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剎女》

第16章 女阎罗

作者:黄鹰

夜深风寒!

凄冷的月光照耀下,“捺落迦”那块横匾仍然隐约可辨,萧七这是第二次立足这“捺落迦”的门前。他的目光落在那块横匾之上,心头不知何故竟冒起了一股寒意来。

董湘云紧跟着他,看见他停下脚步,脚步自然亦停下,光亦落在那横匾之上!她虽然看不懂,但是看来不免也觉得有些特别,脱口说、:“那些花纹好生奇怪。”

董千户在后面接口道:“谁说那些是花纹啊?”

董湘云道:“不是花纹是甚么?”

董千户道:“三个字。”

董湘云嘟嘴道:“那有这样的字,我可不认识。”

“因为那是梵文。”

董湘云一怔道:“梵文?”

董千户道:“那就是捺落迦三个字。”

董湘云更加诧异,道:“捺落迦又是甚么意思?”

董千户一字一顿道:“地狱。”

董湘云又是一怔,忽然失笑道:“爹就是喜欢胡诌。”

这次到董千户怔住了,赵松一旁擂口道:“令尊并没有胡诌。”

董湘云瞪了赵松一眼,道:“我爹爹的事情难道你比我还要清楚?”

赵松道:“这要看是甚么事情了。”

董湘云道:“就是梵文这件事情我爹爹甚么时候懂得梵文了。”

赵松道:“前天,憧的只是这三个,我也是。”

董湘云道:“是谁教你们的,不会是萧大哥吧?”

赵松道:“除了他我们这些人中,还有谁懂得这门子学问?”

董湘云问萧七道:“你又不是和尚,怎么竟憧得梵文?”

赵松替萧七回答道:“那是因为他的脑袋曾经不知出了甚么问题,研究了好些日子佛经。”

董湘云瞪着萧七:“你不是想出家当和尚吧?”

萧七淡然一笑道:“当秈尚其实没有甚么不好,最低限度我没有那么多烦恼。”

董湘云却问道:“你打算到那间寺庙去?”

萧七反问道:“你问来作甚?”

董湘云道:“拿把火去烧掉它。”

董千户在后面放声大笑,说道:“那就真的是不着袈裟嫌多事,着了袈裟事更多了。”笑语声是那么的响亮,完全忘记了他现在在甚么地方,在准备干甚么。

萧七不由一皱眉,叹息道:“我们现在得进去了。”语声一落,举步走上门前石阶。

董湘云一面追前,一面道:“这里头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萧七道:“地狱。”

董湘云道:“又到你胡诌了。”

萧七微喟道:“这事实是一个人间的地狱。”

说话问,他经已来到门前。那道门又闭上,萧七记得很清楚,他带着幽冥先生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将门户关闭,那么,那里头藏有人是毫无疑问的了。他双掌才抵在门上,后面董湘云又说道:“这岂非就是地狱门?”

“正是。”萧七应声推门。门只虚掩,一推即开。

董湘云探头往内望了一眼,惊呼一声,慌忙躲回萧七的后面。她平日虽然胆大包天,到底是一个女孩子,对于鬼神这一类东西,自然也特别来得敏感。

幽冥先生塑造的幽冥群鬼事实也栩栩如生,恐怖狰狞之极。幽冥群鬼仍然直立在原来的位置,一个不缺,院中及膝的荒草,却已大半被烧去。对门那个大堂的一角亦已崩塌,日前那一场大火造成的损坏看来也不轻,幸好没多久来了那阵倾盆大雨,否则这个捺落迦只怕难免被火完全烧毁。

萧七连随放步走了进去。董湘云亦步亦趋,寸步不离。董千户赵松跟着双双抢进,一大群捕快相继蜂涌而入。

赵松追前两步,忙问道:“萧兄,我们从那儿开始搜索?”

萧七目注对门那个大堂,道:“根据幽冥先生的叙述,地下室的进口就是在那个大堂之内,蜘蛛虽然未必就只会躲在那里,我们仍然无妨由那里开始。”

赵松点头道:“不错,整个庄院相信也就只有那里还能够住人。”一顿霍地回头吩咐道:“儿郎们准备火把、灯笼。”

火石敲击之声,一时问不绝于耳,松枝火把,油纸灯笼一一亮起。火光照耀下,那些罗刹恶鬼的形像尤其狰狞恐怖。风吹灯火,光影摇动,那些群鬼就更像已有了生命,随时都准备扑下,择人而噬。院子中立时平添了几分阴森诡异的气氛。那些捕快几曾置身过这种地方,不由都打从心底寒了出来。

赵松也没有例外,他虽然已到过这里一次,却是白天。何况给火一烧,这里已变得不一样,本来荒凉的院子,更是荒凉,那一角经已崩塌的大堂就更不像是一个住人的地方。无论怎么看,这都只是像一幢荒宅。一般人口中的鬼屋也正是这个样子。但那些所谓鬼屋又那里有这儿恐怖?真的不用说,就算是假鬼,这儿已触目皆是。

     ※   ※   ※   ※   

火光摇曳,鬼影幢幢。

萧七从一个捕快手中取过火把,道:“大夥儿千万小心。”说完这句话,他就举步向大堂走去。

董湘云自然跟前。

萧七回头望了董湘云一眼,道:“湘云你留在爹爹身旁。”

董湘云却道:“我跟你一起。”

萧七道:“你还是留在外面的好,也容易照顾。”

董千户插口道:“莫非你小子准备一个进去?”

萧七道:“晚辈正是这意思。”

董千户道:“这怎成,如何怎可少了我的一份,小子你敢在门缝里瞧人,将我这个老前辈瞧扁了。”

“非也。”萧七不住摇头。

董千户道:“那么便与我一起进去,少教我这个老前辈生气。”

董湘云接嚷道:“爹要进去我也要进去。”

萧七没有理会董湘云,目注董千户,解释道:“老前辈误会了,晚辈所以坚持老前辈留在外面,只为了对方未必藏在大堂内的地室中,万一在外面突然发难,也得有一个照顾。”

董湘云抢着应道:“外面有赵松,还有那么多捕快。”

萧七道:“对方的武功只怕非寻常可比。”

赵松一旁听得清楚,也不介意,插口道:“我这些手下,应付一般小毛贼虽然轻松,若是遇上了高手,却是心有余,力不足。”

董千户道:“这怪不得他们。”

赵松道:“便是我那双天门棍,遇上了高手,也只有挨打的份儿。”

董千户道:“别人不知道,你手底下有多少斤两难道我还不清楚?”

他点点头,接道:“看来我真的要留在外面,照应一下。”

董湘云随即道:“那么就让我跟着萧大哥好了。”

董千户摇头道:“不成,他若是分心照顾你,如何应付得了敌人?”

董湘云道:“你就是当我酒囊饭袋,也不想想,这半年以来,我在江湖上闯荡,还不是自己照顾自己,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董千户道:“这是因为你还未遇过真正的高手。”

董湘云笑道:“藏在这儿的若是高手,又何须藏头缩尾,装神弄鬼?”

董千户道:“就因为这样才可虑。”

董湘云道:“可虑甚么?”

董千户说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呀。”

董湘云瞪眼道:“难道你就放心萧大哥一个人冒这个险?”

董千户道:“你以为他断肠剑那个名堂是侥幸得来的?”

董湘云道:“偏就是他了得。”

董千户道:“你难道否认他本身的武功,临敌的经验不在你之上?”

董湘云道:“这是你说的,我可没有这样说过。”

董千户忽然一笑道:“小萧终究不是外人,难道爹爹我不关心他的安全?”

董湘云俏脸一红!

董千户接道:“你若是为他设想,就不要让他分心。”

董湘云不由不点头。

董千户笑顾萧七,道:“放心,外面有我这位老前辈坐镇,保管万无一失。”

萧七道:“拜托了。”

董千户瞪眼道:“这是说的甚么话?”

萧七一笑不语,举起脚步。

赵松连随吩咐手下道:“儿郎们四面散开,将这个大堂包围起来,莫教贼人溜走了。”

众捕快一声宏应,纷纷退开包围大堂四周。

     ※   ※   ※   ※   

火光驱散了黑暗,照亮了大堂!

一支火把的光亮虽然不大,但藉着这光亮,萧七已能够看清楚堂中的情形。

碧纱幔已经灰飞烟灭,那张长几亦经已烧毁,堂中的柱子全都被烧黑,其中两条甚至已烧成焦炭。地狱诸神的瓷像却大都还完整,只是失却光泽,被烟火燻黑。男阎罗的红脸已变成黑脸,女阎罗碧玉一般的那张脸庞却竟然能够维持原来的色泽,一双无情的眼瞳也仍然红得怕人。

萧七第一眼就落在女阎罗的脸庞之上,一转又转回,目光凝注。女阎罗也好像在凝望着萧七。

风穿堂户,光影摇曳。

萧七的心头陡然冒起了一股寒意,他叹了一口气,忽然问道:“你真的是喜欢我,真的要嫁给我?”

低沉的声音在堂中回荡,带着点无可奈何,说不出的凄怆。没有回答。

那个女阎罗俏脸上的投影随着火光的摇曳起了移动。她的表情好像正在变,又好像根本没有变化,无情的双瞳似乎带着几分揶渝之色,又似乎带着几分怜爱。

萧七等了一会,又叹了一口气,道:“那纵然是真的,你勾我的魂,夺我的魄就成了,何苦要多伤无辜?”

仍然没有回答,没有反应。

萧七的语声更苍凉,接道:“飞飞、仙仙、湘云都是很好的女孩子,若是因为我尽杀她们,天亦难容。”

他说着再次举起脚步,向那个女阎罗走过去,走得虽不怎样快,但也并不怎样慢。十一步之后,他终于来到女阎罗的面前。那个女阎罗瞪着他走来,一些反应也没有。也许只不过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瓷像吧!

萧七脚步一顿,忽然又说道:“或者你并非这个样子,但纵然这样,亦美丽得很,但无论人也好,神也好,外表美丽与否并没有多大关系,最重要的是内心。”

他说着一声叹息,伸手轻轻一拍女阎罗的肩膀。好大的胆子!

他那支手一落下,整个女阎罗的身子就四分五裂,簌簌的散落地上!

萧七不由脱口一声惊呼!

差不多同时,一声惨叫从堂外传来。入耳惊心,萧七一声轻叱,身形一转,一拔,疾往大堂左侧一扇窗户射去,其快如箭。“哗啦”的一声,那扇已经烧成焦炭的窗户片片碎裂,萧七箭矢般夺窗飞出。惨叫声正是从这个方向传来。

     ※   ※   ※   ※   

大堂左侧也放着好些罗刹恶鬼瓷像,赵松命令一下,十几个捕快就向这边走来,每隔丈许留下两人,陆续绕向堂后。那个大堂的建筑非常奇怪,三尖八角,虽然相隔只不过丈许,那些捕快几乎每一组都是处于孤立的地方。

丁豹、马伯棠是其中的一组,他们就站在大堂左侧那扇窗户的外面。两人都是赵松属下的好手,尤其是马伯棠,跟了赵松已经有六年。六年来,他还是第一次置身于这种境地。一股寒意正在他体内滋长。丁豹的寒意更甚,脚步一停下,就问道:“老马,你以前来过这里没有?”

马伯棠摇头道:“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地方。”

丁豹道:“好在这件事只是人为。”

马伯棠道:“是人为抑或神鬼的所为,目前如何仍然未能肯定。”

丁豹叹息道:“不要说真鬼,就那些假鬼已经叫人胆颤心惊了。”

马伯棠苦笑道:“若是都变成了真鬼,根本不用打,随便做一个鬼脸,你我只怕就得瘫软在地上。”

丁豹听说不由自主回头一望。在他的身后不远,放着一个罗刹恶鬼的瓷像,他一路走来,已经不下望了三十眼,并没有发现有何不对之处。可是现在再望,他浑身毛管立时倒竖起来。那个罗杀恶鬼的右侧,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骷髅鬼。惨白的骷髅,咧着嘴,似笑而非笑,披着一袭及地黑长衫,骷髅头亦用一条黑巾裹着。这岂非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勾魂使者”粉骷髅!

丁豹想叫,可是咽喉却好像已经被封闭,一声也发不出!

马伯棠这时候亦已发觉丁豹有些不对路,问道:“怎样了?”

丁豹好不容易从口中吐出一个字:“粉……”

“粉骷髅!”马伯棠的反应也实在敏锐,连随回头向后望。他的头寸转过去,一股气已喷在他面上。那股气并不寒冷,但那刹那给马伯棠的,却是有如堕进冰窖的感觉。那刹那之间,他亦已看见了那个骷髅鬼!

“粉骷髅!”这一声恐惧之极,也尖锐之极!惊呼声未绝,那个粉骷髅已到了他的面前,他刀已在手,一声暴喝,疾斩了过去!刀还未斩落,骷髅胸前的衣襟陡然一分,一道寒芒从中射出,射入了马伯棠的胸膛。是一支弩箭。

鲜血飞溅,马伯棠惨叫一声,扑地倒下,那把刀亦失了准绳,从骷髅的肩旁砍空,砍进泥土之内!几乎同一时,丁豹亦惨叫一声,连人带刀倒下去。在他的胸膛之上,也钉进了一支同样的弩箭。

“哗啦”的一声也就在这个时候响起,窗户片片碎裂,萧七箭矢般穿窗而出。

人在半空,剑已出鞘。三尺三明珠宝剑。

     ※   ※   ※   ※   

第一声惨叫入耳,萧七身形已展开,到丁豹的惨叫声入耳,萧七人剑已经在堂外。

萧七身形未落,他手中明珠宝剑已刺出。那个粉骷髅实在想不到萧七竟来得如此迅速,待要隐藏起来已来不及,也来不及闪开萧七刺来的那一剑。

“夺”一声骷髅头粉碎,黑头巾萎缩,那个粉骷髅的身子却没有倒下,衣襟陡然又一分,一支弩箭从中射出萧七胸膛。萧七身形已下,剑竟然能够同时收回,剑光一闪,叮的一响,弩箭被剑击下。

“嗤嗤嗤”连随又三下暴响,三支弩箭几乎不分先后飞射萧七三处要害。萧七长剑急挥,剑光飞洒,“叮叮叮”,接连击下那三支弩箭。三剑之后还有一剑!剑疾如流星,反刺粉骷髅胸膛。

骷髅无头的身子急退,说不出的诡异,萧七心头虽然惊骇,但剑势并朱受到丝毫的影响!剑虽快,骷髅还是闪开这一剑,身形已闪进暗处。

萧七冷笑,长剑连挑,将丁豹、马伯棠手中的火把挑起来。嗤嗤声中,那两支火把流星般飞射丈外,分别插在两个罗刹恶鬼手中的兵刃之上!火光照亮了那附近,那个骷髅的身形又毕露。

萧七右手明珠宝剑,左手火把,紧紧接着凌空飞过去。火光如流星,明珠宝剑斜映火光,闪电般辉煌,飞刺向那个无头身躯。

周围呼喝相继雷动,赵松与数十个捕快,分从不同的方向杀奔过来。

他们尚未致,一条人影已然天马行空般掠至,手握三尺七长刀。“奔雷刀”董千户。

董湘云紧跟住董千户身后,她的轻功虽然没有乃父那么高强,但比起赵松一众却也快了很多,眨眼间便已抢在他们之前。

赵松发力急追,一面在声叱喝,道:“莫教走了。”众捕快纷纷回应,呼喝声震撼夜空。

     ※   ※   ※   ※   

那个无头的骷髅鬼身形方待后退,萧七闪电一般的明珠宝剑已刺至。他怪叫一声,无头的身躯疾倒。闪电般的明珠宝剑仍然刺在肩头上,“笃”一声,如刺朽木。萧七一声暴喝,剑一挑,那袭黑袍“呼”地飞上了半天。黑袍裹着的那个人立时毕露无遗。

一个完整的人。有四肢,也有一个头,只是这个人比任何人都矮小,赫然就是一个侏儒。这个侏儒比一般的侏儒也不同,他的四肢特别长,骤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支蜘蛛。他不是别人,也就是萧七他们方才追踪的那个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剎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