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剎女》

第17章 诡杀

作者:黄鹰

“果然不出我所料。”萧七剑指着蜘蛛,眼盯着蜘蛛。

其他人迅速涌至,董千户长刀一展,便正待杀过去,后面的赵松却高声大呼道:“老前辈刀下留情。”董千户头也不回,只是咆哮着道:“这厮竟然敢毒杀我的女儿,不杀他如何消得我心头上的怒火?”

赵松却呼道:“先问声他的动机也不迟,能够活捉,当然更好。”

董千户捋须道:“不错不错。”

蜘蛛即时一声冷笑,道:“岂有这么容易?”

赵松快步奔至,步一顿,低声道:“今夜你还走得了?”

蜘蛛只是冷笑。

萧七目光一落,道:“好一身的轻功。”

蜘蛛回顾萧七道:“好一手剑法。”

萧七接问道:“是蜘蛛?”

蜘蛛道:“是?”一声冷笑,道:“你知道的倒真不少?”

“也不多?”萧七接问他道:“你姓刘。”

蜘蛛道:“我姓刘。”

萧七道:“刘大娘是你的母亲。”

“是?”蜘蛛冷笑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少找我母亲麻烦。”

萧七道:“你若是为她设想,为何又弃她而去?”

蜘蛛道:“我本来也是一个孝顺儿子,可是方才却完全没有想到她的安全,也许我已经感觉到危机迫近?”他忽然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应该早就想到有问题的了,因为这件事实在太顺利。”

萧七道:“你这个以毒葯杀人的计划不能说不高明。”

蜘蛛道:“你怎会察觉?”

萧七道:“这是你弄巧反拙。”

蜘蛛道:“哦?”

萧七道:“你不该将那些灯火完全弄熄的。”

蜘蛛一呆,脱口道:“是不是黑暗中那些毒葯呈现出光泽?”

萧七道:“如果灯火不熄灭,根本就发觉不到。”

蜘蛛顿足长叹。

萧七道:“所以我将计就计。”

蜘蛛长叹道:“我实在高兴得太早了一些,但无可否认,你实在是一个很仔细的人。”

萧七道:“你也是。”

蜘蛛冷笑。

萧七道:“董湘云是不是你最后要杀的一个人?”

蜘蛛道:“应该是。”

萧七道:“一个人在事情接近完全成功的时候,难免都会特别紧张,在事情完全成功之后,亦难免有些得意忘形,纵使是怎样仔细的人,在那种情形之下,也会很容易有点疏忽。”一顿又道:“任何轻微的疏忽都会变成致命伤。”

蜘蛛道:“有道理。”

萧七转问道:“近日来,出现的粉骷髅可都是你。”

蜘蛛道:“这附近一带,除了我,还有谁能够弄出那样的一个粉骷髅?”他冷然一笑,接道:“好像我这种身材的人,不要说这附近,就算走遍天下也未必能够找到多少个?”

萧七道:“你跟了幽冥先生那么多年,对于塑造瓷像多少当然都学到一些。”

蜘蛛道:“比起那个老头儿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比起一个陶匠,相信差不了多少。”

萧七道:“日前黄昏从马车扑下那个罗刹鬼女瓷像是否出自你手?”

蜘蛛道:“是,驾车的那个人也不是别人,就是我。”

萧七道:“有意?”

蜘蛛道:“当然是有意。”

萧七道:“想嫁祸幽冥先生?”

蜘蛛道:“有此打算。”

萧七道:“瓷像中那个女尸到底是谁呢?”

蜘蛛道:“你应该知道的了。”

萧七道:“杜飞飞?”

蜘蛛道:“正是她。”

萧七心中一阵刺痛,又道:“那个金娃?”

蜘蛛道:“也是我杀的。”

萧七追问道:“仙仙呢?现在在什么地方?”

蜘蛛道:“在黄泉路上。”

萧七厉声道:“她到底怎样了?”

蜘蛛道:“已变成了一个瓷像。”

萧七震惊,喝问道:“在那里?”

蜘蛛只是冷笑。

萧七盯着他,咬牙切齿的问道:“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为什么?”

蜘蛛的神态陡地一变,变得异常的狰狞,道:“你不知道为什么?”

萧七道:“不知道!”

蜘蛛忽然问道:“乐平县附近一带最英俊,最潇洒的一个男人是谁?”

萧七实在想不到蜘蛛竟会这样问,不由怔在那里,董湘云却替他回答道:“当然是萧七萧大哥的了。”

董千户亦道:“我虽然是一个男人,也不能不承认这是事实。”

众人也没有异议。

蜘蛛接问道:“那么附近一带最丑陋,最难看的一个人你们以为又是谁?”

董千户上下打量蜘蛛一眼,道:“以我看,该是小子你了。”

董湘云接道:“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一个像你这样难看的男人。”

蜘蛛盯着他们,眼瞳中似乎有怒火射出,忽然叹了一口气,道:“这句话也不只是你们说的,我也不是现在才听到这种话。”他的目光缓缓转向萧七,缓缓的道:“总之,我蜘蛛人如其名,完全像蜘蛛一样丑陋而难看,永远只能够躲在暗角。”

董千户道:“男人长得丑陋一些有何要紧?”

蜘蛛道:“话不是这样说,丑陋一些,不错是没有要紧,太丑陋,就非独人见人厌,而且会变成一般人嘲笑的对象。”

董千户道:“这与萧七有何关系,与杜家姊妹,与我的女儿董湘云又有何关系,为什么你要杀害他们?”

蜘蛛道:“萧七与我是两个极端,极美与极丑,大家的遭遇也是极端不同。”他的语声变得很阴沉,接道:“杜家姊妹与你的女儿都是乐平这附近一带最出色的美人,我不在话下,即使一般人都未必能够得到手,可是萧七呢,根本不用求,她们简直就是在奉送,惟恐他不要。”

萧七只听得双眉紧皱,董湘云那边却涨红了脸庞。

董千户冷笑道:“你瞧不顺眼?”

蜘蛛道:“当然,上天实在太过不公平,造物实在没有理由这样的极端。”语声更阴沉接道:“所以好像我这样的一个人固然不适宜存在人间,好像萧七那样的人也是不适宜存在人间的。”

董千户摇头道:“你小子的脑袋莫非有什么问题?”

蜘蛛道:“也许有吧。”目光又转向萧七道:“无论我怎样做,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讨一个公道。”

萧七盯着蜘蛛,双眉紧锁。

董千户即时对萧七道:“这小子的脑袋一定有问题,否则怎会有这种念头?”

萧七点头,目注蜘蛛道:“有一点你必须明白,我萧七长成这个样子,并不是我的错,杜家姊妺与董湘云之喜欢我同样不是我的错,也不是她们的错,若说是上天不公平,你必须讨一个公道,该向上天讨,不应归咎于我们。”

蜘蛛道:“可惜除了这么做之外,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向上天讨一个公道。”

萧七语声一沉,道:“蜘蛛!”

蜘蛛截口道:“不必多言,事情是我蜘蛛所做的,你能够找到我蜘蛛,是你本领,蜘蛛人在你面前,你怎样做就怎样做好了。”

董千户厉声道:“与这种丧心病狂的人多说什么,乾脆一刀砍掉了他的脑袋就是。”

蜘蛛应声道:“这才是爽快。”语声未落,身形暴起。

萧七的明珠宝剑立即刺出,董千户一声暴喝,三尺七长刀同时斩了过去。剑刀齐下,斩裂了空气。剑气刀光激起蜘蛛一身的衣裳猎猎作响,可是蜘姝仍然能够从剑刀交击之中脱出。半空中手脚一翻,嗤一声,一支弩箭从他的手中射出,疾取董湘云胸膛。

董千户一声:“大胆!”奔雷刀急回,“叮”一声,凌空将那支弩箭斩下。

蜘蛛冷笑一声,双手齐挥,袖菅中当当连声,四支弩箭分射董湘云,萧七,董千户,赵松。董千户长刀再挥,“叮”的又将那一支弩箭击下,萧七的剑同时将射向自己的那支弩箭震飞!董湘云的刀也不慢,赵松亦手急眼快,他那对天门棍交搭一挡,正好将弩箭挡下。

蜘蛛弩箭出手,身形已着地,伏地一滚,又是两支弩箭射出。两个捕快首当其冲,双双倒下,一被弩箭射中咽喉,当场毙命。另一个被弩箭射进胸膛,伏地惨叫连声。

蜘蛛立时夺围冲出,左右两个捕快双刃齐展,交错劈下。蜘蛛闪左刀,左手一托右来那个捕快的手腕,右拳同时击在那个捕快的咽喉之上。“嚓”一声,那个捕快的咽喉立时陷了下去。蜘蛛双手特长,出拳奇速,劲力而且相当雄厚。那个捕快的身子也被击得倒飞了出去,仆地不起。

蜘蛛身形不停,一滚又跃,又掠前了三丈。也许是身形关系,他的姿势非常怪异,完全就像一支蜘蛛无异。

他身形虽然迅速,萧七也不慢,箭矢般凌空一射数丈,竟反而抢在蜘蛛前头。蜘蛛只觉得跟前人影一闪,萧七已拦在身前,脚步才一顿,后面劲风飒然袭至,董千户已然杀到。他冷笑,曲身,四肢着地猛一掠,身形已打横飞出,一飞又三丈,身形转变之迅速,实在是非同小可。

萧七横身急追,明珠宝剑刺向蜘蛛肩头。蜘蛛身一弹,人已飞上了一个罗刹恶鬼的瓷像之上。董千户的奔雷刀迅速刺至。“嚓”一声,那个罗刹恶鬼的瓷像拦腰两断。

蜘蛛不等瓷像倒下,身形已然飞起,半空中一招手“嗤”一声,一支弩箭急射董千户前颈。董千户手急眼快,一刀封开,厉声道:“倒要看你还有多少弩箭。”蜘蛛没有回答,也无暇回答,萧七的明珠宝剑已然“嗤嗤嗤”向他连刺三剑。

蜘蛛身形滚动,凌空连闪三剑,手一抖,一支软剑飕的在手中飞出,卷向萧七咽喉。

萧七道:“你也是用剑?”一句话才不过五个字,他已经闪一剑,回刺十三剑。

蜘蛛连闪十二剑,还有一剑却闪不了,左肩嗤的裂开了一道血口,一道鲜血飞虹般的射起。他无动于中,身形倒退,竟退回群捕之中。

萧七倒想不到蜘蛛有此一着,一堵不住,急喝道“人小心。”

话口未完,蜘蛛的软剑已缠住一个捕快的脖子。那个捕快的脖子立刻断截,一股鲜血冲天飞起,头颅也飞进半空!蜘蛛剑都不停,一抖一挑,迅速削进了另一个捕快的腹。那个捕快狂吼一声,翻身倒地。

赵松看在眼内,眼都红了,一声吆喝,天门棍走宫一齐撞向蜘蛛胸膛。蜘蛛也不封挡,身形一侧,转扑向左边的群捕。一道剑光,立即飞来,挡在蜘蛛的身前。是萧七的明珠宝剑!

萧七一刺十三剑,一面厉喝道:“你这是作甚?”

蜘蛛道:“我一生孤独,现在眼看快要进黄泉了,总得找几个伴。”一面说一面退,连退十二步,猛一声闷哼。一个捕快旁来一刀,正劈在蜘蛛的腰际。蜘蛛虽然及时闪开要害,腰际仍然被刀锋劈开了一道口子。血怒喷,蜘蛛怪叫一声,软剑猛一旋,卷向伤他那个捕快的咽喉。

眼看那个捕快就要身首异处,那支软剑突然停在半空!蜘蛛的动作那刹那完全停顿,左手却就在那刹那一落,掩住了自己的小腹。鲜血从他的指缝不住外渗。他双目圆睁,瞪着萧七,一瞬也都不瞬。

萧七木立在蜘蛛面前,剑低垂,剑尖在滴血。那个捕快惊魂甫定,荒忙退开。

蜘蛛即时问道:“这就是断肠剑?”

萧七道:“不错!”剑嗡一声龙吟,震飞了剑锋上的余血!

蜘蛛说道:“好,断肠剑果然名不虚传。”他突然笑了起来,笑接道:“现在我真的要进地狱去。”

董千户那边冷笑道:“你本来就该进地狱。”

蜘蛛大笑道:“就是进去我现在也已毫无遗憾。”笑话声中,血从他的嘴角不住涔下。他笑顾萧七,又说道:“黄泉路下我毫不寂寞,有杜家姊妹,有金娃,还有好几个捕快相陪,萧七你呢?”

萧七浑身毛管逆立,沉声道:“即使是在黄泉路上,她们也不会与你走在一起的!”

蜘蛛道:“真的么?”

萧七不能够回答。

蜘蛛嘶声道:“萧七,你何不随我在黄泉路上走一趟。”

萧七冷冷的盯着蜘蛛,一声也不发。

蜘蛛也盯着萧七,那个身子缓缓的倒下,蜷缩,死亡的蜘蛛般蜷缩。他的眼睛至死仍然是睁大,莫非他仍然死不瞑目?众的目光都落在蜘蛛的身上,没有人作声,所有的目光彷佛都已凝结。

     ※   ※   ※   ※   

夜风凄冷,吹衣有声。

董千户伸手霍的一扫衣袂,道:“这种人可谓已丧心病狂,死不足惜!”

赵松接说道:“我看他的脑袋一定有毛病。”

董湘云道:“否则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萧七听若罔闻,木立在原地,整个人都陷入沉思中。

董湘云终于发觉,道:“萧大哥,你在想什么?”

萧七脱口应道:“仙仙。”

董湘云嘟嘴道:“人都死了,还想什么?”

萧七喃喃道:“蜘蛛方才说,仙仙已变成一个瓷像。”

董湘云道:“是啊。”

萧七道:“塑造一个瓷像并不是一天半天可以,就拿今天来说,蜘蛛一直都很忙。”

赵松插口道:“所以蜘蛛也许只是说说,仙仙目前也许以不过被囚禁起来而已。”

萧七道:“蜘蛛既然要回来这里,以常理推测,仙仙应该也就在这理的。”

湘云道:“我们现在就搜索这个庄院,将她找出来。”

董千户奇怪道:“湘云……”

董湘云苦笑道:“爹爹,我想你也得承认仙仙实在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董千户道:“不错。”

湘云叹了一口气,道:“好像一个她那么可爱的女孩子,谁也不忍心看见她受到伤害的。”

董千户看看董湘云,好一会才大声道:“这才是找的好女儿。”

湘云无言垂头。

萧七旁边忽然道:“湘云,你也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湘云一笑,笑得只是有些苦涩。

萧七指着对赵松道:“赵兄先料理伤者。”

赵松叹息道:“这个蜘蛛心狠手辣,一击必杀,方才我已经留意,他们都无可救葯了。”一顿强笑道:“做我们这种工作,死伤难免,萧兄不必挂在心上。”

萧七无言颔首,举起脚步。

赵松接问道:“萧兄,你准备从那里着手?”

萧七道:“仍然是大堂内的地下室。”脚步渐加快。虽快而沉重,一如他现在心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剎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