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幽灵》

第一回

作者:黄鹰

秋。 

重阳九月九。 

满城风雨。 

*** 

西风萧索,烟雨迷蒙。 

天地间一片静寂。 

这毕竟还是破晓时分。 

龙栖云却就在这个时分技著一身雨粉,穿过院子的花径。 

他走得很慢。 

这种雨,他当然不在乎,所以他虽然带著竹笠,却只是挟在肋下,并没有戴在头上。 

他也并不是赶著外出。 

管家龙立紧跟在他身後,一脸的奇怪之色。 

走过了花径,他忍不住追上前两步道:“这麽早,主人哪里去?” 

龙栖云脚步一凝,反问道:“今天是什麽日子?” 

龙立不假思索道:“重阳。” 

龙楼云又问道:“古历这天又应该如何?” 

龙立道:“登高。” 

龙栖云道:“这还要问我哪里去?” 

龙立一怔,道:“主人莫非就是去登高?” 

龙栖云道:“正是。” 

龙立道:“以往,主人并没有这个习惯。” 

龙栖云道:“现在有亦一样。” 

龙立点点头,道:“可要小人侍候左右?” 

龙栖云道:“没有这个需要。” 

龙栖云一挥右手。 

龙立忙上前将门闩取下。 

他才将门打开少许,所有动作就突然停顿! 

龙栖云在後面看见,道:“什麽事?” 

龙立应声回头,道:“门外有人。” 

龙栖云愕然道:“什麽人?” 

龙立道:“好像是一个和尚。” 

“和尚?”龙栖云更诧异,大踏步上前,一手推开龙立,一手拉开右边门户。 

门外石阶下确实站著一个人。 

那个人脸向门这边,头上戴著很大的一顶竹笠,一身月白袈裟。 

“果然是一个和尚。”龙栖云一步跨出,大笑道:“出门就遇见和尚,并不是一件吉利的事情,幸好我一向都不大喜欢赌钱,这一趟出门也不是去赌钱。” 

“阿弥陀佛。”那个和尚即时一声佛号。 

语声非常低沉,他接著道:“贫僧无面!” 

龙栖云“哦”了一声,道:“原来是无面和尚。” 

和尚立刻更正,道:“无面法师!” 

龙栖云一叹道:“和尚敢情已有做法师的资格?” 

无面法师道:“早已有这个资格。” 

龙楼云道:“和尚连谦虚都不懂,就想做法师了。” 

无面法师道:“岂不闻出家人不打诳语。” 

龙栖云仰天大笑道:“好一个老实和尚。” 

无面法师再次更正道:“是法师。” 

龙栖云只好改口,道:“大法师这麽早等候在门外,到底有什麽事情?” 

无面法师道:“等候这个庄院的主人出来。” 

龙栖云说道:“我就是这个庄院的主人。” 

无面法师又一声佛号。 

龙栖云道:“大法师,你其实并不认识我。” 

无面法师道:“认识不认识,都没有关系。” 

龙栖云奇怪道:“莫非大法师并不是来找我?” 

无面法师道:“贫僧没有说不是。” 

龙栖云道:“既然大法师并不认识我,为什麽要来找我?” 

无面法师道:“贫僧这次到来,是为了指点施主迷津。” 

龙栖云道:“哦?” 

无面法师道:“施主搬入这个庄院有多久?” 

龙栖云道:“还不到三个月。” 

无面法师道:“是买还是租?” 

龙栖云诧声道:“买又如何?租又如何?” 

无面法师道:“如果租,施主大可以随时迁出,要是买的话,可就麻烦了。” 

龙栖云道:“如何麻烦?” 

无面法师道:“买下来就是自己地方,施主一定不甘心就这样迁出。” 

龙栖云忍不住问道:“为什麽我要迁出?” 

无面法师道:“如果不迁出,灾祸就会降临施主身上。” 

龙栖云道:“这样说,灾祸的发生,完全是这幢庄院的关系了?” 

无面法师道:“正是!” 

龙栖云道:“这幢庄院怎又会成为灾祸的根源?” 

无面法师道:“施主在买下这幢庄院之前,是否已经清楚这幢庄院的来历?” 

龙栖云点头。 

无面法师好像并不相信,随即道:“这幢庄院本来是一个林姓大官员的私邸,所以占地如此广建筑得如此华丽……” 

龙栖云截口道:“这些我清楚得很,将这幢庄院卖给我的也正就是那个林姓大官员的儿子。” 

无面法师接道:“那个林姓大官员生平无恶不作,就是在这幢庄院之内,也不知坑杀了多少人命,由於他都是秘密进行的,所以除了他的家人以及他的几个心腹手下之外,那些事一直都没有人知道。” 

龙栖云道:“难道你不是人?” 

无面法师没有回答,继续他未完的话,道:“不过举头三尺有神明,他虽然逍遥法外,却始终逃不了上天的惩罚,就在三年前,病死在这幢庄院之内。” 

龙栖云道:“生老病死,本来就是人所难免。” 

无面法师没有分辩,接道:“他死後不久,几个心腹手下亦一一病死,死亡的经过与他完全相同。” 

龙栖云道:“好巧。” 

无面法师又道:“之後也不过三年,他所有家财便尽被几个儿子败光,连这幢庄院!甚至也卖了。” 

龙栖云说道:“这大概就是所谓报应吧。” 

无面法师道:“正是报应。” 

龙栖云道:“上天的惩罚到这个地步,难道还继续下去?” 

无面法师摇头道:“上天的惩罚事实上到此为止。” 

他忽然叹息一声,道:“只可惜幽冥群鬼并不满意这种安排,上天虽然认为如此已足够,幽冥群鬼却不肯就此罢休。” 

龙栖云道:“幽冥群鬼?” 

无面法师道:“惨死在这个庄院之内的人,都尽化冤魂野鬼,徘徊於幽冥人间,它们原准备亲自报仇,只因为知道上天早已有所安排,才暂时取消这个念头。” 

龙栖云道:“现在因为不满意上天的安排,它们这个念头又来了?” 

无面法师道:“的确又来了。” 

龙栖云道:“它们本来准备怎样报复?” 

无面法师说道:“在这幢庄院之内出现。” 

龙栖云道:“它们是否能够杀人?” 

无面法师道:“也许它们的修为还未到这地步,但吓唬人,在它们却最简单没有。” 

龙栖云问道:“它们的样子都非常恐怖?” 

无面法师道:“足以吓死人。” 

龙栖云道:“这对於胆子比较大的人,只怕完全没有作用。” 

无面法师道:“也许是没有。” 

龙栖云道:“万一庄院之内所有人胆子都大得很,它们又怎样?” 

无面法师道:“它们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是以在它们出现以前,它们的血将先行洒遍这幢庄院,” 

龙栖云道:“它们的血?” 

无面法师道:“也就是鬼血!” 

龙栖云道:“鬼血?” 

无面法师道:“这是最适当名字。” 

龙栖云道:“鬼也有血?” 

无面法师道:“有,而且,还流之不尽。” 

龙栖云道:“鬼血又是什么样子?” 

无面法师道:“与人血不同,未乾是红色,乾了之後是紫色。” 

龙栖云道:“臭不臭?” 

无面法师道:“臭得很。” 

他的语声逐渐阴森起来,接道:“群鬼一面流著血,一面以最丑恶的形象在庄院之内徘徊,胆子大的人,亦不难被它们吓个半死。” 

龙栖云点头道:“就听大法师这样说,胆子小一点的人,已不难被吓的失魂落魄!” 

他忽然一声冷笑道:“我却是奇怪,大法师对於幽冥的事情竟这样清楚?” 

无面法师道:“施主若知道贫僧来自何处,就不会奇怪的了。” 

龙栖云道:“大法师是来自何处?” 

无面法师的语声更加阴森,一字字地道:“贫僧来自幽冥。” 

龙栖云吃惊地道:“大法师原来是一个鬼法师!” 

无面法师道:“贫僧并非鬼,不过能在幽冥出入,在这之前走了一趟幽冥,无意中知道了这件事情。” 

龙栖云道:“大法师不愧大法师!法力当真不小。” 

无面法师道:“贫僧却无法说服,亦无力阻止群鬼!” 

龙栖云道:“大法师何以要如此?” 

无面法师道:“出家人慈悲为怀,再说,冤冤相报何时了?” 

龙栖云道:“没有其他原因?” 

无面法师道:“有。” 

龙栖云道:“请说。” 

无面法师道:“贫僧知道这幢庄院已换了主人。” 

龙栖云道:“群鬼却不知道?” 

无面法师摇了摇头,道:“他们比我更清楚。” 

龙栖云道:“幽冥之中,据说也有法律。” 

无面法师道:“不比人间少。” 

龙栖云道:“如此它们焉敢胡来?” 

无面法师道:“这完全因为施主罪孽深重。” 

龙栖云脸色一寒!道:“我如何罪孽深重?” 

无面法师道:“这!施主自己应该明白。” 

龙栖云冷笑问道:“然而怎样才能够消灾解难?” 

无面法师道:“有两个办法。” 

龙栖云道:“第一个办法是怎样?” 

无面法师道:“自然就是迁出这幢庄院。” 

龙栖云道:“第二个办法又如何?” 

无面法师道:“施主立即到衙门自首,如此群鬼没有了藉口,不肯罢休也要罢休的了。”

龙栖云冷瞟著无面法师,突然问道:“大法师到底是什麽人?” 

无面法师道:“出家人。” 

龙栖云道:“我看就不是了。” 

无面法师道:“哦?” 

龙栖云道:“无面本来就不像一个出家人的法号。” 

无面法师道:“这个法号是贫僧自己取的。” 

龙栖云道:“为什麽替自己取这个法号?” 

无面法师道:“贫僧在出家之前,做出了一件很丢脸的事情,那件事情一日未了结,贫僧便一日无脸见人。” 

龙栖云道:“到底是什麽事情?” 

无面法师道:“事情未了结之前不说也罢。” 

龙栖云冷笑问道:“大法师本来叫做什麽名字,应该可以说的了?” 

无面法师道:“施主以无面称呼贫僧就是。” 

龙栖云目光一闪,道:“大法师可否取下头上竹笠?” 

无固法师道:“贫僧不是说过无脸见人?” 

龙栖云冷笑道:“大法师不肯告诉我本来名字,又不肯展露本来面目,莫非本与我相识,恐怕因此被我认出来?” 

无面法师道:“贫僧与施主,素未谋面。” 

龙栖云道:“当真?” 

无面法师一声佛号。 

龙楼云轻捋胡子,又说道:“大法师在门外相信已站立了不少时候。” 

无面法师道:“差不多一个时辰。” 

龙栖云道:“若是现在仍然不见人,大法师又如何?” 

无面法师道:“等下去。” 

龙栖云道:“果然是一个有心人,方才我还以为是一个骗神骗鬼的和尚,现在想起来,实在有些儿过意不去。” 

无面法师道:“贫僧的话。施主到现在却似乎仍然不相信。” 

龙栖云道:“我这个人的疑心向来都很大。” 

无面法师道:“贫僧所说的却全都是事实。” 

龙栖云道:“有些事情我却仍然不明白。” 

无面法师正想问什麽事情,龙栖云已接上话,说道:“大法师在门外站了这麽久,想必已很累了,请进内坐下,再详细说话。” 

无面法师摇头道:“不必打扰了。” 

龙栖云道:“何必客气?” 

无面法师道:“并非客气!只是,贫僧要说的都已说完,再没有什麽可以奉告的。” 

龙栖云倏地大笑道:“大法师原来也是个聪明人。” 

无面法师好像不明白他的话,又一声佛号,合十一礼道:“言尽於此,贫僧告辞。” 

龙栖云道:“大法师何处去?” 

无面法师道:“去处去。” 

他一步退後,方待转身,龙栖云在石阶上突喝一声道:“且慢!” 

喝声未落,他摸著胡子的那只右手猛一抹一挥,挟在他左肋下的那顶竹笠就被他挥了出去。 

“飕”一声,那顶竹笠车轮般一飞丈八,刹那间撞在无面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碧血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