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剎女》

第08章 艳女

作者:黄鹰

旭日已经在东墙之上。

没有云,阳光毫无阻碍的射进院子。

草丛中仍然雾气迷漫,站立在草丛中的罗剎恶鬼在阳光闪动着命人心悸的寒芒,手中的兵刃在阳光不更闪亮夺目。

彷佛虽然光天白日,在这个庄院之中,他们依然是一无所惧。

风吹草动,悉索作响。

萧七在草丛中将幽冥先生放下,望着那燃烧中的大堂,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金蛇般的火焰已经从门窗游窜出来,火势猛烈。

只凭他一个人的能力,如何能够将火焰扑灭?

这个巧夺天工的“捺落迦”,这个幽冥先生一生心血造成的人间地狱,难道就这样让它在“地狱之火”中毁灭。

只有这样了。

萧七叹息在草丛中,叹息在冷风中。

一条火蛇剎那间从门内游窜出来,游窜入草丛中,那一堆草丛眨眼间化成了一片火焰,而且迅速的蔓延。

那些荒草本来就极易燃烧,整个庄院到处都是草丛,莫说一个萧七,就是十个萧七,也未必能够及时将野草拔光,阻止火焰蔓延。

风助火势,一发下可收拾。

萧七又一声叹息,再一次将幽冥先生抓起来,搁在肩膀上。

他也就扛着幽冥先生,转身往庄外走去。

才走得几步,方才他站立的它方已被火焰吞灭。

他脚步慌忙加快。

火焰的蔓延也迅速起来,整个院子迅速的变成了一个火场。

一片火海!

     ※   ※   ※   ※   

阳光也射进了衙门的验尸房之中。

灯末熄。

验尸房之中异常光亮。

从那个罗剎儿女的瓷像剥出来的那具女人尸体,仍然放在那张长桌上,却已经用一力白布遮盖起来。

尸臭未因此被掩去。

整个验尸房,蕴斥着一股令人恶心的恶臭。

件工郭老爹仍然在房中,除了他,还有两个捕快。

那两个捕快乃是引领一个少女进来,这种工作在他们已不是一次。

他们这一次却是第一次陪同来认尸的人进入验尸房之内,以往他们都只是站在门外。

因为验尸房实在下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地方,而且需要认领的尸体又往往都是腐烂不堪,恶臭扑鼻。

这一次他们是完全不由自己,那个少女实在太漂亮了。

漂亮而温柔,一言一笑,甚至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么的迷人。

是名符其实的美人。

那个捕快自小就知道有所谓美人,也听过“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等等不少形容美人说的话,却是到今天,才知道美人是怎么样的。

他们一直都以为县太爷的老婆,冶红院的十二金钗,应该就是美人了。

可是拿她们跟眼前这个少女一比,虽然不致于变成丑八怪,但都成了庸脂俗粉。

所以他们都不由自主,跟进验尸房。

那个少女一笑谢过了他们,眉宇就一直没有展开。

她一身淡青色的衣裙,外面披了一件淡青色的披肩,不施脂粉,也没有配戴多少件首饰,但每一件毫无疑问,都价值不菲。

从言谈举止看来,那个少女也显然是出身于富有人家。

在她的腰间,斜挂着一支装饰得很精致,看来很名贵的剑。

难不成她还懂得用剑?

那支剑在她配来,却一些也没有给人可怕的感觉。

最低限度那两个捕快就已经没有这种感觉了。

那个少女也没有在乎验房那种恶心的气味,一进门,目光自然就落在白布盖着的那个尸体的上面。

郭老爹一见,自然就站起身子,但还未说什么,门外脚步声响处,一个人带着两个捕快穿过院子,急步走了过来,正是总捕头赵松!

     ※   ※   ※   ※   

赵松也是刚回来衙门。

听说有一个少女来到衙门认尸,已去了验尸房,他急忙就赶来。

郭老爹看见赵松已至,便将要说的话咽回去,陪同那个少女进来的两个捕快倒也并未忘形,一眼瞥见头儿走来,亦自左右让开,青衣少女也听到了脚步声,看见郭老爹与那两个捕快的情形,知道走来的必然就是衙门中的要人,横移两步,退过一旁。

赵松大踏步走进验尸房,也不待那两个捕快说话,目光一落,径自问道:“到来认尸的可是姑娘你?”

青衣少女衽检道:“是。”

赵松道:“我是本县总捕头赵松。”

有衣少女道:“赵大人。”

赵松道:“赵某人一介武夫,说话态度难免粗鲁一些,姑娘切莫见怪。”

“赵大人言重。”有衣少女缓缓的抬起头来。

赵松跟前立时一亮,他现在才看清楚那个少女的容貌,心中暗自惊叹道:“好美的女孩子。”

他到底性格稳重,一怔便恢复常态,连随问道:“未悉姑娘又是……”

青衣少女道:“小女子杜仙仙。”

赵松问道:“令尊……”

杜仙仙面容突然一黯,道:“先父讳名。”

赵松“哦”一声,道:“原来美剑客杜大侠的干金,失敬!”

仙仙道:“不敢当。”

赵松微喟道:“令尊在生的时候与我也有数面之缘,承他仗义相助,将大盗满天飞的双脚刺伤,我才能将人拿住,这说来,却是四年之前的事情了。”

仙仙道:“先父也曾对我说过这件事情。”

赵松轻叹道:“可是到令尊仙逝,我因公外出,并没有亲到灵前拜祭,实在是过意不去。”

仙仙道:“这怎能怪赵大人?”

赵松目光一转,道:“是了,你家里莫非有哪个人失踪了?”

仙仙颔首。

“谁?”

“是我的姊姊,叫飞飞。”

“今年有多大?”

“二十四。”

“尚待字闺中?”

“是。”

“她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三天之前。”

“怎样失踪?”

“那一天,总是不见她出来,拍门也没有反应,娘以为她病了,叫我进去看看她怎样,却不见她在房内,找遍整个庄院也一样不见,最初还以为她去了隔壁崔大妈那儿,可是一问并没有去过,黄昏仍不见回来。”

“一直到现在?”

“是。”

“一些消息也没有?”

“没有,所有地方都找遍了,仍然是不落不明,甚至没有人在这三天之内见过她。”

“会不会走江湖去了?”

“相信不会,先父在生之日,从来就不让我们到外面走动,说女孩子最好还是留在家中。”

“以前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没有!”

“没有。”

“那么她失踪之前,可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赵松补充道:“譬如说,她的行动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杜仙仙沉吟了半响道:“这个倒是有一件。”

“怎样呢?”

“在姊姊失踪的前一夜,我正要就寝之时,忽然听到姊姊在隔壁房间发出一声惊呼。”

“你可有过去一看究竟?”

杜仙仙颔首。

赵松追问道:“看见什么?”

杜仙仙目露奇怪之色,道:“姊姊独坐在窗前,一脸的惊惶之色,好象在与什么人说话似的,可是那儿分明就只有她一个人。”

赵松道:“窗外呢?”

杜仙仙道:“走廊上,屋檐下一样没有人,走廊再过就是一个水池。”

赵松道:“水池之上当然也没有人的了。”

杜仙仙点点头,道:“只是……”

“只是什么?”赵松急不及待。

杜仙仙道:“有一团淡淡的烟雾飘浮在水池的中央。”

赵松沉吟道:“也许是夜雾。”

杜仙仙道:“却只是那里有一团,我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那种景像。”

赵松道:“那么你又可有听到什么人的声音?”

杜仙仙摇头道:“只听到我姊姊自言自语。”

赵松道:“她在说什么?”

杜仙仙道:“我只听到最后几句。”

赵松道:“是怎样的?”

杜仙仙道:“她显然在恳求什么人,说什么你勾我的魂,夺我的魄也不要紧,甚至做奴做婢都好,只求你让我侍候他左右。”

她眼中奇怪之色更浓。赵松看着她,不禁暗叹了一口气,好象仙仙这种毫无机心的人,他已经不知多久没有遇见过了。

大多数的人对他们都心存避忌,若是事发在家中,更就难得一句老实话。

他相信仙仙的所说的都是事实。

但若是事实,从那番说话来推测,杜飞飞当时岂非就是与鬼说话?

一时间,他先刻在幽冥先生那个地狱庄院内见过的地狱般的恐怖景像,群鬼般狰狞诡异形相不由就一一浮现跟前。

没有人,一个人对着一团烟雾说话,杜飞飞的脑袋除非有问题,否则除了见鬼之外,难道还有第二个更合理的解释?

她见的又是什么鬼?

赵松打了一个寒噤。杜仙仙好象瞧出赵松在想什么,道:“赵大人是否怀疑我姊姊当时是在与鬼说话?”

赵松苦笑。

杜仙仙接道:“我也是那么怀疑。”

赵松叹了一口气,道:“当时你是在什么地方?”

杜仙仙道:“在走廊上。”

“后来你有没有进去你姊姊房间?”

“有,我听得奇怪,忍不住立即推门进去。”

“门没有关上?”

“还没有,我进去的时候姊姊已停止说话,却伏在妆怡之上哭泣。”

“你姊姊没有瞧到你?”

“没有,她始终没有移动过姿势,在我进去之前亦始终呆呆的凝望着水面上那团烟雾。”杜仙仙神色更加奇怪。“还是我进去叫她,摇她的肩膀之后才知道我进来。”她补充接道:“我叫了她几声都没有反应,才伸手去摇她的肩膀,当时她整个人都吓得跳起来。”

“那么你可有问她到底是什么事?”

“有,姊姊却只是流泪。”

“什么也没有跟你说?”

“只说过几句话?”

“是哪几句。”

“她叫我不要再接近萧公子,甚至想也不要再想他。”

“哪位萧公子?”

“萧七。”

“哦。”

“我问她为什么,她竟说……”杜仙仙语声一顿,苦笑了一下。

赵松急问道:“说什么?”

“她说女阎罗已决定嫁给他,任何女孩子再接近他就会魄散魂飞!”

“哦?”

“然后她就什么都不说,把我推出了房间。”

“之后还有什么事情发生?”

“她将门关上,在房内哭泣,我想她一定是心情不好,不愿意多说话,也就不打扰她,只道天亮再问个究竟,可是第二天早上,怎样拍门也没有反应,我去跟娘说,娘以为她什么病发作,昏倒在房中,叫我设法将房门弄开看看,我绕着走廊一转,发觉有一个窗户只是虚掩,跳进去一看,人就不在了。”

赵松道:“夜间发生的那件怪事,没有跟令堂说吗?”

“没有。”

“为什么?”

“我娘胆子小,近来身体又不好,不想吓着她”美丽而温柔,温柔而体贴,这样的女孩子哪里找。

赵松道:“那么你怎会知道消息来这里?”

杜仙仙道:“今天早上我到萧大哥家里打听,一个仆人说官府找到了一具不明来历的尸体,正在追查这附近有什么女孩子失踪。”

“所以你就走来了?”

“我姊姊那么年轻,身体一向又那么好,不可能死的,可是一想到那天夜里她的说话,不由就害怕担心起来,虽然明知不可能,还是忍不住过来一看。”

赵松转问道:“萧大哥又是……”

“就是萧公子萧七。”

“你们姊姊怎会认识他?”

“我们三人的父亲,生前曾是结拜兄弟。”

“这个我倒不知道。”

“萧大哥却是仍未回家,否则以他的本领,一定可以很快将姊姊找到。”

“他已经回来了。”

“真的?你怎么知道?”杜仙仙一面的惊喜之色。

“我先前还曾与他在一起。”

“那么他现在回家去了?”

“不是。”赵松道:“他在帮助我找寻一个人,一个凶手。”

杜仙仙一怔,转问道:“萧大哥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夜。”

“却没有回家。”

“因为他分身无术。”赵松一笑。“昨夜他就在这儿。”

“在这个房间?”杜仙仙奇怪极了。

“尸体原就是他与我,还有董千户一块儿找到的。”

杜仙仙道:“在哪里找到的?”

“在域外。”

“那应该不会是我的姊姊,她不可能走到那么远的。”

“尸体的身份,现在仍然一个谜,凶手也一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艳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剎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