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蜥蜴》

第13章 白痴

作者:黄鹰

秋风萧索,庭院荒凉。

龙飞紫竺揩手并肩走在齐膝的荒草之上,心头亦一片萧索。

紫竺左顾右盼,显得惊讶之极。

“这地方怎么变成这样子?”

“据说白仙君死后,萧立就将这地方封闭,不许下人进入,白三娘虽然间中有来打扫,也只有打扫那座小楼而已。”

“萧伯母是个很难得的女人,又漂亮又温柔。”

“你也是。”

“油嘴。”

两人谈谈笑笑,进入了萧玉郎居住的那个遍是木雕的黑蜥蜴的庄院。

紫竺目光一转,打了一个寒噤。

“莫非真的是蜥蜴作祟?”

“谁知道!”

紫竺也不敢多留,急急从那些木雕蜥蜴中走过。

龙飞的记性实在不错,只一次便已记稳,从容将紫竺带到来前院。

他们老远就听到了嘈杂的人声。

一个霹雳也似的声音旋即响起来:“你们四面守着,小心防范。”

龙飞听着一笑,道:“是他。”

紫竺道:“谁?”

“铁虎!”

“那个捕头?”

“嗯。”龙飞举步跨出月洞门。

铁虎正立在大堂石阶上,他手下的捕快正四面散开。

其中一个捕快连随发现了龙飞和紫竺,一怔道:“龙大侠!”

龙飞点头道:“你们都好吧!”

那个捕快道:“都好。”目光转落在紫竺面上,立时露出了惊讶之色。

龙飞没有理会,拉着紫竺走向铁虎。

这时候铁虎亦已看见,同样惊讶的盯着紫竺。

龙飞明白他惊讶什么。

紫竺也发觉了,道:“怎么他们都这样望着我?”

龙飞道:“就因为那个木像。”

紫竺的脸颊不禁一红。

两人终于走上了石阶,铁虎才如梦初觉,他知道失态,收回目光,道:“这位相信就是丁姑娘了。”

紫竺欠身道:“铁大人。”

铁虎一愕道:“是小飞教你这样称呼的吧!”

龙飞笑笑截道:“我只会教人叫你老虎。”

铁虎大笑道:“老虎也好老铁也好什么都好,不要叫大人就成。”

龙飞道:“你可是个官。”

铁虎道:“一个小捕头,官什么。”

他连随问道:“你追着那个红衣怪物,不成就追到了这里来?”

龙飞道:“嗯。”

“那个怪物呢?”

“逃掉了!”龙飞回问道:“你那边怎样?”

“没什么,只是那个萧若愚始终昏迷不醒!”

“现在人人呢?”

“在堂中。”

堂中这时候有哭声传出来。

三人慌忙奔进去。

     ※   ※   ※   ※   

萧若愚被放在堂中那张八仙桌之上,双目紧闭,一个身子直挺挺的,一动也不动。

八仙桌的一侧地上,放着载萧玉郎那副棺材。

棺盖未盖上,萧玉郎仰卧在棺中,口角溢血,脸庞纸白。

白三娘就坐在萧玉郎与萧若愚之间的一张椅子之上,正伏在桌旁痛哭。

龙飞三人这才放下心。

铁虎吁了一口气,道:“我还以为又有什么事发生。”

龙飞目光一落,道:“她看着他们兄弟长大的。”

铁虎道:“难怪她这样伤心。”

紫竺却一声不发,怔怔的盯着大堂左侧。

一尊木像正放在那里。

也正是那一尊面貌与她一样的木雕美人。

龙飞也发觉了,问道:“是不是很相似?”

紫竺低声道:“嗯。”脸颊倏一红。

龙飞知道紫竺想起了什么,道:“幸好就只有一双魔手。”

紫竺轻轻的推了龙飞肩膀一下。

铁虎即时道:“丁姑娘知不知道萧玉郎雕刻这尊木像的事情?”

他问得也算技巧的了。

紫竺红着脸,低声应道:“我完全不知道。”

铁虎又看了那尊木像一眼,轻叹道:“魔手不愧是魔手。”

紫竺却转望向对门那面照壁。

那扇素白的屏风仍未拉回,照壁之前的东西一览无遗。

紫竺的目光正落在那尊作水月观音装束,幽然作观水月之状的木像之上。

白烟缭绕,一股淡淡的檀木气味飘浮在空气中。

紫竺忽然一声轻叹道:“太像了。”

龙飞道:“他只凭记忆,雕刻别人也那么神似了,朝夕相对的母亲,又岂会不像?”

紫竺道:“可惜嘴巴弄坏了。”机伶伶倏的打了一个寒噤。

那尊木像的相貌本来很慈祥,就因为嘴巴裂开了,竟彷佛要择人而噬,变得恐怖起来。

铁虎插口道:“木像是那条黑蜥蜴弄破的。”

龙飞颔首道:“你也知道?”

铁虎道:“萧立说的。”

龙飞道:“在义庄?”

铁虎道:“烟散后不久,他就赶来了,听说是从你口中知道消息的。”

龙飞道:“不错,我追进来这里的时候,正遇他呼唤追寻萧若愚。”

铁虎道:“哦?”

龙飞道:“他以为那个红衣人就是萧若愚。”

一顿转问道:“萧玉郎的事情你相信已经知道了。”

铁虎点头道:“在义庄那里,萧立已约略跟我说过,方才我亦已问过了一趟那位白三娘,当时你也在场的,对于那件事,你又怎样看?”

龙飞道:“我实在难以相信竟然有那种事发生,但又不能不相信,在我当时的感受,简直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铁虎道:“真的有一条黑蜥蜴从萧玉郎的口内走出来?”

龙飞道:“是真的。”

铁虎苦笑道:“难道蜥蜴也竟有魂魄,也竟会作祟报仇?”

龙飞道:“有没有会不会,总会有一个水落石出的。”

铁虎道:“嗯。”

龙飞又问道:“你们为什么都走来这里?”

铁虎道:“是萧立的意思。”

龙飞道:“他现在那里去了?”

铁虎道:“赶去邻镇找华方。”

龙飞道:“『妙手回舂』华方?”

铁虎道:“正是。”

龙飞道:“听说那个华方乃是神医华陀的后人。”

铁虎道:“是不是不得而知,但他的医术,却无可否认确有过人之处。”

龙飞道:“萧立那么急找他,想必就为了萧若愚。”

铁虎道:“他验出萧若愚乃是中毒昏迷。”

龙飞道:“一被喷中就昏迷过去,怪物那口白烟有毒亦意料中事。”

铁虎道:“萧立却验出那是唐门的『冰魄散』!”

“冰魄散?”龙飞耸然动容,急步走向那张八仙桌。

铁虎紫竺不约而同的跟了上去。

白三娘这时候已收住哭声,抬头看见了紫竺,当场就一呆。

紫竺亦发觉,道:“三婆婆,还记得我吗?”

白三娘颤声道:“紫竺小姐,怎么你也来了?”

那瞬间,她也不知想起什么,倏的又哭了起来。

紫竺连忙安慰道:“别哭了,若愚不会有事的。”

白三娘摇摇头说道:“怎会没有事,他全身都冷冰冰的,一点儿也不像是个活人。”

紫竺道:“萧伯伯已去了请大夫。”

白三娘流着泪道:“葯医不死病,请大夫来又有什么用?”

紫竺道:“若愚还没有死啊。”

“你别骗我了。”白三娘忽然睁大了眼睛,怔怔的望着紫竺。

她的神情显得很奇怪。

紫竺看见也奇怪,道:“三婆婆,你又怎样了?”

白三娘颤抖着道:“紫竺小姐,你千万也要小心才好。”

紫竺道:“为什么?”

白三娘担心的道:“那支黑蜥蜴的魂魄只怕连你也下肯放过。”

紫竺道:“我可没有开罪他。”

白三娘慾言又止。

紫竺道:“三婆婆,你有话不妨跟我直说。”

白三娘目光转向那尊面貌与紫竺一样的木像,道:“你知道的了,那个怪物老是带着你那个木像出入,你千万小心,千万小心啊!”

她一再叮嘱。

紫竺总觉得白三娘神情说话有些特别,却又瞧不出特别在那里。

龙飞即时一声惊呼道:“好厉害的冰魂散!”

     ※   ※   ※   ※   

萧若愚的脸颊本来红苹果也似,可是现在却有如白纸。

龙飞伸手一摸,一股寒气就从手心透上。

萧若愚的肌肤竟如冷如冰,彷佛给冰在雪中多时。

铁虎听得惊呼,忙问道:“果真是中了冰魄散。”

龙飞道:“据说中了冰魄散,就是这样子。”

铁虎道:“你其实也不清楚。”

龙飞道:“这种毒葯虽然曾一度名震江湖,到底是十年前的事情。”

铁虎点头道:“那时候你应该尚未出道。”

龙飞一笑道:“武功都尚未练好。”

铁虎道:“只是听说过这种东西。”

龙飞道:“但萧立应该清楚,看来他甚至已经肯定,否则也不会去找『妙手回舂』华方。”

铁虎道:“何以见得?”

龙飞道:“以我所知,华方是唯一曾经从这种毒葯之下将人救回来的人。”

铁虎道:“萧立也是这样说。”

龙飞微喟道:“现在就要看,他能否将华方找到来了。”

铁虎道:“听他说,冰魄散虽然厉害,但仍有一天可活。”

龙飞道:“可是八个时辰之内得不到解葯,中毒者五脏就会硬化,即使扁鹊华陀重生,一样回天乏术。”

铁虎道:“由这里到邻镇,快马来回,大概无须三个时辰。”

龙飞道:“问题是在,华方是否在家中。”

铁虎仰首远望天外,说道:“生死有命。”

龙飞无言!

铁虎目光一落接问道:“听说冰魄散乃是唐门所有。”

龙飞道:“相信也只有唐门才能够炼出如此霸道,如此奇怪的毒葯。”

铁虎道:“嗯。”

龙飞沉吟道:“唐门弟子终年累月都是在研究毒葯,数百年下来,何止百十种,据说他们并不像武林中的其他门派,全都致力于创造,是以日新月异,层出不穷。”

铁虎道:“也难怪这个门派,数百年来始终屹立不倒。”

龙飞接道:“以我所知,这种冰魄散十年前才出现,乃唐门高手唐十三所创造的。”

铁虎回答道:“没有听过唐十一这个人。”

龙飞道:“他已经死了十年有多。”

铁虎道:“哦?”

龙飞道:“自从他死后,这种冰魄散据说亦没有再在江湖中出现。”

铁虎道:“莫非已失传。”

龙飞道:“是也说不定。”

铁虎沉吟道:“现在却竟从那个怪物的口中喷出来。”

龙飞沉默了下去。

铁虎苦笑道:“从妖魔鬼怪的口中喷出死人的毒葯,岂非也颇合情理?”

龙飞亦苦笑,一双剑眉不知何故竟皱了起来。

龙飞忽然问道:“唐十三是怎样死的呢?”

龙飞道:“死在一个高手的剑下。”

铁虎道:“那个高手又是谁?”

龙飞没有作声,一双剑眉皱得更紧。

铁虎鉴貌辨色,试探道:“莫非你认识那个高手?”

龙飞点头。

铁虎追问道:“到底是谁?”

龙飞沉吟道:“就是我师叔。”

紫竺一旁听得很清楚,脱口道:“是我爹爹?”

龙飞颔首,接道:“我只有这一个师叔。”

紫竺的俏脸不由就一白。

龙飞道:“唐门对于这件事,却没有追究。”

铁虎道:“想不到丁鹤一剑,竟能够镇住整个唐门。”

龙飞摇头道:“没有人能够镇住唐门的。”

铁虎道:“哦?”

龙飞道:“唐门弟子千百,高手辈出,用毒手法的高明,亦不是一个人所能够防避。”

他一顿沉声接道:“每一个人都有疏忽的时候。”

铁虎道:“如此岂非就可以轻易君临整个武林?”龙飞道:“君临整个武林又谈何容易?况且唐门世代传下来的戒条之一,就是严禁门下弟子在江湖上胡作妄为。”

铁虎道:“是这样。”

龙飞道:“是以唐门弟子很少在江湖之上惹事生非,却也不容人轻侮。”

铁虎道:“那么他们何以又不对丁鹤采取报复行动?”

龙飞道:“这是因为唐十三当时已被逐出唐门。”

铁虎道:“又是为什么?”

龙飞道:“据说是犯了色戒。”

铁虎道:“丁鹤想必亦因此杀他。”

龙飞道:“正是。”

铁虎道:“唐门是必亦引以为辱,严禁门下弟子用他的冰魄散也就不难想像了。”

龙飞道:“也许正如你所说。”

铁虎又问道:“他既然死在丁鹤剑下,那么他用的冰魄散有没有落在丁鹤手上呢?”

龙飞早已料到铁虎有此一问,但他仍然不禁一呆,半晌,才郑重的说道:“这件事情我并不清楚。”

紫竺道:“我也没有听爹爹说过。”

这一次,到铁虎沉默了!

龙飞、紫竺看得出他在怀疑。

他也事实在怀疑,干他这一行的人,疑心本来就比一般人来得重!

重很多!

龙飞、紫竺却只有苦笑。

事实他们也都在怀疑。

也就在这峒时候,他们听到了一声呻吟。

三个人都齐皆一怔,白三娘当然也没有例外,四个人,八支眼,不约而同,一齐落在萧若愚的面上。

萧若愚的脸颊亦赫然已没有方才那么苍白!

铁虎脱口道:“怎会这样子?”

紫竺说道:“他中的也讦并不是冰魄散。”

铁虎道:“天下间难道有第二种毒葯,中毒后与冰魄散相似?”

紫竺道:“也许有。”

她也希望真的有。

铁虎不觉点头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就是有也不奇怪,只是这么巧。”

龙飞忽然道:“萧立的判断,应该不会错误的。”

铁虎道:“但他刚死了一个儿子,唯一的儿子又变成这样子,悲痛之下,就判断错误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龙飞道:“站在我的立场,也希望他是判断错误。”

铁虎笑笑。

龙飞接道:“那也许真的并不是冰魄散,不过有一点,我们也得兼顾。”

铁虎道:“那一点?”

龙飞道:“萧若愚乃是一个白痴。”

铁虎道:“白痴也是血肉之躯啊。”

龙飞道:“但他的反应却比较一般人迟钝,而且他在萧立的督促下,经年累月苦练,内外功兼修,可以肯定已成了高手中的高手。”

铁虎不由得点头,他并没有忘记在义庄中,一个照面就被萧若愚夺去手中的铁链。

龙飞道:“倘若他不是一个白痴,方才我要将他制住,绝对不会那么容易。”

铁虎道:“那是说,冰魄散对他不起作用。”

龙飞道:“并不是不起作用,而是他内功一强,虽则昏迷当中,真气也许仍然不停在身体内流窜,这时候,或者已将毒气驱散。”

铁虎道:“有这种可能?”

龙飞道:“有。”

他微喟接道:“一个人反应迟钝有时也会反应迟钝的好处。”

铁虎道:“如此可好了。”

话口未完,萧若愚已悠悠醒转。

这个白痴又是否能够帮助他们解开心中的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蜥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