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蜥蜴》

第10章 人间地狱

作者:黄鹰

秋风落叶,长街萧条。

出了萧家庄,云又已散去。

连这云也好像诡异起来。

龙飞披着阳光,掷躅街头,彷佛一些都感觉不到阳光的温暖,他心头上那股寒意并没有被阳光驱走。

昨夜那个蓝衣人是否就是丁鹤!

倘若是,他与白仙君又是什么关系?

如何进出那座小楼后又现身书斋?

方才拾到的那截断指又是否属于他所有?

龙飞的脑海中不觉浮现了丁鹤面色苍白,裹着左手,幽然在书斋那扇屏风旁边出现的情景。

这一切疑问,只有丁鹤才能够回答!

但丁鹤会不会回答。

龙飞思潮起伏,也不知走出了多远!

无论如何今天都要问他一个清楚明白。

龙飞打定了主意,脚步自自然然的停下来,他这才发觉置身长街之中,丁家庄、萧家庄都已在视线之外。

他哑然一笑,正待回头走,就留意到一群人正从前面急急奔来。

莫非又有什么事情发生!

龙飞心念一动,凝目望去。

那群人带头一个身穿官服,虬髯环眼,捉鬼的钟馗一般模样,那不就是捕头铁虎。

跟着铁虎后面的七八个捕快,拥着一个猥琐的瘦老头儿。

铁虎也发现了龙飞,老远就振亢大呼道:“龙兄!”

龙飞静立在那里,只等铁虎近来。

     ※   ※   ※   ※   

风颇急,遍地落叶给吹得簌簌飞舞。

铁虎人如急风,疾奔至龙飞的身旁,道:“我正要叫手下到丁家庄通知你,想不到就在这里遇上,好极了。”

龙飞诧异道:“什么事?”

铁虎道:“你所说的那个怪人又出现了。”

龙飞急问道:“在那里?”

铁虎道:“镇西的义庄!”

“方才?”

“昨夜!”

“谁看见?”

铁虎侧身指着那个瘦老头儿,道:“就是看守义庄的这个老仵工何三。”

龙飞道:“事情到底是怎样?”

铁虎道:“昨夜他在睡梦中被一声巨响惊醒,出去停放棺材的大堂一看,就看见一个车把式装束的汉子搬来一副棺材,竟然将别人的棺材从凳上推下,将搬来副棺材放了上去,他正要上前追究,忽然听到棺材中有女人呻吟的声音传出来!”

龙飞道:“哦?”

铁虎道:“那个车把式似乎因为听到声音,将棺盖打开,放在棺材里的竟然是一个木美人。”

“木美人?”龙飞耸然动容。

铁虎道:“那个木美人竟然会说话,问那个车把式那是什么地方。”

龙飞道:“那个车把式有没有开口回答他?”

铁虎道:“在那个车把式开口之前,何三已脱口应是义庄。”

龙飞追问道:“后来又是怎样?”

铁虎道:“一听到是义庄,那个木美人就叫起来,叫不要将她放在义庄内。”

龙飞连声追问道:“后来呢?”

铁虎道:“那个车把式盖上棺材,怪叫一声向何三迫去,何三给他吓倒在地上,刚正好看见他的脸!”

“他的脸怎样?”

“长满了蛇鳞,看来他就是你日间遇见的那个怪人。”

“只怕就是了。”

“他那双手也长满蛇鳞,摸上何三的脸颊,而且吐出了一条血红色的舌头。”

龙飞目光转向何三,道:“他将你怎样了?”

何三颤声道:“我也不知道,看见他那条舌头,就晕过去了。”

他显然犹有余悸,一张脸苍白如纸。

铁虎接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

铁虎道:“那个怪人离开了没有?”

铁虎道:“已经下在了,棺材却没有带走,所以他立即走来告诉我们。”

龙飞道:“义庄离开这里有多远?”

铁虎道:“半盏茶不到。”

龙飞道:“我们快赶去!”

他比谁都着急。

那个木美人是否就是酷似紫竺的那个?

木美人何以能够说话?

那个怪人此番举动到底又有什么目的?棺材现在是否仍然在义庄内?

龙飞刚平静的心湖又动荡起来。

     ※   ※   ※   ※   

第一个进入义庄的是龙飞,第二个才是铁虎。

虽然是白天,而且正午时分,义庄的大堂仍然是阴阴森森的,丝毫的生气彷佛也都没有。

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蕴斥在空气中,既不臭,也不香,古古怪怪,嗅来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众人中只有何三若无其事,他已经习惯。

铁虎并非第一个察觉,却是第一个发问:“这是什么气味?”

龙飞摇头道:“不知道。”

铁虎转望何三!

何三鼻翅抽动了几下,却道:“怎么我嗅下到?”

铁虎恍然道:“那是必义庄原有的气味了。”

龙飞目光一扫,戟指道:“是否那副棺材?”

何三点头道:“就是那副了!”

龙飞转顾铁虎道:“大小形状与我昨天遇到的那副简直完全一样!”

铁虎道:“只怕就是那副了!”把手一挥,跟在他后面的那几个捕快立即四面散开,刀纷纷出鞘,“呛啷”声不绝。龙飞连随举步向那副棺材走去。

     ※   ※   ※   ※   

棺盖并没有关紧,斜斜的露出了寸许阔一条空隙。

何三看着看着,倏的叫起来:“我离开之前,棺材不是这样的。”

龙飞应声停步,道:“本来怎样?”

何三道:“盖得很密,并没有空隙。”

龙飞道:“哦?”

他正待举步,突然听到了猫叫声。

咪呜!

猫叫声凄厉而恐怖,竟然是从那副棺材内传出来。

龙飞心头一凛,铁虎耸然动容,八个捕快全都变了面色,何三更就当场退缩一角。

咪呜!

又一声猫叫,那副棺材的棺盖飒的飞了起来,正飞向龙飞。

声势凌厉!

不能闪避,因为一闪避,站在后面的两个捕快就得被棺盖撞中。

龙飞当机立断,剔眉,怒喝,挥拳,痛击在棺盖上!

“轰”一声,棺盖碎裂横飞!

一支大猫即时从棺中跳出来,窜上了旁边的一副棺材上。

正是龙飞铁虎昨夜在小楼中看见的那支大黑猫。

它怎会在这副棺材内?

龙飞诧异,铁虎同样惊讶。

黑猫的嘴巴血渍未消。

是鼠血?妖血?抑或是人血?

他们虽然都目睹那支黑猫叼着半截死老鼠,这刹那,仍然生出了这个疑问。

也许因为事情的诡异,连他们的思想也变得诧异起来。

那支黑猫吐出长长的舌头,舐了舐嘴巴,“咪呜”又一声,棺材过棺材,迅速的走向何三那个房间。

没有人阻止,一件更诡异的事情正在他们的眼前出现!

龙飞双目圆睁,双拳紧握,铁虎那副神态比钟馗只有过之,一嘴胡须彷佛都翘了起来。

他的一双手都已握在腰间那条铁链之上,握得紧紧的,手背的有筋蚯蚓也似条条怒起。

他们的眼睛都瞪着那副棺材,一瞬也下瞬。

一个木美人正从那副棺材内僵尸般立起来!

紫竺!

龙飞在心底呻吟。

那正是他昨日见到的,酷肖紫竺的那尊木像。

木美人又怎会起立?

美丽的脸庞,丰满的身材,那尊木美人栩栩如生,充满了诱惑。

可是众人一些色情的念头也都没有,全都已惊果!

一阵“桀桀格格”的怪笑声即时从棺材中传出来。好可怕的笑声。

何三与那咋捕快的魂魄也几乎给笑散了。

龙飞的面庞却沉下来,铁虎一双眼睛睁得更大。

他们都听出笑声发自棺材内,绝不是那个木美人在发笑。

棺材莫非真的有两层?

是谁躲在那里头?

龙飞满腔疑惑,连跨两步。

铁虎亦冲前两步,一双手握得那条铁链更紧。

怪笑声下绝。

铁虎忍不住厉声喝道:“是谁躲在棺材里装神弄鬼?”

怪笑声立断,一个比笑声更怪异的语声在棺材内响起来,连声道:“好玩,好玩!”

铁虎怒叱道:“谁!滚出来?”

一个人应声,“叮叮当当”的在棺材内站起了身子。

矮矮胖胖的一个人,站起来,才到那个木美人的肩头。

他长得不算难看,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子,圆圆的嘴巴,圆圆的脸庞,就像是小孩子在冬天堆的那种雪人。

他的面色却非独不白,而且红得像一个快熟透的苹果,身上的衣衫也是一色的红。

红得就像是鲜血。

在前胸正中,却用墨画了一支乌龟。

他一脸傻笑,笑得就像是一个白痴,年纪看来并不大,最多似乎也不过十四五岁。

在他的手腕足踝之上都戴着一个小小的铃铛,一动便“叮当”作响。

龙飞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也从来没听见过一个这样子的人。

铁虎与龙飞一样。

红衣人正望着铁虎傻笑。

铁虎给笑得毛骨悚然,不觉脱口道:“你到底是人是鬼?”红衣人竟鹦鹉学舌般,反问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铁虎瞪眼道:“回答!”

红衣人似乎一怔,忽然叫起来:“妈呀,原来是捉鬼的钟馗大老爷!”

他居然也知道捉鬼的钟馗。

铁虎不禁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红衣人叫着跳起身子,一跳竟然有丈八,凌空翻了一个筋斗,斜落在后面一副棺材上。

铁虎看在眼内,大吼一声:“那里走!”手一拉再一抖,“哗啦啦”一阵乱响,那条铁链有如飞蛇般缠向红衣人的足踝上!

红衣人连声怪叫:“大老爷饶命,大老爷手下留情!”矮矮胖胖的那个身子一扭,跳到第二副棺材之上,及时避开了铁虎那条铁链。

铁虎一声:“好!”铁链追缠。

红衣人“哇哇”怪叫,一脸惊恐的表情。

他这样害怕钟馗,不成是小鬼一名?

可是大白天,小鬼又怎敢出现?

他虽然惊恐,身形却一些不慢,横跨一副棺材,又将铁链避开。

铁虎毫不放松,急追两步,铁链第三次挥出去!

红衣人惊魂之色陡散,大叫道:“大老爷不肯放过小鬼,小鬼要反了!”

他终于自称小鬼。

大白天这样出现,这个小鬼的道行也不算小了。

语声未落,他突然回扑,双手一错一翻,竟然就抄住了铁虎那条铁链。

他出手之快,就连龙飞也为之侧目,方待叫铁虎小心,铁虎的铁链已被抄住。

这到底是法术还是武功?

铁虎甚至不知道自己那条铁链如何被那个红衣人抄住,这一惊实在非同小可。

红衣人一把抄住铁链,右脚连随踼过去。

一踼十七脚,踼向铁虎手腕,臂膀,又快又准又狠!

铁虎不能不松手弃链倒退闪避。

红衣人没有追击,一收脚,在棺材上坐下来,反覆打量了夺来的那条铁链几眼,大笑“有趣有趣,大老爷不用剑,用链子!”

铁虎又惊又怒,方待怎样,眼角就瞥见一道寒光哧的飞过来。

是剑光!

龙飞终于出手了!

他连人带剑凌空直取那个红衣人!

那个红衣人直似未觉,但突然发觉,惊呼一声:“剑来了-”连翻三个觔斗。

龙飞的一剑竟然落空!

红衣人落在旁边的另一副棺材之上,惊望着龙飞,道:“是你,你是谁?”

龙飞道:“是龙飞!”

红衣人奇怪地问道:“龙飞是什么东西?”

龙飞冷笑道:“一个人!”

红衣人问道:“不是大老爷收服的小鬼?”

龙飞叱喝道:“胡说什么,还不将铁链放下!”

红衣人道:“你这个人说话这样凶,才不依你!”

铁虎这时候已经取过手下捕快一张长刀,一个箭步标回来,暴喝道“大胆狂徒,还不束手就擒!”

“束手就擒?”红衣人一呆,又笑道:“大老爷莫不是要拿小鬼了.”他连随招手,道:“你来拿我啊!”

铁虎挥刀怒扑了过去!

红衣人铁链立即挥出,那条铁链在他手中便来,比铁虎何止凌厉一倍!

“呼”的风声暴响,铁链未到,带起的劲风已激起铁虎的衣袂。

铁虎只听风声,已知道厉害,长刀一震,“刷刷刷”三刀欣出。

“叮叮叮”三声,三刀都欣在铁链之上,砍出了火花!

那条铁链一卷,将刀锋卷住。

铁虎暴喝抽刀!

刀不动,龙飞即时飞至,刺向红衣人握刀的手腕。

剑快如闪电,红衣人急忙松手,吃惊的道:“还是你厉害!”

龙飞冷笑,一连三剑刺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人间地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蜥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