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剎女》

第09章 粉骷髅

作者:黄鹰

暴雨落不的时候,杜仙仙已将到家。

但毕竟仍未到家。

离家反正不远,暂时避一会好了。

杜仙仙心念一转,急步走前三丈,纵身掠上冲旁一户人家的檐下。

这不过片刻光景,长街的青石板已尽被雨点打湿。

雨势滂沱。

这场雨非独来得突然,而且也大得出奇。

檐前水滴如注,一条条水柱般,杜仙仙就像是给封在一道水晶帘之内。

不要是一下就几个时辰。

杜仙仙望着檐前滴水,不由叹了一口气。

一阵阵风实时吹至。

雨既大,风也急,飒然吹进檐下,杜仙仙忙闪到门角去。

也就那剎那,她右边面颊突然感觉一凉,那种冰凉的感觉并且迅速下移,痕痕痒痒,就像是一条壁虎什么的,爬行在其上。

她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噤,伸手往右边面颊摸去。

摸着一抹水珠。

她抬头望去,屋檐有两处已洞穿,漏水的地方更就有七八处之多,水珠正不停下摘。

原来不过是水珠。

她总算放下心来。

怎么破烂成这样也不修补一下?

沉吟着,她的视线逐渐往下移。

非独屋檐,墙壁亦是破破烂烂,白垩大都已脱落,还穿了老大的一个洞。

从这个墙洞内望,是一个院子,野草丛生,风雨之下沙沙乱响,有若无数爬虫正在野草丛中乱窜,屋檐不有一块横匾,破烂不堪,上面的金漆尽剥落,要从这块横匾知道这个庄院属于何人所有的,根本就没有可能。

庄院大门上的朱漆不少亦剥落,下半截已经腐烂,半关着,看来好象随时都会倒下去。

毫无疑问,这幢庄院已经荒废多年。

杜仙仙眼珠子一转,不由自主又打了一个寒噤。

在她的记忆中,这幢庄院并不陌生。

很多年之前,她便已经知道附近有这幢庄院,而当时这幢庄院便已荒废。

她也曾听说,庄院的主人是一个退隐的镖师,一夜仇敌找到来,阖家上下,无一幸免。

庄院就因此空置,之后不时在闹鬼,所以始终都无人过问。

有人横死的地方,难免就会有闹鬼的传说,何况这幢庄院一家人尽遭惨杀?

那是否事实,杜仙仙并不清楚,也没有清楚的必要。

但平日走过,除非不在意,根本忘记了那回事,否则她都不会走近去更不会走上石阶。

她到底是一个女孩子。

现在却是在这幢庄院的石阶之上,大门之前,屋檐之下。

就是这么巧,哪里不好躲,偏偏躲到这儿来。

这个时候总不会有鬼出现的吧?

她一面安慰自己,一面移目再外望。

而不得更大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依呀”声响。

她慌忙回头望去。

庄院的一扇大门赫然正在缓缓从里面开启,那种“依呀”声响正是由这大门发出来。

杜仙仙不由睁大了眼睛,却看不见门后有人。

风虽然很大,但可以肯定,绝对吹不动这扇大门,就算真的吹得动,也绝对不会只吹开一扇。

那么,这扇大门怎会打开?

杜仙仙目不转睛,由心寒出来。

她正在奇怪,跟前一花,忽然就看见了一个人。

那个人好象从门后转出来,又好象从天而降,更好象传说中的鬼魅一样突然出现。

杜仙仙虽然目不转睛,以她目光的锐利,竟然不能说那个人到底是如何出现。

那个人一身黑袍垂地,双脚被黑袍完全遮盖,双手低垂,亦被长袖掩去,头上戴着一顶竹笠,低压眉际,整张脸都藏在竹笠之下。

他虽然站在那里,又好象并不存在,随时都会消散。

在他的周围,幽然飘浮着一团似烟非烟,似雾非雾,彷佛存在,又彷佛并不存在的白气。

就因为这团白气,使他看起来蒙蒙眬眬,飘飘忽忽,似幻还真。

杜仙仙不觉脱口一声:“谁?”

这一个“谁”字出口,她心中的寒意最少就重了一倍。

那个人一动也不动,发出了一下笑声。

听来好象是笑声,杜仙仙却有生以来,从来都没有听过那样的笑声。

但那一声给她的感觉,的确是感觉那个人正在笑。

她再问:“你到底是谁?”

那个人不答,“笑”着呼道:“杜仙仙?”

语声比笑声更飘忽,更奇怪,完全就不像是人的语声。

最低限度,杜仙仙就从来都没有听过这样的人声。

那剎那她心中的惊讶,实在难以形容,他惊讶的盯着那个人,忍不住又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姓名?”

那个人又“笑”了一下,道:“我无所不知,无处不至!”

杜仙仙再次问道:“你到底是谁?”

那个人道:“这要我怎样回答你?”

杜仙仙道:“告诉我你的姓名!”

那个人道:“我根本就没有姓名。”

杜仙仙不相信的道:“怎会?”

那个人道:“我若是一个人,那么阿狗阿猫都有一个名字。”

一顿才接道:“可惜我不是人。”

杜仙仙尖声道:“你不是一个人!”

那个人道:“事实不是。”

杜仙仙道:“你说的却是人话。”

“这是因为要你明白。”

杜仙仙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那个人两遍,道:“可是我看来看去,你还是像一个人。”

“是么?”那个人又一笑。

怪笑声中,他头上那个竹笠突然飞起来,飞入了他身后院子的乱草丛中。

竹笠不是一团圆圆的东西,有如一个人的头颅那么大,却里于一块黑市之中。

既然不是人,当然就是鬼的了。所以杜仙仙已准备看见一张青面獠牙的鬼脸,哪知道只是黑市紧里着的一团,反而感到意外,问道:“你怎么用黑市将面庞蒙起来?”

那个人叹了一口气,道:“你看不出我是背对着你?”

杜仙仙一怔。

对着她的事实就只像一个人的后脑,眼睛鼻子嘴chún的轮廓完全没有。

她连随问道:“你怎么不将头转过来呢?”

那个人道:“因为我暂时还不想惊吓着你。”

杜仙仙道:“暂时?”

那个人道:“不过现在虽然还不是时候,你既然有意,亦无妨让你一见我的面目。”

语声甫落,就缓缓的转过身来。

他转身的姿态非常奇怪,杜仙仙亦没有留意,他的眼睛以至心神已完全为那个人的面目所夺。

那个人的正面也没有眼睛鼻子嘴chún,只是一个骷髅头,里在黑布中。

那个骷髅头白垩一样,死白色,一些光泽也没有,两排牙齿紧紧的闭着,似笑又非笑,眼窝深陷,遽然闪烁着两点惨绿的光芒。

这惨绿的两点光芒,现在正朝着杜仙仙,那个人转动的身子已停下。

杜仙仙不觉脱口一声:“鬼!”

那个人笑道:“这个称呼其赏也并不适当,但除了这个称呼,也赏在找不到第二个适当的称呼了。”

杜仙仙颤声道:“你……你……”

她一连说了两个“你”字,下面的说话始终接不上来。

那个“鬼”接道:“我本非死人所化,乃地狱之主,阎罗双王以地狱之火,之水,之土炼成,为地狱使者,传达执行双王一切的命令。”

杜仙仙颤声问道:“你这次在我面前现身,也是阎罗双王的命令?”

“不错!”

杜仙仙既恐惧,又奇怪的道:“为什么?”

“你认识萧公子?”

“萧七?”

“不错。”

“当然认识了,我们的父亲本来就是结拜兄弟。”

“我知道。”

“那么有什么关系?”

“你也很喜欢萧七,是不是?”

杜仙仙娇靥一红,却没有回答,这便等于默认了。

骷髅实时语声一沉,道:“我王已决定下嫁萧公子,有命命下来,人间女子若有对萧公子妄生爱念者,一律勾其魂,夺其魄!”

杜仙仙一怔,脱口道:“怎么真的有这种事情?”

骷髅说道:“你姊姊飞飞便是一个证据。”

杜仙仙急忙问道:“我姊姊现在怎样了?”

骷髅道:“尸体在衙门之内,魂魄在地狱之中!”

杜仙仙颤声问道:“衙门验尸房那个尸体,真的是我姊姊的?”

骷髅道:“那只玉镯已足以证明了!”

杜仙仙叫了起来:“你骗我“那不是的!”

谙声未已,她的眼泪已经流不。

骷髅叹了一口气,道:“她是喜欢萧公子,而且比你喜欢得只怕更深。”

杜仙仙激动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道:“喜欢一个人也有罪,而且是死罪,这还有天理?”

骷髅不作声。

杜仙仙接道:“以我所知,很多女孩子都喜欢萧大哥,难道一个个都是非死不可?”

骷髅道:“我王的本意,其实在杀一儆百,相信死得十来八个,就没有其它女孩子敢再对萧公子妄自生爱念了。”

“若是还有又如何?”

“只好杀下去。”

“到何时为止?”

“萧公子魂归幽冥,与我王成为夫妻为止。”

“那么何不索性现在勾夺萧大哥的魂魄,了却心愿……”话说到这里,杜仙仙好象才想起自己说什么,慌忙举手掩住了嘴巴。

骷髅替她接不去,“也省得麻烦,是不是?”

杜仙仙摇头急道:“我只是说说,并没有那个心意。”

骷髅道:“这无疑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可惜有些人的生死,我王也无力控制。”

“萧大哥就是其中之一?”

“嗯,不过他阳寿也快尽了。”

杜仙仙道:“胡说。”

骷髅道:“他早些下去,对你们不是更好?”

杜仙仙听不憧。

骷髅解释道:“我王已决定网开一面,让你们姊妹在地狱侍候萧公子左右。”

杜仙仙惊喜道:“真的?”

骷髅反而怔住。

杜仙仙接问道:“你是现在就要勾找的魂?夺我的魄?”

骷髅道:“你好象毫不害怕?”

杜仙仙道:“以我一个凡人,又哪是操纵生死的地狱阎罗对手,既然是非死不可,害怕又有什么用?”

骷髅道:“嗯。”

杜仙仙道:“你还没有答复我?”

骷髅道:“不是现在。”

杜仙仙道:“那么你现在出现……”

“只是告诉你死期将至,好去预备身后事。”

“是何时?”

“快了。”

“不可以说清楚?”

“不可以!”骷髅冷冷的道:“时辰一至,鬼差自会降临,夺魄勾魂,送入地狱。”

杜仙仙静静的听着,一面无可奈何之色。

骷髅接连:“已经时间无多,还不快快回家,打点后事!”

这句话说完,他身外的白气又好象浓了几分,看似便要消失。

杜仙仙实时突然问道:“你真的不是一个人?是地狱使者?”

骷髅没有回答,开始后退。

杜仙仙接道:“要清楚明白,其实也很容易!”

语声方落,剑已出鞘,倏的一剑刺了过去”骷髅一声“大胆”,飘然后移三尺,让开来剑,杜仙仙凄然一笑,道:“既然我已是将死的人,又还怕什么?”

说话间人剑夺门而入,“哧哧哧”又是三剑。

骷髅一退,再退,三退,杜仙仙见骷髅只是后退,胆力大壮,一声娇叱,人剑凌空追击。

人如飞燕,剑如怒矢,疾射向骷髅的面门,这一剑乃是“美剑客”杜茗仗以成名的“飞云十一剑”之一,杜仙仙虽然生性好静,但自幼在父亲的严格督促之下,日久有功,亦练得一手好剑术。

“飞云十一剑”她尽得真传,功力十分不错是没有,但六分却是少不了。

她痛心姊姊丧命,更担心萧七安危,加上知道自己死期已将至,再没有任何顾忌,对那个骷髅就动了杀机,这一剑正是全力刺出,骷髅竟然闪不开这一剑,寒芒一闪,剑尖正刺在骷髅的面庞之上。

“噗”一声异响,整个骷髅头突然间四分五裂,旋即被剑气绞成粉碎,杜仙仙不由一怔,长剑亦凝结半空。

那剎那之间,粉碎的骷髅头就粉未一般四散,风雨中飞扬,这个骷髅头简直就像是用粉搓成的一样。

里着骷髅头的黑市没有了凭借,连随萎缩,一声凄厉已极、狼嗥也似的惨叫声同时在那萎缩的黑市中响起来“杜仙仙,你好大的胆子,呜……”

惨叫声如哭似号,只听得杜仙仙一连打了七八个寒噤。

“呜”一声未绝,这个地狱使者的周围竟冒起一股浓重的白烟。

白烟中,无头的地狱使者蝙蝠也似倒飞,剎那被团白烟吞噬消失。

杜仙仙只看头皮发炸,毛管倒竖,猛咬牙龈,连人带剑飞入那团白烟之中,追击向那个地狱使者消失的方向。

飞云十一剑相继出手,一剑紧接一剑,一进入白烟之中,她整个身子都已里在剑光之内。

剑光一入,那团白烟立时嗤嗤乱飞。一散即合,眨眼间将杜仙仙包围起来。

除了翻翻滚滚的白烟之外,杜仙仙什么也看不见。

正当此际,她忽然感觉双脚足踝一紧,竟被抓住。

那抓住她双脚足踝的好象是一双手,那双手又好象是一些血肉也都已没有,只剩不骨骼,冷而硬,杜仙仙这一惊非同小可,一声惊呼,手中长剑一转,疾往下刺,剑刺空,那双手一抓便已松开。

杜仙仙的身形却已因为这一抓疾往下堕,那剎那在她的感觉就像是走路冷不防在平地上有一处凹下,一脚踏空。

更像是堕向一个虚无的境地中。

地狱,杜仙仙突然想起了这个地方,一种前所未有,强烈之极的恐惧立时袭上她的心头,不由自主的一闭眼睛。

也就在这个时候,她又听到了那个地狱便耆的语声:“时辰未至,奈何……”

还有一声叹息。

语声是那么飘忽,杜仙仙完全辨不出方向。

“时”字入耳,她双脚已着实,一软几乎栽倒,双手已触到了草丛,双脚也是落在草丛中的感觉。

她睁眼望去,就只见白烟翻滚,不禁吁了一口气。

这片刻之间,在她来说简直就像是已过了好几个时辰。

看情形她仍然是在人间,是在那幢荒宅野草丛生的院子之内。

可是她却不敢肯定。

因为在她周围除了白烟之外,什么都没有,就连脚下的草丛,也都看不见,只是感觉到。

在白烟之外,也许就是恐怖的它狱,也许就是已等候着她的地狱群鬼。

杜仙仙越想越多,也越想越恐惧。

那种恐惧的感觉,就像是梦魇一样,压得她有点儿透不过气来。

她所有的感觉都变得迟钝。

那个地狱使者的谙声她虽然听入耳,却分辨不出力向,也完全没有想到应该采取什么行动。

这种迟钝却剎那间使自消失。

她突然又听到了两声,感觉到雨点打在头上,身上。

地狱中难道也有雨?

她倏的一声叱喝,振剑,纵身向前疾冲了出去,翻滚的白烟撞向的面门,似有形又似无形。

她开始有窒息的感觉,这种感觉一开始便又消失,她已经破烟而出,眼睛又看见了东西。

破烂的楼房,还有丛生的野草,颓垣断壁。

她仍然是在人间,在那幢荒宅之内。

风雨也依旧漫天。

她身形箭矢,冲出了白烟,继续飞前丈多远才停下来。

剑立收,身亦转,她眼瞳之中惊惧之色未褪,盯稳了那团白烟。

差不多两丈方圆的地方,尽在白烟之中。

     ※   ※   ※   ※   

暴雨,风狂。

杜仙仙浑身上下已尽被雨水打湿。

她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眼睛亦一瞬也不瞬。

看不见那个地狱使者,她倾耳细听,也听不到任何的特别的声响。

那团白烟在风雨之下,迅速的淡薄,终于被雨打散,风吹尽。

风雨迷蒙,野草在颤抖,沙沙之声不绝。

杜仙仙放目四顾,整个院子已经能够一览无遗,那个地狱使者却仍然不知所踪。

到底哪里去了?

莫非已经回返幽冥?

对于鬼神的存在,杜仙仙本来都一直有所怀疑,但现在,她实在难以否认方才见到的那个地狱使者并不是来自幽冥,骷髅头在她的剑下粉碎之后,毫无疑问仍然能够移动,仍然能够讲话。

当时她看得很清楚,也听得很清楚。

她本来怀疑,那是一个人戴上骷髅面具。

但那个骷髅头却是整个粉碎。

她也清楚的记得在冲入白烟的时候,一双脚的足踝都被抓住,那若是一个人,是存心害她,又焉会放过那个机会?

那难道真的是地狱使者?所说的难道全都是事赏?

女阎罗竟然会看上了萧七,竟然要下嫁萧七,这实在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杜仙仙不由苦笑。

自己的死期又是何时?

杜仙仙苦笑之下,叹息在心中。

为萧七而死。她并不难过,因为她的确深爱萧七,也愿意为萧七作任何牺牲。

她难过的是她姊姊两人先后丧命,而年老的母亲是必伤心慾绝,以后的日子,又将是如何孤苦凄凉。

但除了等死之外,她能够怎样?

风是那么急,而是那么大。

她衣衫湿透,却竟似并无感觉,呆立在风雨之下。

“依呀”一声,突然传来。

杜仙仙循声望去,方才打开的那扇大门赫然正在缓缓关上。

她却看不见门外有人。

门内也没有。

她动念未已,门已“蓬”一声关闭,一股白烟随即在门下冒起来。

杜仙仙那颗心不由得一跳一沉。

莫非方才的一剑触怒了那个地狱使者,时辰虽未至,却竟要将我困在这里,先受些活罪?

她整个身子颤抖起来。

无论如何,我都要见母亲最后一面,她悲呼在心中,一举步,奔向那边高墙。

风吹起了她的衣袂,她的脚步不知何时已变得那么的乏力。

但是她仍然奔前,一切的动作是那么沉重,就像是奔跑在深水中,梦魇中,她终于奔到高墙之下,一纵身,往上拔起来。

才到高墙的一半,气力彷佛就消失,她跌下,不由自主的跌下,跌进墙下的草丛里。

“娘,萧大哥!”她悲呼,第二次拔起身子。

这一次,她的手终于抓住了墙头,藉力再用力,她终于翻到墙头之上。

墙外是长街,没有人。

杜仙仙毫不犹豫跃下,连随奔向家那边。

她浑身的气力彷佛因为离开了那幢荒宅恢复正常,奔跑得很快很快。

所有的气力她都已用奔跑中。

死期未至,何时方至?

杜仙仙不知道,却觉得已迫近。

她有这种感觉。

一种已接近死亡的感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剎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