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剎女》

第18章 借尸还魂

作者:黄鹰

大堂仍然是那么阴森,只是空气中已多了一股血腥味。是风将血腥味从大堂外吹进来。

萧七也仍然一个人,手持火把,走进大堂内来。这一次他的脚步放得很快,迅速走到对门那面照壁之前。照壁之上本来画着鲜红的、飞扬的火焰,但现在已经被那一场真实的、猛烈的火焰烧得焦黑。那面照壁亦已因为烈火的焚烧而龟裂,所以萧七很容易就将那道暗门找出来。他以手中明珠宝剑将那道暗门挑开。

“依呀”的开门声中,一蓬惨绿色的光芒立时洒在他的面上。暗门之内是一条甬道,甬道的两旁隔不了多远就嵌着一盏油灯。那些油灯的火焰却是惨绿色的。

萧七毫不犹疑的走了进去,手中剑却握得更紧了。他并没有放轻脚步,寂静中听来,脚步声分外清楚。只不过是脚步声,在萧七本人听来,竟完全没有脚步声的感觉。他甚至怀疑那是否自己的脚步声。在他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毒蛇在地面上游走。

他忽然留意到脚下的并非砖地、石地,也并非泥它,竟然是沙地。整条甬道的地面镉满了沙石,走在那上面,就像走在沙滩之上。

这当然又是幽冥先生的杰作。想到幽冥先生,萧七不由得苦笑,这个人的所作所为,本来就不能拿来与一般人相提并论。

甬道进门约莫两丈,就到尽头,一列石级出现在萧七的面前。那列石级大得出奇,斜斜往下伸展,左右两边墙壁之上,也有那种油灯嵌着。在萧七的跟前始终就是一片惨绿色。萧七竟然始终那么稳定,给终不变。一种难言的恐怖感觉却已在他体内滋长。

     ※   ※   ※   ※   

石级走尽,又是一条甬道。这条甬道却有一丈长短,尽头是一道石门。那道石门在惨绿色的灯光照耀下,也变成了惨绿色,但是本来可以肯定绝对不是。石门的两旁,站着两个罗刹鬼女,线条之优美,实在是少有。

那两个罗刹鬼女碧绿闪亮,浑身赤躶,高度与一般人并没有多大的差别,面貌也与一般的女人无异。她们的面貌并不相同,但都是美丽之极,也都是晶莹碧绿,只有那一双眼睛例外。那双眼睛是血红色,就像有鲜血要滴出来。

碧绿的面庞,血红的眼睛,美丽虽然是美丽,但这种美丽又岂是人间所有!看见这两个罗刹鬼女,萧七不由自主想起了那个女阎罗。

他看见这两个罗刹鬼女,同时也看见了石门上的两组奇怪的花纹。那其实是梵文,萧七也当然看得懂。

“人间──”

萧七不禁嘟喃道:“人间怎么反而在地下?唉,这个幽冥先生。”

他叹息着走前两步。那两个罗刹鬼女瞪着他走过来,但并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萧七当然看得出,那只是两个瓷像而已。

他在石门前收住脚步,上下打量了那道石门一遍,暗忖道:“这道石门又如何开启?”石门上并没有匙洞也没有任何把柄。萧七将左手火把往壁缝一插,抵在门上,上下左右推托。可是,那道石门一些反应也没有。

“奇怪?”萧七目光转向左右,沉吟道:“关键莫非是在这两个罗刹鬼女的身上?”

那两个罗刹鬼女像听到她的说话,一双眼睛那刹那问彷佛更红了。左边的那个本来摆手作请客内进之状,那刹那之问,请进的意思更加浓厚。

萧七明知道是自己的错觉,可是仍然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着牵那个鬼女的右手,道:“你告诉我如何进去成不成?”语声突断!

触手冰冷,那分明是一个瓷像,可能是刹那之问,萧七突然发觉那支手竟然是能够活动的。那支手就随着萧七的手往下沉去。

萧七吃惊的望着那个罗刹鬼女,正想放开手,耳旁就听到轧轧一阵声响。他循声望去,就看见那道石门正在向旁移动。那个罗刹鬼女的右手竟然也就是石门开关机钮的所在。萧七不禁苦笑,但仍说一声:“谢谢你。”才将手放开。

石门开启,一蓬刺眼的光芒就射在萧七面上。萧七半眯起眼睛,一动也不动,人与剑却已蓄势待发!一个奇怪的念头即时在她的脑海浮起来。

人间到底又怎样?

一个生存在人间的人,竟然会生出这个念头,是不是有些可笑?动念不已,萧七不禁就苦笑起来,举步往门内走去。

这时候,他的眼睛已经能够完全适应那种光芒。

     ※   ※   ※   ※   

光芒是来自七盏琉璃灯。那七盏琉璃灯高悬在承尘之下,七彩缤纷,瑰丽而夺目。灯光照亮那个地下室。

但无论什么人看来,相信都没有地下室的感觉。因为那个地下室实在太华丽了。所有的陈设装饰显然都不过一番心思,也显然化了不少的金钱。硬要譬喻的话,那简直就是像皇宫一样。

萧七并没有进过皇宫,但他到过的地方也实在不少的了,却从未见过有一处地方这样华丽。所以那刹那之问,在他不由就有置身于皇宫的感受。

传说中的皇宫是否这样呢?

萧七不知道,也没有多想,那刹那之后,他的目光,以至整副心神,都已经完全被一个女人吸引。

一个赤躶的女人。

那个女人卧在琉璃灯光下的一张诱榻之上,拥着一张诱着龙风的锦被。那张锦被在缤纷七彩的灯光之下,更见瑰丽。那个女人的肌肤却是雪白无瑕,在灯光下散发着一抹难以言喻、令人一瞥心荡神摇尽光泽,散发着一种命人难以抗拒,难以将目光移开的强烈诱惑!在锦被的衬托下,这种诱惑也就更加强烈了。

萧七仗剑江湖,诗酒风流,但一向都非常自爱,虽然有很多方面,他不足被称为一个君子,亦有很多方面他足以做一个君子有余。有生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一个赤躶躶的女人。他从来未想过一个女人的身体竟然会这样美丽,这样迷人。

他的目光不觉已凝结,呼吸也变得急速起来。

那个女人好像知道已有人走进来,整个头都埋在被窝里,一个身子不停的在颤抖。她显然是很想将整个身子也缩进被窝之内,可是她不能够。因为她的四肢都已被四条红绫的另一头则系在锦榻的四角,虽然并没有拉紧,她亦只能够作有限度的移动。

这是谁?是不是仙仙?

萧七一想到这里,整颗心立时悬了起来,忙急步向前,伸手抓住了那张锦被。

那个女人彷佛有所感觉,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一种显然是出于恐惧的颤抖。

萧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将那张锦被扯开。

他终于看到那个女人的面庞!一股强烈的恐惧立时电殛一样震撼他的心弦,他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颤抖得很厉害。

因为他看到的并不是一张人脸!是一张鬼脸!这个女人的脸庞赫然与那些罗刹鬼女一样,惨绿色的晶莹而闪亮。不同的只是眼睛。那些罗刹鬼女的眼睛没有眼珠,一片血红色,这个女人的眼睛只是以血红色描了一道眼线,眼睛是中空的,之内另有一双眼睛。这双眼睛却是活的。

黑漆一般的一双眼瞳,孕满了泪珠,在懂光之下晶莹而闪亮。这双眼睛本来充满了恐惧,可是与萧七的视线一接触,那种恐惧竟完全消散。换过来的是一种极其奇怪的眼神。似惊又似喜。好像意外之极,又好像在意料中。

这眼神在萧七却是如此熟悉。“仙仙?”萧七不由自主失声惊呼。

两行眼泪应声从那双眼睛之内涌了出来。

萧七看在眼内,心都快要碎了,他颤抖着声音,道:“是仙仙你吗?”

这个女人颔首,泪如泉涌。

萧七利剑急挥,刷刷刷的四剑,尽将红绫削断!

仙仙浑忘全身赤躶,从锦榻上爬起身子,投向萧七的怀抱。

萧七虽然知道跟前人是仙仙,但目睹那样的一张罗刹鬼脸向自己凑近过来,不免亦有些心惊胆颤。可是他仍然张开臂,将仙仙紧搂入怀中。

芬芳的肉体,眩目的肤色,温软的肌肤,这情境原来是很旖旎的,但因为那张脸庞影响,就非独旖旎,且有些恐惧。萧七从来都未有过这种经验。在那片刻,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感受。

也不过片刻,他肩头的衣服已经被泪水湿透。

萧七又是感慨,又是难过,道:“仙仙,不要哭了,一切已成为过去。”

仙仙仍然泪流不止。只有泪,没有声。

萧七由得她哭了一会,才将她放开。

这时候,他的心情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仙仙的心情也显然开始平静了。她好像忽然想起身无寸缕,挣扎着从萧七的怀中脱出,半曲着身子,双手掩住了胸膛。萧七叹了一口气,伸手将那张锦被拿起,裹住了仙仙的身子。仙仙的眼泪不禁又流下。

萧七怜惜的搂着仙仙,道:“那支蛛蜘将你吓坏了。”

仙仙只是流泪。

萧七又道:“他可有欺负你?”

仙仙摇头。

萧七伸手轻抚着仙仙的脸颊,道:“只是将你的脸弄成这样?”

仙仙颔首。

萧七目光由下至上,再又由下至上,道:“看来他是准备将你整个人烧成瓷像,幸好我来得及时。”

他说着一再轻抚仙仙那张恐惧的罗刹鬼脸。触手冰冷,一点也没有抚着活人面上的感觉。他不觉打了一个寒噤,道:“我替你将瓷土弄掉。”一面说一面手往下移。那些瓷土只是塑到仙仙的脖子,萧七捏着其中一角,正准备将之扳下,那知道,才一动手,仙仙已将头乱摇,眼瞳中也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萧七惊觉,道:“很痛?”

仙仙颔首。

萧七立时想起飞飞那个被藏在瓷像之中的尸体。那具尸体被弄出来之后,皮肉尽烂,不就是黏在瓷片之上!以仵工郭老爹的经验,而且又是陶匠出身,虽则那么小心,仍然不能避免尸体的损坏。仙仙现在显然又像飞飞那情形。

萧七看看仙仙那张罗刹鬼脸,看看自己的手,不由心寒了起来。应该怎样?

萧七一时问六神无主。

他细心再打量仙仙那张罗刹鬼脸,除了眼睛鼻子下有两个透气小洞,耳朵也有两个,此外便完全被瓷土封闭,连嘴chún也没有例外。所以仙仙能看,能听,也能呼吸,不致窒息,但却不能说话,也不能吃东西和喝水。一个人不喝水,不吃东西,短时间还不成问题,但再多几天,就很难支持得住,不饿死,也得渴死的了。怎样是好?

萧七头大如斗,整个人都陷进沉思之中。

仙仙凝望着萧七,眼泪间歇地涌出来,看来是那么凄凉。凄凉而诡异。

良久,萧七叹了一口气,道:“仙仙,我先抱你上去好不好?”

仙仙颔首。

萧七将仙仙抱了起来,往室外走去。

他不停的说着安慰的说话,说得要弄掉那些瓷土,简直就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他装出一脸笑容。仙仙并没有任何表情,只从她的眼睛中,也根本很难看出她真正的感受。可是她的泪仍然不断涌出。

萧七只看得肝肠寸断,他也知道自己笑得一定很勉强,也知道自己的说话听来并不太真实。况且仙仙曾到过验尸房,看见过飞飞从瓷土之下弄出来的尸体。但他仍然不停地安慰仙仙。毕竟他是一个多情的人,也是深爱仙仙的。

     ※   ※   ※   ※   

夜色仍深沉,距离黎明却已不远的了。

罗刹群鬼之中,群捕手拿火把静立,一声不发,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萧七怀中那裹在锦被内的仙仙。那些目光大都充满了怜悯,他们大都曾经见过这个可爱的女孩子。

仙仙闭上了眼睛,紧偎在萧七怀中。她当然害怕接触到这种目光。

董千户也在盯着她,目光也充满了怜悯,他虽然脾气暴躁,惯施霹雳手段,但并不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董湘云亦是,对仙仙她虽然妒忌得要命,到底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现在看见仙仙变成这个样子,非独不再怒她,反而替她难过。

不只是萧七,所有人都不能够替仙仙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这种事情在他们来说,毕竟是破题儿第一趟。他们既觉得奇怪,又感到恐怖。那个侏儒,那个“蜘蛛”的脑袋莫非真的是出了毛病?

良久,董千户第一个打破沉默,道:“我们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倒不如先回去看看如何再说呀。”

赵松接道:“城中多的是陶匠,集合众人,相信也许能够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清除仙仙小姐面上的瓷土,回复她本来的花容月貌。”

萧七微微颔首,道:“说的也是。”

董湘云忽然道:“万一都无法可施,那如何是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借尸还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剎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