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剎女》

第05章 白玉手镯

作者:黄鹰

锋利的刀,稳定的手。

刀刮处,吱吱的作响。

这种声响就像一群老鼠在争噬着一具死尸的骨头。

刺耳恐怖。

赵松刚平服下来的毛管不觉又倒竖起来,董千户环眼圆睁,一瞬也都不瞬。

萧七亦目不转睛。

吱吱声响中,一片片的瓷土在刀锋之下降落。

只是一层薄薄的瓷土。

在瓷土之下,赫然是一只白玉手镯。

四人不约而同一齐探头望去。

那只白玉手镯色泽光洁,触手冰凉,显然价值不菲。

在手镯之上,刻着一对小小的凤凰。

虽然小,但嘴眼翎毛无不清晰可辨,神态灵活,栩栩如生,刻工之精细,实在是罕有。

萧七第二个拿起了那只玉镯,目光一落,看见那对凤凰的一剎那间,他的面色就一变,目光就凝结。

所有的动作亦凝结,董千户似有所觉,道:“怎样了?”

萧七如梦初醒,道:“没有什么。”

赵松道:“你似乎非常惊讶。”

萧七尽量掩饰内心的不安,道:“我从未见过这样精细的雕刻。”

赵松这时候已看清楚手镯上的那对凤凰,道:“果然是精细得很。”

董千户道:“这个女死者一定是大富人家的女儿。”

赵松道:“应该是的了。”

董千户道:“如此查起来也就容易得多了。”

赵松道:“唔。”

两人的注意都被那对凤凰吸引,也以为萧七真的因此惊讶,没有再追问。

一阵风实时又透户吹入,萧七又机伶伶打了一个寒噤,眉宇间不觉又露出了不安之色。

为什么不安?

     ※   ※   ※   ※   

清晨。

旭日已升,朝雾未散。

萧七,董千户,赵松在凄迷朝雾中,柳林中。

东风如梦。

吹不动他们的衣袂,也吹不开柳林中的朝雾。

     ※   ※   ※   ※   

柳林深处有一幢庄院。

城东这附近一带,亦只有这么一幢庄院。

孤独的庄院,寂静的庄院,凄迷朝雾中,彷佛并不是人间所有。

柳林静寂,天地静寂。

萧右二人简直就像是走在死域中。

他们现在去见的也只是一个似属于死域的人。

幽冥也就是黄泉,也就是地狱。

幽冥先生这个名字多多少少都带着一些阴森森的鬼气,这个幽冥先生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人?

是否像幽灵一样飘?幽灵一样诡异?幽灵一样恐怖?

他们不知道。

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幽冥先生。

不过只要幽冥先生并没有外出,他们很快就会见到他了。

柳林中的这幢庄院正就是幽冥先生的庄院。

一股阴森森的感觉,已经开始在他们的身体内滋长。

     ※   ※   ※   ※   

古拙的庄院,满布青苔的石阶。

就像是很久没有人居住,更像是并不是人住的地方。

三人终于来到庄院之前,石阶之下。

阳光斜斜的透过柳林射来,射在庄院入门上。

黑漆大门,披着阳光,几乎完全不起光泽。

死黑色,象征死亡的那种黑色。

门之上,檐之下,有一块横匾,阳光也射在这块横匾之上。

死黑色的横匾,刻着奇奇怪怪的三组花纹,却又像是三个字。

赵松看不憧,手指道:“横匾上的是什么?”

“不知道。”董千户也看不出。

萧七吁出了一口气,道:“那是三个字。”

董千户道:“哦?”不相信的望着萧七。

赵松却问道:“什么字?”

萧七道:“捺落迦。”

赵松道:“哦?”

萧七道:“是梵文。”

董千户道:“你憧梵文?”

“多少。”

“捺落迦是什么意思?”

“地狱!”

     ※   ※   ※   ※   

“地狱?”董千户面色不由一变。

赵松耸然动容。

萧七沉声道:“我记忆之中,婆娑论上有这样的记载有说捺落名人,迦名恶,恶人生彼处,故名捺落迦。有说落迦名可乐,捺是不之义,彼处不可乐,故名捺落迦!”

董千户笑道:“你懂的倒也不少。”

萧七道:“也不多。”

董千户又问道:“你怎么会懂这些梵文的?”

萧七摸摸鼻子,道:“因为有一段日子我脑袋出了毛病,竟然走去研究了好一段时期佛经。”

董千户道:“你又不是去当和尚,研究佛经干什么?”

萧七道:“我不是说那日子脑袋好象出了毛病么?”

董千户大笑。

萧七盯着那块横匾,笑道:“想不到也不是完全无用!”

董千户道:“如此说来,这幢庄院竟是恶人之地,不乐之所喽。”

赵松道:“地狱本来就是充满了痛苦,惩诫恶人的地方。”

董千户忽然问道:“你看我这个人恶不恶?”

赵忪道:“老前辈虽然心辣手狠,杀的却都是邪恶之人,看似恶,其实却并不恶。”

董千户笑道:“可是我现在却要进它狱了。”

赵松失笑。

董千户摸摸脑袋,笑接道:“若是还能够出来,我可以成佛了。”

赵松一怔道:“哦?”

董千户大笑道:“不闻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萧七也不禁笑了出来。

三人心头上那股阴森森的感觉也在笑声中荡然一扫而空。

董千户目光接一落,道:“这个庄院看来已经很久没有人出入。”

赵松道:“从石阶上的青苔看来,应该就是了。”

董千户嘟喂道:“这个幽冥先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赵松苦笑道:“我们方才不是已经向几个住在城东郊的人打听过?”

董千户道:“他们却都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赵松道:“也没有胆接近这里,所以幽冥先生这个人样子怎样,已经是一个谜。”

董千户道:“他就算已死了,相信也没有人知道!”

赵松道:“嗯。”

董千户道:“只怕他真的已死了,而且死了很多年。”

“何以见得?”

“他若是未死,不免要出入庄院。”

“哦?”

“除非他这个庄院之内种有米麦,不用外出去找食粮!”

“不错。”

“再说造瓷像,也得要外出买各种材料。”

“不错。”赵松连连点头。

“他若是出入,石阶上又怎会有这么多的青苔?”

赵松宝在佩服极了,道:“老前辈非独刀用得迅速,头脑也灵活非常,当真是智勇双全!”

董千户大乐,笑不拢嘴。

萧七实时道:“到底如何,我们进去一瞧就明白。”举步踏上了石阶。

董千户、赵松亦步亦趋。

     ※   ※   ※   ※   

没有人应门。

萧七手执门上兽环敲击了半响,见仍然毫无反应,就伸手推去。

门竟然是虚掩,一推即开。

“依依呀呀”的一阵怪声随着门的打开响了起来,听得人毛骨悚然。

门内是一个院子,长满了及膝野草。

野草丛中烟雾迷漫,站立着几十个罗剎恶鬼。

有男有女,有红有绿。

既有玉白,也有墨黑,有几个甚至五颜六色,七彩斑斓,虽不是一个个都青面獠牙,但虽不狞狰,亦恐怖之极。

每一个都是栩栩如生,那些手执兵刃的,兵刃闪亮夺目,竟然都是金铁打成。

几十个罗剎恶鬼都是面向大门一动也不动,但又似蠢蠢慾动,随时都像准备扑过来,噬你的肉,吸你的血,破你的胸膛,挖你的心肝。

触目惊心。

赵松剎那一连打了好几个寒噤,董千户一声:“嗯!”那只右手已握在刀柄之上。

萧七居然还笑得出来,道:“这简直就是一个地狱!”

语声却显然有些变了。

董千户吁了一口气道:“是不是全都是瓷像?”

萧七道:“好象是。”

董千户接着道:“你说肯定一些好不好?”

萧七苦笑道:“这得要待我逐个摸上一摸之后。”

董千户笑道:“你真的有这胆量?”

萧七道:“假的。”

董千户大笑道:“幸好没有人强迫你逐个去摸一摸。”

萧七目光一转,道:“你现在居然还能够这样大笑,我实在有些佩服你。”

董千户仍然大笑,却道:“我这是给自己壮胆子。”

萧七目光再转叹息道:“幽冥先生不愧是幽冥先生!”他说着举脚跨过门槛。

赵松一把将他拉住,道:“你这就进去?”

萧七道:“还等什么?”一步走了进去,草丛中实时“飕”一声,窜出了一条有绿色的东西,标向萧七立足之处。

一条蛇,萧七眼明手快,一脚踩在脚下。

“噗”一下异响,那条蛇的蛇头,已被萧七一脚踩爆,蛇身还未见卷上去,就被萧七的脚踼飞了。

一飞半丈,落在一个罗剎恶鬼的头上,“索”一声,蛇身就缠住了那个罗剎恶鬼的脖子。

本来已经恐怖的那个罗剎于是更加恐怖。

董千户倒抽了一口冷气,赵松看在眼内,一双脚竟似有些软了。

萧七居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董千户佩服的道:“小子你的胆子果然得很。”

萧七叹了一口气,道:“差一点就破了。”

说着他继续举步前行。

赵松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董千户也算够朋友,没有抢在赵松之前走在最后。

先也好,后也好,三人现在都已走进了“捺落迦”。

地狱!

     ※   ※   ※   ※   

荒草及膝,烟雾凄迷。

院子中蕴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气氛,一股难以言喻诡异气味。

是泥土的气味?是野草的气味?是瓷土的气味?还是群鬼的气味?抑或地狱的气味?

锋利的剑尖,尖锐的矛,刀芒夺目斧光闪亮,三人鱼贯的从剑矛刀斧不走过。

提心吊胆,每一个罗剎恶鬼都是那么狰狞恐怖都像要择人而噬,母一种兵器都好象随时会向他们身上招呼,看似不动,又似要动,不看犹自可,一看难免就心惊。

却又不能不看。

     ※   ※   ※   ※   

萧七在前面开路,走得很慢,很是小心。

走过了院子,萧七的左手已摸过七个罗剎恶鬼。

触手冰凉。

那似乎全部都是瓷像,萧七却始终是一些也不敢大意,右手始终没有离开过腰间明珠宝剑的剑柄。

他随时都准备应付突来的袭击。

剑随时都准备出鞘。

     ※   ※   ※   ※   

剑始终没有出鞘。

没有袭击。

也没有蛇再出现。

三人终于到了对门大堂。

     ※   ※   ※   ※   

大堂中有灯。

一盏血红色的莲花灯在正梁吊下来,莲花灯燃烧着的火焰却是碧绿色。

整个大堂笼罩在碧绿色的灯光不。

三人一踏进大堂,也被灯光映成了碧绿色。

在大堂的左右,站着好些瓷像,塑的都是地狱中的诸神,一身官服。

马面,牛头,鬼卒之外还有判官。

生死簿已打开,判官瞪眼咧嘴,右手笔高举,似正在批判某人的生死。

对门有一面照壁,上面是一幅浮雕,塑雕的是飞扬的火焰。

血红的火焰。

碧绿的灯光照耀不,火焰仍在隐约的透着血红色,就像是以血炼成。

这俨然就是炼狱的景像。

     ※   ※   ※   ※   

在火焰的前面,放着一张形式古怪的长案。

长案后有两张形式古怪的椅子,椅子上左右坐着两个身穿王袍,头戴王冠的阎王。

一男一女。

男的狰狞,女的美丽。

男的威严,女的妩媚。

那种狰狞的威严,那种妩媚的美丽却绝非人间所有。

最低限度,萧七三人就是从来未见过。

女的那个面色原就是青绿的颜色,在青绿的灯光照耀不,简直就是碧玉雕琢出来一般,迷人之极。

她的一双眼却是血红色,如火似焰。

男的那个却恰巧相反,他的面色如火似焰,青绿的灯光照耀之下,仍像要滴血一般,血红得怕人。

他的一双眼反而是碧绿色,就像是两颗碧玉嵌在眼眶之内。

在他们的左右,悬着重重碧纱。

碧纱如烟,却已被两把紫金钩左右钩起。

萧七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都停留在这两个阎王的面庞之上。

三人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白玉手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剎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