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蜥蜴》

第14章 像中人

作者:黄鹰

秋风萧瑟,飘然从堂外吹进来两片落叶。

叶已枯。

被风吹落的时候,叶的生命力亦绝。

萧若愚的生命力却在这个时候完全恢复。

他吁了一口气,忽然在桌面上翻了一个身,飒的坐起来。

却还未坐稳,连眼都尚未睁开,又倒了下去,一个头重重的撞在桌面上。

谁也来不及将他扶住。

“哎唷──痛死我了!”一撞之下,萧若愚竟然叫了起来。

众人齐皆一乐。

萧若愚连随一双手抱住脑袋,又坐起身来,张开了眼睛。

白三娘再也忍不住,脱口呼道:“谢天谢地。”

萧若愚一听呆住,问道:“谢什么天地?”

白三娘接道:“好了好了,二少爷你到底醒来了。”

萧宕愚好像现在才清楚声音从那儿来,回头一望,看见白三娘,傻笑道:“还以为谁叫我,原来你啊!”

白三娘忙问道:“二少爷,你没有事吧?”

萧若愚说道:“我有什么事,没有事啊!”

白三娘连声道:“好了好了。”

萧若愚奇怪道:“什么好了坏了,哎唷──”他双手捧着脸摇了几下,忽然道:“三婆婆,怎么你都走来这里玩?”

白三娘愕然道:“我走来那里了?”

萧若愚道:“你不是时常对我说,义庄有鬼,不要去那儿,怎么你又来?”

敢情他以为自己仍然在义庄之内。

白三娘苦笑道:“你又来胡说。”

萧若愚道:“既然来到了,就随便坐,我介绍几个老朋友你认识认识。”

白三娘忙道:“二少爷,这里可是你的家啊!”

“嗄!”萧若愚这时候才看清楚,一下跳了起来,怪叫道:“我怎会在这里呢?”

他目光一落,终于看见了龙飞,瞪眼道:“又是你!”

龙飞正想说什么,萧若愚已接道:“你将我变回家不要紧,千万不要将我变到阎王爷那里。”

白三娘忙道:“二少爷,你……”

萧若愚道:“三婆婆你有所不知,这是妖怪,爹爹教我那几下对他一些用也没有。”

白三娘连声嚷道:“二少爷,你先听我说……”

萧若愚却在桌上跪了下来,冲着龙飞连连抱拳道:“妖大爷,妖大爷,我服了你了,我给你叩头,你放过我好不好?”

他真的叩头。

龙飞不禁啼笑皆非。

铁虎不禁叹了一口气。

萧若愚这才发现铁虎,傻笑道:“钟馗大老爷也给收服,做了他的跟班了。”

铁虎苦笑道:“你怎么忘记了我是用铁链,不是钟馗大老爷。”

萧若愚“喔”的一声,拍着脑袋道:“该死该死,我怎么忘记了。”

他连随回望着龙飞,说道:“他又不是钟馗,你又不是妖隆,方才叩的头我要收回了。”

龙飞道:“你收回好了。”

萧若愚忽然又跳起来,尖叫道:“可是我怎么会回到家里来?”

紫竺即时笑道:“小弟。”

萧若愚如遭雷殛,一下子转过头来,看见紫竺,立刻雀跃道:“紫竺姐妲,又见到你了。”

紫竺诧异的问道:“什么时候你见过我?”

萧若愚道:“方才。”

紫竺追问道:“在那里?”

萧若愚道:“在义庄,你怎么躺在棺材里?”

紫竺这才明白他在说什么,道:“你见的不过是你哥哥刻的木像。”

她连随手指向放在堂左侧那尊大像。

萧若愚循望去,道:“不是一样吗?哥哥告诉我都是一样的。”

紫竺摇头道:“怎么会一样呢,木像不会笑,又不会说话。”

萧若愚连连点头道:“可是哥哥却当真是你,不时的紫竺,紫竺的叫啊。”

紫竺脸上不由一红。

萧若愚接道:“你不信,我去找哥哥到来,你可以问问他是不是?”

他目光无意一落,看见了桌旁那副棺材,看见了棺材放着的萧玉郎,道:“怎么哥哥也睡在棺材之内!”

连随就拍手微笑道:“有趣有趣。”

众人听着,齐都鼻子一酸。

萧若愚接道:“这可好了,不用到处去找他,哥哥,哥哥,紫竺姐姐说有话要问你。”

萧若愚却完全瞧不出来,接嚷道:“哥哥,你平日不是很多话要对紫竺姐姐说?”

当然又没有反应。萧若愚动了几下鼻翼,又道:“不成,睡着了?”

紫竺实在再也忍不住,失声道:“你哥哥已经死了。”

萧若愚一怔道:“死了又怎样?”

铁虎道:“像义庄那种死人一样。”

萧若愚立即跳起来,大叫道:“谁说的?”

紫竺叹息道:“小弟,是真的。”.萧若愚呆子一样望着紫竺,道:“这是说,哥哥不会再说话,再走动了?”

紫竺黯然点头。

萧若愚又问道:“紫竺姐姐,你不是骗我吧?”

紫竺道:“姐姐又怎会骗你?”

萧若愚“哇”的伏倒桌上,大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

白三娘忍不住亦哭了。

众人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都怔在那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若愚才收住了哭声,在桌上坐起来,默默流泪。

铁虎吁了一口气,上前两步,放软声音道:“小弟弟,有几句话想问问你!”

萧若愚望了铁虎一言,道:“你是做官的,不跟你说话。”

他真是闭上嘴色,而且闭得綮紧的。

铁虎苦笑,目注龙飞。

龙飞摇头。他知道萧若愚也一样不会跟自己说话的。

白痴虽然脑筋迟钝,但决定了的事情,就绝不会更改。

紫竺看在眼内,柔声道:“小弟,那么,跟我说成不成?”

萧若愚却竟不假思索,道:“成。”

紫竺道:“那么我问你……”

萧若愚瞪着铁虎龙飞道:“姐姐,他们在这里,会不会听到我们说话。”

紫竺点头。她实在不忍欺骗萧若愚。

龙飞明白紫竺的心情,目注铁虎道:“我们都出去。”

铁虎踌躇一下,终于举起脚步。萧若愚目注他们出了大堂,道:

紫竺说道:“现在你可以放心说话了。”

萧若愚点头,道:“姐姐,有件事,很奇怪,很奇怪的。”

紫竺道:“你说啊!”

萧若愚摇头道:“我实在不明白。”

紫竺道:“不明白什么?”

萧若愚的眼泪忽然又流下。

正当此际,照壁前白仙君那尊木像倏的四分五裂,“哗啦”的四下飞溅。

一个人同时从中飞出!

血红色的衣衫,惨绿色的脸庞,一面蛇鳞,双手亦是蛇鳞遍布。

“都走了。”

正是那个怪人。

他右手之中,此际握着一把闪亮的长刀,锋利的长刀!

人如箭,刀如虹。

“呱”一声怪叫,闪亮锋利的长刀凌空向萧若愚斩去。

紫竺惊呼。

萧若愚却呆然不动,泪涌如泉。

紫竺惊呼未绝,萧若愚的人头已然从刀光中飞起来。

鲜血狂飞。

紫竺一声怒叱,反手抓住一张椅子,奋力砸向那个怪人!

那个怪人已经立足桌面上,“呱”的又一声,刀一翻。

椅子刀光中碎飞,紫竺缩手急闪,同时抄住了第二张椅子。

     ※   ※   ※   ※   

龙飞铁虎“哗啦”那一声之中已经回头。

一眼瞥见,两人齐声暴喝,不约而同反扑。

龙飞人如天马行空,半空中剑呛啷出鞘,人剑化成一道飞虹,凌空向那个怪人飞射去!

铁虎那倏铁链亦“哗啦”撤在手中,身形亦施展至极限。

那个怪人对他们似乎有所避忌,未敢逗留,一刀斩碎紫竺那张椅子,双脚便往桌上一顿,身形疾向后倒射开去。

紫竺看得真切,一声娇叱,抄住的那张椅子飒然脱手,掷向那个怪人。

她惊怒之下,已全力出手!

那个怪人彷佛早已料到有此一着,人在半空,猛一个觔斗,右脚正踹在掷来那张椅子之上。

那张椅子“叭”的被他踼得疾飞了回去,反撞向龙飞,他形藉此一踼之力,继续向后飞,哗啦的撞碎右墙一扇窗户,疾穿了出去。

龙飞只恐紫竺有失,身形一飞,离弦箭失一样,亦是有云回之势。

他虽然目睹那张椅子迎面飞来,亦无从闪避。

那张椅子有紫竺一掷之力,再加上那个怪人一踼之力,实是非同小可。

龙飞也知道厉害,那刹那之间,剑“嗡”然弹出一片剑芒迎向飞来的椅子。

“沙”一声,那张椅子一迎上剑光,就化成粉碎。

那刹那之间就像是变魔术一样,整张椅子瞬眼间消失半空龙飞的身形同时落下。

铁虎在后面只看得魄动心惊,失声道:“可有事?”

龙飞道:“没有!”身形又飞起,从怪人撞碎那道窗户追去。

铁虎亦紧跟着赵窗追出去。

萧若愚没有头的尸身才跌下,跌在桌面上,他那颗人头也正落在桌面上。

白三娘这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哀呼一声,双眼翻白,往地上就倒。

紫竺急忙一把扶住!

她的一张脸已经苍白。

有生以来,她何尝遇过这么残忍,这么恐怖的事情?

血仍在奔流。

鲜血!

白痴何辜?

萧若愚到底知道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非死不可。

像中人到底又是什么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蜥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