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蜥蜴》

第20章 棺中棺

作者:黄鹰

龙飞负手漫步院中,仰眼望天,眉宇之间,忧虑之色,丝毫未褪!

紫竺何在?

事情的真相是否一如他所假设?

     ※   ※   ※   ※   

苦雨凄风。

午前。

两副棺材先后从萧家庄抬出来,萧立一身白衣,紧跟在棺材之后!

没有眼泪,没有表情,他的一个身子仍然标枪也似挺直,一张脸却已纸白,眼瞳之内也满布血丝。

接连的惨变,似乎并没有将这条铁汉击倒,经过一夜的休息,他激动的心情,显然已平静了下来!

凄风吹起了他的衣衫,苦雨打湿了他的衣衫。

有谁知道他内心现在的感受?

白三娘送出门外,哭倒在门外!

哭声已嘶哑。

她整个人都已经崩溃。

铁虎手下的一个捕快无言扶住白三娘,一双眼似乎已湿了。

入非草木,谁孰无情?

没有亲属,没有朋友,扶棺的就只有萧立一人。

凄凉而孤独!

     ※   ※   ※   ※   

棺材已埋下,黄土已掩上,墓碑已竖起。

萧立仰眼望天,一身水湿,一脸水湿,也不知是水珠还是泪珠。

仵工已全都离开,只剩下萧立一人。

是那么凄凉,是那么孤独!

香火已熄灭,纸钱飞舞在天地之间!

天愁地惨。

萧立突然仰天狂笑。

笑声悲激,有如哭声。

狂笑声中他挺直的身躯逐渐佝偻起来,笑声亦逐渐低沉了下去,终于断绝。

然后他佝偻着身体,转向来路走去。

沉重的脚步在地上留下了一行深深的脚印。

     ※   ※   ※   ※   

凄风苦雨中,萧立终于消失在来路之上。

本来荒凉的墓地更显得荒凉。

也就在这个时候,墓地一侧的杂木林子之内走出了两个人。

一个锦衣潇洒,一个貌似钟馗,正就是龙飞、铁虎。

铁虎的手中拿着一个铁铲。

目注着萧立的去处,龙飞倏的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动手了。”

铁虎微喟道:“再等等。”

龙飞并没有异议。

铁虎上下打量了龙飞一眼,又一声微喟,道:“你这小子的假设的确是大胆得很。”

龙飞道:“这句话你已是第十二次说了。”

铁虎嘟喃道:“交着你这种朋友,始终有一天,不给你吓死,也给你累死。”

龙飞笑笑道:“你切莫忘记,是你甘心情愿跟我来的。”

铁虎狠狠的道:“这一次你若是弄错,回去我立即将你锁起来。”

龙飞笑容一敛,叹息道:“我若是弄错也非要一个地方安静一下不可。”

铁虎目光一转,道:“你最好现在就求神拜佛,希望萧立不要回头发现,否则就……”

龙飞道:“一切自有我承担。”

铁虎道:“总之他回头发现,而你又判断错误的话,你那条命固然是成问题,我头上这顶鹤毛帽子也丢定了。”

龙飞道:“你岂非时常说这个官已经做腻。”

铁虎笑骂道:“我也不知前世做错什么,今生交着你这个朋友。”

龙飞道:“你有生以来,做过这种事没有?”

铁虎道:“一次也没有。”

龙飞道:“所以其赏应该感激我给你这个机会才是。”

铁虎道:“我感激极了。”

瞧他那副表情,听他那种语气,分明就是说反语。

龙飞到底要铁虎做什么事情?

     ※   ※   ※   ※   

雨仍然在下。

龙飞忍不住又催促道:“还不快点过去?”

铁虎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心急呢?”

龙飞道:“换转你是我,也会这样心急的。”他说着举步走前。

铁虎叹了一口气,举步紧跟在龙飞身后。

两人一直走到萧若愚那两个新坟之前停下。

铁虎道:“先从那一个坟墓开始?”

龙飞目光一落,道:“从萧玉郎的坟墓。”

他连随一伸手,道:“给我铁铲。”

铁虎摇头道:“你还是把风,让我来吧。”

龙飞道:“这也好!”偏身一纵,掠上山边的一株大树上。

铁虎手中铁铲往坟前地上一插,一面卷袖子,一面嘟喃道:“堂堂的大捕头,竟然沦落为偷墓贼,当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龙飞敢情是要他挖开坟墓,将棺材偷出?

这样做法又为了什么?

     ※   ※   ※   ※   

泥土刚掩上,要挖起来当然是容易得很。

铁虎下铲如飞,很快就将棺材上的泥土挖开。

黑漆的棺材,已钉上钉子。

龙飞即时从树上跃下,落在铁虎的身旁。

铁虎冷不防给他吓了一跳,变色道:“萧立回头了?”

龙飞摇头道:“不是,是我忍不住下来而已!”

铁虎捏了一把汗,道:“险些儿给你吓死!”

龙飞连随从铁虎手中取过铁铲,插进棺盖的缝隙中,一插猛一撬,“勒”一声,棺盖就被他撬了起来!

他旋即弃铲用手,“勒勒勒”一阵异响,整块棺盖连铁钉一齐被他掀离。

棺盖打开,萧玉郎的尸体就呈现在他们眼前,与昨日他们所见并无多大不同,衣衫也仍是那件衣衫,血腥却已经变臭,一种难以形容的气味扑向两人面门。

铁虎皱起了鼻子。

龙飞紧咬牙齿,将棺盖放下,从棺中抱起了萧玉郎的尸体,放在棺盖上。

这个人好大的胆子!

     ※   ※   ※   ※   

尸体的下面自然就是棺底,龙飞目光一落,道:“果然浅很多。”

铁虎应声道:“棺中难道真的另有棺吗?”

龙飞道:“立即就知道。”双手运劲,一齐插在棺底之上。

“劈劈拍拍”一阵乱响,棺底竟然在他指下裂开。

棺底怎会这样薄,这样就碎裂。

龙飞喜形于色,十指一插一抓,整块棺底就被他抓起来。

棺底果然薄得很,不过寸厚。

这层棺底之下,并非黄土,赫然还有一层。

棺中棺!

     ※   ※   ※   ※   

棺中棺幽然躺着一个紫衣少女。

紫竺!

铁虎脱口惊呼。

龙飞既惊又喜。

紫竺双目紧闭,面色苍白!

龙飞急忙伸手探去!

铁虎不等龙飞的手触及紫竺的鼻,就问道:“怎样了?”

龙飞当然不能够立即回答,也没有作声。

铁虎心急如焚。

半晌,龙飞才开了口,说道:“还有气。”

他的语声明显的在颤抖,整个人跪倒棺缘上,彷佛已经虚脱。

事实他为了找寻紫竺几乎心力交瘁了!

铁虎一听跳起来,连声道:“好极了!好极了!”

好一会,龙飞的心情才平复下来,缓缓将紫竺从棺材中抱出,一双手不住的在颤抖。

铁虎搓着双手,又接道:“好小子,真有你的!棺中果然还有棺,紫竺果然就给藏在棺中棺之内。”

龙飞道:“我想来想去,整个萧家庄我们没有加以搜查,可以藏人的地方,就只有萧玉郎的棺材!”

铁虎格格大笑道:“果然就不出你的所料,好险啊好险!”

龙飞额头上忽然汗珠滚落。

铁虎也自捏了一把汗,道:“你还不快将丁姑娘救醒。”

龙飞点头,抱着紫竺走向那边杂木林子。

铁虎不用关照,立即将萧玉郎的尸体放回棺材内,将棺盖放上钉好,将泥土尽量弄回原状。

然后他听到了一阵饮泣声,从那边杂木林子传来。

是女孩子的哭声!

铁虎手抄住铁铲,向那边奔了过去。

神态显得很轻松,就像是心头刚放下了千斤重石。

     ※   ※   ※   ※   

紫竺在饮泣。

龙飞将紫竺拥抱在怀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铁虎从林外闯进,看清楚紫竺果然已经醒转,才真的放心,格格大笑道:“现在可好了。”

紫竺应声回头,一见铁虎,惊讶道:“铁大人!”

铁虎笑得更开心,道:“你还认得我这个铁大人,可见已回复正常。”

紫竺奇怪问道:“我到底怎样不正常了!”

铁虎道:“也没有什么,只是昏迷过去。”

紫竺道:“我不是在萧伯伯那儿,怎会在这里?”

铁虎目注龙飞,道:“你还未告诉她吗?”

龙飞道:“她刚醒!”

紫竺忙问龙飞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铁虎即时插口道:“丁姑娘,你在萧家庄大堂到底遇上了什么事?”

紫竺道:“没有什么事。”

铁虎道:“我们追着那红衣怪人离开大堂之后,真的什么也都没有发生?”

紫竺回忆着说道:“你们离开了之后,我扶起了三婆婆,想将她救醒,可是怎样替她推拿也没有反应。”

铁虎道:“我那些手下是否都闻声走进大堂来?”

紫竺点头道:“嗯。”

铁虎道:“后来他们分成了两批。”

“好像是。”

“留在大堂那四个后来怎样?”

“嗯,我记起来了。”紫竺抬手轻按着额角,道:“就在找替三婆婆推拿之际,我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回头望去,就看见那四个捕快叔叔一一倒下,然后我好像看见了萧伯伯……”

铁虎急不及待的追问道:“萧立在干什么?”

紫竺道:“好像向我走过来。”

铁虎追问道:“以后怎样了?”

她怔住在那里。

“看来你就在那个时候昏迷过去。”龙飞只说了一句话,便沉默了下去!

紫竺忙问道:“我是不是昏迷了很久呢?”

铁虎道:“差不多一天。”

“一天!”紫竺瞠目结舌。

铁虎道:“这一天之内,可急坏了小龙了。”

紫竺忙问龙飞道:“飞哥,方才你到底在那里找到我?”

龙飞道:“在棺材之内。”

紫竺嘤咛一声,缩入龙飞怀里,道:“你别吓我好不好。”

龙飞叹了一口气,铁虎即时道:“小龙说的是真话,你甚至给人埋在泥土之内,若不是小龙脑袋灵活,及时将你救出来,后果可真就不堪设想!”

紫竺却向龙飞道:“飞哥,是真的!”

龙飞道:“老铁虽然人时常喜欢信口胡诌,这一次说的可是实话。”

铁虎急嚷道:“我什么时候胡诌过了呢?”

紫竺连随又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飞道:“这不是三两句说话就能够说清楚,我们现在还是先离开这儿。”

紫竺道:“去那儿?”

龙飞道:“你我暂时不要进入凤凰镇去!”

铁虎忙问道:“那么我……”

龙飞道:“你却是非进不可。”

铁虎道:“哦?”

龙飞道:“然后你率领手下捕快,在萧家庄之内仔细的搜索。”

铁虎诧声问道:“搜索什么?”

“紫竺!”

“什么?”铁虎眼睛圆睁,直瞪着龙飞。

龙飞接道:“我们已找到紫竺这件事,你自己知道就是,暂时不要告诉你的手下。”

铁虎道:“你是担心他们知道了,就不会落力搜索,从而露出破绽来?”

龙飞道:“正是这意思。”

铁虎道:“这一次,你葫芦俚卖的又是什么葯?”

龙飞不答却又吩咐道:“有一点你要记稳。”

“说好了。”

“小楼所在的那个院落,不要让你的手下进去。”

“哦?”

“我要你亲自搜索,却只在楼外,楼中无论任何声响,都不要理会,倘若遇到了萧立,可要放开喉咙去跟他招呼。”

铁虎摸摸胡子,道:“我现在有些明白了。”

龙飞道:“在酉时过后,你们就退出萧家庄,在我师叔那个书斋之内等候。”

铁虎道:“能不能多告诉我一些?”

他其实也并不怎样的明白。

龙飞道:“目前我能够告诉你的,就只有这些!”

铁虎皱眉说道:“你不是又有什么大胆假设的吧?”

龙飞黠头道:“嗯。”

铁虎苦笑道:“这一次莫要是去挖萧家的祖坟才好。”

龙飞笑笑道:“今回你放心好了,这一次我即使又去挖别人的坟墓,也只自己动手,不会再劳动你。”

铁虎叹了一口气,说道:“一听到你又来一个大胆的假设,我便不由心惊肉跳了。”

龙飞只是笑笑。

铁虎接口道:“你与丁姑娘现在又去什么地方!”

龙飞道:“到附近的村落先找一些吃的。”

紫竺听说立时咬了咬嘴chún。

龙飞笑顾道:“肚子饿了是不是?”

紫竺点头。

铁虎又问道:“然后呢?”

龙飞道:“改装翻过那边山回去凤凰镇。”

铁虎道:“你比我还要谨慎。”

龙飞道:“任何的疏忽有时都会影响大局。”

铁虎道:“可是你回镇之后要小心,萧立这个老狐狸已经成精,并不是一个容易应付的人。”龙飞道:“你说出这句话,我才真正的放心。”

铁虎大笑道:“下成你一直当我是一个粗心大意的莽汉。”

龙飞一笑挥手,道:“快去!”

铁虎大笑转身,疾奔而去。

紫竺旁边听得直眨眼,这时候忍不住问道:“萧伯伯到底怎样了?那个铁大人怎么说他是狐狸精。”

龙飞一笑道:“这个人就是喜欢胡诌,萧立精是精,却不是狐狸精。”

“那是什么精?”

“蜥蜴精!”

紫竺一怔,嘟着嘴道“又到你胡诌了。”

龙飞叹了一口气,紧着紫竺两人终于举起了脚步,无言走在风雨中。

风雨依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蜥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