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剎女》

第04章 罗剎鬼女

作者:黄鹰

车马如飞,从萧七身旁驶过,一团东西突然从车厢内冲出,疾扑向萧七后背,瓢把子的刀同时斩至,好萧七,他应变的迅速直在非同小可,倒踩七星步,让前刀翻手一剑,刺向后来那个人的腰部,那剎那之间,他的眼角已瞥见一截腰,一支锋利的长剑,他倒踩七星步,已同时让开那一剑刺来的部位,翻手一剑,正刺向那人必救之处,那个人竟然不单止不自救,甚至顺势一剑刺来,又是什么剑法?

难道竟然就存心死在萧七的剑下?

抑或以为这一剑必杀萧七?

动念未已,剑已从萧七的右肩头上刺过,萧七的剑同时削入了那个人腰间,一剑断肠,“吱”一声异响,那个人的身形剎那间停顿,萧七的剑势亦停顿,他的这一剑,竟然削不断那个人的腰腹,那个人握手的剑此时正搁在萧七的右肩上。

冰冷的右手。

萧七的右肩,立时感觉到那股冰冷。

人的手怎会这样?

“支”的那一声也不像剑削入人体的声音,萧七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不由自主的回头望一望,一望之下,毛骨悚然,从他后面扑来的竟然不是一个人,是鬼!一个有面獠牙的罗剎鬼女!那个罗剎鬼女面庞青绿,浑身上不的肌肉亦尽是青绿,四只獠牙却白森森的,就像是四支小小的、锋利的弯刀。

眼睛则鲜红如血,尖而长,斜斜的延伸至两边太阳穴,没有眼瞳,就像是两个血洞,恐怖而妖异。

她的容貌虽然是如此狰狞,体态却迷人之极。

丰满的rǔ房,纤细的腰肢,微隆的小腹,浑圆的大腿,袒露无遗,一丝不挂,她的左手曲指如钩,斜贴着心胸往外登,似在保护自己的心房,又像要抓向别人的心窝,将别人那颗心抓出来,放进自己的嘴巴。

剑握在她的右手,三尺三寸长的剑,锋利“闪亮”

     ※   ※   ※   ※   

剑毫无疑问,是真正的剑。

萧七却忽然有一种这样的感觉。

……那个人既不是真正的人,也不是真正的鬼。

……只是一个瓷像,……但谁有这种本领,制造出身样的一个栩栩如生的瓷像?

……这莫非真的是一个鬼,被自己一剑断肠,硬化成这样?

……鬼难道仍有生命,仍有肠可断?

……那辆马车又难道来自幽冥?

……一这个罗剎鬼女又为何从后偷袭?

萧七思潮起伏,目光再转。

马车已消失在那边路口,只有辚辚车声遥遥传来!

     ※   ※   ※   ※   

毒龙十一刀的瓢把子也瞪着那个罗剎鬼女发愕,他同样想不到从马车扑落,对萧七突施暗袭的竟然是一个罗剎鬼女,他却没有萧七想得那么多,眨眼间已回复自我,见萧七转目他顾,心头大喜,机不可失,瓢把子一声不发,一刀疾劈了过去,这一刀眼看就要砍不萧七的头颅,谁知道萧七及时半身一偏,这一刀就斩空,瓢把子刀势未绝,猛一翻,连斩十一刀,萧七明珠宝剑陷入那个鬼的腰腹,身形亦难免大有影响,松手,弃剑,斜踩七星步,连闪十一刀,闪电般抢入空门,双拳直取瓢把子前胸,瓢把子十一刀之后居然还有一刀,迎头劈落。萧七双拳亦未老,猛一缩一翻,拳化掌,“童子拜观音”“猛一拍”“叭”一声,那把刀竟然被萧七拍在双掌中,瓢把子大惊,一抽刀不动,右掌猛一震,“呼”一声,那把刀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脱手飞出,飞入半空,萧七身形连随抢进,双掌一落,插向瓢把子的左右双胁,瓢把子双臂一翻,“大鹏展翼”,震开萧七双掌,左拳护胸,右拳“黑虎偷心”,疾击萧七胸膛,萧七冷笑一声,左掌一架,右掌急落,电光火石之间,连环两击,瓢把子一声:“不好!”右拳不及收,左拳亦不及抢救,“格格”两声,一条右臂剎那变了三断。萧七右手连随又一翻一抄,正好抄住从半空跌不那把刀,一插,“夺”的插入瓢把子的小腹之内,瓢把子一声惨叫,倒退三步,倒仆在地上,一条人影实时从柳林中窜出,是毒龙十一刀的其中一刀,一眼瞥见他们瓢把子溅血倒地,立时从柳林窜出,萧七冷然站立在前面,一声惊呼,身子自然一缩,背后正撞在一株柳树上,一道刀光同时从柳林中飞出来,霹雳一声暴喝亦同时暴响:“断!”

“刷”一声,柳树霹雳中两断,柳树前那个人亦两断,血飞溅,刀光一敛,董千户手握长刀,大踏步从柳林中走出来。

奔雷刀不愧是奔雷刀,也就在这个时候,急激的马蹄声从来路划空传来,董千户脚步一顿,大笑道:“毒龙十一刀不止十一,还有个十二?”

话口未完,一骑已奔至,鞍上骑士遥遥大呼:“谁在杀人?”

董千户闻声一怔,道:“这个声音好象在哪里听过?”

语声甫落,来骑已经在他们面前停不,一个颧骨高耸,面孔黝黑的中年人翻身滚鞍跃下,这个中年人一身捕头装束,腰插一对天门棍,一面倦意,但身子仍然标枪般挺得笔直。

董千户目光一落,大笑道:“我以为是谁,原来是赵松你这个小子!”

那个赵松正是乐平县的捕头,这时候,亦已经看清楚了跟前之人,怔了一怔道:“是两位!”

董千户接问道:“你不在衙门内好好享福,走来这里干什么?”

赵松不答,目光一扫,道:“你们在这里杀人?”

董千户道:“不错!”

赵松目光又是一扫,道:“两个?”

董千户道:“十一个。”

赵松瞪眼道:“你们这种江湖人就是不将王法放在眼内!”

董千户瞪了他一眼,道:“先看清楚我们杀的是什么人再说。”

赵松几步走到那个瓢把子的尸体旁边,俯身将尸体翻过来,目光一落,失声道:“这不是毒龙十一刀的老大?”

董千户道:“如假包换!”

赵松长身而起,道:“你们杀的难道就是毒龙十一刀?”

董千户道:“一个不留。”

赵松一呆之后,倏的大笑道:“杀得好!”

董千户一怔,道:“哦?”

赵松道:“张大户那件事两位大概已经知道了?”

董千户道:“谁不知道。”。

赵松道:“他们十一人入城之际,已被我认出,亦想不到他们必有所谋,暗中派了八个手下左右监视,一面往见大人,请求立即调派军兵协助!”

他一顿补充道:“因为他们根本就是官府通缉的强盗!”

董千户道:“那么说,你当时就可以对他们采取行动,拘捕他们的了?”

赵松道:“当时我身旁只得八个手下,而且他们又分散三拨,所以我最后决定先行监视,一待时机成熟就将他们十一人一网打尽!”

他语声一沉,道:“谁知道他们一切已经准备妥当了,一会合立即发动,非独张大户一家六十四口,我那八个手下的七个亦因为上前慾阻止,被斩杀刃下!”

董千户忽然道:“现在我有些佩服你了。”

赵松道:“哦?”

董千户冷笑道:“出了那么大的案子,你居然还能够在这儿走马游玩。”

赵松沉声道:“没有这种事。”

董千户道:“难道你是在追缉毒龙十一刀不成?”

赵松道:“我已经追踪了他们两天了。”

董千户一怔道:“你只是一个人,竟就敢追缉他们十一人?”

赵松一正面容:“职责所在,死而后已!”

董千户哈哈大笑,道:“好小子,我现在才真的佩服你!”

他大笑着过去一拍赵松的肩膀,道:“难怪你的名气一天比天大,难怪周围数百里人口同声都说你是一个好捕头。”

赵松给董千户这一拍一赞,反而手足无措起来。

董千户大笑接道:“我本来要拿这毒龙十一刀的头颅到衙门捞上一把,瞧在你面上,赏金不要了,你就拿去安置你那七个手下的家属,若还是不够,多多少少尽管到我家里拿。”

赵松欠身道:“多谢老前辈!”

董千户回顾萧七,道:“找这个决定你反对不反对。”

萧七摇摇头道:“晚辈也正是这个意思。”

董千户放声大笑,道:“老夫总算没有看错人。”

赵松接问道:“萧兄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未曾听到消息?”

萧七道:“我现在犹是归家途中。”

赵松道:“这么巧,刚碰上了董老前辈。”

萧七苦笑道:“的确巧得很。”

赵松大笑道:“遇上你们,实该毒龙十一刀倒霉。”

他连随问道:“是怎样打起来的?”

萧七道:“我们喝酒,强买了他们两匹坐骑代步!”

“原来如此!”赵松目光一落,一呆:“倒在萧兄身后的是什么?”

他现在才看见那个罗剎鬼女。

董千户也是这时候才发现,道:“是啊,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萧七苦笑道:“我也不清楚。”

董千户道:“哦?”

萧七偏身让开。董干户终于看清楚那个罗剎鬼女的面目二一一赵松亦是失声叫道:“是一个罗剎鬼女!”

两人不约而同,一齐举步上前。

     ※   ※   ※   ※   

残霞以散尽,夜色虽未临,已不远。

东边那一轮圆月的轮廓下逐渐浓了起来。

暗淡的天色下,那个罗剎鬼女更觉诡异恐怖。三人先后在旁边蹲下。

董千户忍下住问道:“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萧七道:“方才我被毒龙十一刀那个瓢把子乱刀迫出来林外之际,一辆马车突然从身后驶过,这个罗剎鬼女就是从那辆马车的车厢之内扑出来,一下子出剑刺向找背后!”

董千户道:“却给你避开而且反手一剑削入她的腰腹!”

萧七道:“我因为仓猝间看不清楚是什么人,原想剑削她必救要害,先将她迫开,哪知道她完全不闪避。”

董千户道:“真是奇哉怪也?”

赵松实时落在罗剎鬼女的肩膀上,一摸一敲,道:“我相信并下是一个人。”

董千户笑道:“人怎会这么样子?”

赵松接道:“相信也不是一个鬼。”

董千户道:“那是什么东西?”

赵松道:“以找看来,应该是一个瓷像。”

“哦?”董千户不由亦伸手往上面一摸一敲,连随道:“只怕就是了。”

赵松道:“可是瓷像又怎会从背后出剑刺萧七呢?难道……”

董千户急问道:“难道什么?”

赵松道:“这个瓷像原是放在那辆车之上,驾车的看见有人从林中杀出来,一惊之下,驱急了马,车厢一震,便将这个瓷像震跌出来,恰巧撞向萧兄后背。”

萧七点头道;“也不无可能。”

赵松道:“却是未免巧一些。”

萧七微喟道:“事情有时就是这样巧的了。”

董千户继续说道:“还有这个罗剎鬼女……”

赵松道:“又如何?”

董千户道:“手工精细,栩栩如生,不像是出于一般匠人的手下。”

“不错。”

“这样的瓷像若然放在庙中,只怕连阎王老爷也动心,附近一带的女人也一定会群起指责。”

赵松笑笑道:“相信还没有人敢胆在庙宇内放置这样的一个瓷像。”

董千户道:“那么这个瓷像的本身就已经成问题。”

赵松道:“然则那辆马车也是有问题。”

董千户头脑看来已经完全清楚,转向萧七道:“你有没有看到驾车的是怎样一个人?”

萧七沉吟道:“好象是一个头戴竹笠的黑衣人。”

董千户道:“你没有看清楚?”

萧七道:“我若是看清楚,一个脑袋只怕得搬家。”

董千户怀疑的道:“以你眼睛的敏锐,就是多看他一眼,相信也没有多大影响,不致于脑袋搬家这么严重的吧?”

萧七道:“那边是西方。”

董千户恍然道:“光线影响?”

萧七颔首,目光落处,突然凝结。

他的目光正落在那个罗剎鬼女的腰腹间。剑仍嵌在那里,罗剎鬼女的腰腹虽未断,已被剑斩开了一条缝。

这条缝之中现在赫然有一些红黑色的液体渗出来。

董千户也发觉了,一怔道:“那又是什么?”

赵松以指蘸了一些,移近鼻尖一嗅,皱眉道:“好象血!”

董千户一怔,脱口道:“是鬼血?”

“鬼血?”萧七也自一怔。

天色这剎那彷佛突然一暗,一股难言的寒意同时袭上了三人的心头。鬼,难道也有血?

     ※   ※   ※   ※   

夜终于降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罗剎鬼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剎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