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幽灵》

第二回

作者:黄鹰

龙立索性将事情复述一次。 

他的记忆力很好,三年前重阳所发生的事情,一点也没有忘掉。 

沈胜依一面听一面问。 

他听得很仔细,问得很详细。 

然后他沉默了下去。 

龙婉儿等了一会,看见沈胜依仍然保持沉默,便道:“龙立的父亲原就是我家的老仆人,他是在我家长大,与他的父亲一样忠心,沈大侠不必怀疑他的说话。” 

沈胜依道:“我并没有怀疑,不过在将整件事由头至尾想一遍。” 

他沉吟接道:“这件事实在奇怪。” 

龙婉儿道:“什么地方奇怪?” 

沈胜依道:“那个无面法师的出没,说话,以及令尊对这件事采取的态度,无一不奇怪。” 

他接着问道:“姑娘这一次找我,莫非是要我设法找出令尊的下落?” 

龙婉儿道:“这是最主要的原因。” 

沈胜依道:“事情发生之后,你们当然有派人到附近找寻。” 

龙婉儿道:“当日中午仍不见家父回来,我们便派人出去找寻的了,但是一连几天,找遍了周围百里,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人见过家父以及那个无面法师走过。” 

她颤声接道:“那条横巷,简直就像是……” 

话说到一半,她忽然住口。 

沈胜依知道她要说什么,便替她接下去道:“简直就像是幽灵的入口,一进去,便会从人间消失?” 

龙婉儿苦笑道:“很多人都是这样说,那条横巷竟因此变成了一条鬼巷,再没有人敢走进那里去。” 

沈胜依道:“人就是这样,他们大概忘记了那之前不少人曾经走进那条横巷,现在仍然生存在人间。” 

龙婉儿道:“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继续找寻了半年,那附近一带,几乎连老鼠的洞穴都翻转了,始终是一无所获,才死心罢手。”

沈胜依道:“你们这样找都找不出什么,我也未必能够有所发现!况且事隔三年,即使当时真的有线索留下来,又未被你们发现,现在亦没有可能存在的了。” 

龙婉儿道:“我们既然已死心,又岂会在三年后的今日再如此劳驾沈大侠。” 

沈胜依目光一闪,道:“然而今日之所以找我,莫非近日发生了什么事情,与令尊的失踪很有关系?” 

龙婉儿点头,话却尚未出口,沈胜依已自脱口叫道:“鬼血,是不是鬼血出现了?” 

龙婉儿点头道:“正是!” 

沈胜依道:“那个无面法师的预言竟然实现了?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龙婉儿道:“此前一个月夜里。” 

沈胜依道:“鬼血怎样出现?” 

龙婉儿道:“那天夜里突然行雷闪电,狂风暴雨,到第二天早上我们醒来,就发觉庄院的里外到处都是血。” 

她的脸色已青了。 

沈胜依道:“你们怎知道,那些是鬼血?” 

龙婉儿颤声道:“因为那些血与那个无面法师所说的鬼血完全一样。” 

沈胜依道:“这件事,有没有惊动官府?” 

龙婉儿道:“事情一传出去,官府就派人来调查,还来了两个经验丰富的老仵工,他们检查之下,都肯定那些红色的鬼血确实是人血,死人的血!” 

沈胜依道:“死人的血?” 

龙婉儿道:“那些血虽然颜色鲜明,并没有鲜血的血腥,从血上散发出来的是腐尸的气味。” 

沈胜依道:“紫色的又如何?” 

龙婉儿道:“腐尸的气味更浓。” 

沈胜依道:“人死若是变鬼,死人的血也就是鬼血了。” 

龙婉儿道:“官府中人亦因此认定那些的确是鬼血,劝我们暂时迁出去。” 

沈胜依道:“你们有没有迁出去?” 

龙婉儿道:“没有,家母不肯。” 

沈胜依道:“原因何在?” 

龙婉儿道:“家母其实是遵从家父的吩咐。” 

沈胜依道:“哦?” 

龙婉儿道:“家父对于那幢庄院显然非常喜欢,搬入后曾经一再表示,五年之内无论如何也不迁出去,所以出现了鬼血之后,附近的几个有钱人虽然立即就着人前来游说!甚至出到很高的价钱,家母亦一一拒绝,不肯将那幢庄院出卖。” 

沈胜依道:“你们是否知道那几个有钱人为什么明知道有幽灵作祟,也要买那幢庄院?”

龙婉儿道:“这件事后来我们已调查清楚,他们所以这样做,其实在斗气,亦有意借此一出风头。” 

沈胜依淡笑道:“这种有钱人我见过不少,他们闲着无聊,就是喜欢这样,一来出风头,一来找刺激。” 

他又问道:“令尊何以一再强调五年这个时间?” 

龙婉儿想了想,摇头道:“家父并没有加以解释。” 

沈胜依转顾龙立。 

龙立亦摇头道:“主母也许会知道其中原因。” 

沈胜依目光回顾,道:“鬼血的出现,与令尊的失踪也许真的有关系。”龙婉儿道:“家母也是这个一息思,可是,我们却找不到丝毫线索,每一日就只有怀着恐惧的心情,在庄院之内等候那些幽灵出现。” 

沈胜依道:“那些幽灵,是否相继出现?” 

龙婉儿道:“它们没有。” 

她苦笑接道:“也许它们已经在庄院之内徘徊,只是我们看不见,幽灵本来就是一种很虚幻的东西。” 

沈胜依道:“这个与无面法师的预言并不符合。” 

龙婉儿道:“也许它们已改变了主意,也许它们现在已出现,不过我没有看见,我离家已经七天了。” 

沈胜依道:“已经七天?” 

龙婉儿道:“七天前龙立从一个行商的人口中知道了沈大侠在这附近,告诉我,我立即就赶来了。” 

沈胜依道:“令堂是否也知道了这件事。” 

龙婉儿点头道:“她也主张我来找沈大侠,二叔也同意。” 

沈胜依道:“令尊有几个兄弟?” 

龙婉儿道:“本来两个,一个却已在多年前病逝。” 

沈胜依道:“亲生兄弟?” 

龙婉儿摇头道:“结拜兄弟。” 

沈胜依道:“也就是当年陪同令尊出海的那两位?” 

龙婉儿道:“不错。” 

沈胜依道:“你那位二叔是否也住在庄院之内?” 

“龙婉儿道:“一直都是。” 

沈胜依道:“那幢庄院之内现在一共住了多少人?” 

龙婉儿毫不隐瞒,道:“我,家母西门碧,舅父西门鹤,二叔傅青竹,二婶于媚,表哥司马不群!他是我三叔司马轩的儿子,此外管家龙立夫妇,春梅、秋菊两个丫鬓。” 

她一顿又道:“春梅侍候家母,秋菊一直追随我左右。”她的目光斜落在身旁那女孩子身上,道:“就是她。” 

那个女孩子连忙一福。 

龙婉儿接道:“还有张旺夫妇,以及他们的一个儿子,负责烧饭破柴之类的工作。” 

沈胜依忽问道:“令堂姐弟不是说都是洋人?” 

龙婉儿道:“西门碧、西门鹤是家父替他们起的名字。” 

沈胜依沉吟着道:“你们这家庭倒也复杂,父母双方都有亲戚在里头。” 

龙婉儿道:“不过彼此之间相处的也算融洽。” 

沈胜依道:“如此复杂的家庭相信多少总难免有些争执,不难有幽灵出没的余地。” 

龙婉儿道:“沈大侠的一息思是说,那些鬼血有可能是我们家中的人弄出来的?” 

沈胜依道:“我是这样怀疑。” 

他一笑接道:“我这个人的疑心向来就大得很。” 

龙婉儿道:“可是……” 

沈胜依道:“这件事如果是人为,这个人必然对庄院的环境非常熟悉,否则不可以在一夜之间,在黑暗之中,将那些鬼血洒遍整个庄院?” 

龙婉儿道:“可是……” 

沈胜依道:“如果真的有幽灵,这件事在幽灵而言,当然也简单得很。” 

他一笑接道:“我不相信有所谓幽冥、幽灵,因为我根本没有到过幽冥,也没见过幽灵,但,一个人未到过,未见过的地方、东西,并非就等于没有,所以我也不能够否定幽冥、幽灵的存在。” 

龙婉儿道:“我也是这样说。” 

沈胜依又道:“也所以,在未到那庄院之前,对于任何事情我只是存疑,绝不下任何断定,一切都留待到达那幢庄院之后再说。” 

龙婉儿听说喜动形色,道:“你是答应了?” 

沈胜依颔首道:“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奇怪的事情,也从来没有跟幽冥的幽灵打过交道,难得有这个机会。” 

龙婉儿笑道:“多谢你。” 

沈胜依连忙摇手,道:“这件事,我未必能够替你解决!” 

龙婉儿道:“你肯去,我已经感激得很了。” 

她满怀信心的接着又道:“何况你一到,事情一定有一个水落石出。” 

沈胜依失笑道:“有一件事你似乎还不知道。” 

龙婉儿道:“是什么事?” 

沈胜依笑道:“我与捉鬼的那个钟馗并没有任何的亲戚关系,甚至一点关系也没有,所以如果真的有幽灵在搞鬼,莫怪我袖手旁观。”

龙婉儿亦自笑道:“你既从来没有这样的经验,又怎知自己没有捉鬼的本领?” 

沈胜依道:“我不知道。” 

龙婉儿接道:“也许你捉起鬼来,比钟馗还要厉害。” 

沈胜依笑道:“如此非要尝试一下不可了。” 

他的目光不由落在周围那些不是鬼血的“鬼血”之上! 

夜幕已低垂,本来已经阴森的寺院更加阴森! 

灯光却相应更加明亮! 

明亮的灯光照耀之下,那些“鬼血”也更加触目! 

这是假鬼血! 

真鬼血又是怎样? 

*** 

血! 

一入庄院沈胜依就看见血! 

紫红色的鬼血! 

这不是古寺之中那种油漆鬼血,是真的鬼血。 

古寺之中他嗅到的是油漆的气味,现在他嗅到的,是一种妖异的恶臭。 

他将鼻子移近去,他的胃几乎倒转过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真的是鬼血? 

他皱起眉头,道:“这么多天了,怎么仍然这样臭?” 

龙婉儿道:“比开始的时候,已经淡了很多。” 

沈胜依道:“这样臭,当夜你们怎么完全没有感觉?” 

龙婉儿道:“我几乎忘记了告诉你,这些鬼血在干了之后才开始发出恶臭。” 

沈胜依目光一闪,道:“哦?” 

他突然拔剑。 

剑光一闪,门后薄薄的一块染满了鬼血的木片便被他用剑削下来。 

他接在手中,迎着大阳举起来,然后眯起了眼睛加以细看。 

时当正午,天色晴朗,太阳高照。 

木片上的鬼血在太阳下泛起了一抹妖异的光芒。 

龙婉儿、秋菊、龙立的目光不由都集中在沈胜依手中的木片上。 

沈胜依细看了一会,忽然将木片放入口中。 

龙婉儿三人大吃一惊,却哪里还来得及阻止。 

沈胜依也只是以舌轻舐,便将木片取出,神色却变得古怪起来! 

龙婉儿鉴貌辨色,道:“沈大侠是否有所发现?” 

沈胜依将木片放入袖中,以袖一擦舌头,道:“尚有待证明。” 

他接着问道:“除了庄院的大门以及两边围墙之外,鬼血还在什么地方出现?” 

龙婉儿道:“除了房间之外,整个庄院没有一处地方不是鬼血淋滩。” 

沈胜依目光一转,道:“门那边是不是大厅?” 

龙婉儿道:“是,沈大侠请先进大厅奉茶,然后再到其他的地方看看。” 

沈胜依道:“也好。” 

他举起脚步。 

龙立忙上前引路。 

沈胜依脚步起落非常缓慢,双眉已锁在一起,彷佛在思索什么。 

*** 

大厅内外也是鬼血淋漓。 

不但墙壁、柱子、连承尘、地砖,以至桌椅都鬼血斑驳。 

一个人正坐在大厅当中那张八仙桌旁边喝酒。 

那个人碧眼金发。 

看见沈胜依进来,他一怔,缓缓站起身子。 

这一站起来,比沈胜依还高出半个头。 

高而瘦,他站在那里,简直就像是一只鹤。 

他连忙放下酒杯,招呼道:“来的可是沈先生?” 

出口竟然是地道的京片子。 

沈胜依一怔点头道:“西门先生?” 

那个人道:“正是西门鹤。” 

沈胜依道:“想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碧血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