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蜥蜴》

第22章 情深恨更深

作者:黄鹰

夜风萧索,吹起了司马怒的衣衫。

他的脸仍然白垩一样。

萧立应声转身,盯着司马怒,冷冷一笑,道:“司马怒,若是有你这样高强的轻功,绝不会这样短命。”

司马怒一笑,白垩一样的那张脸突然蛛网般裂开,簌簌的落下。

各人虽然是意料之内,看在眼中,亦不由打了一个寒噤。

脸之后还有脸。

龙飞!

萧立冷冷的盯着龙飞,道:“我方才已经知道一定是你。”

龙飞无言抹下脸上的余屑,脱下那身车把式装束。

锦衣玉立,他看来仍然是那潇洒。

萧立上上下下的打量龙飞一遍,道:“丁鹤果然目光独到,挑到一个你这样聪明,这样能干的女婿,我却走眼了。”

龙飞答道:“前辈何尝不是一个聪明人!”

萧立冷冷道:“我若是聪明,就不应该将你牵涉在内。”

龙飞道:“若非由我来指证,我师叔纵然伤心,只怕尚不至绝望,如此又焉能消得前辈的心头大恨?”

萧立道:“你的假设并没有错误。”

龙飞道:“晚辈昨晚与铁捕头说话时,前辈想必是在书斋下的地道中偷听。”

萧立一怔道:“难道你当时已经察觉了。”

龙飞点点头,道:“不瞒前辈,晚辈那番话原是主动要说给前辈听的。”

萧立道:“事情若是一如你所说,我听了之后;心意难免有些慌乱。”

龙飞道:“在慌乱之下,前辈自己就会改变初衷。”

萧立道:“亦必然就会露出破绽。”

龙飞道:“前辈今天第一件要解决的事情却就是埋葬的那两副棺材,所以晚辈再大胆的假设,前辈必定将紫竺藏在棺材之内。”

萧立浑身一颤,道:“你们莫非已经挖土开棺,将紫竺救出来了?”

龙飞道:“恕晚辈斗胆,不能不如此冒犯。”

萧立道:“紫竺现在呢?”

“萧伯伯,我在这儿!”紫竺应声从铁虎后面那道楼梯走了下来。

萧立目光一转再转,道:“很好,很好!”

铁虎冷笑截道:“你可就不好了。”

萧立道:“谁说我不好?”

铁虎道:“现在证据确凿,我少不免要抓你回去,问你一个杀人之罪。”

萧立道:“铁大人什么时候看见我杀人了。”

铁虎一怔。

萧立目光一转,道:“这座小楼已经荒废多时,谁知道什么人开了那两个地道,在这里装神扮鬼?”

铁虎厉声道:“就是你!”

萧立道:“铁大人看见我装扮成个怪物?”

铁虎又是一怔。

萧立目光再转,回转向龙飞,接道:“我却只看见这一位龙公子那样做,铁大人与铁大人的手下,都有目共睹,说不定就是这位龙公子玩的把戏,铁大人要抓人,抓他才对。”

铁虎恼道:“我们都是从萧公子的棺材中将那位丁小姐找出来。”

“当时我可在场?”

“不在。”

“这就是了,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在我离开之后,将人放在棺材中嫁祸于我,对于挖土开棺这件事,我还未追究。”

“你……”铁虎气得连话也说不下去。

萧立又道:“你们要找证据,最低限度也得在棺材出门之时,就将我截下来才是。”

铁虎恼道:“当时……”

萧立笑截道:“当时你们完全不能肯定是不是?”

铁虎道:“是又如何?”

萧立道:“那么实在可惜得很,丧失了一个这样好的拿人机会。”

铁虎气呼呼的道:“好小子。”

萧立目光落向那条地道,道:“更可惜的就是,你们连这条地洞也不好好加以利用,应该守候在旁,待找将面具竹笠拿出来的时候,才现身出来。”

铁虎道:“你还用得着那些东西?”

萧立道:“很难说。”

铁虎道:“那么还要我们等到何年何日?”

“我也不知道。”萧立笑笑道:“无论什么事,操之过急与过缓都是不好,你做了捕头这么多年,难道连这个道理也不懂么?”

铁虎气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萧立悠然接道:“所以龙飞的假设虽然并没有错误,你们又找到了这许多证据,对于我,并下没有任何影响。”

龙飞即时道:“前辈无疑是一个很聪明,很聪明的人。”

萧立淡然一笑,道:“何不就说老姦巨猾?”

龙飞道:“晚辈也早已考虑到,纵然找到什么证据,也不会发生任何作用。”

萧立道:“那么你又何必作神弄鬼多此一举?”

龙飞道:“晚辈只不过想藉此弄清楚,是否前辈所为?”

他一顿接道:“正如前辈所说,我们虽然在棺材之内找到紫竺,不无可能是别人嫁祸。”

萧立道:“现在你已经榷定了?”

龙飞道:“嗯。”

萧立道:“那么你打算怎样?以江湖手段了断?”

龙飞摇头答道:“晚辈无意与前辈动手。”

萧立道:“哦!”

龙飞道:“晚辈只想问清楚前辈几件事情,然后就离开。”

萧立又是“哦”一声。

龙飞道:“晚辈始终都相信,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萧立冷笑。

龙飞道:“只不知前辈能否替我解开那几个疑团?”

萧立断然点头,说道:“你要知道什么?”

龙飞道:“事情的真相是否一如我假设的那样?”

萧立道:“是。”

紫竺那边脱口道:“我爹爹怎会是那种人?”

萧立道:“到这个时候,我还用得着说谎?”

紫竺垂下头。

龙飞又问道:“司马怒与前辈有什么关系?”

萧立道:“什么关系也没有。”

“他是追在我身后,无意中窥到了前辈的作为?”

“不错。”萧立缓缓的道:“断肠坡一战,你战胜之后,是否曾叫他练好『旋风十三斩』,再来找你?”

“正是。”龙飞解释道:“旋风十三斩,最后一斩一共有二十三种变化是吗?而他却只练得十三变。”

萧立道:“你虽然是一番好意,他却以为你是存心侮辱他。”

“晚辈绝无此意。”

“我知道。”

“何以他有这个念头?”

“因为他那『旋风十三斩』最后一斩,他已经练至极限,已不能再生变化。”

“以他的天资……”

“有一件事你还未知道。”

“那件事?”

“司马怒当年曾火并『追风剑』独孤雁!”

“结果独孤雁被他一刀砍下头颅。”

“你可又知道,他右手食指第三指的筋骨亦同时被独孤雁以剑挑断?”

“哦?”

“这在江湖上,并不是一个秘密,司马怒也一直以一指换取独孤雁一条命,引以为荣。”

“我却是不知道。”

“因为你从未与这个人接触,一个人也绝对没有可能尽知武林中所有事情。”

龙飞道:“他却是想必以为我已经知道。”

萧立道:“士可杀不可辱,所以他紧追在后,准备予你致命的一击。”

龙飞叹了一口气。

萧立道:“所以你其实还应该要感激我。”

龙飞道:“前辈拿下他之后,就以摄心术控制他的神智?”

萧立道:“要控制这个人的神智,实在不容易。”

龙飞微喟道:“前辈为了雪这个心头大恨,实在下了很大的苦心。”

萧立冷冷道:“嗯。”

龙飞道:“可是我仍然怀疑?”

萧立道:“丁鹤无论怎样看来,都不像那种人,是不是?”

龙飞无言颔首。

萧立道:“最初我也是你这样想。”

他冷冷一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与他相交多年,而且是结拜兄弟,尚且瞧不出他的狼子野心呢,你又焉能瞧得出来。”

龙飞一声叹息。

萧立横移两步,在旁边一张椅子坐下来,道:“很多年前的事了!”

他一顿才接下去,“丁鹤与我当时都还年轻,我们一腔热血,闯荡江湖,本正义,打不平,南萧北鹤,一个三枪追命,一个一剑勾魂,邪恶之徒,闻名丧胆。”

龙飞心头不觉热血沸腾。

萧立继续道:“那一年秋初,我们不约而同,飞马怒闯无恶不作的中州七煞的大寨,由中午血战至黄昏,合两人之力,终于击杀了中州七煞,也因此而认识,乃至结拜。”

龙飞道:“后来又如何?”

萧立道:“我们并骑江湖,闯最凶险的地方,杀最恶毒的贼徒,枪剑所至,无人敢樱其锋。”

龙飞道:“好!”

萧立道:“第三年之秋,我们在悍匪围攻之下,无意中救了一户姓白的人家,也就在这个凤凰镇。”

龙飞道:“哦?”

萧立道:“其主人白风,乃是一个已经金盘洗手的巨盗,招呼我们住下来,我们知道了他的底细后,就很想离开,谁知道,也就在那个时候,我们见到了他的女儿。”

“白仙君?”

萧立颔首,道:“仙君天姿国色,也许前生冤孽,我们两人都喜欢上了她,不由自主答应住下来,一住就半年,便是在那边现在的丁家庄。”

他目光一落,接道:“白风自知道虽然金盆洗手,当年的仇敌未必罢休,所以造了这样的两幢庄院,还设了地道,以便必要时逃避。”

龙飞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萧立道:“那半年之中,因为我们的入住,白家得到前所未有的安静,而我们都在设法接近仙君,表面上看来,仙君待我们无分厚薄,事实却喜欢丁鹤,因为丁鹤文武双全,琴棋书画,无不精通,我对于那些东西却一窍不通。”

龙飞道:“那怎么……”

萧立截口道:“仙君虽然是喜欢丁鹤,可是白风却喜欢我,因为他的情性恰好跟我一样,所以在半年之后,他断然将仙君许配与我。”

龙飞叹了一口气。

萧立道:“我这个人虽然并不是全无机心,但对于儿女私情,却正如对于琴棋书画一样,一直都以为与丁鹤乃是处于相同的地位,能否取得仙君的欢心,自然也就如武功一样,优胜劣败,完全没有考虑到那尽是白风个人的主意。”

龙飞又叹了口气。

萧立接道:“我入赘白家之后,丁鹤并没有离开,白风以为我们兄弟情重,也乐得有这样的高手坐镇在旁,于是索性就将那边的庄院送给他,还撮合他与仙君一个表妹的姻缘。”

他冷笑接道:“丁鹤为了接近仙君,竟完全答应了下来,我兄弟情重,见他也成家,当然替他高兴,之后我们间仍然到外面走动,我娶得仙君,心情欢朗,意气飞扬,丁鹤却日渐落落寡欢,后来甚至没有再与我外出。”

龙飞截口道:“那么你什么时候,才发现他们之间的事?”

萧立说道:“那是找在婚后半年的一天晚上,我从外面回来,并不见仙君在房中!”

龙飞道:“莫非丁鹤那边书斋找到了她?”

萧立摇头,道:“我千里回来,一心找仙君一聚,自然到处去找寻,结果找到来她未嫁之前居住的这座小楼。”

龙飞说道:“莫非前辈就在这里见到她……”

萧立道:“我来到门外,正见她从地道中走出来,身穿亵衣,酒痕斑驳,脚步踉跄,一脸的红霞未褪,显然喝过不少的酒。”

龙飞道:“前辈当时是否已知道那条地道通往何处?”

萧立道:“白风已跟我说及。”

龙飞道:“当时前辈又如何……”

萧立冷冷道:“我当时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个很可怕的念头,并没有惊动她,悄然离开,翻过围墙,到那边书斋去偷窥,却见丁鹤手捧着一件红衣,呆然独立在书斋之中,而桌上杯盘狼藉,他亦是衣衫不整。”

龙飞无言叹息,紫竺呆在那边,不觉泪下。

萧立恨声道:“也就从那一年开始,每一年那天,丁鹤这畜牲便一定将那件红衣拿出来,对衣痛饮狂醉。”

龙飞道:“也就是昨天……?”

萧立道:“正是。”

龙飞道:“前辈在那时……”

萧立道:“我怒火中烧,但竟然忍下,又悄然离开。”

龙飞道:“哦?”

无论怎样看来,萧立都不像那种人,当时,他应该冲去痛斥丁鹤才是。

萧立解释道:“也许当时我想起了捉姦在床这句话。”

龙飞道:“嗯。”

萧立道:“当时我就冲过去,他尽可以否认那是仙君的衣衫。”

他一顿接道:“事实我回到小楼那边,仙君亦已经穿上外衣。”

龙飞道:“那么,前辈到底是采取那种态度?”

萧立道:“我佯装不知,也就从那时开始,暗中监视仙君,准备等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情深恨更深第[2]节