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蜥蜴》

第16章 谜

作者:黄鹰

秋风吹入了书斋。

秋后虽然就冬来,但这个时候的秋风并不冷。

龙飞给这阵风一吹,却由心寒了出来,混身的血液也彷佛在凝结!

怎会是司马怒?

龙飞实在奇怪之极。

铁虎连随拿起了司马怒的左手,将衣袖卷起来。

鳞片只长到腕上三寸。

铁虎手一揭一剥,就剥下了一支手套来,他更加兴奋,连声道:“假的,都是假的。”

龙飞不作声。

那支手套与那头面具一样,很精致,很柔软,紧贴着原来肌肤,即使是近在咫尺,也不容易瞧出来。

铁虎反覆细看了几遍,才将那支手套放下,转将那张面具拿起来,亦细看了几遍。

然后他叹了一口气,道:“巧夺天工,不知又是出自那位名匠之手。”

龙飞仍然默不作声,始终盯着司马怒的脸庞,彷佛要瞧进司马怒的脑海深处,找出他真正的意图来。

他当然也瞧不出来。

因为他同样也没有一双魔眼。

司马怒双目圆睁,似乎死不甘心,但眼神呆滞之极。

死人的眼神也根本就没有所谓呆滞不呆滞的了。

他非独眼神呆滞,面容亦呆板之极,既没有痛苦,也没有任何表情,简直像白痴一样。

莫非他就是白痴一样,木然瞪着丁鹤那一剑刺入自己的咽喉,就像萧若愚在义庄那儿由得龙飞将他的穴道封闭?

萧若愚毫无疑问是一个白痴。

司马怒却毫无疑问绝对不是。

可是这白痴一样的眼神,白痴一样的面容,又能够告诉龙飞什么?

这时候的龙飞,亦有若白痴一样了。

     ※   ※   ※   ※   

风吹萧索。

龙飞陷入沉思之中。

铁虎终于察觉到了,脱口唤道:“龙兄。”

龙飞没有反应。

铁虎振亢呼道:“龙兄。”

他平日打惯了官腔,嗓门当然是不小,振亢一呼,简直有若半空响了一个闷雷。

龙飞彷如梦中惊醒,失声道:“什么事?”

铁虎道:“我正要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龙飞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没有事。”

铁虎道:“方才你就像见鬼一样,倒给我吓了一跳。”

龙飞叹气道:“事情确是越来越复杂了。”

铁虎心念一动,道:“你莫非认识这个人?”

龙飞点头。

铁虎道:“他是谁?”

龙飞道:“司马怒。”

“快刀司马怒?”

“正是。”

“怪不得凌空一刀,飞取萧若愚首级,如此凌厉,如此准确。”

龙飞又沉默了下去。

铁虎喟然接道:“快刀夺魄,果然名不虚传。”

龙飞淡然一笑!

铁虎忽然省起了一件事,道:“听说他约了你在断肠坡决斗?”

“这是事实。”龙飞反问道:“你也知道这件事?”

铁虎道:“那是江湖上的朋友,传来的消息。”

一顿接着道:“却是不知道正确的日期。”

龙飞道:“在前天。”

铁虎道:“他可有依约前去?”

龙飞道:“有。”

“结果如何?”

“我幸胜他半招。”

“你小子就是谦虚,依我看,你准是将他打得落荒而逃。”

“落荒而逃的是我。”

“这必是他不服输,缠着你拚命,你既不想杀他,又不想令他太难堪。”

铁虎这个人的脑筋有时候就是如此灵活。

铁虎淡然一笑。

铁虎连随就一呆,道:“这真是奇哉怪也。”

龙飞道:“他没有理由跟我那位师叔合作的,是不是?”

铁虎说道:“这在他也许认为是两回事。”

龙飞道:“这件事你也许想得通,我就想不通了。”

铁虎苦笑。

现在他何曾不是脑袋之内塞了几斤砂一样,一窍不通。

龙飞又叹了一口气,手落在司马怒双眼的眼盖之上,一抹,将司马怒的眼盖抹下来!

也就在那刹那之间,他整个身子猛一震。

然后他就像猎犬一样,鼻子不停的抽动起来!

铁虎看见奇怪,问道:“你在嗅什么呢?”

龙飞没有作声,鼻子几乎触及司马怒的衣衫。

铁虎一个鼻子不由也抽动起来。

他嗅了一会,除了血腥味,并没有嗅到什么。

龙飞即时目光一转,道:“你嗅到了什么?”

铁虎道:“血腥味。”

龙飞道:“此外呢?”

铁虎道:“没有了。”

龙飞道:“嗯。”

铁虎道:“除了血腥味,难道你还嗅到了什么?”

龙飞摇头。

铁虎道:“这是说,我的鼻子并没有问题。”

龙飞道:“我们的鼻子都没有问题,有问题的只是司马怒。”

铁虎不明白。

龙飞突然斩钉截铁的道:“司马怒并不是杀萧若愚的人。”

铁虎更奇怪,道:“你莫非是说,他并不是我们方才追拿的那个红衣人?”

龙飞道:“应该不是。”

铁虎一怔,道:“应该?你又凭什么这样肯定他不是?”

龙飞缓缓的站起身子。

铁虎跟着站起来,一双眼睛一瞬也不一瞬的盯在龙飞面上!

龙飞眼望窗外忽问道:“那个红衣人是怎样出现的?”

铁虎道:“他藏身那尊水月观音的木像内,突然震碎木像飞出来杀人。”

龙飞又问道:“那尊木像你可知是用什么木材雕刻出来?”

铁虎不假思索,道:“檀木。”

萧立已跟他说过在早上发生的怪事,所以在安置好萧若愚之后,他除了检验萧玉郎的尸体外,也曾走到尊木像的面前,仔细检验了一遍。

若非是别人的屋子,他当时说不定就会将那尊木像搬下来,研究一下那条黑蜥蜴如何藏在木像的口内。

也可惜他没有这样做,否则他必定发现有人藏身在木像内。

却也幸亏他没有那样做,否则必定第一个死在刀下。

     ※   ※   ※   ※   

“檀木”两个字出口,铁虎就一怔。

龙飞盯着他,道:“你现在总该明白的了。”

铁虎点头,道:“一个人藏在檀木中那么久,衣衫与身上总该有些檀木的气味才对。”

龙飞道:“我们在司马怒的身上却嗅不到檀香的气味。”

“不错不错。”铁虎忽然笑道:“我明白了。”

他又明白了什么?

龙飞盯稳了铁虎!

铁虎旋即打了一个哈哈,道:“好一条连环计,丁鹤呀丁鹤,你也可谓老谋深算了。”

这一次轮到龙飞怔住。

铁虎笑接道:“杀人的是丁鹤,不是司马怒。”

龙飞道:“哦?”

铁虎道:“丁鹤知道你我都在那边,恐防一时间摆脱不了,所以预先安排司马怒这个人,穿着相同的衣服,准备必要时由司马怒引开我们的注意,好教他从容开脱。”

龙飞叹了一口气。

铁虎还有说话:“及至他发觉我们都追他不到,心念又一转,索性来一个杀人灭口,也藉此嫁祸于司马怒,谁知道弄巧反拙,一个不小心,自己也挨了一刀。”

龙飞又叹了一口气,道:“你想清楚再跟我说。”

铁虎一呆。

龙飞叹着气接道:“时间不配合,是一个问题,醉酒也是一个问题,你若是仍然有怀疑,不妨过去嗅嗅丁鹤的身上是否有檀木气味。”

铁虎真的走过去嗅嗅。

嗅得很仔细。

到他将头抬起来,神情已有如傻瓜一样。

龙飞笑问道:“噢到了檀木气味没有呢?”

铁虎摇头苦笑,道:“我现在真的给这件事弄糊涂了。”

龙飞的笑也是苦笑,道:“糊涂的并不是你一个人。”

铁虎忽然道:“小龙,你一向是一个聪明人。”

龙飞道:“你一向也是的。”

铁虎道:“比你仍然差一筹。”

龙飞奇怪道:“什么时候你变得这样谦虚了。”

铁虎道:“现在。”

龙飞道:“你就是不谦虚,这件事我也是不会就这样罢手,继续伤脑筋,穷追究竟的。”

铁虎叹息道:“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这么奇怪的事情。”

龙飞道:“你以为我就不是。”

铁虎只有叹息。

铁虎又呆在那里。

司马怒怎会在这里出现?

他若非同谋,怎会穿上这种红衣服?怎会戴上那张面具?那对手套?

为什么他要刀斩丁鹤,莫非就真如铁虎所说,是丁鹤拔剑杀他灭口在先,他临死反斩丁鹤一刀,丁鹤一个不神,又醉酒之下,以至司马怒仍然有反击的余力,伤在司马怒刀下?

司马怒狂呼丁鹤杀人灭口,难道就真的一如所说?

丁鹤又为何那样做?

若是以檀木气味为凭,杀人的就既非司马怒,也非丁鹤,难道还有第三者吗?

这个第三者又是谁?

莫非藏身木像之中,不一定染有檀木气味?

连这一点龙飞都已不敢肯定了。

谜!

不可解的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蜥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