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幽灵》

第四回

作者:黄鹰

没有说话。 

任何的声息似乎也没有。 

无面法师默默地引着那个中年人,走过院子,走上了石阶,来到房间的门前。 

房间内完全没有动静。 

龙婉儿也许真的已经入睡,即使她还没有入睡,相信也不会发觉这两个人的到来。 

这两个人也就木立在那里,连动作都没有了。他们好像在等候什么,又好像在聆听什么。

好半晌,无面法师举起了双手。 

那双手在房间透出来的灯光照射下犹如玉石,洁白而晶莹,简直就像是一双女人的手。

他毫无疑问,应该是一个男人。 

不过一个男人即使有一双女人一样的手,也不是一件值得很奇怪的事情。 

很多男人岂非天生就像是一个女人? 

那双手按在门上。 

门竟然是虚掩,一推就开。 

开门就看见那张奇怪的床。 

西门碧的尸体在床上,脸部已用被盖上,只露出一头金发。 

龙婉儿挨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闭上了眼睛,似乎已入睡。 

她左手握着圣经,右手抓着那个十字架。 

那个十字架在灯光下闪动着冷芒。 

无面法师旋即举步跨进来。 

中年人跟着跨进,回身将房门关上。 

他关得未免急了一点。 

房门“砰”地发出一下轻响。 

这已经足够惊动龙婉儿。 

她霍地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睛,她就看见了那两个人。 

她吃惊的从椅上跳起了身子,道:“谁?” 

无面法师应声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 

他的语气阴阳怪气,寂静中听来,更说不出的诡异。 

龙婉儿一听佛号,诧声道:“你难道就是那个无面法师?” 

他缓缓抬起左手,取下了头上那顶竹笠,露出了那张空白的面庞。 

灯光下,那一片空白现出了一种暗暗的死白色。 

龙婉儿打了一个寒噤,道:“你又来干什么?” 

无面法师阴森森道:“并不是贫僧自己想来。” 

龙婉儿道:“哦?” 

无面法师道:“贫僧是经不起一个幽灵苦苦哀求,不得已再来这一趟。” 

龙婉儿道:“幽灵?” 

无面法师道:“正是。” 

龙婉儿道:“你这一次到底来自什么地方?” 

无面法师道:“来自幽冥。” 

龙婉儿道:“幽冥?” 

无面法师道:“正是。” 

龙婉儿奇怪地问道:“幽冥到底在哪儿?” 

无面法师道:“不能说,不可说。” 

龙婉儿目光一闪,道:“在你后面的,又是什么人?” 

那个中年人手握门闩,仍然是面门站立,龙婉儿根本看不见他的脸。 

无面法师道:“就是哀求我到来的那个幽灵。”—龙婉儿道:“他哀求你带他到来?”

无面法师颔首道:“我佛慈悲,贫僧只好带他来一趟。” 

龙婉儿道:“为什么他要你带他来这里?” 

无面法师道:“他很想一见他妻子的遗容。” 

龙婉儿急问道:“他到底是谁?” 

无面法师还未回答,站在他后面的那个“幽灵”已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哑声道:“婉儿,你难道不认得我了——” 

他的语气飘忽诡异。 

龙婉儿变色,惊声道:“你……你到底是谁?” 

那个幽灵又叹了一口气,从无面法师身后转出来,面向龙婉儿。 

龙婉儿一见之下,失声惊呼叫道:“爹!” 

爹? 

那个幽灵莫非就是龙栖云? 

他失踪了三年,竟然就是死入幽冥? 

别人也许会认错,龙婉儿绝对没有理由错认。 

那个幽灵确实就是龙栖云。 

他的容貌与三年前失踪时一样,只不过一丝生气也没有。 

幽灵当然是没有生气。 

他面无表情,道:“好孩子,你果然还认得爹。” 

这句话说完,他就走过去。 

飘着也似地走过去。 

龙婉儿脸色一变再变,突然道:“你……你不要过来!” 

龙栖云一怔停下,道:“为什么?” 

龙婉儿没有作声,左手举起了圣经,右手举起了十字架。 

龙栖云又是一怔,摇头道:“这是外国的东西,对我国的鬼魂根本就没有作用。” 

龙婉儿道:“你不要骗我。” 

龙栖云道:“怎么?” 

龙婉儿道:“因为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幽灵!” 

她突然将左手的圣经迎面掷了过去。 

龙栖云侧身一闪。 

那本圣经从他身旁飞过,啪地掷在门上。 

龙婉儿冷笑接道:“鬼在灯下根本就没有影子,可是你看自己在灯下怎样?” 

龙栖云回头望去。 

地上有他大半截的影子,还有小半截却是在墙上。 

他摇头叹道:“无论我是否幽灵,到底是你的父亲,你怎可以用这种态度对待你的父亲?” 

龙婉儿冷声道:“只怕你也不是我的父亲。” 

龙栖云道:“你看清楚我的脸庞。” 

龙婉儿道:“不错你的脸庞是我爹的脸庞,但声音不像,举止也不像……” 

龙栖云道:“三年在幽冥,多少都会有些改变。” 

龙婉儿道:“可是你既然还记得自己的妻子,当然也记得自己妻子的事情。” 

龙栖云道:“你要问我什么?” 

龙婉儿道:“我娘的左耳后有多少颗痣?” 

龙栖云一愕,突然笑起来,道:“好聪明的女娃子。” 

龙婉儿道:“这一点我倒不否认,如果我不聪明,现在已投入你怀中,如果我投入你怀中!现在只怕我已变成一个真的幽灵。” 

龙栖云冷笑道:“即使你没有投入我怀中,也很快就变成一个幽灵!” 

这句话出口,他浑身的骨骼就“格格格”地响了起来。 

龙婉儿脸无惧色,她缓缓伸手到那张床下拿出了一柄长剑。 

龙栖云冷冷一笑,道:“我知道你在剑上曾经下了好几年的功夫。” 

龙婉儿道:“你还知道什么?” 

龙栖云道:“只可惜你父亲实在太爱惜你,不想你辛苦。所以你虽然练了好几年,连你父新的三成的功力也没有。” 

龙婉儿道:“这个你也知道?” 

龙栖云道:“我还知道即使我赤手空拳,不出三招就可以夺走你的剑,不出五招就可以将你拿下。” 

龙婉儿道:“然后又怎样?” 

龙栖云道:“要你的命!” 

他双手一搓,接道:“这方面可以让你选择。” 

龙婉儿道:“如何选择?” 

龙栖云冷声道:“你可以选择我用毒葯结果你,也可以选择我用绳子将你挂起来。” 

龙婉儿道:“只是这些?” 

龙栖云目光落在她的剑上,道:“是了,还可以选择用你这柄剑自杀。” 

龙婉儿道:“你打算将我安排成自杀的样子?” 

龙栖云道:“只有这样才可以省却麻烦,将事情简化。” 

龙婉儿道:“你到底是哪一个?” 

龙栖云道:“人都快要死了,还问来做什么?” 

他连忙将手一挥,道:“截住她的退路。” 

这句话当然不是对龙婉儿说的。 

那个无面法师即时凌空飞起来。 

他飒的从龙婉儿头上飞过,飞落在龙婉儿的后面。 

两个人于是就变成了一前一后,将龙婉儿夹在当中。 

那个“龙栖云”无疑是一个很谨慎小心的人,虽然自负一定能够杀死龙婉儿,仍然不让龙婉儿有逃生的余地。 

这一来,龙婉儿就是插翅也难飞出去了。 

她居然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那目光追着无面法师的身形凌空一转,又落在无面法师那张空白的脸庞上,道:“你也是不肯告诉我本来的身份?” 

无面法师双掌再次合十,说道:“也是。” 

龙婉儿瞟着他忽然又道:“你好像是一个女人。” 

无面法师一怔。 

龙婉儿接道:“方才,你凌空掠过之时,我看见你袈裟下面穿着一条红色的裙子。” 

无面法师道:“你的眼好利。” 

他的声音竟变成了女人的声音。 

龙婉儿又道:“我的记性也很好。” 

无面法师道:“哦?” 

龙婉儿道:“方才有一个女人我记得穿的就是这种裙子。” 

无面法师道:“这是说,你已经知道我是哪一个了?” 

龙婉儿道:“你那个丈夫方才称赞我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 

无面法师道:“如此更留你不得。” 

龙婉儿道:“就是不如此,你们夫妇也不会让我活下来的。” 

无面法师说道:“你好像一点也不害怕。” 

龙婉儿冷笑道:“因为害怕并不是办法。” 

无面法师道:“怎样才是办法?” 

龙婉儿道:“拚命!” 

无面法师道:“在我们夫妇面前你以为拚命就可以逃出?” 

龙婉儿道:“不以为。” 

无面法师道:“有多少分把握?” 

龙婉儿道:“一分也没有。” 

无面法师道:“是这样的话何不干脆受死?” 

龙婉儿道:“这么多年了,你难道不清楚我的性格?” 

无面法师道:“我清楚,你的性格有时候比石头还要硬。” 

龙婉儿道:“这又何必多言?” 

无面法师道:“好,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他正想上前,那边“龙栖云”突然一声轻叱,道:“还是让我来。” 

无面法师道:“谁也是一样。” 

“龙栖云”摇了摇头,说道:“这丫头一向诡计多端还是尽快将她解决了事的好。” 

无面法师道:“这你就赶快动手。” 

“龙栖云”深深吸了一口气,猛一个箭步窜上前。 

龙婉儿早已在小心防范,手中剑连忙刺出去。 

“龙栖云”轻叱一声道:“第一招!”一闪身让开。 

龙婉儿剑走偏锋,又一剑刺出。 

“第二招!”“龙栖云”拧腰,又再避过。 

龙婉儿第三剑跟着刺到! 

“第三招!”“龙栖云”再一闪身,一错步,就抢入空门,右掌化握为爪,抓向剑身,左手同时斜掌切向龙婉儿握剑的手腕。 

他出手非常迅速,更算准了龙婉儿的出手。 

龙婉儿只好松手弃剑。 

“龙栖云”将剑抓在手中,连忙又抛出,但是连忙又一爪抓去! 

剑在半空中,打了一个转,又给他抓住。 

这一次他抓住的是剑柄。 

他握剑在手,道:“如何?” 

“不错!” 

回答的不是龙婉儿。 

声音从空中传来。 

男人的声音! 

“龙栖云”一怔。 

霹雳似的一声暴响即时暴发! 

房间上面的一片承尘在霹雳声中碎裂,四面纷飞。 

一个人飞奔而下。 

沈胜依! 

*** 

“龙栖云”只是一怔,手中剑便已刺出,一剑刺向龙婉儿。 

龙婉儿暴退。 

“龙栖云”一剑刺空,又一剑刺去。 

这一剑更加迅速! 

龙婉儿背后已贴上墙壁,已没有闪避的余地。 

她也根本已无须闪避。 

闪电似的一道剑光嗤的凌空击下,击在“龙栖云”的剑上。 

“龙栖云”的剑被击开。 

闪电般的剑从沈胜依的手中飞出。 

他的剑已握在左手,剑化为闪电,凌空一剑,击开了“龙栖云”刺向龙婉儿的剑! 

他的人同时落下,落在龙婉儿身前。 

“龙栖云”的剑没有再刺出,他收剑暴退。 

无面法师同时纵身窜到“龙栖云”身旁。 

她空白的面庞向着沈胜依,一双手握拳,紧握。 

“龙栖云”握剑的手亦一紧,冷然道:“好!沈胜依!” 

沈胜依剑隐肘后,道:“彼此!” 

他一笑接道:“诡计多端的并不是龙婉儿,是我。” 

“龙栖云”道:“这是一个圈套?” 

沈胜依道:“正是一个圈套。” 

“龙栖云”道:“我应该想到的。” 

沈胜依道:“你却没有想到,这大概因为你的心窍已经被迷住,被财迷住。” 

“龙栖云”道:“财?” 

沈胜依道:“除了财外,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令你们夫妇做出这种事情?” 

“龙栖云”道:“你也已知道我们夫妇的本来身份了?” 

沈胜依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回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