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蜥蜴》

第15章 夺魄快刀

作者:黄鹰

庭院萧条。

怪人身形凌空飞舞,飞过海棠树悄,舞过芭蕉叶顶,穿过院门,越墙翻屋,矫活非常,迅速之极。

龙飞紧追不舍!

铁虎亦竭尽全力在后面狂追!

再过一道短墙,那个怪人已进入那座遍放木刻黑蜥蜴的庄院。

身形一落,一股白烟暴起!

龙飞后面看见,怪叫一声,横越一丈,掠上一旁瓦面,再一拔,在瓦面之上拔起二丈多三丈!

居高临下,他看得很清楚,那个怪人并没有在白烟中消失,也没有化做一条黑蜥蜴,混在院内的黑蜥蜴之中。

他看得很清楚,那个怪人再翻过一道短墙,落在那个荒僻的后院内,旋即向那座小楼射去,白烟虽然起,但未浓,怪人的一身红衣更鲜明触目。

龙飞一声长啸,半空折腰,斜射向蜥蜴院。着地又拔地,穿白烟,越短墙,掠进后院内。

他连随奔向那座小楼!

后面即时传来了铁虎一声大叫:“龙飞!”

龙飞扬声道:“在这儿。”身形却不停。

“哗啦”一声暴响,也即时在楼中传出。

     ※   ※   ※   ※   

小楼的门户尽开。

龙飞猛一声暴喝,一剑化千锋,人裹在剑光之中,连人带剑,夺门而入。

没有袭击。

小楼也没有人。

龙飞身形不停,人剑追向哗啦声响之处。

声音他肯定是对门那边传来。

转过那扇曾经出现一个半人半蜥蜴的怪物,在吸吮着一个面貌与白仙君相若的女人,飞扬中火焰中的那副怪画,但后来却又变成空白的那扇屏风,龙飞扑向对面墙壁。

那扇屏风现在仍然一片空白,屏风后面也一样没有人。

但墙壁上那个窗户却已经碎裂!

“哗啦”那一声,毫无疑问就是这个窗户碎裂之时所发出来。

龙飞的身形在窗前停下。

窗外是后院的另一面,也一样遍地荒草,在荒草之中,有几棵芭蕉。

花已谢,花已残。

风吹绿芭蕉两叉。

一股难言的寂莫,难言的萧索蕴斥其中。

其中却没有人!

那个怪人到底从那个方向逃去?

龙飞瞧下出来,身形一纵,越过窗户,掠入荒草之中。

然后他猎狗一样搜索起来。

后面忽然又传来了铁虎的大叫声。

“龙飞!”

“这边!”龙飞应声拔起了身子,掠上了小楼的瓦面。

再一纵,窜上了屋脊。

四顾无人,只见铁虎,正踏着院中荒草向小楼奔来。

铁虎也是在周围张望,见龙飞立在屋脊之上,急问道:“可追到那厮?”

龙飞摇头。

铁虎又问道:“是不是又化做白烟飞上天去了?”

龙飞摇头道:“我看见他逃进了这座小楼。”

铁虎道:“那么现在呢?”

龙飞道:“小楼后面的一扇窗户被震碎,却不知越窗之后那儿逃去。”

铁虎道:“周围都不见?”

龙飞道:“都不见。”

铁虎咬牙切齿的道:“好小子,又给他逃去了!”

语声方落,一声惨叫,突然从隔壁那边传将过来!旋即有人嘶声狂吼道:“丁鹤!你真的要杀我灭口?”

狂吼未绝,又是一声惨叫!

龙飞铁虎听得真切,齐皆耸然动容。

铁虎脱口呼道:“住手。”人链齐飞,翻过围墙,跃下隔壁。

龙飞身形同时从屋脊上射出,箭一样射了过去。

     ※   ※   ※   ※   

隔壁就是丁家。

也就是丁鹤那个书斋坐落的那一个院落!

惨叫声,狂吼声,正是从书斋之内传出来。

龙飞身形一落即起,人剑飞起,铁虎呛啷啷一抖铁链,亦冲了过去。

书斋的门户与龙飞紫竺离开时一样,仍然给掩上。

龙飞剑在身前,剑光飞闪!

那道门迎上剑光,嗤嗤嗤四分五裂!

龙飞人剑夺门而入,未碎在剑光中的门板纸一样飞了起来。

那刹那他的心情实在紧张之极,也恶劣之极。

他听得出那狂吼的语声绝不像丁鹤所有,却很像在那里听过。

一时间,他又想下起是在那里。

到底是谁狂吼丁鹤要杀人灭口?

龙飞剑如电,人如电,目光亦如电,一射入门,已瞥见了丁鹤。

他瞥见丁鹤的勾魂剑!

剑已经出鞘!

三尺三寸的长剑,狭长而尖锐,锋利而闪亮,握在丁鹤的右手中,垂指地面,剑尖滴血!

鲜血!

在他的身前,在的剑下,倒着一个红衣人,血红的衣衫,惨绿的肌肤,光腻的蛇鳞!

正是那个怪人。

刀仍在怪人手里,刀锋染满了鲜血。

他的咽喉在溅血,人已经气绝。

丁鹤左腰后也在流血,衣衫迸裂,肌肤外翻,一道血口斜开至脊椎骨旁边。

是刀口!

这显然他虽则一剑勾魂,洞穿怪人的咽喉,自己亦伤在怪人快刀之下?

伤得无疑很重,但斩的并非要害,并不足致命!

可是龙飞才冲入,丁鹤就倒下!

他的一双眼仍然圆睁,眼球上布满血丝,充满了惊讶,也充满惯怒!

龙飞方才已目睹那个怪人身形的矫活!刀法的迅速,但铁虎也没有走眼,他跟着进来,目光一落,不觉脱口一声;“『一剑勾魂』果然名不虚传。”

龙飞却一声不发,急步走过去,正准备替丁鹤封住腰后的穴道,阻止血液再外流,可是他一走近,就发觉丁鹤的血液已停止外流。

“奇怪?”

他连随又发现丁鹤腰后伤口附近的肌肉逐渐苍白起来,不由自主的伸手摸去!

一摸之下,龙飞面色骤变。

一股寒气正从他手心透上,他非常自然的一缩手,失声道:“冰魄散!”

铁虎一怔,道:“什么?”

龙飞道:“他正中了冰魄散!”

铁虎道:“那儿来的冰魄散?”

龙飞道:“只怕是来自刀上。”目光转向怪人手中那柄刀。

那柄刀的刀锋幽然散发着淡绿色的寒芒。

那种淡绿色已淡得接近白色,不在意根本就瞧不出来。

龙飞指按刀锋,触指冰寒,一触忙缩开,沉声道:“果然在刀上!”

铁虎道:“这也许就是报应,他以冰魄散害人,现在自己也为冰魄散所制。”

龙飞没有作声,一双剑眉已紧锁在一起。

铁虎又道:“为什么他要这样做?”

龙飞忽然手指零散落地上那些酒瓶,道:“铁兄有没有看见这些酒瓶。”

铁虎道:“看见,与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龙飞道:“我追着那个红衣怪人,不错是追到了这边丁家,萧立也看见那个红衣怪人越墙跳了过来丁家这边。”

铁虎说道:“偌,丁鹤不就是身穿红衣?”

龙飞道:“可是紫竺与我进来书斋的时候,他已经醉倒地上。”

铁虎又道:“那是他故意醉给你们看的。”

龙飞道:“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他怎能喝得下这么多瓶酒。”

铁虎道:“喝一瓶,倒一瓶难道下成吗?”

龙飞道:“当时他的确已经烂醉如泥了。”铁虎笑笑道:“有些人一瓶酒喝下就支持不住,变成滚地葫芦了。”

龙飞闭上嘴巴。

铁虎接道:“冰魄散创自唐十三,唐十三却死在丁鹤剑下,那么冰魄散落在丁鹤手上,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龙飞叹了一口气。

铁虎又道:“萧若愚不会下认识丁鹤的。”

龙飞道:“嗯。”

铁虎道:“丁鹤却相信他也意料不到萧若愚竟会在义庄内玩耍,发现了他装神扮鬼的秘密。”

龙飞道:“嗯。”

铁虎道:“邻家的丁伯伯竟然会装神扮鬼,在萧若愚这个白痴来说,是不是很奇怪?”

龙飞道:“应该是。”

铁虎道:“丁伯伯既然可以装神扮鬼吓人,他当然也可以才是,所以他当时就有,为什么他不可以装神扮鬼吓人这一句话。”

龙飞不能不承认铁虎分析得实在很有道理。

铁虎接道:“也就在这个时候,丁鹤已经到来,他一心想看看自己昨夜的所为有什么效果,却听到了萧若愚那番说话,知道他的秘密被萧若愚无意发现,于是就施放冰魄散,暗算萧若愚以图灭口!”

龙飞道:“说下去。”

铁虎道:“到被你穷追不舍,于是就先入萧家庄引开你的注意,再溜返书斋假装醉酒。”

他一顿接着道:“可是他仍然放心不下!”

龙飞道:“你是说那些冰魄散的效果吗?”

铁虎道:“冰魄散并非他自己的东西,能否毒杀萧若愚在他实在是一个问题,而他却又分身不下,于是暗中早已通知了他的手下,也就是现在倒在他剑下这个红衣人前去一看究竟。”

龙飞并没有插口。

铁虎又道:“他这个手下赶到了义庄,却发觉萧立已经先一步赶到,而且验出萧若愚乃中了冰魄散,去找『妙手回舂』华方,及听萧立叫我们将萧若愚送回家来,正中下怀,于是就先行偷入萧家庄,藏身木像内,出其下意,格杀萧若愚,逃回来这边。”

龙飞道:“好像这样的一个得力助手,杀了岂不是可惜得很?”

铁虎道:“不杀却会泄漏自己的秘密,权衡轻重,利用的价值既然也已没有,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一顿又说道:“他这个手下万料下到他竟然会杀人灭口,冷下提防,就被他一剑刺中咽喉,可是他这个手下到底武功高强,临死仍然回砍他一刀!”

龙飞又不作声。

铁虎冷笑道:“他惟恐萧若愚不死,利刀之上再加冰魄散,结果自己也伤在这张刀与那些冰魄散之下,岂非就是报应了。”

龙飞仍不作声。

铁虎一脸得色,仰天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虽然是一句老话,却永远合用的。”

龙飞终开口道:“铁兄似乎疏忽了一件事。”

铁虎道:“什么事?”

龙飞道:“我这位师叔何以被称『一剑勾魂』!”

铁虎道:“这相信就是因为他出手毒辣,一剑便要人性命了。”

龙飞道:“不错,在他的剑下从无活口!”

铁虎道:“若不是如此手辣心狠,又怎会做出这种事情?”

龙飞道:“既然一剑勾魂,这个所谓他的手下,若被他一剑刺中咽喉之后,又焉有能力回砍他一刀?”

铁虎道:“龙兄也疏忽了一件事。”

龙飞道:“你是说,我师叔喝了那么多酒。”

铁虎道:“一个人醉酒之下,出手难免就没有平日那么准确。”

龙飞道:“伤口可是在腰后。”

铁虎道:“他一剑刺中对方咽喉,自然就以为对方必死,拔剑转身,准备将剑入鞘,亦是很自然的举动。”

龙飞微喟道:“但亦有可能,是那个怪人突来暗算,一刀砍在我师叔腰后,我师叔负伤之下,才反手一剑穿透了他的咽喉。”

铁虎叹息道:“龙兄的心情,我非常明白,丁鹤不管怎样,毕竟还是龙兄的师叔。”

龙飞苦笑。

铁虎接道:“可是那句话龙兄也听到了。”

龙飞苦笑。

铁虎道:“那句话,总不成是对我们说的。”

龙飞道:“是也未可知。”

铁虎冷笑道:“他既然认识丁鹤,当然不会不清楚丁鹤的手段,明知丁鹤剑下从无活口,一剑勾魂,还要冒险去砍丁鹤一刀,目的只是在让我们听到那句话,使我们在怀疑丁鹤,有没有这种道理?”

龙飞无言。

铁虎沉声道:“从方才慾杀萧若愚那一刀,与及那个人身形的迅速矫活看来,他的武功只怕绝不在你之下。”

龙飞道:“应该是。”

铁虎道:“以他的武功,是否用得着如此冒险嫁祸丁鹤,赔上自己的性命?”

龙飞实在说不过铁虎,因为铁虎的说话实在很有道理。

他叹了一口气,将丁鹤抱起来,在旁边那张竹榻放下,道:“要证明这件事很容易。”

铁虎道:“等丁鹤醒来?”

龙飞道:“嗯。”

铁虎问道:“你以为他还有多少分生机!”

龙飞道:“萧若愚的内功未必比得上他。”

“你是说,萧若愚能够不为冰魄散所伤,丁鹤也应该能够?”

龙飞道:“不错。”

他说得虽然肯定;心里其实也不大清楚。

丁鹤的面色这时候亦已苍白了起来,伤口附近的肌肉更是死鱼肉般,龙飞将他抱起来的时候,那种感觉与抱着一个死人并没有分别。

龙飞方才也接触过萧若愚,两个人比较,丁鹤显然就严重得多。

铁虎也瞧出来了,上前伸手往丁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夺魄快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蜥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