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幽灵》

第三回

作者:黄鹰

也不过片刻,龙婉儿便已来到沈胜依面前。 

“沈大侠。” 

“你有事找我?” 

龙婉儿摇头道:“不是我有事,我只是来看看今夜的行动,是否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沈胜依反问道:“你知道我今夜的行动?” 

龙婉儿道:“你不是打算今夜着手调查鬼血以及幽灵的真相?” 

沈胜依道:“不错我有这个打算。” 

龙婉儿道:“这幢庄院非常宽敞,第一次到来,处处都陌生,或者需要我从旁指引……”

沈胜依道:“我今夜却没有到处走的需要。” 

龙婉儿道:“这个……恕我好奇问一句。” 

沈胜依道:“你想知道什么?!” 

龙婉儿道:“不到处走走又如何能够调查清楚?” 

沈胜依道:“我根本已无须调查。” 

龙婉儿惊讶道:“莫非你真的已经知道是哪一个在搞鬼?” 

沈胜依颔首道:“不错。” 

龙婉儿道:“告诉我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沈胜依道:“晚饭之前。” 

龙婉儿道:“如此,你怎么不当场采取行动?” 

沈胜依道:“我虽然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可是这个人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却仍然不明白,不管怎样也好,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是在开玩笑的阶段,也许他真的目的在开玩笑,所以我不想立刻对他采取行动。” 

龙婉儿道:“不怕他真的弄出杀人案子?” 

沈胜依道:“即使他的目的真的在杀人,现在被我破了,应该就立即中止他杀人的计划。” 

龙婉儿道:“应该就是的。” 

沈胜依道:“倘若我所有的推测完全正确,能够防患于未然,阻止罪案的发生,这件事至此也就可以告一段落的了。” 

龙婉儿奇怪道:“对这个人你何以如此宽容?” 

沈胜依道:“因为这个人无论怎样看,也不像一个坏人。” 

龙婉儿道:“不是坏人又怎会做这种事?” 

沈胜依道:“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他不过弄污了这幢庄院。” 

龙婉儿道:“家父的失踪……” 

沈胜依截口道:“令尊的失踪与他也许并没有关系。” 

龙婉儿微一沉吟道:“那么,他的预言杀人……” 

沈胜依道:“也许只是说说。” 

龙婉儿道:“他这样一直恐吓我们,只怕不是开玩笑这样简单。” 

沈胜依道:“当然,因为他无论怎样看,也同样不像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 

龙婉儿道:“依你推测,他目的是为了什么?” 

沈胜依道:“为了令你们迁出这幢庄院。” 

龙婉儿道:“何以见得?” 

沈胜依道:“你不妨回忆一下那个无面法师的话。” 

龙婉儿想也不想就问道:“那个无面法师的话怎样?” 

沈胜依道:“他是否有意无意的暗示你们须迁出这幢庄院才可以避免幽灵的騒扰?” 

龙婉儿想想点头。 

沈胜依道:“如果这个无面法师并非真的来自幽冥,世间根本就没有所谓幽冥、幽灵的话,这庄院之内,必然隐藏着某些东西或者秘密,这些东西或者秘密,必须在你们迁出之后,他才能够将之取到或保留。” 

龙婉儿道:“所以他千方百计,要我们迁出?” 

沈胜依道:“这只是我的推测,他另有用意亦未可知。” 

龙婉儿道:“听你这样说,那些鬼血并不是真的鬼血了?” 

沈胜依道:“也许真的有鬼,鬼又真的有血,但无论如何,出现在这幢庄院之内的以我看绝不是鬼血!” 

龙婉儿道:“不是鬼血,又是什么东西?” 

沈胜依道:“红色的如果不是人血就是其他动物的血液。” 

龙婉儿道:“紫色的呢?” 

沈胜依道:“是合几种葯草煮成的葯汁。” 

龙婉儿道:“葯汁?” 

沈胜依道:“那种葯汁,功能是止血生肌。” 

龙婉儿道:“这样说,那种葯汁是跌打刀伤用的了?” 

沈胜依道:“或者还有第二种用途,我却只知道这种。” 

龙婉儿道:“你说过懂得跌打刀伤,当然知道那些葯草。” 

沈胜依道:“而且我曾经用那些葯草煮成那种葯汁,是以一进庄院我就已经知道这所谓鬼血其实是什么东西。” 

龙婉儿道:“也因此,你发现了那个人?”—沈胜依道:“不错。” 

龙婉儿紧接追问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沈胜依说道:“你不是第一次问我的了。” 

龙婉儿叹了一口气,道:“我这个人实在没有耐性。” 

沈胜依道:“这相信才是你今夜到来的原因。” 

龙婉儿苦笑点头。 

沈胜依道:“如果我再不给你一个明白,今夜我看你只怕连睡都睡不着。” 

龙婉儿再点头。 

沈胜依微叹道:“你或者以为我是故弄玄虚……” 

龙婉儿道:“不瞒你,我是曾这样以为。” 

沈胜依道:“这也难怪,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一点也没有这个意思。” 

龙婉儿道:“然而,你的一再替他隐瞒……” 

沈胜依道:“只因为他给我的印象并不坏,我怀疑他所以这样做,一定有他万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我给他这个机会。” 

龙婉儿道:“什么机会?” 

沈胜依道:“坦白的机会,我一再表示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明天就会揭露鬼血的秘密,又选择书斋这个幽静的地方,目的就是给他时间来找我坦白一切,倘使他真的另有苦衷,我不但不会难为他,说不定还会帮助他解决。” 

他一顿,淡淡一笑,道:“他也是一个聪明人,应该听得出我那些话的弦外之音。” 

龙婉儿道:“万一他听不出……” 

沈胜依道:“无论他是真的听不出,抑或有意与我过不去,一过了今夜,我都不会再对他客气的了。” 

龙婉儿道:“他……” 

沈胜依道:“你若是迫不及待,不妨就等在这里,如此除非他不来,否则你必会看见他。” 

龙婉儿道:“你让我留在这里?” 

沈胜依道:“我想过了,这件事你还是知道的好。” 

龙婉儿道:“这又……” 

沈胜依截口道:“只怕他看见你在这里,心里有顾忌,不肯走过来见我。” 

龙婉儿道:“这个容易,我可以一旁躲起来。” 

沈胜依道:“也是办法。” 

龙婉儿又问道:“你肯定今夜他一定会到书斋来?” 

沈胜依道:“不敢肯定,天下间最难测的就是人心,除了他自己,相信没有人推测到他将会采取的行动,况且……” 

龙婉儿道:“况且怎样?” 

沈胜依道:“我的推测是否正确,目前仍然是一个疑问。” 

龙婉儿道:“方才你不是对自己的推测充满了信心?” 

沈胜依道:“这到底只是推测,不能够因为自己的信心,就肯定事实也定是如此。” 

龙婉儿点头。 

沈胜依接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我一向解决问题都是本着这个原则。” 

龙婉儿转问道:“果真一如你推测,你以为他多数选择什么时候到来?” 

沈胜依道:“难说,也许现在——” 

他忽然住口,目注月洞门那边。 

龙婉儿的目光亦转了过去。 

她也已听到了脚步声。 

脚步声从月洞门外迅速传来,虽然不怎样响亮,由于环境的静寂,也非常清楚。 

龙婉儿连忙问道:“是不是那个人走来了?” 

沈胜依道:“不是。” 

龙婉儿奇怪道:“你怎知道不是?” 

沈胜依道:“从他们的脚步声听得出来。” 

龙婉儿道:“他们?” 

沈胜依道:“来的是两个人,走得很急,即使这件事是两个人同谋合计,并非一个人的所为,他们又真的走来自我坦白,也无须走的这样匆忙!“龙婉儿不由点头。 

说话间,来人已经穿过月洞门,走进院子。 

来的果然是两个人。 

两个女孩子。 

春梅、秋菊! 

*** 

春梅的脸色纸一样苍白,秋菊的脸色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两人慌慌张张的一口气走到沈胜依、龙婉儿面前。 

龙婉儿也看出必然是有事发生,忙问道:“什么事你们走得这样慌张?” 

秋菊喘着气叫道:“老夫人死了。” 

沈胜依、龙婉儿听说,不由得都大惊失色。 

龙婉儿脱口问道:“谁说的?” 

秋菊道:“春梅……” 

龙婉儿目光一转,连忙喝一声道:“春梅!” 

春梅颤声道:“老夫人真的死了。” 

龙婉儿道:“我娘好好的怎会突然死去?” 

春梅道:“在未喝下那碗葯之前,老夫人的确什么事也没有,可是一喝下了那碗葯,她就变哑了,一个字也都说不出来,只是双手扼住了咽喉,好像非常痛苦,我看见奇怪,上前正想问发生了什么,她眼耳口鼻之中突然就涌出了黑血……” 

沈胜依失声道:“黑血?” 

春梅没命地点头道:“跟着她就一动也不动,我大著胆子摸摸她的手,却发觉她的手已经僵硬……” 

她的两只手不觉紧握在一起,又道:“当时我很害怕,慌忙去找小姐,可是小姐房里就只有秋菊”个人……” 

秋菊一旁接道:“我听她这样说!也吃了一大惊,慌忙就带她到这里来找寻小姐……”

龙婉儿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回身急奔了出去。 

沈胜依连忙举步。 

秋菊、春梅忙跟在他们后面。 

*** 

无面法师的预言又一次成为事实,死亡终于降临这个庄院! 

一如春梅的描述,西门碧已经七孔流血死亡。 

她整个身子都已僵硬。 

从她的表情看来,她临死之前显然非常痛苦。 

她双手扼着咽喉,连舌头都已给自己扼了出来,碧绿的一双眼睁得很大,眼中却已没有光辉。 

龙婉儿哭倒在西门碧的身上。 

沈胜依却一点表情也没有,他冷然放开了按在西门碧手腕上的右手,目光转落在地上。

一只碗碎裂在地上。 

沈胜依目光一落一起,目注春梅道:“这就是盛葯的那只碗?” 

春梅一面喘气,一面点头。 

这样一来一回,她与秋菊两人都已累得要命。 

沈胜依俯身拾起了一角破碗,仔细观察了一会,喃喃自语道:“毒葯不像是下在碗中。”

他目光再转。 

门侧有一张几子,几子上放着一个葯煲。 

沈胜依目光转落向那个葯煲,又问道:“碗中的葯是不是由那葯煲倒出来的?” 

春梅道:“是。” 

沈胜依道:“给我拿来。” 

春梅拖着脚步走过去捧起那个葯煲。 

她的一双手颤抖得很厉害,那个葯煲几乎就从她的手中掉下来。 

她简直就像是抱孩子般的将那个葯煲抱到沈胜依面前。 

沈胜依接在手中,眼睛却看着春梅。 

他的目光剑一样锐利,似乎要割开春梅的衣裳、胸膛,看清楚她的心事。——春梅给他看慌了,嗫嚅着问道:“沈大侠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沈胜依的目光应声就柔和了。 

他转顾那个葯煲。 

只是普通的葯煲,表面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他左手连忙将煲盖揭开。 

一股浓郁的葯香从煲中涌出来。 

这种葯香他并不陌生。 

他凑近去轻嗅了一下,就皱起眉头,旋即将煲盖放回去,以指轻揉眉心。 

秋菊一旁看见,忙趋前问道:“怎样了?” 

沈胜依摇头道:“不要紧。” 

他的手一偏,在一旁几子上放下那个葯煲,反手一把将龙婉儿拉起来,道:“现在并不是哭的时候。” 

龙婉儿好不容易收住了哭声,睁着一双泪眼道:“我……我现在应该怎样?” 

沈胜依说道:“先找出毒杀令堂的凶手!” 

龙婉儿道:“我娘是被人毒杀的?” 

沈胜依微一点头道:“毒就下在她的葯中。” 

龙婉儿道:“下毒的又是谁?” 

沈胜依道:“立即就会知道的了。” 

他转顾春梅,又问道:“那个葯煲是不是从司马不群那里拿来的?” 

春梅道:“是。” 

沈胜依道:“什么时候的事。” 

春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碧血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