左右两个捕快赧然道:“请。”

赵松的推测并没有错误。

老婆子目光转落在赵松的面上,恭身道:“赵大人。”

赵松偏身说道:“刘大娘不必多礼,请!”

那个刘大娘这才继续举步走向内堂那边。

赵松回顾那两个手下,道:“小心当然要小心,不要太紧张。”

     ※   ※   ※   ※   

董千户一见刘大娘,第一句就道:“怎的一壶茶也弄这么久?”

刘大娘一面将木盘在桌上放下,一面道:“奴婢已尽快了。”她非独声音,连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董湘云忽然一旁问道:“刘大娘,你烧茶的时候,有没有鬼找你?”

刘大娘不禁一怔,连连摇头道:“没有啊。”

董湘云又问道:“你怕不怕鬼?”

刘大娘道:“怎么不怕?”

董湘云接问道:“你曾经见过鬼?”

刘大娘又是一怔,又摇头道:“没有啊。”

董湘云道:“既然没有见过,害怕什么?”

刘大娘颤声道:“可是奴婢却见过庙宇里供奉的鬼,有的青面獠牙,有的瞪眼吐舌

董湘云截口道:“那是假的。”

刘大娘道:“谁知道真的是不是那样子?”

董湘云道:“是那样子,喏,有两瞪眼吐舌的就站在你身后?”

刘大娘一声惊叫,回头急望去!在她身后什么也都没有。

董湘云咯咯笑声:“你一回头那个鬼就不见了。”

刘大娘身子一缩,颤抖得更厉害,那张脸已经变青。

董千户即时喝道:“湘云,你吓她什么?”

董湘云笑道:“我不过跟她说笑,想不到她竟然怕成这样子。”

董千户摇头道:“这个时候开这种玩笑,你这个丫头就是爱胡闹。”

刘大娘惊魂甫定,哀声道:“奴脾胆子小,受不了这种惊吓。”

董湘云笑道:“那么你得赶快离开这里了,子时一到,这里就会有鬼出现。”

刘大娘一面点头一面颤抖着右手拈起了一支杯子,放在董湘云面前。

董湘云挥手说道:“这个不用你侍候了。”

刘大娘应声忙退下,走得很快,就像一支受惊的老母鸡。

董湘云目送刘大娘的背影消失,嘟喃道:“鬼真的这样可怕。”

萧七那边应声道:“别的不知道,就使我认识的人来说,到现在为止,除了飞飞、仙仙姊妹与及幽冥先生也许见过鬼之外,其他的都还没有这种经验,传说中,鬼却是那么可怕,在他们的潜意识之中,鬼理所当然是很可怕的了。”

董湘云道:“偏就是那么多人,制造这些无聊的传说。”

萧七淡然一笑!

董千户一旁却道:“制造那些传说的人也许都真的见过鬼亦未可知。”

萧七苦笑道:“也许。”

董千户道:“看来,见鬼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最低限度,并不是人人都有这种机会。”

萧七道:“嗯。”

董千户笑接道:“所以今夜留在我这个庄院的人都应该开心才是。”

萧七道:“可是想到传说中的鬼那般恐怖模样,有谁还开心得来?何况——”

一顿接道:“今夜的来鬼并不是抱着善意,乃是要勾夺湘云的魂魄。”

董湘云道:“我才不怕。”话说得虽然响亮,神态却显得有些不大自在,看来她还是有些害怕。女孩子毕竟是女孩子。

萧七道:“怕也怕不来。”

董干户陡地一挺胸膛,道:“老夫可不信那些鬼敢胆闯进来这里。”

董湘云奇怪问道:“为什么?”

董千户环眼一瞪,道:“你爹爹煞气何等之强,鬼神看见也得要退避三舍。”

董湘云笑道:“退避三舍?那个骷髅头就放在门前呢。”

董千户捋须道:“可不敢送进庄院之内来。”

董湘云转问萧七,道:“萧大哥,你说呢?”

萧七微喟道:“那些鬼是否有胆量闯进来,很快就清楚了。”

董湘云望了一眼堂外,不安的移动一下身子,探手拿起木盘上那个茶壶。茶还未斟下,突被萧七一手按住,道:“慢!”

董湘云愕然道:“怎么?”

萧七道:“现在已快将子时,一切小心一点儿的好。”

董湘云仍然不明白,董千户却懂了,诧异的问道:“你是说这茶可能有古怪吗?”

萧七道:“我是有这种怀疑。”

董干户皱眉道:“怎会?刘大娘在我这里工作已经十多年,一向行规步炬,又是出了名的菩萨心肠。”

董湘云也道:“是啊,大娘她绝不会是一个坏人。”

萧七道:“我没有说刘大娘这个人有问题。”

董湘云道:“那么你的意思……”

萧七道:“刘大娘到底年纪老了,又不是练家子,在她煮茶的时候,别人动那壶茶的主意并不是一件难事。”

董湘云颔首道:“不错。”

董千户道:“这是说,要杀湘云的并非是鬼,而是人了?”

萧七道:“是人抑或是鬼,现在岂非仍都有可能,在我们现在岂非仍然是一个谜?”

董千户点头道:“要证明这壶茶有没有问题的,其实也很简单。”随即拈起了木盘上的一支杯子,将杯子口转过来。

董湘云不待吩咐,满满的斟下了一杯茶。一股芬芳的茶香立时涌进了三人的鼻子。

董千户一吸鼻子,道:“这是上好的雨过天青。”

萧七道:“晚辈嗅得出。”

董千户接道:“茶叶是上好的茶叶,刘大娘煮茶的功夫也是一流的。”

萧七道:“晚辈亦早有耳闻。”

董千户再一吸鼻子,道:“若只嗅这茶香,这壶茶应该就没有问题。”语声一落,端起杯子凑近嘴chún,才接道:“到底怎样,呷一口就会清楚了。”

萧七方待阻止,董千户的语已又接上,道:“凭我的内功造诣,茶中即使人了剧毒,亦不难将它迫出来,至于这茶中是否真有问题,一入口,我是一定立即清楚。”语声再落,茶已入口。董千户徐徐的呷了一口,一会,才将余茶一口饮尽。

萧七董湘云的目光都盯在董千户的面上。

董千户面色无异,神态自然,从容将杯子放下道:“这壶茶没有什么不妥。”

萧七面容一实,董湘云亦自展颜一笑,转顾萧七道:“你就是这样多疑。”

“都是为了你好。”萧七微喟。

董湘云娇靥微红,一时问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说话才好,无言在自己面前的杯子斟下了满满的一杯茶。茶满得快要溢出了她才醒觉,也才省起问一声萧七:“萧大哥,你要不要喝一杯?”

萧七尚未回答,董千户一旁已笑道:“就是他不喝,你也该行替他斟下一杯才对。”

董湘云道:“为什么要这样?”

董千户道:“你是主他是客,主人礼貌上当然得先招呼客人,就不管这些,你是女人,他却是男人。”

董测云道:“男人又怎样?”

董千户道:“地位却比天还高。”

董湘云一皱鼻子,道:“谁说的?”

董千户笑道:“天字不出头,夫字却是出头的。”

董湘云这下子才明白,但居然没有发作,而且还垂下头去。

董千户笑接道:“将来你嫁给了他,也千万要记得的是夫唱妇随,并不是妇唱夫随。”

董湘云头垂得更低。

萧七听着,只有苦笑,走前去拈起一支杯子,正想从董湘云手中将茶壶接过,董湘云已半给起头来,道:“你喝我这杯好了。”

萧七叹了一口气,说道:“别听你爹的。”

董湘云没有勉强,道:“那么我替你斟过一杯。”

她双手捧着茶壶,小心翼翼的将茶斟下,萧七没有推辞,却一再叹气。

董湘云有些奇怪,道:“萧大哥,你怎么老是叹气,是不是那儿不舒服了?”

萧七摇头道:“没有这种事。”

董湘云垂头道:“那是不高兴我替你斟茶?”

萧七道:“怎会,别胡思乱想,子时快到了。”

语口未完,堂中的灯光倏的缓缓暗下来。

萧七第一个感觉,脱口道:“是怎么回事?”

董千户也发觉了,给头道:“奇怪?怎么灯光会突然这样?”

说话问,灯光又暗了几分。

董湘云不由亦给起头,面色微变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萧七面色凝重,答道:“应该是子时了。”

董千户亦自变色,道:“莫非那种东西出现?”

董湘云心里明白,可是仍然不由自主的问道:“是什么东西?”

董千户脱口一声:“鬼!”

话声未已,堂中四盏宫灯已经先后熄灭。

一条人影此时从堂外窜入。董千户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圈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剎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