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剎女》

第20章 爱杀

作者:黄鹰

午后。

阳光淡薄,春风轻柔。

这春风甚至不能够吹动萧七他们四人的衣袂,但他们的心湖却在动荡不已。

马车停在金家村外山下的墓地旁,萧七第一个跃下车座,赵松第二个,随手车座边拿起了一柄铁铲。后面车门跟着打开,先是幽冥先生,金保最后也下来了!

最后一个下车的是金保,最先走进墓地的也是金保,四个人之中亦只有他知道金娃的坟墓在那里!金保走得相当快,绕过几座坟墓,来到一座坟墓之前,停下脚步。那座坟墓明显的才造了不久!

不等他开口,后面萧七已然道:“这就是金娃的坟墓吗?”他的目光正落在坟前那块墓碑之上!

金保点头道:“错不了。”随即指着墓旁一株小树道:“这株树本就是一个很好的记认。”

萧七目中流露歉疚之色,道:“金老伯,这次我们可要得罪了。”

金保摇头道:“萧公子不必如此说话,老朽实际也满腹疑惑,很想弄清楚其中究竟。”

赵松那边即时一抱拳道:“赵某可要动手了。”

金保淡然一笑道:“人说赵大人乃是一个尽忠职守,和平待人的好捕头,现在看来,果然是不错。”

赵松道:“但是对于作姦犯科之徒,赵某可是不和平得很。”

金保道:“那却是万万和不得!”一偏身,接道:“赵大人,请!”

赵松也不再多说,举起铁铲,往坟墓上插下去。一插一挑,一大蓬泥土给他剷起来。坟墓的泥土看来还未结实!也没有多久,埋在泥中的棺材已露出一角。

赵松下铲不停,却更小心了!棺材附近的泥土终于被他剷掉,整个棺盖都毕露无遗。

赵松停下手,道:“应该可以了。”

萧七“嗯”了一声,跳下了土坑,挥袖拂去了棺盖上那些少泥土,双手约略量度了一下,抵住棺盖的缝隙,也不顾衣服肮脏,整个身子都偎近去。然后他双手一齐用力将棺盖往上扳。眼看着,他手脸上的青筋蚯蚓一样一条条突起来,那块棺盖也同时“勒勒”的往上升。“格吱”一声,整块棺盖离开了棺材,萧七顺手将棺盖往旁边一放,目光已落在棺材之中。一瞥之下,萧七整块脸立时都变了颜色,神态也变了,变得那么的怪异。恐怖,疑惑,兼而有之。他的面色也迅速的变成苍白。

苍白如纸。

赵松从来都没有见过萧七的面色变得那么难看,不由自主走前来一看。他的面色也立即变了,变得比萧七并没有好多少,神态也变得诡异起来。

棺材中躺着一个尸体,并不是空无一物。那也是一个少女尸体,而且是一个很美丽的少女的尸体。金娃本来就是一个很美丽的少女,她若是变成了老太婆,或者变成了一个男人,变得狰狞而恐怖,那么萧七赵松两人即使惊讶恐怖得掉头就跑,也不足为怪。可是这个尸体却一点也不恐怖。

萧七赵松惊讶什么?恐惧什么?

     ※   ※   ※   ※   

金保和幽冥先生走了上前。幽冥先生目光一落,“哦”的脱口一声,金保却恐惧已极的一声怪叫。

“好美丽的女孩子。”幽冥先生这句话跟着出口。

金保却接着怪叫起来:“这不是我的女儿金娃。”

“尸变?”幽冥先生一呆。

赵松随即道:“她就是仙仙。”

“仙仙?”幽冥先生又是一呆,“金娃的尸体怎会变成了仙仙?”

赵松道:“这正如仙仙的尸体,怎会变成了金娃一样不可解。”他的语声不知何时已颤抖起来。

“这个,这个……”幽冥先生一连两声“这个”,本来已经纸一样苍白的脸庞更显得苍白。苍白得完全就不像是一张人脸。

萧七的面色也逐渐变得一丝血色也没有,他一直都没有作声,也一直都没有移动脚步,若不是他的面色还有些儿变化,简直就像是一尊没有生命的瓷像。他的眼旁的肌肉突然颤抖起来,终于举起了脚步。横移一步,然后他欠身伸手进棺材,抱起了仙仙的尸体。仙仙的尸体已经僵硬。

萧七默默的抱起了仙仙,一张脸缓缓的凑近去。他的脸终于与仙仙的脸相贴在一起。他的脸苍白如雪,仙仙的也是,而且亦冰冷如雪。没有任何的声音,天地问这刹那已完全凝结,万物都凝结,完全失去了生命。就连那微风这刹那也彷佛已静止。

幽冥先生赵松金保呆呆的望着萧七,也全都失却生命也似。谁都没有作声,谁都没有移动。突然,两行老泪涌出了金保的眼眶,滚下。

萧七即时撕心裂肺的一声狂感:“仙仙——”

天地变色!

萧七狂叫声中将仙仙拥入怀中,抱得很紧很紧。只可惜一任他抱得怎么紧,也已不能够将仙仙的生命抢回来。仙仙已经死亡。

萧七知道仙仙已经死亡,狂叫一声,整个房子突然颤抖起来。颤抖着他跪到棺材旁边,他的面仍然紧贴着仙仙的脸,双手也仍在紧紧抱着仙仙,突然开口,问:“怎会这样?怎会这样?”声音不住在颤抖,完全不像是他的声音。

没有回答。

金保老泪奔流,倏的亦跪倒在地上。

赵松慾言又止,他看来好像有很多语要说,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幽冥先生仍呆在那里。这种事情有生以来,他也是第一次遇上。

萧七问了那两声之后,整个人又木雕塑一样,一动也不动,声也不发。他的身子虽然停止了颤抖,可是他的心深处却开始了颤抖。整颗心就像是藏在冰水中一样。

这片刻之问,他突然起了一个非常可怕,非常奇怪的念头。他抱着仙仙的双手在不知不觉问缓缓松开,面色变得更厉害,倏的脱口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幽冥先生也接口说道:“老夫也明白了。”

萧七这时候好像才回复自我,回头望着幽冥先生,道:“看来先生的推测仍然是对的。”

幽冥先生笑了,笑得是那么的苦涩,叹息道:“老夫现在倒希望自己的推测完全错误。”

萧七叹息无言。

赵松一旁忍不住问道:“两位到底明白了什么?”

幽冥先生道:“杜飞飞并没有死,这一切事情也都是她暗暗策划。”

赵松沉默了下去。

幽冥先生接道:“衙门验尸房里的那具尸体毫无疑问就是金娃的尸体,躺在金娃的棺材内的却是杜仙仙,那么杜飞飞的尸体在那里,我们在捺落迦那里找到杜仙仙又是什么人呢?总捕头,你难道还不明白?”

赵松打了一个寒噤,说道:“我明白了。”

幽冥先生道:“与这件事有关的女孩子,不外四人,杜家姊妹、董湘云、金娃、杜仙仙与金娃的尸体我们已看到,董湘云在我们离开乐平县城之前,与我在一起,只有杜飞飞。”他顿了一顿,接道:“以时间计算,杜飞飞的失踪乃是金娃死亡之前,金娃死亡之后,那个罗刹鬼女的瓷像才出现,至于那支玉镯的出现,我们都以为从瓷像内找到的尸体就是杜飞飞,但后来证实,那其实是金娃。”

赵松道:“我们曾经怀疑可能是有人相似。”

幽冥先生道:“不错,但现在开棺验尸结果,金娃棺材中躺的并非金娃,乃是杜仙仙。”

他语声一沉,又道:“你们在捺落迦之内,却偏偏找到了一个自承是杜仙仙的女孩子,杜仙仙既然在这里,那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赵松道:“有关系有四个女孩子只有杜飞飞一个下落不明,除非她也是被蜘蛛藏起来,否则我们在捺落迦之中找到的那个女孩子应该就是杜飞飞的了。”

幽冥先生道:“也只有如此,事情与我的推测才会符合。”

萧七插口道:“那个女孩子毫无疑问,就是杜飞飞。”他的语声颤抖得很厉害,却说得很肯定。

赵松奇怪道:“凭什么你这样子肯定呢?”

萧七道:“在捺落迦我找到她,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一些陌生的感觉也没有,虽然她的面庞被泥土遮盖,可是她的眼神在我却是那熟悉,是那么亲切,在我当时的意识之中,飞飞已死去,能够令我产生那种熟悉,那么亲切的感觉的人,除了杜仙仙,还有谁呢?所以我才会认定她就是仙仙,相信她就是仙仙。”

赵松道:“你说她就是仙仙,相信她就是仙仙,我们当然就非信不可。”

萧七苦笑。

赵松道:“当时她是必知道已陷入包围中,知道她绝对逃不了,所以叫蜘蛛将自己卷起来,套上那么一个罗刹鬼女面具。”

幽冥先生道:“以蜘蛛的技巧,要将一个罗刹鬼女的面具套进一个人的头中,看起来与那个人的面皮黏合在一起,相信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只要飞飞装作一碰那面具就疼痛的样子,小萧一定不忍心强行将那个面具撕下来,而且有前例在先,更担心万一弄个不好,损坏了仙仙的容貌,自不免六神无主,如此又如何能够看出其中破绽。”

赵松微喟道:“这样说来,杜飞飞这个女孩子倒颇工心计的了。”

幽冥先生道:“简直就城府深沉,否则也想不出这样奇怪的办法。”

赵松道:“这也许是蛛蜘的主意。”

幽冥先生摇头道:“蜘蛛这个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的了。他因为生就一副怪相,整天躲藏起来,像这样的一个人,世面见得不多,思想难免比较单纯,如何想得出这种古怪的主意来?”

赵松道:“他跟着你那么多年,对于他你当然应该很清楚,但是他与杜飞飞是在一起,你竟然全不知情,可见得对于他你仍然有些不清楚。”

幽冥先生苦笑道:“这方面我的确完全不知道,不过蜘蛛这个人想不出这种鬼主意,却是绝对可以肯定的。”

赵松道:“难道这真的完全是杜飞飞主意?”

幽冥先生道:“女孩子通常都有点鬼聪明,鬼心思。”

赵松摸摸胡子,道:“这若是真的语,这个女孩子也未免太可怕了。”

萧七叹息道:“飞飞看来并不是那种人。”

赵松道:“一向她对你怎样?”

萧七道:“很好。”

幽冥先生道:“的确是不错,否则我将你困在棺材里的时候,她大可以突然发难,置你死地,要知道这实在很简单,在棺材之内你根本没有闪避的余地,而我当时人已被迷倒,根本无力阻止任何人对你不利。”

萧七点头叹息:“不错。”

幽冥先生问道:“她对你很好,你对她怎样?”

萧七道:“像姊姊一样。”

幽冥先生道:“她比你要大?”

萧七道:“大不了多少日子。”

幽冥先生道:“她若是要嫁给你,你怎样?”

萧七摇头道:“不会有这种事的。”

幽冥先生道:“为什么不会?”

萧七沉吟道:“我根本没有起过这个念头。”

幽冥先生道:“你没有,并不等于她没有。”

萧七道:“她不会有这种念头的。”

幽冥先生笑笑道:“你不是她肚里的蛔虫,怎知道她的心事。”

萧七无言苦笑。

幽冥先生接道:“不妨仔细想想,她可曾对你暗示过什么?”

萧七沉吟了一会,忽然叹了一口气,道:“现在想起来,飞飞她──”

他呐呐地接道:“她好像真的有意嫁我。”

幽冥先生道:“不用说,你一定没有答允。”

萧七叹息道:“我知道她不过是在说笑。”

幽冥先生道:“最主要的原因,我看出在你的心目中的对像不是他,是仙仙。”

萧七无言颔首!

幽冥先生道:“像飞飞那聪明的女孩子当然不会看不出你是心有所属的,因爱成恨,因妒成仇,她一切作为,事实是不难了解。”

他摇头接道:“女孩子吃起醋来,是很厉害的。”

萧七苦笑。

幽冥先生道:“这一点却不能怪责你,否则再建十幢庄院,只怕也不够你娶妻之用。”

赵松插口道:“喜欢萧兄的女孩子以我所知道,着实多得很。”

幽冥先生道:“好像小萧这样英俊潇洒的男人却着实罕有,物以罕为贵。”

赵松上下打量着萧七,道:“蜘蛛的一时疏忽使到整个计划出现了无可补救的漏洞,但他的伏诛并非就表示事情终结。”

赵松道:“因为主谋是另有其人,并非他。”

幽冥先生道:“那个主谋现在却是在董湘云的身旁,董湘云曾经是她要毒杀的对象,除非她改变初衷,否则董湘云现在可就危险了。”

赵松耸然动容,说道:“她若是执意要杀害董湘云,一定不肯错过这个好机会的。”

幽冥先生道:“而且她是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爱杀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